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他的戀人-13 曲終人散

佛萊曼 | 2022-05-21 11:26:01 | 巴幣 22 | 人氣 62


法院表示,王俊賢的行為已經構成騷擾、暴力以及恐嚇,念在他沒有前科,動機單純的因素下,僅僅給予口頭警告以及禁令。
 
可是映輝經常違反禁令,到舅舅家附近徘徊,引起陳立洋的恐慌,而且當有人跟他起爭執時,馬泰爾便會現身,將對方痛毆一頓。
 
他相當聰明,選在沒有監視器拍到的巷子角落,就像之前在家中痛毆舅舅,儘管有驗傷單,但俊賢否認到底,就算測謊同樣能輕易通過。
 
畢竟是不同的人格。
 
沒人能拿俊賢怎麼樣。他在學校是好學生,成績優秀,大家都力挺他,而在外面街頭,混混把他當作偶像,他是一名職業格鬥家。
 
甚至在地底的格鬥賽嶄露頭角,在舅舅家,陳艾利愛他,而舅媽仍對他戀戀不捨,覺得他總有一天會變回原本那個溫柔的俊賢。
 
等他找到一份高薪的好工作,她就會帶著女兒搬去跟俊賢住,留下沒用的老公一個人繼續搞他的事業。
 
「舅舅,你是不可能和舅媽復合的,省省力氣吧!別做夢了,該醒醒囉!」
 
「她現在是我手掌心的玩物,而你只是被拋棄的中年人而已。」
 
「你的確有錢又有地位,雖然我學經歷都比不上你,可是我有年輕的肉體阿!年老色衰的你,比的過我嗎?」
 
陳立洋想反駁映輝,可是他卻發現辯駁只會顯得自己的可笑。
 
他的話固然有些道理,但不完全可信,像是自己在前妻的眼中未必比這個毛都還沒長齊的小屁孩差。
 
除此之外,既然前妻還願意留在家裡,他們還有愛的結晶,這個孩子能夠幫助搓合他們。
 
老婆只是因為他離開家裡太久,因寂寞而鬼迷心竅才會被那個惡魔之子蠱惑,肯定是這個樣子的。
 
小孩儘管喜歡俊賢,但還是支持兩人的復合,這是無庸置疑的。
 
「你們要是敢對我的兒子不好!我就把你家的老爸老媽趕出去!」
 
王尹建有一天打電話來威脅陳立洋。
 
那是在趕出俊賢不久以後的事情。
 
「你怎麼敢做出這種事!他們也是小薇的父母親!你以為小薇會讓你做出這種天理不容的事情嗎?」
 
「這當然了!她無條件支持我任何事情。」
 
原來王俊賢早在被趕出舅舅家之後,就已經跟父母親連絡上,串通好。
 
陳立洋愈發感到恐懼,現在不單單要面對俊賢的侵入和威脅,還得揹負父母的命運,這讓他感到作嘔和噁心。
 
「你別做出傻事!你以為這麼做沒人能制裁你嗎?」
 
王尹建冷笑了幾聲,「那不然為何我到現在還活得好好的,總之,你該知道的,我都說了。」電話掛斷了。
 
法院的禁止令是有期限的,陳立洋決定要繼續申請禁令延長,可是卻遭到法院駁回。
 
「他只是個孩子,先生。你身為一名成熟的大人,應當知道如何教育他。而不是透過法院的命令來限制對方。」
 
「怎麼這麼說呢!他是個惡魔!人形惡魔,是我看走眼了。」
 
「先生,請留點口德。像您這樣階級的人士,不該口出穢言。」
 
禁止令通常都是用在大案子上,而當時接近下班時間,法官大概也想趕緊下班,不想再多做其他事情。
 
映輝當時露出極為嘲諷的表情譏笑,讓陳立洋幾乎忍無可忍。
 
「舅舅,看樣子連法院都是站在我這裡的阿。」
 
離開法院後,陳立洋完全無法冷靜下來,他心想,沒人能制裁他了,沒想到就連法院都站在俊賢那裡,家人、朋友、學校,幾乎沒有一邊是對他有利的。
 
那麼究竟有誰能制裁他呢?看樣子這個人選呼之欲出。
 
只剩他了。敲定主意後,陳立洋開著自己的保時捷從法院的停車場衝出來,當他一看見王俊賢的時候,立刻用力踩下油門,朝著對方衝了過去。
 
王俊賢當場被撞飛,躺在不遠處的地面上抽搐掙扎哀號,但是舅舅毫不留情,他在眾目睽睽之下,拿著手槍走下車,迅速上前給對方補上六槍。
 
王俊賢當下斷氣,享年二十一歲。沒多久,警車響著刺耳的警笛聲現身,將陳立洋當場逮捕,檢察官表示,陳立洋擁有持槍證明,仍不確定對方的犯案動機是否為聲請延長禁令失敗有關。
 
