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前世-1-夢中的偶像

意識流 | 2022-06-28 22:07:19 | 巴幣 4 | 人氣 34

連載中劇本
資料夾簡介
凡是劇本放這裡

INT. COFFEE SHOP - DAY
比留坐在咖啡店書寫。平價咖啡店不算很多人,店員有點忙。外帶的客人不少。羅得走向比留,拍一下他的肩。

比留:是你啊!嚇了我一跳。(手平放在鍵盤上)
羅得:我還以為你會殷殷期盼我的到來呢。
比留:是啊。跟你說喔!我這次的夢境又是栩栩如生,就像玩FPS一樣!

羅得按住比留的肩,示意他坐好就好。

羅得:你等一下。我去買杯咖啡。我覺得你一講,我就得枯坐到半夜回家了。
比留:(開始摸身上的口袋找錢包。)我請你。我找你來聽佈道,付杯薪水是應該的。
羅得:不必了。等你發跡了,我要吃國宴。再說,聽你聊天也蠻舒壓的。

羅得在櫃檯排隊,鏡頭短暫橫掃看向櫃台的場景。買咖啡的,等外帶的,座位有幾個人。
羅得拿著咖啡走到比留身旁,拖了把椅子坐下。

羅得:說吧,你又得到什麼天啟了?
比留:你知道嗎?他真的太厲害了!不是家境好就可以把能力運用得那麼超凡入勝!他又贏得了...

FADE OUT.
比留興奮地跟羅得說故事。

畫面是比留和羅得在不同地點,從小到大,比留說著志誠故事的模樣。

羅得:(vo) 比留從小就很崇拜夢中的偶像。他夢中的未來世界,彷彿去過了好幾次。夢中的偶像年少就展露頭角,帶領同伴們一起逐夢,那些喜怒哀樂,比留故事說著說著就哭了。比留為了把這樣美麗的故事留給後世,在教書之餘努力成為作家。他希望自己能誕生出這樣的人才,如果不是經由自己的手,至少希望人們看到,這樣燦爛輝煌的人生是盞明燈。小時候,我還以為很快就像煙一樣消散不提了,沒想到就這樣持續了幾十年,出了六七本書。現在有一把年紀的他,談起夢境的新細節,還是這麼興奮。

比留:所以呢?你的決定?
羅得:什麼決定?
比留:兩天後的古蹟反拆遷抗議啊。
羅得:你話題怎麼飛過來的啊?
比留:我很常講夢話,但我還是活得很現實的啊!志誠跟我最不一樣的地方就是,我非常守護歷史。
羅得:連夢中偶像都取名了,我不覺得你活在現世啊。我覺得你年紀也不小了,不要攬這麼多麻煩啦。當地人也覺得拆了好。
比留:歷史不只是落後,所有的習俗遺物都誕生於人情。這裡可以保留成公園,歷史消失的人更是無情。
羅得:還是你捨不得躺在神龕旁跟志誠夢周公的日子?當科技文明要開展,阻止別人建立乾淨便捷未來生活的人才討厭吧。
比留:所以我們要做得更多。讓人們明白古蹟也是有利的。不...不然,就是賺得到錢的。有利益就有保留價值了吧。
羅得:就算你想出了什麼名堂,也要有能力推廣啊。沒人知道而消失的美好多的是。

比留想反駁,旁邊跑來了國小生。拎著小袋子。

朋朋:老師!老師!媽媽要我拿兩個小蛋糕給您。
比留:謝謝。要不要坐旁邊一起吃?老師吃不完。

朋朋捨不得走。羅得拉開椅子,請朋朋坐下。並回頭向朋朋的媽媽打手勢,很快就讓朋朋回去。

比留:朋朋跟媽媽也要來喝飲料嗎?
朋朋:我們來一陣子了,跟丹的家人聊一陣子。媽媽說要謝謝老師保護小神明,叫我拿蛋糕來。剛剛媽媽都不給我多吃。
比留:這樣我可能也不能給你太大塊了喔。記得回去要跟媽媽說,老師很感謝你們的支持,我會努力的。
朋朋:好。我要那一塊。

比留把切好大塊的蛋糕盛給朋朋,鏡頭拉遠。

int. 會議室 日

黛兒在發言台位置,向前方與會者說明後面投影片的市區規畫。後面是大區域重新規畫概念圖,描繪一個美麗,現代化,乾淨,科技化的城市。

黛兒:每個城鎮的復甦,都需要財團的強力推動。清潔便利的城市是現代化生活需要的基本配置。我相信這個更案能帶領我們及區域雙贏。

台下一片掌聲。黛兒極為自信,他對世界的眼光,必然走向光榮。

股東:這個...我有點其它想法。

在座有個從漸弱的掌聲逐漸浮出來的聲音。

股東:以前我投資的產業一旦推都更,都會有歷史保留的爭議。
黛兒:我們已著手處理爭議了。
股東:我相信你處理了。不過我還是到市區繞了一下。聽到古蹟維護團體的宣傳。一問之下,他們似乎早就向企業提出異議了。
黛兒:我們已經跟古蹟團體開會處理過了。
股東:但是你的說明還是沒有對他們的通融啊。他們並沒有放棄古蹟的重要性。
黛兒:我們會再協商的。
股東:既然你這麼說...。我看過太多被破壞的歷史,至今令我良心不安。要不,協商有結果了,我們再議吧。
黛兒:但是...
(看到其他股東同意的眼神。)
好的。我們必然能跟社區協調出兩全其美的結果。

內 走廊 日
黛兒跟祕書拜亞離開會議室,走向自己的辨公室。

黛兒:可惡,股東何必這麼多事。古蹟團體明明就好搞定,不會把事鬧大。
拜亞:黛兒,其實我也認為能通融一點比較好。古蹟團體要求的已經很少了。而且願意提供發展方案。這很符合企業出錢,社區出力的重開發結構。
黛兒:他們如果懂得如何經營,這個城鎮就不會落得需要重新開發的地步。
拜亞:你不能這樣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他們也是有新生代的更迭,但是對城鎮有抱負時,財力不在他們的掌握。
黛兒:所以我們這個拿得到錢的階級,能看到的世界比受限於地區歷史的人群還要遠大。
拜亞:我們退讓一點,兩方的夢想都能留得下來。

黛兒停下腳步。已經在辦公室門口了。

黛兒:該下班了。下次跟古蹟委員見面後再談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