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歧路》──千尋 第五章 向亞森獻上奇蹟〈這件事非同小可〉

懵夢 | 2022-05-20 08:00:07 | 巴幣 116 | 人氣 63






  • 這件事非同小可

  「我要妳在短時間內學會自由運用自己的先天能力──三天,三天後妳就必須離開本家。」

  「請儘管吩咐。」

  沒有猶豫與遲疑,若換做旁人眼中肯定會覺得這個柔弱的少女肯定是對亞森家忠心耿耿,用著輕柔卻坦然的語氣回應著家主大人。

  青年微微勾起嘴角,稍微減緩先前因為分家而有些不愉快的心情,他沒有明說對方可能也沒想這麼多,但他做為本家家主大人的身分,所下達的命令根本沒有拒絕的餘地。

  三天.這個期限並非他的決策,而是上神所決定的日期。作為先天能力的使用者,他自然明白對於一個剛覺醒沒多久的人三天的時間要學會如何自由運用幾乎是天方夜譚。

  既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又何必要強人所難?青年明白上神的意思,對於這個分家僅存的倖存者也是充滿憐憫,但正是因為如此這件事情才不可不做。

  青年停下腳步,千尋的腳步聲也隨之停下。沒有任何懷疑的,就只是默默跟隨,既然前方引領著的人停下腳步,那麼她自然也跟著停下。

  只見前方帶路的人朝旁邊瞄了一眼,無奈的嘆了口氣,向旁邊招了招手,不見任何吆喝只是普通的聲音開口說道。

  「我去找上神大人,妳陪這個丫頭吧。」

  千尋將視線轉了青年所目視之處,試圖去尋找家主講話的對象。

  竹林雖然隱密但避無可避,只要有心察覺要找人並不是件難事,除非是躲在稍微遠一點的地方,那或許還會因為人就在陰影處所以難以察覺,但是剛剛家主的聲音並不大顯然距離應該不遠才對。

  家主的聲音傳遞過去,千尋的目光才追尋,自然沒有太多反應尋找的時間。

  當人從竹林中走出來時,並不是在遠方或是陰暗處,反而就只是單純的站在竹林之中,沒有做過多的偽裝或者遮掩,但就是這份坦蕩讓她與大自然融於一體。

  嬌小卻靈活的少女從竹林中跳出,蹦蹦跳跳的看起來好似躲藏在竹林中惡作劇的小妖精,膽大妄為得即使被人發現也不改童心,每一個腳步都像是在玩旁人無法理解的遊戲。

  暫時離開了翠綠的遊樂場,精神抖擻的向著兩人打招呼。
 

  「哥哥,放心交給我吧!」

  少女胸有成足的如此保證,用力揮舞著右手目送青年的離去。千尋也站在旁邊目送家主大人離開,同時也很好奇這名少女究竟是誰。

  「我是千尋,請問您是……?」

  「我嗎?我是哥哥最最最最最可愛的妻子喔!」

  沒有報出姓名,表示她的身分停留在「家主夫人」這層面上。恐怕是剛剛家主的話都聽在耳裡,不想那麼快就與認識的人分開吧,既然知道三日後就要別離,就不用徒增傷悲了。

  夫人雙手伸直在原地轉著圈,童趣的模樣實在難以想像竟然是本家的女主人。她有著一頭淡青色的長髮,年紀看起來甚至比千尋還要來的小,身高也是矮了她半顆頭。

  翩翩起舞的動作有著小孩子該有的活潑卻又帶著高貴的優雅,就如同翩翩飛舞的蝴蝶一樣,帶著優雅的美麗。

  她嘴角自然的勾著微笑,千尋則下意識的勾起了淺淺的微笑。

  「繼續哥哥剛剛跟妳說的話題吧。」

  邊說著邊停下旋轉的動作,就像是隻蝴蝶終於找到了心儀的花卉停在了上頭。

  「請問是指我的先天能力……是嗎?」

  夫人用力點頭,同時雙手也讚揚的鼓起掌來。

  「沒錯沒錯!在妳昏倒的時候我替妳做了簡單的身體檢查,依妳的歲數還能覺醒先天能力是非常非常特殊的狀況,即使是無所不能的上神大人也說非常少見!」

  非常。表示並非沒有先例,就如同鮮少人能一出生就覺醒先天能力,少見不代表完全沒有。

  夫人停止鼓掌的動作,踮起腳尖梳過對方蒼灰的髮絲。

  「上神大人憐憫妳,替妳的生命找了出路,要好好感謝祂喔。」

  「我會的。」

  夫人嘿嘿一笑,雖然還是看得出如孩子般的幼稚。但其展現的感覺讓千尋很自然而然的表現出敬畏,那是對於長輩才會有的想法,而且很明顯比起以前所住的村子的分家家主還要尊敬不少。

  夫人向前單腳踏出了一步,雙手向旁自然伸直試圖保持著平衡,然後繼續向前跳出第二步、第三步。

  說的輕巧隨意,也不怎麼肯定,剛剛嚴肅的氣氛撐不過三句話,但說出來的話語沒有人會有所質疑。

  她站穩腳步,然後回眸輕輕一笑。
 

  「哥哥說三天,代表妳大概三天就會死吧。」
 

  用著最天真無邪的笑容,宣判著對方的死期。

  不過千尋的臉上仍然掛著那一抹淺淡的笑容。

  對她而言,只是宣判死期而已。

  對一個一出生就宣判活不長的嬰兒來說,這又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呢?