陳立洋已經陷入歇斯底里的瘋狂狀態,打了麻醉針後總算冷靜下來。
 
陳立洋在美國三間上市櫃公司擔任股東兼創辦人和CEO,同時也是台灣一家IC設計公司的總經理。
 
律師表示,陳立洋求學時期表現優秀,是名認真的好學生,而家庭生活幸福美滿,直到王俊賢出現為止,不久後便讓家中的感情生變,導致離婚。
 
王俊賢在台灣曾有被警方偵訊過的不良紀錄,以此可以考證他有不良的行徑,但院方駁回該申請。
 
陳立洋表示,離婚有一部分的責任也在他身上,因為他冷落前妻太久了,而且沒有早點發現家中的禍害因子。
 
「我之所以會讓俊賢來到美國,是看好這孩子的潛力。如各位所見,俊賢在全美程式設計競賽中拿下第三名,進入麻省理工學院就讀,而他的成績優異,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陳立洋在供述時表示,他真正失算的是,俊賢仍是狗改不了吃屎的人渣,只能說本性難移嗎?
 
「我曾經一度認為,他是有心想改變自己,所以遠離家裡糟糕的環境,想來美國展開新的人生。但我看是我錯了,而他最終無法壓抑自己邪惡的本性,這是一場悲劇!」
 
檢察官對於俊賢入學時的兩次成績差異之大感到懷疑,還有就是當初測謊完全沒有測出他的謊言,難道他擁有高強的說謊本領?
 
舅媽表示,俊賢曾經有幾次像是人格轉換似的,變得暴戾無比,讓人無法想像他是那個謙和有禮的學生,而且根據家人所言,俊賢從未學過格鬥術。
 
心理醫師判斷,俊賢的體內至少存在三種以上的人格,這三種人格各自有不同的性格和想法。
 
像是早期的俊賢無師自通的學會PUA技巧到教學慣用,這也許也是其中一個人格造成的。他在美國同樣像在台灣一樣傳授大量PUA技巧,導致其流入麻省理工學院,讓不少男學生對於女學生進行的侵害行為,已經造成大量影響。
 
從這方面,警方還在繼續著手調查。
 
舅舅表示,俊賢之所以勾搭舅媽,不只是覬覦他的財產,還有為了拿到綠卡以在美國生活。當初他脅迫自己要求幫忙找到美國女人結婚。
 
不光是這樣,王俊賢甚至還到自己女兒的學校附近找她,試圖把她帶走,這都讓陳立洋害怕不已,擔心哪天會發生事情。
 
可是有些只是陳立洋單方面陳述,並不能完全當作證據。根據陳艾利所言,俊賢的確有幾次在自己放學後去找她,可是對方是帶她去逛街、買東西吃,還有出去玩,並沒有任何要綁架的意思。
 
至於陳立洋在台灣的老父母的確在俊賢被趕出舅舅家不久以後,也被趕出去,只得住到養老院去,這經過其女兒陳薇的證實。
 
大多數陪審團認為,陳立洋的確被逼入絕境,情有可原,站在他的角度替他著想。而陪審團同時也認為,法官當初沒有延續禁令是錯誤的,儘管禁令是用在大案子上頭。
 
根據心理醫師的診療,陳立洋在這段期間以來飽受折磨,已罹患憂鬱症等相關心理疾病,需要接受長期的物理和藥物治療才行。
 
真正諷刺的是,根據陳立洋的親友得知,原來陳立洋之所以會回台灣創業,全是因為老婆希望能過上大富大貴的生活,而逼迫他努力工作。
 
原先陳家的人生活已經相當不錯了,屬於中產階級之上,可是其妻卻仍不滿足,最終陳立洋只能走上創業這條未知且冒險的道路,並間接造成今日不幸的開端。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