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箱庭の世界】間章:夜久的某一日

夜久 | 2023-12-03 18:31:19 | 巴幣 102 | 人氣 70


【南門–川源靈木】旅館內


  灰髮的男人在床上不停翻身,扭曲的面孔與滿身大汗顯示他正做著惡夢,伴隨一聲怒吼,男子從床上突然彈起,擺出戰鬥架勢醒了過來。

  星星點點的紅黑色能量在夜久身邊出現,似乎差一點就變身了。

「該死......」意識到朝自己撲來的怪物只是惡夢,夜久頹然地跌坐回床上。

  他揉著正在跳動的太陽穴,腎上腺素讓他血壓飆升。轉移來這個叫箱庭的地方已經差不多一個禮拜了,前幾天他都在熟悉這裡,後來與居民聊天瞭解到這裡除了偶爾出現的怪物會出現在街上,真的沒什麼危險。

  就算怪物出現,也會有些居民自己搞定,這裡整體沒有啥末日或戰爭的危機。

  說實在的,他並不確定自己要在這個世界做什麼,雖然有回去的可能,然而聽當地的管理層表示似乎相當渺茫,他願意以此為目標,但對環境實在不熟導致不知從何入手。

  男人想著不如休息一陣子,畢竟這幾天他感覺自己這裡的環境氛圍格格不入,既然眼前沒有目標,那不如花些時間調整身心。

  然後他發現自己做不到,坐在露天的地方吃飯他老是分出一部分心思警戒周圍,聽到一點大一些的聲音就下意識覺得有人攻擊(在露天咖啡廳被嚇到跳起來真的滿丟臉的)。每天睡覺都做惡夢,夢到過去與異形體戰鬥的畫面,或是混合著各種戰鬥的隨機畫面。

  夜久憂心這可能是PTSD的徵兆,自己的腦子不知道自己脫離了需要時時警戒的危險環境,高響著警報要自己不能放鬆警惕。

『在這種環境放鬆警惕你就完了!』腦子這麼說,現實卻表示:『並沒有』。

  只是知道也沒辦法解決這個問題,他也對PTSD所知有限,就連現在都只是猜測。

  嘆了口氣,就夜久所知這就是人類的(其中一個)bug,現代社會的治療辦法也只能先用藥物把大腦的部分激素壓制下來,看腦子什麼時候能自己反應過來沒事了。

  這種病症在戰場可能睡得比較好,附近有戰友守著,腦子跟環境有實際協調。但在和平環境下腦子覺得你是中幻術,反而狀況會糟的一蹋糊塗,他這幾天每個睡眠周期(約90min)都被嚇醒一次,長期下來這誰能受得了。

  夜久下床換下身上被汗水浸濕的衣服,離開房間走下旅館的餐廳。

「格倫多爾,麻煩給我來份早餐。」他疲憊地向廚師說,臉上有濃重的黑眼圈。

  廚師是名有粗壯手臂的矮人,這幾天來已經跟夜久說過了幾次話,夜久還有問過他周遭的情況。如果記憶沒錯,對方叫格倫多爾·銅鍋,其實夜久還沒搞清楚這銅鍋是他出生自帶的還是他們族類會隨職業更名。

「你看起來很累,又沒睡好?」矮人用低沉的嗓音說著,白色廚師服上有各種湯汁的痕跡。
「是啊,又夢到一群異形種攻擊我。」
「哈!你有砍翻牠們嗎?」格倫多爾哼笑一聲,一邊煎著荷包蛋。
「有是有啦,宰了五六隻,但最後有隻大的撲到我臉上。」

  格倫多爾哈哈大笑起來,他覺得這是人類的怪病,他們矮人才不會得這種東西。

  夜久聞著肉排和煎蛋的氣味,感覺緊繃的神經放鬆了點。


  沒過多久,格倫多爾端上來一盤混著燻肉、肉排、煎蛋和水果、飲料的巨大早餐。

「戰士餐,」矮人壞笑著,用圍裙擦了擦手:「高個子吃大盤菜。」
「格倫我跟你說過了,我早餐吃不了這麼多。」夜久抗議道。
他揮揮手就走了:「啊,吃不完你就帶回去房間放著。」這傢伙的壞習慣就是給高個兒加份量——還不讓人剩飯。

