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箱庭の世界】探索雪原

Airy | 2022-05-11 16:07:25 | 巴幣 4 | 人氣 54


  「這個叫做祈恩的東西,跟以前的探索任務很像呢!


  為了完成那個叫做祈恩的東西,我從布告欄接取了未知探索的任務,徒步而行走到了名為尼魯梵迪亞雪原的未知地帶,這裡比我預想中的還要寒冷,所以我從北門出發的一開始就吞下了抗寒藥物來作為抵禦,不過就算吃了藥物也沒有辦法完全抵禦外頭強烈的冷氣,但還是能夠讓我這種沒有寒冷適應性的龍自由活動的程度。


  接下了那名奇怪精靈的委託後,花了好段時間徒步來到這個地方,就那名精靈給我的資料,通往雪原地帶必須得穿越洞窟進入內部。


  「就是這吧?把洞窟大小這類的也記錄下吧...」照著對方給予的地圖指示,我看著眼前的洞窟,大約能夠讓一輛大貨車通行的寬度與高度,一邊不習慣地提起筆,一邊拿起筆記本記下洞穴的高度及大小,記錄完畢後我便走入洞窟,開始那張羊皮紙給予的任務。


  進入洞窟內後,我能夠感受到雪原方向的寒風不停地灌入洞窟的內部,就算吃了抗冰藥作為保護,也相當地寒冷,而我也發現了洞窟牆壁上都是冰霜,不過意外的事情是,部份的冰晶正在發出微微的光亮,照亮整條小徑,照理來說冰晶不會發光吧?在洞穴理發光的東西只有看過苔癬嗎?


  我一邊抱持著這樣的疑問,一邊繼續跟著發光冰塊的道路向前走,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後在視線的盡頭看見出口。外頭正在下著大雪,不過依我手上這本陳舊的筆記紀錄來看,這在北門區域是很正常的狀況,不到狂暴的風雪。


  「這裡就是尼魯梵迪亞?完全沒有任何人的蹤跡呢。」走出山洞看見了下著大雪,畫面上只有一望無際的白色大平原、有高高低低的岩石,還有只會在極區出現樹木,完全沒有什麼生物在這裡生存的樣子,或是說我完全沒有看到,整個非常荒蕪的地方。


  由於看不清楚到路,我先趕緊尋找有沒有明顯的東西,一般探索來說得先找到可以做出路標記號的地方,於是走到附近山丘上的樹木旁邊做個紀錄,在樹上用自己的爪子刻下爪痕,這樣就不容易迷路了,打開地圖後在入口的左前方部份畫上了松樹的標記。


  「我記得...得先在能躲避和休息的地方做記號吧?」我順便撿了落在一旁的樹枝並收到恩賜卡裏頭,買了燃燒瓶就是因為拿來燒柴的啊!不然要在這個鬼地方根本生不起火來。避免自己認知錯誤,拿起在拓荒時需要注意的筆記,確認無誤後便將其收回恩賜卡,繼續探索眼前的雪地。


  走在不斷下雪的路上,我發現到這個不停下雪的地區,明明應該會是很昏暗的地方才對...不過並沒有我過去在極地探索的時候,那種漆黑的風景,反而整片雪地不知道在亮幾點的,雖然沒有到讓我的眼睛無法直視,但卻能清楚看到雪地的風景。


  「真奇怪的區域...啊!?」正當好奇為何這個區域不會黑暗的時候,我沒注意到腳邊的積雪並不厚實直接踩空了,瞬間隨著崩塌的積雪向下方掉落,實在是讓我的心臟瞬間奏停了一陣子。不過很快地,我感受到自己只是向著下方滑行,跌落到了懸崖底下的一個大平台。


  「痛死我了...這地方很滑很討厭啊。」幸好平台離我剛剛滑下來的地方並沒有特別深,大概離自己滑落下來的地方約有個三層樓的高度。我起身拍掉了自己身上的雪,並擺動四肢確認自己身體有沒有問題,幸好身體並沒有大礙。


  『我記得要把自己的所見所聞...記起來什麼的,那乾脆也記下這個東西吧...』雖然不是很願意,但任務上說過要把發生的事情記錄下來,我果斷地拿起地圖和筆記記下關於滑坡的部份,還有在地圖標示叉號,用來記錄自己跌落的區域,並畫上一旁的小山崖。


