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他的戀人-12 聞風色變

佛萊曼 | 2022-05-19 11:29:56 | 巴幣 22 | 人氣 42


「這套衣服很適合妳。」映輝說。
 
「好久沒有人在旁邊幫我看了。」舅媽站在鏡子前,感慨的說。先前的她以開心的態度穿梭於家裡的更衣間,換上好幾件許久沒穿的服裝,像是西裝、商用套裝、晚禮服、洋裝、古典套裝……
 
像個換裝模特兒一樣,長相成熟,卻帶著幾分孩童的稚氣和活潑。
 
映輝喜歡她在他面前展露無遺的開放態度,這代表對方正式接納了他。
 
閃閃發光的自信,雀躍的台步。
 
嚴格來說,不光是俊賢,畢竟他們是一心同體的存在,只是人格是獨立的存在,其他人格沒有出現,不代表其沒有感受到。
 
除非陷入昏睡中,以逃避現實的苦難,像是馬泰爾,馬泰爾是個暴力的人格,他不喜歡與任何人交流。
 
僅有在格鬥上的暴力對打中才能獲得救贖和快感。
 
這個人格的甦醒是俊賢始料未及的。
 
雖然爸爸也有暴力相向的習慣,不過那是早期的事情,離家回來以後,據說他收斂了許多,雖然偶爾還是會摔東西和大聲相向。
 
阿公阿嬤跟他說,爸爸現在有在認真工作,但是經常把錢花光,幸好媽媽有在外面賺錢養活全家。
 
儘管如此,俊賢仍不想回去台灣。總覺得只要回去那裡,一切都會回到起點。
 
「舅媽,舅舅讓妳回台灣,為什麼妳不肯回去呢?」他好奇的問。
 
「你傻了嗎?因為美國的咖啡比較好喝阿!」
 
「原來是這樣。」
 
這裡指的當然不單單只是咖啡那麼簡單,環境、背景、飲食、人文……種種因素,舅媽喜歡美國,不想回台灣。
 
更複雜的原因不需要探討,待了一年多的俊賢、映輝和馬泰爾也深深喜歡上美國這個自由且發達的國度。
 
能來美國工作生活,根本不會考慮在台灣。怪不得那麼多人出國以後就不回去了,台灣是個不錯的國家,可是仍有更好的地方能去的話,那當然是選後者。
 
痛苦的日子終究會過去,好日子也不見得會持續下去。
 
也許人生就是為了那短暫的快樂而不斷付出努力在痛苦的日子過活下去吧。
 
「可以告訴我,為什麼會喜歡上我嗎?」舅媽問。
 
那天兩人一起坐在河畔的咖啡廳享用下午茶。
 
「因為舅媽也是個很努力掩飾內心空虛的人,才會將寂寞訴諸於言語攻擊和外在的包裝。我也是一樣,看的出來這點。」
 
「這樣啊……是因為很相像的緣故嗎?」舅媽忽然感性說:「我想我以前都錯怪你了,俊賢。我不該用看待你父親的眼光那樣看待你,有你在真好,我希望你能永遠留在這個家。」
 
「我也是。」映輝說:「我想永遠待在舅媽的身邊,所以──您能和舅舅離婚嗎?那樣我們就能永遠在一起。」
 
「這……可能有點困難。」舅媽面露難色,「那樣我將會失去經濟支柱,儘管我可以拿到一半的財產,這可以讓我們過上好日子一段時間,但能過多久,我不能保證。」
 
「舅舅不是很有錢嗎?」
 
「他把財產都拿去投資新事業了,這你也知道,不過我一樣能分得一半的財產,別忘了還有艾利,我不能丟下自己的孩子,你也跟這孩子處的很好,相信你會接納她的。」
 
「那當然,我把她視如己出。」
 
「你大學也還沒畢業,不如等到大學畢業後,找到工作,生活上了軌道以後,再這麼做吧!在那之前先忍著。」
 
「有道理。」
 
「只要你舅舅沒有出差錯,我們一樣可以繼續過好日子的。」
 
但前提是不會發生事情──映輝心想,他很難接受把這種不確定性的威脅繼續留下來。
 
舅媽固然有理,為了安穩度過這段日子,最好還是先按兵不動,何況舅舅恐怕還得在海外打拼好幾年。
 
他很清楚舅舅的實力。
 
一兩年後,陳立洋雖忙於工作,總算到了可以告一段落的階段,他有幾週的空檔可以回家。
 
因為疏於聯絡,妻子變得相當冷淡,想想他也有不對,這段期間太少和對方聯繫。
 
他終究還是發現了這件事,該說是紙包不住火,還是舅媽刻意的冷淡發現這點,映輝並不清楚。
 
