前往
大廳
小說

【箱庭の世界】終末征途-終

Airy | 2024-01-20 22:20:56 | 巴幣 4 | 人氣 92




隨著擊倒被絕望化成怪物的那群民眾後,埃利特持續的在燃燒的城市奔走著,那些人們並沒有因為那隻妖異被打倒後而退卻,而是更加的狂熱著與埃利特廝殺,怪物當時的高昂咆哮造成了那些人們蜂擁而至,而埃利特則是看見了那群人們發瘋似的衝向自己後,趕緊離開了原本所在的平台,盡可能的尋找暫時安全的區域治療傷勢。


「早知道要先準備好,再來答應進行試練了...」埃利特躲到了其中一處廢墟中,將一瓶銀葉草藥水灌入了自己的嘴巴內,讓自己的體力與傷勢能夠有些恢復。


由於不知道這場試煉會讓自己瞬間就會進來這個區域,他開始後悔自己沒有搞清楚狀況,只帶了兩瓶桃子酒和方才使用完的藥水。


「找到了!找到了!」、「殺啊!」、「別想逃跑!」而正當埃利特才剛恢復完自己一部分的傷勢時,其中一些類似於先遣隊的士兵與民眾雙眼通紅、布滿血絲,聲嘶力竭的朝著埃利特躲藏的地方大喊。


「又來啊!?」埃利特二話不說,拿起一旁廢墟遺留的殘骸石塊,朝著那些先來到躲藏地的人,毫不留情地朝著他們扔出了約兩米大的建築殘骸,擊中的當下發出了相當劇烈的聲響與煙霧,阻擋了周遭的試煉,也為埃利特爭取了一些時間離開躲藏的廢墟。


脫離了廢墟的埃利特又撞見了許多奔馳而來的敵人,他想著既然不知道自己還能去哪裡,那麼就先解決掉這部分的敵人在為自己的將來想辦法。他擺起架式,看著前仆後繼的那些人們,他們各個拿著武器,或是赤手空拳,甚至是在地上四肢爬行,宛如抓狂的野獸一樣朝著埃利特直直衝向前。


首先發動攻擊的是最前頭赤手空拳的民眾們,他們的指甲銳利、口吐穢言、滿臉想要將埃利特徹底消滅的模樣,令他感到相當的厭煩與沉悶,但他依舊持續進行著他接下來該做出的行動。


先是用手臂擋開最前方的人發動的爪擊,接著帶動對方向前衝的力量,並藉著這股力量一同迴轉自己的身軀,用尾巴帶著的力量與衝擊,將衝上來的民眾打入了附近的廢墟堆中。緊接著抬起自己的腿部,朝著下一個撲上前的對方臉上來個一腳,將其踹飛至後方,讓與那些直直衝向前的隊伍相撞。


不過這個構想並沒有完全的成真,士兵們迅速的躲開了埃利特踹出的民眾,繼續保持著一定的速度向前進,而埃利特所踹飛的對象只阻礙了同為民眾的四足爬行者和方才對自己張牙舞爪的人們,令他感到驚訝,不過同時也認為這些士兵的訓練相當有素,能夠這樣快速的做出反應貌似也合理。


「可惡的邪物,就由我們來殺死你吧!」、「這樣我們的城市就能回到過往了!」、「我們完美的都城不會因為這樣就結束的!」士兵們口沫橫飛,訴說著自己那破敗都城的美好,一昧地想著眼前的黑龍獸人就是造成這種結果。他們的思想彷彿被什麼樣的東西所死而根深蒂固,只是盡可能地抓緊手中的武器,朝著埃利特發出凌厲的攻勢。

「......」他聽到了那麼多相同的話語,決定不再否定這件事情,畢竟怎麼樣都無法改變他們目前的狀況,只能夠將他們徹底解決掉才能夠平息眼前的狀況,雖然這種行為一直不符合自己的心態與一如既往的狀況,但那些人們已經把自己當作徹底的敵人了,那埃利特本龍也不會繼續保持著原本的態度。


他握緊自己的拳頭直視著即將到來的敵人,在對方劍刃即將揮向自己身軀的那刻向右閃避,並朝著那位士兵的頭部發動猛力一擊,劇烈的衝擊應聲響起,飛濺的赤紅在火焰中顯得更加淒厲。


但埃利特並沒有結束自己的動作,再解決完第一名士兵後立即衝向前方,朝著拿著長槍的士兵再度揮出拳頭,雖然威力沒有方才的強烈,但也足以將其整個人吹飛,並讓他重重摔落在地面上一動也不動,而此時的他,再也不是選擇以打帶跑的方式進行戰鬥,而是開始與眼前的士兵們進行多對一的殊死鬥。