  順便給之後探索的人做個警惕吧,不然沒有像自己一樣結實的身體掉落到這個地方,八成會受傷的。


  「幸虧我是龍,這點小傷不算什麼。」拍了拍身體上的積雪,確認身體完全無誤後,繼續向著雪原的深處前行。


  跌到下面之後,我發現到道路是慢慢地往下移動的,周遭的山壁也隨著我的腳步走下去而越來越高,我一邊繼續看著只有地區形狀卻空白一片的地圖,一邊畫著自己前進的方向,不過我本來就不是善於畫圖的龍,所以只能大略的畫個幾下。


  「我剛剛走的是南邊,滑下來後是西南,那我把地圖倒轉過來畫會比較好吧...?」我稍微想了下,將地圖倒置成我自己的視角的話,應該非常好記錄跟畫好地圖,我還真是天才...這樣就可以放心畫地圖又不怕搞錯方向了。


  繼續一邊走一邊畫著地圖,不時注意自己腳邊的狀況,要是繼續向下掉落的話我怕是爬不上這個懸崖峭壁了,甚至可能是直接掉進深淵都有可能...想到這個就很不妙,一邊這麼想,一邊趕緊把區域畫好趕緊離開。


  「這裡也有洞窟?」走了大概一小時,眼看快要到達底部時,我發現了附近岩壁上有不少洞窟,不過大小並不一致,有些跟矮人的高度差不多,有些又比進入雪原的山洞還要來得大,於是我隨便選了一個自己也能夠方便進出的洞窟,探查裏頭的狀況。


  當我踏進洞窟內時,我發現裡頭跟外面的洞窟差得有些多,看起來是由晶瑩剔透的冰塊組成的洞穴,而腦中的直覺開始警告我這個洞窟非常的危險,不過我既沒有能夠探查洞穴的能力,也沒有接到關於洞穴的委託,於是選擇在洞窟的入口前做個標記。


  「好咧!」做好標記之後,我也在需要繳交的地圖上做個記號,表明這個地方有個洞窟,也許下次有人來到時就能探查裡頭的問題了。


  我繼續一路向下走,大概五分鐘之後終於走到了底部。抬頭望向一旁的懸崖和附近的風景,跟上頭並沒有差多少,一樣布滿大雪和奇怪的尖石,而腳邊的地板貌似是透明的。


  「這是...河流嗎?」我稍微想了想,比起雪還要透明些的地方應該是河流的位置,於是我趴在地上看著裡頭是否有東西,不過看起來並沒有什麼東西在底下,只有一堆石頭。


  也試著用腳猛力一踩,不過只是出現了不深的裂痕,也沒有像是蜘蛛網那樣陸續的散開來,大概已經結了有很長一段時間,底下大概全是厚實的冰了。


  正當確認完這個地方有河流後,腦中的警報開始大聲的作響,原本還算大的風雪突然之間就沒了,整個空氣中不斷發出一陣陣『嗡~嗡~』的聲音,於是我趕緊打開了筆記本看看需要注意的事項——


  『如果聽見那強而有力的嗡聲在雪原中作響,請趕緊找到洞穴躲藏——』在精靈給我的注意事項上,是這麼告訴我的,還用著血紅色的字、潦草的字跡、以及其他不明符號作為警告,看到有這麼多警告的我,想都沒想趕緊用全力奔跑回去。


  回到洞窟群之後,我盡可能尋找通道比較長的洞穴,這樣能躲得比較深,風雪也比較沒辦法進入到內部,而就在我找到一個適合的洞窟時,那股嗡嗡聲停下來了,雪原的空氣也變得寧靜。


  『幹嘛躲起來...明明沒有什麼東西的感覺啊?』我進入洞窟之後這麼思考,雖然遇到危機時腦袋會嗡嗡作響,但也很好奇轉變成好天氣的時候,怎麼不是叫人繼續前進,反倒是趕緊躲起來?


  然而就在我想要探柴外頭,剛走到洞窟入口的下一秒——


  『哇喔!?』一股寒風刺骨的冽風逼退,趕緊回到洞穴內部躲避著,臉上才探出頭沒幾秒便出現不少冰霜,嚇得我差點罵了聲髒話。


  『這什麼鬼天氣...』我甩了甩自己的頭,並用雙手將臉上的冰霜拍掉,離洞窟入口有段距離看著外頭那股瘋狂的天氣,根本不是用以前體會過的暴風雪所能比擬的強度,一出去包準會變成冰棒。


  「看來現在很難繼續前進了。」看了看外頭的瘋狂氣候,入口處到通到之間甚至還因為強大的寒風結出不少冰晶,周遭的溫度也漸漸下降了,吃了抗寒藥劑也能明顯感受到溫度又下降了不少。