那天回來以後,家裡的氛圍通通變了。
 
「為什麼要這麼做?俊賢。」舅舅怒火衝衝的上前來。
 
俊賢被壓制到牆邊,他只是剛剛放學回到家裡,而平時跟舅媽互動的都是映輝。
 
「舅舅……我……對不……起你。」俊賢想著,如今也沒什麼好說的。
 
舅舅掄起拳頭,朝著他打了一拳,他飛了出去,撞上桌腳。
 
這時馬泰爾的人格甦醒了,他的渾身肌肉隆起,格鬥家的精神開啟。
 
他的眼神變了,氣場也跟著轉換,原本要趕下樓勸架的舅媽停止腳步,她站在樓梯口看著這一切發生。
 
拳擊的快速步伐移動,轉眼間來到舅舅面前,接著是一陣難以想像的爆打。
 
他的肌肉如此結實,揮拳則是相當厚重,宛如職業拳擊手的猛攻。
 
舅舅毫無招架之力,只能被打,舅媽想上前勸阻,卻不敢動,她深怕遭到馬泰爾的痛打。
 
直到舅舅被打成重傷,他才停了下來。人格轉換成映輝,他走上樓去質問舅媽。
 
「為什麼要將我們的事情講出來?」
 
「我沒有說,可是你舅舅不斷的逼問,又偷看了我的手機。」
 
不管怎樣,事情已經東窗事發。
 
舅舅和舅媽離婚,可是兩人仍然住在一起,是舅媽主動要求離婚的,而住在一起這件事是舅舅要求的。
 
這是離婚的條件。
 
因為他對舅媽仍有感情,他生理上無法接受對方的出軌,可是心理卻又無法放下對方,只好讓她繼續住下來,看她有沒有一天回心轉意。
 
他痛恨俊賢,更痛恨自己。為何會讓這樣的惡魔之子住在自己的家,還資助學費,結果最終反而是養老鼠咬布袋。
 
搶了自己的老婆,甚至還被痛打一頓,他變得很害怕姪子,深怕再次被痛打,而自己的老婆已經從身心都被俊賢控制。
 
就連女兒也愛俊賢愛得要死要活,看樣子罪惡的血脈始終不變,當她知道自己的父母離婚以後,深深感到自責和驚訝,幸好他們表面上還是在一起。
 
陳艾利相信她的父母只是暫時因為糾紛而離婚,最終還是會復合,可是她並不知道映輝和媽媽之間的婚外情。
 
當映輝覺得無聊的時候,他就會到外面找女人玩樂,大四的上學期,他正在面對論文、報告以及就業三件事情夾擊。
 
種種壓力下,映輝冷落了舅媽,舅媽發現映輝私底下跟其他女人來往,於是要求分手。
 
她決定重回老公的懷抱,可是這時的映輝不願意舅媽與他分開,這樣原本能到手的財富都沒了。
 
「你如果敢跟我分手,我就殺了妳老公和女兒!」
 
「如果我殺不成他們,那我就自殺!」
 
「你毀了我的人生,我那麼愛你,你卻要離開我!」
 
「我現在一點尊嚴也沒有,就是單純的行屍走肉。」
 
「你會不得好死,我絕對不會讓你輕易離開我。」
 
他威脅舅媽如果和自己分手的話,就要做出恐怖的行徑,讓她怕得不敢輕舉妄動。
 
舅舅在那之後試圖申請保護令,可是映輝說:「如果你敢申請,我就對你爸媽做出不利的事情。」
 
他私底下和在台灣的父親連絡。
 
「是爸爸嗎?我有事情要麻煩你,我有一筆大錢可以賺,但是你要聽我的。」映輝說。
 
「你說說看阿,什麼大錢?」他父親對此饒富趣味。
 
「我要從舅舅舅媽這邊勒索,要是他不聽我的,就把阿公阿嬤趕出家裏,隨便找個地方讓他們住,住安養院也行。」
 
「你確定能從他們那裏勒索到嗎?」
 
「當然可以,我會分你錢的。」
 
「好!就這麼辦,你媽這邊交給我搞定。她會認同和支持我的,有福共享啊!好兒子。我就知道你總有一天會闖出名堂!」
 
舅媽不肯跟映輝結婚,舅舅將俊賢趕出家裏,俊賢到朋友家住,靠打零工和接案寫程式賺取生活費,期間持續在舅舅家徘徊。
 
映輝向舅舅說:「你不給我舅媽也沒關係!給我找個美國女人結婚。」
 
舅舅深知映輝的目的是要取得綠卡,好在美國居住,畢竟他一個美國畢業生要在美國當地找到工作並居留是有風險的,儘管是軟體工程師這樣的工作已經相較於其他的工作要好找許多。
 
舅舅到美國的法院申請禁令以及家暴防護,可是禁令的防護卻有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