「不可原諒!不可原諒!」、「我們的未來應該要繼續下去才對!」、「我們要為同胞復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看見自己的同胞被埃利特擊倒後,士兵們更加的狂亂,布滿血絲的雙眼瞪得斗大,嘴巴緊緊咬著嘴唇還留下了不少腥紅,但他們對這種自我傷害蠻不在乎,只想著要將眼前的黑龍給消滅,無論以何種方式都要做到。


「別開玩笑了!不要給我逃避現實啊!」而埃利特對此則是再也受不了了,發動了裝備的能力繼續衝向前,運用自己精湛的體術與恩賜帶來的能力一一應對這些毫無攻擊規律的敵人,口中滿滿的喊著的怒意與不爽,這種感覺甚至是凌駕了那股絕望帶給自己的狀態。


「出問題就給我去補救啊!怪東怪西的是能做什麼啊!」


埃利特一拳打在了其中一個拿盾的士兵身上,那名士兵連人帶盾的飛到了遠處,並撞上了附近的隊友,讓他們幾人倒在地上難以起身,而埃利特則是持續對眼前的狀況而怒吼,從對人們感到難過、悲哀,到最後的憤怒,腦袋耿直的他只曉得繼續向前看,不能理解為什麼這些人為甚麼要執著在過去身上。


「過去就是要承擔未來的基底,不要給我只會往後看!」埃利特朝著那群倒地不起的士兵猛力的撞上去,一口氣將他們撞進了牆壁之中,但這也還沒完,埃利特持續的撞擊他們,不停的、不停的、不停的撞著,直到他們面目全非後才慢慢退下自己的身子,轉過身子繼續應付後面逐漸跟上來的民眾。


「嘎啊啊啊啊啊!」、「嗚啊啊啊啊啊!」民眾們各個表現出憤怒與泣不成聲的模樣,難以理解他們到底是在憤怒,抑或是在哭號,但他們的行動依舊是對著埃利特發起攻勢。而埃利特對此則是繼續感到不快,那股被絕望浸染的心中每聽見那種哭喊與哀號,眼下和身體便會一沉,讓埃利特的身體渾身不自在。


但他並沒有因為這種狀況繼續選擇逃跑,而是漸漸的減少自己過大的行動,盡可能地保留自己身上的體力,由於不曉得還有什麼東西存在於這個都市,他得盡可能地保留自己的體力,並利用恩賜能力給予自己的反應力來盡量減少自己所受到的傷害。


張牙舞爪的民眾們繼續保持著相當的速率,朝著埃利特衝刺並伸出他們的雙手展露那尖銳的指甲,對於眼前的攻擊,埃利特輕輕用手將其向上打開,雖然尖銳的指甲劃破了埃利特臉龐的龍皮,但那並不阻礙他的行動。

將對方攻擊打開的下一秒,埃利特的另隻手由下而上揮出,給予衝刺而來的敵人一技重拳,強大的力量直接將對方打至高空中,並在不遠處的地方重重落下。


「來啊!放馬過來!」埃利特只是一邊朝著眼前的敵人們放聲怒吼,並保持好自己的架式,靜靜等待著這群絕望之人所發動的攻擊。


面對眼前黑龍的挑釁,他們發出激烈的吶喊與怒吼,如同蜂擁的黑色流星漸漸從城市廢墟的各個角落出現般。如此毛骨悚然的場面也讓埃利特的目光為之一震,但他的眼中並沒有吐露出放棄的眼神,而是更加堅定地等待著他們的到來。


『我會...戰到最後的!』埃利特望著並聽著眼前的黑潮所發出的劇烈吶喊聲,他踏出步伐朝著他們向前發動攻勢。


大量的敵人前仆後繼地衝向埃利特,他們的行動單一、反應緩慢,這些問題本應都不會是個大問題,但添加了數量極多的這點後,這些缺點就不復存在了。


他們開始包圍埃利特並伺機發動攻擊,每當埃利特閃避一次攻擊或隔擋了前方的攻擊時,後頭的敵人們便會撲向他的背後撕咬,雖然埃利特的身軀相當抗打,但他並沒有像他遇過的那位暴龍男子一樣擁有厚實的皮膚,所以每反擊一次,埃利特的背後救增添了不少爪痕和咬痕。


不過埃利特依舊忍著痛楚,跳躍並旋轉自己兩米的身子,隨著迴轉的力量與速度擺動自己的尾巴,將周遭啃咬自己的敵人與一切都甩飛,接此來掙脫對方從後頭的攻擊。


但隨著埃利特每一次反擊、每一次格擋,身上的傷痕就逐漸的添加,精神與體力被不斷的消耗進而造成疲憊感,就在一次反擊失誤的當下,其中一名靠近的士兵拿起了巨大的劍刃,一口氣砍下了埃利特的左臂,讓他發出淒厲的哀號聲。


