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歧路》──千尋 第五章 向亞森獻上奇蹟

懵夢 | 2022-05-13 08:00:03 | 巴幣 212 | 人氣 79






第五章 向亞森獻上奇蹟


  被人抱著……

  平穩的走在路上……

  被人安置在溫暖的床鋪上……

  點燃了火爐,有些著涼的身體得到了溫暖……
 

  千尋覺得很奇怪,輕飄飄的好似沉浸在軟綿綿的夢中,但這些完全相反的聲音帶有些許的真實感,明明在作夢卻又像是醒著,無法形容的感覺持續了不算短的時間。

  當她張開眼睛時,夢與現實之間的界線終於能劃分清楚,她的眼睛見到的是一名很是陌生的少年。

  「……」

  見到她醒來,少年的雙眼閃爍一下,但沒有過多的反應,僅有細微的動作對於她的清醒感到驚訝。

  千尋眨眨眼睛,然後緩緩的要坐起身,雙手的肌肉今天並沒有平時的那種乏力感,這讓她產生了些微的違和感……不如說這種違和感一直都存在著,好像自從醒來時就沒有停過,難以形容也無法形容,就好像全身上下都被甚麼東西給固定住似的,但就是比平時還要靈活自如。

  當她想要詢問少年是誰時,他卻像是見到她醒來便心滿意足的直接站起身,直接朝門外的方向離開,連半句話也沒有留下,有些無情。

  隨著人離開千尋回到獨自一人的狀態,只見她身處在一個陌生的房子當中,雖然比起她的家小了不少但卻有種生活感,是真的是給活人居住的那種。

  千尋有印象好像被人帶到甚麼地方,但被誰、被帶到哪裡就不是很清楚了,不過她內心很天真的認為應該是個好人。

  在她內心默默被打了很高分數的人直接將門打開走了進來,似乎沒有與少年見上面,所以對方的臉上似乎有些吃驚。

  「感謝上神,妳終於醒了。」

  「托您的福。」

  千尋禮貌的點了下頭,青年也沒有廢話直接朝著她床邊的椅子上坐下。

  「我就直接開門見山的說了,關於伊莉西絲妳還記得多少?」

  聽到關鍵詞,千尋並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微微一笑,坦然的將自己所知道的事情都告訴了對方。

  「伊莉西絲是我的朋友,是個非常溫柔而且很照顧我的人。雖然因為天生就覺醒先天能力的緣故,所以族長大人對她很嚴格,我們相處的時間也不長……」

  不管對方想知道甚麼就只是想向對方分享自己的好友,青年也沒有打斷靜靜聽著,臉上的神情沒有太多的變化頂多是偶爾點了下頭表示有在聽,除了不回話外不然是個好的傾聽者。

  千邊說邊偷偷觀察對方,確認沒有多餘的反應後便沒有停止,一直說到將自己想說的話都說完為止。

  講了許久的話,不知不覺已經過去十分鐘,可是千尋卻一點都沒趕到口乾舌燥,並沒有自覺自己說了多久,只是暢所欲言一番,覺得差不多該收尾才停下。

  「同時,也是您親手殺死的人。」

  平淡的語氣說著換作其他人足以大吃一驚的話語,淡淡的一句話就表明了知道眼前這個人就是殺死她朋友的兇手,但是任誰也不會感局她內心有絲毫冰冷的感覺,臉上掛著淺但的微笑並沒有任何憎恨的情緒。

  她就像是一盞火光,永遠也不會有任何黑暗。

  青年聽完對方的話語,這才作出了回應,緩緩閉上眼睛長吁一口氣。

  「妳的胸懷已經能非常接近於上神的胸襟,真是特別的女孩子。即使是殺死妳最好朋友的殺人兇手,妳也感覺不到怨恨嗎?」

  「有什麼好恨的呢?」

  千尋的這句話或許換作是其他人會感到她冷血,自己最好的朋友就這麼死在對方的手中,卻還能風輕雲淡的與殺人兇手談論此事,但唯有在當下與她相談的人才會確切感受到,並非不恨而是不知道該怎麼恨。

