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歧路》──千尋 第五章 向亞森獻上奇蹟〈雖然緊急但可以稍緩〉

懵夢 | 2022-05-27 08:00:07 | 巴幣 24 | 人氣 64






  • 雖然緊急但可以稍緩

  「先談到這裡。有妳的客人。」

  「請問是誰?」

  「是上神大人認識的人,別失禮。」

  言下之意便是他也不知道,不過既然是上神大人認識的人,其身分恐怕也絕非普通的市井小民。

  客人的身分令他猶豫,他雖然覺得先解決關於對方的先天能力比較重要,畢竟雖然現在還能閒話家常但實質上已經是分秒必爭的程度,說實話是真的沒有那麼多時間去處理其它事情。

  不過既然是上神大人認識的人想來也是祂所指引的緣分,想了想果然還是該見上一面──雖然以他的角度來說,實在不大想讓剛處理完叛變的分家的倖存者去做任何會動搖信仰的舉動。

  當然這並非他不對亞森知名感到驕傲自豪,只是作為一家的家主很多事情就沒辦法很單純的僅憑一己之見就做決定,任何事情總會不由自主往最壞的情況去想。

  就當作是他杞人憂天吧。
 

  在家主的指引下千尋順著鮮少有人行走的小徑前進,獨自一人在竹林裡這樣的道路上走著,若非只有一條路還真怕會迷路。

  家主大人有事先行離開,而且客人也只想與她單獨談話,這就是為什麼會獨自一人走在完全不熟悉的路上的原因。

  隱密於竹林之中,原以為客人就只能在一塊小空地稍作休息等候,沒想到走到盡頭去豁然開朗,一棟由竹子建成的陋室出現在眼前。雖然簡陋但圍繞在這片竹林之中,看起來有種與世無爭的清閒,宛如所有世塵俗事都不會污染這片淨土。

  雖然知道裏頭住的是客人,照理說應該是給客人居住的房子,但總會給人種「住在這裡的人肯定絕非等閒之輩」的感覺,光是看著似乎都覺得有些壓迫感。

  千尋沐浴在敬畏之下,但仍舊能保持平常心。

  「打擾了。」

  走上前敲了敲門,很快便有人來應門。是一名冷漠的少年,而他的身後還坐著一個小女孩,客人並不只一位,而且也不是從沒見過面的陌生人。

  雖然連一面之緣都稱不上,但這兩人確確實實是千尋隱約記得的人……那是個很模糊又好像沒有直接接觸過,非常曖昧又模糊不清的印象,她覺得自己應該沒有見過對方但這種似曾相似的感覺又難以割捨。

  千尋的疑問沒有持續太久,只是勾起禮貌不失禮的微笑,向兩人鞠躬問好。

  「進來吧。」

  女孩的聲音讓她不敢置信的抬起頭來,這時得她才知道這股似曾相似的感覺從何而來。

  她不會認錯,絕對不會。那是除了伊莉西絲之外,唯一會陪在她身邊的人。這個女孩散發著與他相似的感覺,該說是氣質嗎?總會有種「啊,這兩人好像」的錯覺。

  兩人的共通點,莫非是……?