  而且,對方所謂的「憐憫」,恐怕指的並不只是覺醒了先天能力這件事情。

  若只是延長三天的壽命,是憐憫但更多的應該是同情。也不用大費周章地跟她說這麼多,將死之人是不需要知道那麼多事情的,沒理由也沒有意義。

  而且,讓一個隨時都會死的人,給了他三天健全的身體然後死去,這種給了希望卻短時間又打入萬丈深淵的做法,會是一種惡趣味。

  「請問,我是否只剩下三天壽命?」

  看似反駁對方所說的話語,但是夫人卻沒有任何生氣或厭惡,只是用熱烈的掌聲表示鼓勵。

  「小千好聰明!上神大人可是很慷慨大方的,她想要救妳當然就會出全力──只是啊,人的身體還是有極限的,沒辦法完全接受上神大人的恩惠。」

  所以才會只有三天期限。這是無奈但也該知足,畢竟神的恩惠可不是每個人都能感受到的,這是僅有少數人才能遇到的奇蹟,如果奢望更多,那就有些貪心了。

  而且那可是大不敬之罪。光憑這點就不足以被當作亞森家的一份子,就算因此遭人滿門超斬滅九族都不能怨恨。

  「上神大人的恩澤會對所有亞森家的子孫展現,但是能否有福接受又是一個問題。說實話就算是上神大人或者哥哥拜託我,我也不能保證妳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讓自己的身體狀況調整到能夠接受的狀態。」

  「我願意嘗試,只要您不嫌棄我的話……」

  說完立刻被一顆小石子輕輕砸中了額頭。

  「不要再說這種話了。」

  千尋抬起頭,發現女孩手中正把幾枚不知何時撿起來的小石子當做沙包拋著玩耍,臉色的神色比起剛剛還要更加嚴肅不少,絲毫沒有開玩笑的意思,而是真正有警告的意味。

  「妳是亞森家的孩子,只要出去不想報名字時這個名字就能代表妳,所以妳要為自己擁有這個身分感到驕傲!」

  不滿地鼓起臉頰,說來還真的有點可愛,但是千尋卻明顯地感覺到敬意。

  她不自覺地回想起以前,說實話還真的沒有人用過這樣的語氣教訓她,因為她不過只是個隨時都有可能死去的孩子,除了伊莉西絲根本不會有人願意花費心思悉心教導。

  「好的,麻煩您了。」

  等意識到的時候,她已經向對方鞠躬表示感謝。
 
 

  所謂的先天能力,是流經於血液中由上神大人所給予的恩惠,是常人所不能輕易使用的特殊力量。

  若將先天能力比作一座湖水,人類再怎麼厲害也不可能像上神大人那樣一口就將整座湖給一飲而盡。人類頂多只能用手捧起一點清澈的水,那即是人類的極限。

  就算不眠不休地靠著雙手想要搬空整座湖,也是不可能的,因為人不可能不眠不休的持續做著同樣的事情。

  這件事情換作是其他人或許還簡單些,但是對於千尋而言,卻是極為困難的事情。

  千尋的身體狀況或許比家主夫婦所評估的情況還要糟糕。原本以為只是四肢無力,卻沒有想到她全身的肌肉都有些乏力先天能力支撐著的幾乎是全身上下,就連心臟的跳動都必須仰賴她的先天能力去維持安穩穩定。

  如果不解除先天能力,會先力竭而亡;若解除,則隨時都可能命喪黃泉。

  千尋默默的接受這一切,夫人見此別說是上神大人就連她都很喜歡這個孩子。族中孩童幾乎都見過,有懂事也有頑皮的,但有這樣氣概的人可不多見。

  即使不是仁慈的上神大人,也會忍不住想要幫助她。
 

  但很可惜的是,她的命運就到此結束,必須在這時候畫上句號。
 

  在一處偏遠的山頭,夫人親手將人埋入土中。作為家主夫人的她,生離死別早已司空見慣,但她仍然無法隱瞞自己的不捨。

  手沾上泥土,眼淚灑落在用幾個石頭簡單堆起前方的土丘──千尋作為分家的人,這樣的墳墓已經算是豪華了。

  上神大人最終仍然決定帶走她,本就是無可厚非的事情,畢竟已經降下恩惠,沒有那個福分可以享受也只能感嘆這就是命運。
 

  一切,都是命運。
 
※The END B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