  「幸好以前旅行的時候,常常被吩咐去撿樹枝來用呢。」


  「先不管以前了,趕緊生火要緊!」埃利特這時把剛到達雪原時撿到的樹枝從恩賜卡中拿了出來,並扔到了地板上,接著拿起燃燒瓶的部份扔了下去製造出營火,這種寒冷的鬼天氣只能靠這個東西來製造火堆了。


  看著營火的部份,我一邊回想起自己在前個世界被叫來叫去的使喚著,不過自己這次並沒有帶什麼食物,頂多帶一些自己夠吃幾天的乾糧而已。而自己買燃燒瓶純粹也是因為這裡太冷,沒辦法使用石頭還是木柴什麼的取火燃燒。


  看著自己的營火製造好後,我拿起筆記記錄起剛才遇到的事情和天氣狀況,拓荒這種事情真的很懷念呢...什麼都由自己來做,自己來想辦法,要是那條狼在這邊的話,大概會說我拿燃燒瓶來生火根本是浪費錢之類的吧?


  「大概先是這樣吧?」努力在筆記和地圖上畫了大致上遇見的東西和區域,標記上也寫得很明白了,至少不會讓人完全看不懂。


  「既然一開始經過的天氣本來就是暴風雪了,那比那個更瘋狂...叫狂雪吧!」我一邊認為自己剛開始就遇到暴風雪了,那把目前的天氣取名叫做狂雪應該取得非常好,一邊繼續在筆記本上寫下關於狂雪的天氣狀態。


  暫時將一路上的東西全都記錄在託付的筆記和地圖上後,我拿出隨身攜帶的乾糧嚼了起來,不時走到離洞窟入口有段距離的地方,望著外頭的風雪,看起來沒有一段時間是不會停下來的。越靠近外頭,寒氣和風暴就越加強大,沒靠近出口多少距離,手上就覆蓋了一層薄冰霜,要是隨意出去的話勢必會被風暴凍成冰棒。


  『先在洞穴內休息好了。』我走回螢火堆旁邊,隨手扔了大量的木頭到火坑中,靠在一旁的岩石壁上休息直到醒來為止——





  休息了好一段時間後,我張開眼並伸了懶腰,火堆的部份還在燃燒著,我起身走到洞窟的入口,發現整個入口被冰晶給徹底封住了,可想而知昨天不是普通的風雪,能把洞窟入口冰封不知道有多猛烈。


  不過洞口被封住可是相當麻煩的一件事,我站穩腳步猛力一拳,把被冰晶覆蓋的洞口給打穿,遮掩住洞窟的冰牆像是蜘蛛網般裂開並粉碎,而自己稍微用手部量了下冰牆大概的厚度,畫在自己手上避免自己忘記。


  確認到洞穴的冰晶已經被打碎可以讓自己通過後,便探出頭看著外頭的狀況,外頭的風景向是被冰塊徹底凍住一樣,比昨天更加白茫茫和寒冷,呈現什麼東西都被冰封起來的狀態。


  而光線變得比昨天更加明亮,眼前的道路雖說被冰雪覆蓋,卻是閃閃發光的狀態,不過不曉得這些冰雪裡頭到底有什麼東西,只能趕緊用筆記記錄下眼前的景致。


  我寫下堵住洞口的冰牆的厚度大約是多少、場景變的怎麼樣、還有一路向下走峽谷的寫上去,敘述上一就是非常明白,記錄的東西也多了不少,我收起筆記本繼續前行。


  我跟著凍結的河流走了大概一個半小時的路後,終於走出了峽谷的部份,往自己的右手邊望去後,發現有通往山頂的道路,而上去的路像是樓梯一樣不停的向上堆疊至峽谷的頂端,都是由奇怪的岩石陸續疊上去的。


  「這樣就沒問題了吧?」我靠近岩石階梯的地方,確認可以靠著跳躍和攀爬上去後,就順著那階梯型的岩層慢慢向上移動,如果有難以跳躍上去的高度,則會利用自己的爪子和力量,抓穩岩層慢慢向上爬至該山丘的頂部。


  花費一番力氣到達山丘的頂端,我開始尋找哪裡可以眺望到整個雪原的景致時,而這時雪再度下起來,不過比起昨天那種狂亂又會讓人致死的強大風雪,根本不必太擔心這種風雪會阻礙自己的行動。