  夜久吃著盤中的食物,無論如何格倫的手藝還是很好,肉排的調味恰到好處,甜甜的飲料相當美味(雖然他不確定那是啥,下次問看看好了)。

  吃飽時早餐果然還剩下大半盤,夜久只能將其放回房間桌上中午再吃。

  休息了一會兒他決定去附近的訓練場,希望能轉換一下心情。


  訓練場上放著各式各樣的訓練用具,包含魔法保護的沙包、假人、重得出奇的可調整負重,甚至還有七星樁和木人陣,夜久猜測是學過武術的轉移者搞的。

  也有可能箱庭有當地的武術流派?那也挺有意思的,改天問看看當地人?如果有類似機神拳(機器人大戰OG)的東西那可就有趣了。

  在場有幾個人也在活動身體,甚至有個在練冰椎準頭的魔法使用者。

  一小段熱身之後,夜久也開始打擊自己的沙包,他舉起手臂在臉頰旁,擺出一個拳擊架勢。

  首先是刺拳,用左拳順著身體的彈性與重心轉移彈動,打了幾下後加入扭轉腰部的右直拳。沙包被砰砰打得搖晃起來。

  在拳頭的落點突然出現紅黑色的圓形魔法陣,在拳頭擊打到沙包前的一瞬間穿過魔法陣,同樣的一拳,沙包發出了更大的聲響以及更劇烈的晃動幅度。

  然後是左右左的基本組合拳,這次每拳都加上名為破壞衝擊的恩賜效果,因為沙包的晃動幅度變大,夜久只能稍微放慢出拳的節奏。

  夜久注意到一旁的拳士朝自己投來目光,但他沒有特別理會,只是繼續擊打面前的沙包。等到夜久確認了組合拳都沒問題,拳擊與恩賜的銜接順暢後,才開始下一步。

  他開始空揮。

  加上破壞衝擊的空揮才是困難的,毆打沙包或怪物的技術難點只是要學會在速度最快的點施放破壞衝擊,恩賜本身能讓使用者的骨骼與肌肉承受住增加後的反作用力,夜久只要把多餘的動能擊打在對象身上,便能靠反作用力讓架勢穩定。

  空揮就不一樣了,全身肌肉得到的動能改變,架勢會被打亂,基本的右直拳就會把你整個人往前帶、腰部扭轉過度,如果你使用的是你的全力,代表著被帶的力量是你全力的一倍,你全力拉都拉不回來。

  唯一的選擇,就是學著在揮空時順著力道轉換架勢,讓自己的步伐與軀幹穩住,也是夜久目前在做的。

  與任何運動與武術相同,這種技術不時常練習就會退步。

  比如現在,夜久揮出一記左刺拳,於加速頂點附加破壞衝擊的效果,揮空的拳頭將夜久的身軀向前帶去。男人沒有選擇拉回拳頭,而是後腳墊步讓身體追上拳頭順勢收起,是近似於跨步刺拳的要領。

  但這等於是在站立刺拳的同時做好跨步刺拳的準備,揮空刺拳時瞬間轉成跨步刺拳,力量的流動不可能完全順暢,所以在戰術上僅是防止露出空隙的方案。

  踢擊就是另一回事了,踢擊涉及到更高比例的重心轉移,就算原本動作不算大的踢擊在加上破壞衝擊後都有能力把整個身體帶跑,夜久在踢空時也只能順著力道加上另一踢。

  真要算起來,長距離大準備動作的踢擊反而還安全些,因為速度夠快,就算踢空時也會遠離對方一段距離。

  但是呢...

  夜久拉遠距離,朝沙包方向衝刺,算好距離飛身踢擊,起跳的瞬間空中出現三個破壞衝擊的魔法陣,夜久的身體在碰觸後不自然地三段加速,一腳將沙包踢得飛起,但夜久也在踢擊後像滑壘一樣在地上滑了一陣。

「又失敗了。」他拍了拍身上的沙土。

  穿越過來之後老是怪怪的,使用破壞衝擊時會有思維跟動作鈍化的感覺。從前他早就練成多重異能踢擊後順勢反躍讓自己後空翻落地,但在這裡卻會因為鈍化的影響動作做不順暢,一頓之後就錯失了那個時機。

