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他的戀人-11 化學變化

佛萊曼 | 2022-05-17 10:27:04 | 巴幣 12 | 人氣 37


陳立洋回到台灣工作是俊賢大學二年級的事情。自從舅舅開始新的事業後,為了開拓海外部門,他到世界各地周遊,最後回到家鄉設置分部。
 
陳立洋離開後,舅媽變本加厲對待他,只差沒有把他趕出門,剩下陳艾利在袒護他。
 
陳艾利的幫忙沒有多大的影響力,畢竟她只是個孩子。
 
這對俊賢來說是最糟糕的情況,少了舅舅的幫忙,只得獨自面對舅媽的百般刁難。
 
不曉得是孤單還是不安全感的作祟,她開始有了一些奇妙的變化。
 
明明極度討厭他,有時卻又會有不同反響的回應。
 
「你應該搬出我們家的,身為大學生,你也可以靠打工或接案,各種方法想想怎麼賺錢。我們雖然是親戚,可沒有義務要照顧和撫養你,你已經是成年人了,在美國的孩子,十八歲就會離家獨自過活。」舅媽說。
 
俊賢無話可說,他不想以自己是台灣人或任何理由作為盾牌抵禦。
 
「舅媽,我的課業越來越重,我現在連社團、社交以及其他休閒活動的時間都被壓縮到很少,幾乎擠不出時間來。但我向你承諾,假使我有時間,我一定會去打工賺錢,貼補家用,而不是白白住在這裡,吃你們的,用你們的,好嗎?」
 
使出苦肉計,好好跟對方溝通,他發現舅媽並非那種完全不講理的人。
 
應該說,一開始姿態放軟點,或許關係不會如此惡劣。
 
「你舅舅阿,整天就只知道忙碌自己的事業,老婆孩子都不管了!」
 
「當初跟他結婚還真是個錯誤,早知道找個經濟能力還可以,願意多花一點時間在自己家人身上的男人。」
 
「你以後可別變成像你舅舅一樣,學歷好、成就好,可是家庭方面經營很失敗的男人。」
 
「他阿,在家裡也不會做家事,什麼也不會,就像個廢人一樣,要是沒了工作,我看他甚麼也沒剩!」
 
自從舅舅離開後,舅媽感到寂寞無比。
 
她不管怎樣也是女人,極度需要他人的陪伴。
 
從這一年多來對舅媽的了解,俊賢有個初步認知,首先是她不單單只是看他不順眼那麼簡單,她不喜歡有外人在自己家裡。
 
那樣會讓她有所拘束和沒辦法那麼自由,基本上舅媽是很難在外人面前放開的,映輝曾試圖要接近她,成為熟人。
 
這不是容易的事情,他從喜好、興趣以及生活習慣開始觀察和分析。
 
像是喜歡吃的食物、愛好的動物、服裝品牌、首飾,還有她的興趣,常看韓劇、旅行、購物,生活習慣是早上做家事,接近中午時開始備料煮飯,下午出門散心,順便購物。
 
舅媽喜歡驚喜,相信沒有女人是不喜歡的,即便結婚多年,舅媽也才三十四歲,跟年輕的女人相差不大,多了幾分社會的歷練以及成熟女人的韻味。
 
舅舅跟舅媽差了十四歲,這說明了一件事:戀愛年齡不是問題。
 
當然不是,證明舅媽能接受巨大的年齡差別,問題在於,如果是比自己小的呢?
 
「舅媽,我覺得舅舅是個好男人。」
 
這一回,他們一如往常地到大賣場採購,舅媽聽了以後很不高興地轉過身來,皺眉說:「不顧家庭還算是好男人嗎?」
 
在她抱怨完陳立洋之後,對方居然反駁了,這不是不給她面子嗎?
 