  「守護靈……」

  女孩嫣然一笑,要對方先進來再說。
 

  簡單的擺設,簡單的一桌二椅,以及一張簡單的床。竹子特有的紋路帶出工匠別出心裁的設計,雖然並不奢華但也能從簡單看出設計者的品味。

  桌子上擺著兩杯茶,但只有一杯冒著熱氣──有一杯是剛剛女孩喝到一半的,還有些溫度。

  至於那杯茶,也不是倒給千尋喝的,擺放的位置並不是在她的正前方,而是偏向旁邊有段距離的位置。而順著那杯茶擺放的位置延伸出去,正是少年所在的地方。

  人宛如沒有絲毫興趣的雙手環抱著胸,倚靠著牆閉目養神,千尋忍不住多注意了幾眼,還是女孩的聲音才讓她把視線給轉回來。

  「我們是來抓托托莉的。」

  先是用這句話進行開場白,然後把托托莉捨命擋在前方、最後死於對方刀下的事情一五一十地都說了一遍。

  似曾相似的感覺,最珍視自己的兩個人的殺人兇手,都如此輕風雲淡的坦承自己動手殺人的事實。如同聽聞伊莉西絲死訊時,千尋的內心並沒有太大的起伏。

  接連聽聞自己在意的人的死訊,她的內心還是一如往常的平靜,半點情緒波紋也沒有,無論是表情還是內心都沒有絲毫悲傷。

  女孩皺起眉頭,扔下一句「真無聊」後便立刻換了個話題,非常生硬的完全感覺不出前因後果。

  「所以跟我們走吧。」

  即使加了結果仍然聽不出前因後果,千尋聽聞微微一愣,勾起了微微的笑容。

  剛張開嘴要答應,但少年卻搶先一步的制止了她,漠不關心的神情多了些許生氣,那是無奈。

  「我不該過問守護神的工作,但是不要這麼偷懶好嗎?」

  「可是很無聊嘛!哪有人家破人亡、都被人滿門超斬還一點反應也沒有?一點都不好玩……」

  少年沒有繼續說下去,只是再度閉上了眼睛。雖然嘴上戴著抱怨,但是女孩對於對方的話還真有好好聽進去,心不甘情不願的開口解釋。

  「托托莉是妳的守護靈。在十五年前的時候我叫他來把妳殺掉,但是他終究下不了手所以鬧失蹤。然後十幾年的時間過去,我找到了你們所在的位置後便打算親自來解決,接下來的事情就是妳所看到的那樣。」

  為了保護主人,自願犧牲。

  說的輕巧但其資訊量可並不算少,幾乎沒辦法用正常邏輯去理解這段話的意思,幾乎就是直接滿頭問號過去。

  不過千尋只受了些許影響,還是很認真試著去理解對方在說什麼,稍微想了下後便詢問是否能發問。

  「我的印象沒錯的話,托托莉跟我說每個人都有一個守護靈,他們都有一個獨一無二必須保護的主人……請問我有說錯嗎?」

  「沒錯。但與此同時守護靈也要負責殺死主人這塊,不過大多都不是要自己動手,只是要完成一個儀式。
  畢竟要對主人下手其實絕大多數的守護靈都是下不了手的,所以只是負責完成儀式的一環,大概相當於人類的葬禮吧──活人向死人告別的儀式。」

  「請問……為甚麼會有例外?」

  剛剛也說了「大多」,表示也有必須出手的極少數情況。否則照對方所說的托托莉不該會出現在她的面前。

  千尋對於守護靈的事情也是幾乎無知,頂多就是知道每個人都有一名守護靈守護著──這點基本的事情。至於額外的就不知情了,更別說她連托托莉為甚麼會來找自己也是剛剛才知道。

  不過就算不知道,但想到守護靈要親手殺死自己的主人,就像是要親手殺死自己的父母……

  千尋的雙眼流下了眼淚,對於他們不得已卻非得承擔著痛苦感到痛心。

  她沒經歷過自然無法完全理解,但光是想像……就覺得胸口這邊宛如遭人狠狠刺了一刀。

  或許就是因為無法感同身受,所以才覺得痛苦吧。

  女孩忽視對方的眼淚,只是微微閉上眼睛繼續說道。

  「每個人的壽命已經注定。但是命運的介入偶爾會出現不得不更改的情況,這時候就會由守護靈親手去刺殺自己的主人。」

  眼淚模糊了女孩張開拳頭又緊緊握住的動作。

  「如果守護靈做不來,就會由我來殺。」

  手向前伸直,千尋感覺有把冰冷的利刃直指自己的喉嚨。

  若非她的手短,否則再往前幾公分就會見血。

  或者說,是故意為之?