  或許是世界規則不同導致的變化吧,他猜測。

  這種鈍化的感覺在使用後甚至還會持續一會兒,他閉起眼睛感受,待感覺消退後舉起兩指,在空中開出一枚魔法陣。

『這樣還沒任何感覺。』

  開出第二個,這時他覺得自己的思維與身體遲鈍了些。

『果然嗎。』他感受著遲滯的感覺增長,在空中開出第三枚法陣,三枚魔法陣互相平行著,在空中排成一列,副作用果然再次上了一個台階。

  深吸一口氣,他集中心神開出第四枚破壞衝擊,隨之而來的是思維近乎完全靜滯的體驗。

「嘿、你沒事吧?」方才向夜久投來目光的拳士上前關心,在他看來,夜久在開出第四枚紅黑色的魔法陣後便定在了原地一動不動。

  隨著拳士往對方肩膀上的一拍,夜久處於極限邊緣的專注被打斷,才從靜滯中猛然恢復過來。

「哈、哈、哈、呼……」他像上岸的魚那般大口喘息,方才的他連同呼吸都近乎靜滯。

「沒事吧?」拳士等到夜久呼吸平穩下來後又問了一次,皺起的眉眼顯示著他的憂心。

  男人鮮紅色的眼睛轉向拳士,兇惡的雙眼讓拳士寒毛直豎,警戒起來。

夜久沒注意到對方的反應:「沒什麼大礙。謝了,多虧你那一掌。」

  拳士上下打量眼前的男人,男人的外貌看起來雖然充滿野性且兇惡,用字遣詞卻相當禮貌,有種奇妙的反差感。

「你剛剛整個人凍結在那裡,你知道吧?」

「知道,看來那是我的恩賜的副作用,我也是第一次發生這種事。」

「聽起來你是新來的穿越者?」
「第一次測試恩賜還是要小心一點的。」

夜久無奈地笑了一聲:「現在我知道了。」

拳士也隨之笑了一聲:「好啦,自己注意吧,我去練我自己的了。」

  黑髮青年大力拍了夜久肩膀一下之後便轉身走回原本訓練的地方。

  夜久站在原地思考了一會兒,他有點想嘗試在極限狀態的破壞衝擊是否有效果,或者就單純只是靜滯在那裡,但考慮到其危險最後決定還是不試為妙。

  最後只是做各種打擊的重複訓練,保持自己的肌肉記憶。

  活動完以後心情好了不少,他坐在訓練場旁任由涼風將汗水吹乾,有種回歸正常狀態的感覺。回去旅館沖了個澡,吃掉剩下的早餐,又再次走出旅館。

  他打算去裝備店瞧瞧,他可對裝備店好奇很久了。夜久雙手插在口袋,踩著輕快的腳步朝商業區走去。

  順著川源靈木的樹身,夜久在許多階梯上兜兜轉轉,他知道商業區位於川源靈木的根部,所以只要方向是往下走,那應該就沒啥大問題。相對而言,他應該頭痛的是返回旅館的部分,這也是為什麼他拖到現在才敢走這麼一趟。

  也不知道自己之前怎麼考慮的(大概是氣力掉到50了)

  沒過多久他下到了根層,再順著路往熱鬧的地方走,果然便找到了商業區。

  商業區的街上有許多店舖,夜久按照習慣從頭到尾逛了一圈,最後選一個順眼的店鋪走進去。


  店鋪中擺著琳瑯滿目的裝備,夜久摸了一下外套內袋裡的恩賜卡,再次確認了身上的錢。

『也不曉得這5000元夠不夠?』他心裡想道。

  穿著黑皮衣皮褲的高壯男人在店鋪中閒晃,這也摸摸、那也摸摸,趁店員不注意的時候把看起來是量產品的長劍拿起來揮了兩下,像做賊一樣趕快偷偷放回去。男人的身影像是進了玩具店的男孩一樣。

他一個個裝備看過去,彎著身子研究裝備前面的說明。

「這位先生。」店員不知什麼時候來到了灰髮大漢身旁:「有什麼能為你服務的嗎?」
「有啊,」夜久在注意力被興趣壓過時臉皮還挺厚的:「聽說你們能訂製裝備跟道具,這是真的嗎?」

「是的,只要你的要求沒有太離譜。」
男人從皮衣口袋掏出兩張摺起來的紙:「那請幫我看看這個。」

  店員將紙片接過,展開來看了看,越看眉頭越是皺起。

「你這個...過去我們不是沒有做過類似的物品,但以你的要求,做出來可能只有你能用喔,商店沒辦法回收,也沒辦法交給他人使用。」

「能做?」夜久倒是露出驚喜的表情,他笑嘻嘻的回應:「那請麻煩幫我做吧,我早就想試試看能噴射推進是個啥感覺了。」

「這個叫變身腰帶的東西也要向我們下訂嗎?」
「是的。」

  店員走回櫃台,掏出兩張制式的訂製裝備表格,讓夜久用恩賜卡在上面印了一下,他的住處便直接出現在表格上,並留下了恩賜卡的資訊。

「好的,我們收到訂單了,好了的時候我們會找人聯絡你。」

  夜久比了個拇指,便離開了裝備店。

「突然有能期待的東西了呢。」男人這麼想著。

  另外,希望今晚別再被惡夢驚醒了。

  在夕陽的照耀下,夜久踏上返回旅館的路。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