  於是我轉個方向,小心翼翼地在山頂踏著步伐,尋找有沒有可以完整眺望到雪原的地帶或是突起的山丘


  大概再經過了半個小時,我發現不遠處有個突出的岩石尖端,那邊是整個山丘最高的區域,於是我快步向著該方向前進,直到踏上那塊岩石的頂端——


  踏上頂端後,我發現遠處的雪原上貌似有建築物的形狀,不過因為下著雪的狀況下,我的視線被風雪阻礙了,並不是能看得很清晰。


  不過我再怎麼看那個區域,也不會自己跑到自己眼前,索性地拿起地圖,記錄起剛剛上山的路程,以及標記了岩石階梯大致的位置、自己所在的觀望區,還有在一望無際雪原後頭的建築物。


  而且放眼望去,整片雪原都像是自己踏上的岩石階梯那樣,有不少巨大的石塊從地面上刺出,整個雪原不是什麼很平坦的區域,反而像是被什麼東西炸過和摧殘過,有不少像是被轟炸過後有的地形落差。


  「真是詭異的地方。」我看著這些奇異的地形後,得出了這個結論,荒蕪的雪原、奇妙的地貌、遠方的建築物,還有昨天那失控的風雪,不過這些因素不是我需要去要想的,我只是來這裡完成任務和探索的,不是來這裡探究什麼文化資產,或是什麼歷史調查。


  「好咧!差不多了,應該能回去了。」诶將地圖畫好並做好自己風格的標記後,準備離開這片寒冷的大地回到北門去了。


  在準備回去的路途上,我努力去確認了自己從峽谷的哪個方向走出來,還有從哪邊掉下來。


  而就在確認好自己回去的方向時,我在山頂的一個區塊發現了大坑洞。我光是離洞口還有好一段距離,腦內就不停警告著我,嗡嗡的聲響不斷在腦中大聲作響,每靠近一步洞口,那聲響就更加的強力,甚至比起暴風雪前夕的時候還要更加的響亮。


  「雖然很有趣,但不想要把命賠上去...」我稍微望了下周遭的環境,杳無人煙、寒風冽冽,雖然說要探查這未知的地帶,但下去這個大窟窿的話,絕對會遭遇到危險的事情。


  只是單單在地圖和筆記上做好標記便離開此地,而後頭的洞窟貌似發出不明的聲響——





  離開了頂端的區域和大洞窟之後,我繼續徒步走了很長的一段時間,大概有兩三個小時左右,來到了西部的邊緣地帶,這邊有著非常危險的山崖,光是看不見那底部有多深就讓我有些害怕了。


  邊緣的部份好像還相當的脆弱,懸崖的邊界被冰雪覆蓋沒辦法憑藉肉眼去完整觀測到,稍有不慎就會因為邊緣崩塌而墮入深淵中。


  「這個地方比之前的還可怕...」我稍微身長脖子盯著眼前景象看了看,掉下去絕對沒辦法像之前一樣爬上來,甚至還會摔成一攤肉泥。於是我稍微在地圖的西部地帶打上個紅色叉字記號後,埃利特便趕緊離開這個區域。


  「難怪這裡也叫做荒原,什麼東西都沒有...」我看著光禿禿的雪原,默默地念著幾句話。


  繼續徒步在雪原中行走著,路上看到的景致大致上都差不多,風雪、杉木、耐寒的草,以及岩石等等,撇除在那山丘頂端上看見的風景外,幾乎沒有任何的改變。


  直到風雪漸漸緩和下來時,我發現了一旁的小山坡上,有著和昨天相似的杉樹,於是我趕緊爬上去看了看樹幹有沒有我用爪子做記號的杉木,確認到上頭有著爪痕,不過和今天早晨看的的風景一樣,樹木被一層薄薄的冰覆蓋著。


  我確認到自己回到剛做記號的地方後,趕緊用著奔跑的方式,回到了自己雪原入口的洞窟內躲避風雪,攤開地圖看著自己所記錄的地方,以及自己筆記上的內容。直到我確認好自己在地圖上的標記,和大致上畫好的東西後,便將這些東西收進恩賜卡內。


  直到雪原外再度發出那『嗡~嗡~』的聲響為止,我才趕緊起身離開洞窟遠離這片奇怪的雪地,天氣變化的速度過於快速且寒冷,完全想不到這裡曾經有過什麼樣的人或是什麼樣的生物能居住在這裡。


  「總之,我這樣應該可以吧?」一邊搔了搔自己的腦袋,趕緊回到北門區域,為該次的雪原探索進行回報,至於能不能看懂那凌亂潦草的字跡,就請那名精靈男子幫我處理了。


  寫完自己眼見的記錄後,我拿著報告和那發光的羊皮紙回到了南門區域交付——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