  千尋沒有半點恐懼,只是輕輕抹去了眼角的眼淚,對於這點生命的威脅並不放在眼中,甚至就連自己這條命讓對方拿去也無所謂。

  即使她們都知道這麼做不過是嚇唬罷了,但是這半態度卻沒有半點虛假。女孩是真的想要殺死千尋,而千尋是真的不怕死。

  雖然同樣是毫無反應,但是女孩的嘴角卻忍不住笑了,就因為沒有特別的反應才覺得有趣。

  「放心我不會殺妳,現在殺了沒有意義,不如說我這次是來找妳合作的。」

  「請問要我做甚麼事情?」

  「真是好說話,不錯,我喜歡!」

  女孩滿意的點點頭,忽略了自己的刀子還抵在對方喉嚨上的事實,畢竟她可看的出來眼前這個柔弱的少女可沒有半點受到威脅的樣子,自然沒有想這麼多。

  少年輕輕敲了女孩的頭,雖然沒用多少力道但後者還是裝做無辜的樣子給自己摸摸頭,但在少年的眼神逼迫下她還是舉雙手投降。

  將刀子收了回來,用手輕撫過刀身,然後開口解釋道。

  「原本是只要殺了妳甚麼事都沒有了,但是在那之前這世代的聖女死之前恰好鮮血濺到了妳的身上,造成了後續較為複雜的局面……應該說很多種巧合混雜在一起,變得不好處理。」

  所謂的聖女,就是指伊莉西絲。千尋曾經聽過托托莉這麼稱呼她所以應該沒錯,雖然是小時候的印象但好像只要一出生便覺醒先天能力的人,就會被如此稱呼。

  女孩看出了對方的想法點了點頭繼續解釋。

  「之所以會有特別的稱呼,表示有異於常人的地方。而很剛好的,聖女在死時很剛好的身體產生了變化,於是濺灑在妳身上的血也變質了。」

  千尋用眼神表示不解,對方剛剛說了兩個從沒聽過的名詞。而女孩也宛如能看穿她的內心,開始解釋。

  「當聖子聖女生命受到威脅之時,身體就會產生變化,連帶著體內的先天能力也會產生變異。」

  千尋模糊的印象並不知道的全貌,在伊莉西絲當時被家主大人暗器中傷時毒便流竄全身,那便是所謂的「生命受到威脅」之時。

  「正常生命受到威脅時應該會由守護靈想辦法守住主人的性命。」

  但是伊莉西絲當時經歷的卻是不正常的流程。
 

  ──連本人都覺得很奇怪的,在人生的走馬燈閃過眼前的時候,突然有股溫柔的微風輕輕吹走了一切,模糊不清的視線也突然變得極其清楚。
 

  本該是守護靈守護的生命,卻被這名身體嬌弱的少女用毫無力氣的雙手溫柔的保護起來。

  先天能力不正常的運轉誤打誤撞的守護了友人的性命,但卻也讓原本正常運轉的命運產生的誤差與偏移。而這一切就如同骨牌效應,推倒一塊卻不斷牽連下去,環環相扣之下愈演愈烈。

  最後,全部都亂了。

  「聖女不正常的死讓她的守護靈沒有正確的接受到她的死訊。於是就出了一個非常非常大的BUG。」

  「?」

  「BUG就是出現一個錯誤──人類的死是由守護靈所認定的,只要守護靈不認定主人已經死亡,那主人就能一直活下去。」

  事實上並沒有那麼簡單,不過女孩顯然沒有打算詳細說,不打算讓本就很複雜的事情變得更加複雜。
但這就衍生出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千尋眨了眨眼,滿是疑惑的看著對方。若按照對方的邏輯,沒有被守護靈認定者伊莉西絲,現在應該還活著才對,但現實卻是僅有她還活著。

  女孩用力點了點頭,端起茶喝了一口。

  「對。因為她的血灑到了妳身上,一個美麗的誤會導致了她的守護靈認為她的主人還沒有死。」

  而且很剛好的千尋的守護靈托托莉已經早了一步死去,一個沒有主人一個沒有守護靈,這個世界每個人類有都會有個守護靈,於是巧合就這麼誕生了。

  「所以,現在殺死妳可能只會讓事情變得更加麻煩──以上全都是我的推測,但是我覺得正確性應該很高。」

  女孩看似無奈的聳了聳肩但其實嘴角卻掛著笑意,千尋將這個表情映入眼底,下意識的抬起頭瞄了眼少年那邊,發現仍然沒有任何反應閉目養神後,便重新直視眼前女孩的雙眼。

  「我明白了。」

  微微向前一個鞠躬,所表示的態度與剛剛不變,但是她已經明白有件事情是她本人才能做的事情。
 

  ──到伊莉西絲的守護靈面前,被他親手殺死。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