「我指的是其他部分,可是單以家庭來說,他實在不夠稱職。」
 
「對吧?明明就已經衣食無缺了,幹嘛還要再搞甚麼名堂?還可能賠掉以前辛辛苦苦賺來的錢,只要乖乖地安穩賺錢不就好了嗎?」
 
「舅舅有他的目標和理想,畢竟他是個成功人士,有好學歷,擁有人脈和手腕,要是不多多利用這些搞點成就,未免太可惜。」
 
「喂!你現在是站在你舅舅那邊嗎?現在是他理虧才對吧?難怪了,畢竟是他拉拔你到美國讀書的,還願意支助你的學費……我跟你處不好,常常吵架,也難怪你站在他那邊……」
 
舅媽一臉失落的樣子。王俊賢走上前,輕輕將舅媽摟入懷中。「不,你說的一點也沒錯。是舅舅的錯,當然不是你的問題。像你這樣的女人,應該要有個人在身邊陪伴,疼愛的。」
 
舅媽像是嚇到的小鹿般立刻推開他,退縮到角落。「你在做甚麼?我們可是親人……」
 
王俊賢以充滿自信的態度緩步走上前。「那都不是問題,說真的,舅媽,從以前我就對你一直有種特別的感覺。」
 
「你到底在胡說八道些甚麼!」舅媽紅著臉大聲斥責,幸好附近並沒有人在。
 
「我們雖然常常吵架,可是那是因為你把我當作外人。而我一直不被你接納,就像我以前不被家人接納,不被身邊的人認可,讓我沒有安全感。」
 
「因為你是那個男人的小孩,而你媽媽是被騙到手的,但是木已成舟,他們才不得不接受他們的存在。」
 
這裡的他們指的是陳德倫和何曦,後者自然是他的父母王尹建和陳薇。
 
「我們都沒有安全感,你被舅舅冷落了,而我被家人冷落,你不覺得我們的際遇很相似嗎?」
 
「誰跟你這種人一樣了!我的父母都很愛我,我也有美滿的家庭!」
 
「我也是一樣,看似美滿,但實則不滿足的家庭。」
 
舅媽的眼神閃爍,她陷入迷茫中,她猶豫了,心動了,正在認真考量。
 
只要再往前推一點,就能成功。
 
這段日子以來,他不斷的獻殷勤,像是送花、做早餐,幫忙做一些原本不必做的家事,有時則是給她買小禮物,儘管便宜,卻是舅媽的最愛。
 
還有經常陪她一起看影劇,甚至是一起出遊,帶著陳艾利一起。
 
「你到底在想什麼……那樣子是不可以的。」
 
「舅媽覺得年齡是問題嗎?我太小了?」
 
「我不是那個意思……」
 
「那是什麼呢?以前的吵架也是因為我們的情感有連結才會吵,如果對彼此都沒有感情,你只要冷落我就好,何必用心機?」
 
「我只是不喜歡有外人來我們家。」
 
「事到如今,你還把我當外人嗎?你不是說我是你的家人嗎?我究竟是你的什麼?」
 
「這……」
 
「我喜歡舅媽,喜歡你的小脾氣,喜歡你的用心,喜歡你的勤勞,喜歡你的好多事情,這一年多來,待在你的身邊,我看到很不一樣的一面。」
 
「俊賢……」
 
舅媽用感性的雙眼看著他,俊賢主動將嘴唇湊上前去親吻,舅媽閉上雙眼接受了。
 
「到手了!」映輝大喊。
 
在俊賢的心理空間裡,原本沉睡的俊賢被吵醒,馬泰爾在跟著大吼大叫。
 
「厲害啦!那個女人今後是咱們的!」
 
兩人的靈魂開始跳起舞來。
 
「你們在說甚麼?」
 
「舅媽到手了,以後想怎樣就能怎樣。」映輝說:「這個家的一切,讓她跟陳立洋離婚,至少也能拿到一半。」
 
「別忘了還有小六的妹妹!嘿嘿,可以好好爽一下!」馬泰爾吐出舌頭。
 
「你別這樣啦!很猥褻。等一下,你真的搞上我舅媽了?」俊賢說。
 
「趁你剛剛睡著時弄的,之前的你或多或少也有察覺吧?」映輝說。
 
「我以為你是為了跟她打好關係,好穩固我在這個家的位置,讓我可以繼續待下去。」俊賢說。
 
「我做的的確會達到這個目的阿!」映輝說。
 
「而且還附加兩個肉便器!」馬泰爾說。
 
「別對陳艾利出手!算我拜託,我舅媽……不行啦!我舅舅知道了,我不就慘了?而且我反對這件事,那是不對的!」俊賢說。
 
「來不及了,是你主動放棄這個位置。」映輝說。
 
「我舅舅有恩於我……何況我很感謝她們的包容,讓我能留在這個家。我不能恩將仇報,我以前的確是有過非分之想,可是最終我放棄了。」俊賢說:「所以你也停手吧,在舅舅回來之前,趁著事情還沒鬧大。」
 
「已經來不及了,俊賢。一切都來不及了,你想阻止也沒用,我不會停下來的,我是你內心的惡魔,而你真正的想法都藏在這裡。」映輝將手放在胸口。
 
從那之後,這個家出現化學變化。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