  所有的情緒只是化作劃過雙頰的眼淚,雖然本人的嘴角並沒有停止微笑,但那止不住的眼淚著實令人心疼。

  她就待在離自己好友最近的地方,但自己甚麼也做不到……

  就連全程目睹自己好友的死亡也沒有做到。

  片段的記憶,夾在現實與虛幻之間,就連她現在即使已經證實了伊莉西絲的死,她仍然無法釐清那些片段是否是真實發生又或只是一場夢。

  這些種種情緒千尋只能用哭來發洩,微微勾起的微笑更令人感到心痛,不禁會在想這樣的女孩子為什麼要遭遇這種事情。

  青年嘆了口氣,這是第二次了,有些事情他必須說清楚,即使這些事情有可能會讓對方直接崩潰,但是上神大人的命令是無法反抗也不想反抗,他是再清楚不過的所以是不可能猶豫。

  「妳所在的分家……已經被屠村了,因為他們違反了上神大人的教義。」

  雖然沒有明說是誰動了手,但是答案已經呼之欲出。千尋不可能不會想到是由對方動手,更何況由對方親自動手再合情合理不過,就像是以前在村子犯了甚麼錯也都是由族長親自處決。

  青年的身手肯定能做到這些,千尋並沒有懷疑這點,眼淚並沒有停下的跡象。

  那張笑容,也沒有減緩的趨向。

  堅強?或許吧,但更多的應該是對於世間萬物的溫柔。

  因為自己想救卻救不了任何人,才會難過想哭。

  說來是很天真的想法,可是青年卻不討厭她這份天真。無論到何處,她的這份天真都彌足珍貴。
 

  只是……
 

  青年沒有多想只是從椅子上站起,然後招了招手要對方跟上。

  千尋立刻照做,只是簡單用手抹去眼角的眼淚後立刻跟了上去,沒有半點懷疑與猶豫。
雙腿快步行走著,這才勉強趕上了青年的速度,不過稍不留神又會落後一大截,所以千尋只是靜靜地跟了上去,不斷勉強自己不久前還久病在床根本連幾步路也走不了的雙腿。

  青年的聲音從前方傳來,不過並沒有回頭看她有沒有跟上,顯然千尋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在下在想妳應該覺得奇怪。不用我多說也知道指的是什麼,在妳昏迷時我請內人檢查過了。妳四肢的肌肉並不結實,照理說應該連站立都很困難更別說走路,但是妳現在卻能跟普通人一樣行走,妳覺得是什麼原因?」

  「我不知道。我只感覺好像有很奇怪的感覺包覆住我的雙手雙腳……」

  「沒錯,那是妳的先天能力。」

  先天能力?千尋雖然知道自己的血脈中也流著這樣的血脈,但她的年紀已經過了正常覺醒的十二歲,對方這麼一說倒是提醒了她還有這個可能。

  「……我不知不覺覺醒了嗎?」

  「不懷疑嗎?」

  「您不會騙我。」

  青年露出覺得好笑的表情,既然對方相信了那對話可就簡單了,腳拐過一個彎走進了竹林之中,繼續開口說道。

  「目前還不知道妳的先天能力有甚麼作用,但它支撐了妳前進的力氣是事實,可是就這幾天的觀察在下發現妳的身體狀況並沒有任何變化。」

  沒有任何變化,也就是千尋現在能走能站並不是因為體質有了改善,而是依靠著先天能力的緣故──打個比方,先天能力就像是她的拐杖,能夠支撐她向前,但一旦把枴杖拿走,她又會立刻回到不能走也不能站的狀態,原形畢露。

  腳踩上泥土地,這才發現自己並沒有穿鞋,不過這件事情事小,並不礙事,跟著闖入了竹林。

  會用「闖」,是因為她很明顯地感覺到這片竹林與她暫居的地方有極大的區別,這片竹林的空氣特別清淨,很明顯不只是因為是竹林的緣故。水不在深有龍則靈,很明顯可以感覺到這裡肯定住了為很不得了的人。

  剛剛一路走來也沒看到任何僕人,千尋立刻明白自己要見的人是誰因而低下了頭。

  表示敬畏的舉動讓青年抬起手示意她不用如此拘謹,繼續開口解釋。

  「妳的情況有些特殊。先天能力沒辦法在任何非清醒的狀況下使用,但可能是妳自身身體的關係,這幾日我們觀察的結果便是妳無時無刻都在使用先天能力。」

  即使同樣擁有先天能力,青年若是想要從日出到下一個日出都使用先天能力只要有心是能辦的到的,但這就跟撐著自己好幾天不睡覺、好幾天不吃東西是相同道理,若沒有特殊狀況人類可不會選擇自虐。

  照說不可能做到,但若是有人做到呢?這個可能性並非沒有,只是不可能,萬物生靈皆需要依靠睡眠來調養生息,他是如此伊莉西絲也是如此,唯有一個可能是例外。
 

  ──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後。
 

  於是所有的巧合就這麼誕生了。

  聽起來似乎很厲害雖然因為剛覺醒無法做到自由控制,但展現的技巧已經足以讓人瞠目結舌,但青年的語氣完全不希望對方繼續下去,這也是他所要說的重點。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