但埃利特還是強忍著痛楚用右手將那名士兵一拳揍飛,並撿起了他掉落的巨劍,以自己為中心揮出一道圓弧來擊殺想靠近的敵人,同時也因為失去左臂造成的失衡感,在即將揮出第二次的時候,巨劍從他的手中脫落並拋了出去,因埃利特的力道和迴旋的速度進而被扔至遠處。


「我不會放棄的!」埃利特的銀色戰甲在黑暗的海潮之中發出光輝,召喚出了一座白銀的巨大馬車,用嘴巴狠狠咬住馬車的牽繩,一邊努力地用右手從恩賜卡中掏出了梅子酒澆到了自己的身上,藉由酒精的效果來保持自己的理智,並暫時壓制失去左手的痛楚。


而白銀的馬車就像是反應著埃利特現在的意志一般,前方的戰馬發出了嚎叫聲,戰車的下方出現了波濤洶湧的海浪,藉此消除這殘破城市的地形干擾造成的不方便,接著埃利特便下達了指示——


「儘可能輾壓他們!」聽見了指示後,馬車如白銀的流星在這殘破的都城戰場中穿梭,那極具爆發力與威脅性的馬車正在黑色的浪潮之中奔馳著,並在經過的那刻將路途上的一切全部撞開,從中創造出了一條道路。


這時,有個類似於先前遭遇的異形出沒在這黑色的浪潮之中,他們由居民與士兵們逐步組合而成,看似即將要完成那不祥的體現,而注意的埃利特當然不會輕易的讓他出現在這片戰場之上,至少他知道那個奇異之物是必須優先打倒的對象。


「來吧!一口氣解決你!」埃利特指示緊緊抓住了自己手中的牽繩,手中再度使用了一瓶桃子酒,試著繼續利用酒精來維持自己的精神,並壓低左手帶給自己的痛楚,命令白銀的馬車踏向空中,直直朝著巨形妖異之物的方向疾馳而去。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注意到埃利特的行為後,那隻妖異也同樣的發出怒號,舉起自己的手朝著埃利特的方向拍了下去,但白銀戰車帶給埃利特的爆發力可謂無人能及,一口氣撞上並穿透了那邪惡的生命。


只見埃利特穿透對方的胸膛造出一個大破口後,他漸漸地從中央的核心部分開始龜裂,接著迸發四散,那劇烈的爆炸與塵土席捲了周遭岌岌可危的都城,大量的建築物應聲倒塌壓垮了那附近所有的敵人。


而埃利特則因為馬車的時效已到,從空中重重摔落至地面翻滾了好幾圈,赤色的液體也隨著埃利特撞擊到地面濺射到了周遭。


「痛死了...身體變得好冷...」埃利特努力地從地面上爬了起來,他感覺眼前的視野開始模糊、身軀漸漸感受到寒冷,身體也開始不聽使喚的狀態,而這個狀態他有聽說過,這是將死之人生前會感受到的狀況,他只是望著那陰暗且被烈火照映的天空,發出了一陣抱怨與嘆息。


他拖著自己隨時都會倒下的身子,試圖尋找某個安全點等待著自己的死亡,埃利特認為他自己相當怕死,還怕得不得了。因為每當他死去後,自己下一刻就會出現在其他的地方,然後還得跑個大老遠的地方去尋找自己永遠的那位伴侶。他不只是不想要自己那麼早死,害怕自己會在一個杳無人煙的地方默默消失,但他更不希望的,是失去這些這一世原本能擁有的一切。


當他轉到下個巷口時,等待他的...是數不清的敵人再度出現在眼前,他們如同先前打倒的那些敵人一樣,用著那瘋狂、噬血的眼神緊緊盯著埃利特,彷彿想要馬上將他生撕活剝。


而這時的他,又再度想起那個在戰爭之中替代英雄,衝鋒陷陣的那名少年。在回到自己即將面對眼狀況之下,埃利特認為自己在這場毫無勝算的戰鬥之中倒下,貌似也是個不壞的選擇。


「要攻擊就儘管來啊!」埃利特只是露出笑容,舉起自己的右手像著那群被絕望浸染而逐步狂熱的民眾比出了不雅的手勢。


而面對埃利特的挑釁,那群人們再度如同海潮般朝著埃利特湧來,這時的埃利特不在去想著那些哀嘆與悲鳴所造成的影響,而是下定決心朝著眼前的黑暗之朝衝去,揮起自己剩下的右臂朝著前方攻擊而去。


火光四射、生靈悲鳴、屋毀房塌,這整個城市陷入了難以重回過往的毀滅之路,破敗的都城無任何生靈存在於此。


最終剩下的,只有一名身軀多處重傷、失去雙臂,毫無生息卻依然矗立在戰場之中,眼睛直視著前方的漆黑之龍。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