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影之痕03 5-3

雜魚小說家秋茶 | 2022-01-21 23:36:21 | 巴幣 230 | 人氣 171

連載中05影之痕本傳
資料夾簡介
影之痕系列集大成之作

【五章之三:英雄的末路】


  這天深夜,對未知的明天感到焦躁不安的景杉,躺在床上輾轉難眠。

  縱使受到了神的啟示,他仍不想對絕揭起反旗,畢竟為世界著想的絕本身並沒有錯,天真的自己才是錯誤的一方。

  未能入睡的身體持續運轉,一整天沒進食的腸胃開始隱隱作響。

  飢腸轆轆的景杉,後悔跟織夜說晚餐不用準備,餓到前胸貼後背的他,穿上外套悄悄離開房間。

  由於不想吵醒客廳的人,他決定到外頭買點東西吃。

  景杉剛步出大門,就發現皎潔的月光底下,佇立著一名女子。

  與夜色融為一體的她,靜靜仰望澄澈遼闊的星空。

  與其說女子受到繁星吸引,不如說更像是群星為她閃爍。

  「曉神?」

  他向站在庭院裡的曉神搭話,後者緩緩偏頭,略帶驚訝的問道:

  「景杉,你怎麼起來了。」

  「有點睡不著。」

  「我也睡不著,所以出來賞月,可惜沒有找到月亮。」

  她又一次抬頭仰望,尋找本應存在天際的明月。

  「因為就快要新年了,所以看不到月亮吧。」

  「這樣啊……」

  曉神看上去帶有幾分寂寥,惋惜地移回了視線。

  遭肚子再三催促的景杉,帶著苦笑問道:

  「要不要去外頭吃點東西?這個時間我們稱作消夜喔。」

  「夜晚會有商人販賣食物嗎?」

  「便利商店二十四小時都有營運。」

  雖然曉神覺得夜深人靜時販售商品,怎麼想都不會有人光顧,但是她沒有理由拒絕景杉的邀約。

  「好的,那我們出發吧。」

  往入口走去的景杉想起某件事,錯愕的停下腳步。

  「糟糕,我忘記入口有結界了……」

  神社入口設置的簡易探知結界,就像美術館的紅外線探測器,在四周劃出數條無形的探測線,只要有人碰觸到,屋內的鈴鐺就會作響。

  「那樣的話,我們從上面出去就好,失禮了。」

  身旁的曉神這麼笑道,接著突然一個彎腰,將景杉用公主抱的方式抬起。

  「等、等一下,怎麼又是這種發展啦!?」

  他記得不久之前,也發生過類似的狀況。

  「為了消夜,請你稍微忍耐一下。」

  曉神將簡單紮起來的低馬尾甩至肩後,無視景杉的呼喊躍上圍牆,縱身跳進石階旁的疏林,再走回中段石階步道將他放下。

  三番兩次被公主抱的景杉,不滿地叨唸道:

  「真是的,為什麼半夜出個門,還得受這種罪……」

  閉起一隻眼睛的曉神,右掌打直舉至臉前道歉。

  「抱歉抱歉,不然下次讓你抱回來?」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妹妹跟丸香的影響,景杉發現曉神最近也開始會說些戲弄人的話了。

  兩人朝著夜晚的市容前進,熄燈時段的住宅區靜默無聲,道路只有偶爾閃爍的街燈,宣示著自身存在。

  並肩齊步的魔影,闖入這個靛藍的無聲世界,呼出口的白霧,滲入深夜寒冷的空氣裡。

  下了斜坡,經過綠森公園和四葉雀,再往前的轉角出現了一間便利商店。

  對住在山丘上的麻鬼家而言,這個距離可說是一點也不便利。

  深夜依舊明亮的便利商店,電動門發出輕快音樂迎接客人到來。

  「歡迎光臨。」

  昏昏欲睡的值班店員,音樂響起瞬間反射性問候,身上瞌睡蟲一哄而散。

  熱食區只剩下一顆肉包,除此之外就是看上去放了好一陣子的烤番薯。

  「曉神,妳有特別想吃什麼嗎?」

  「沒關係,你決定就好。」

  因為影神的緣故,景杉有點想吃肉包,最後還是選擇份量比較大的番薯。

  結完帳的兩人,坐到店裡附設的靠窗座位,落地窗外頭是一個臨時停車的的小型停車場。

  「來,妳的奶茶。」

  曉神接過散發熱氣的紙杯,輕輕啜飲了一口,洋溢幸福的笑容。

  同樣握著奶茶的景杉卻低頭沒有動靜,滿臉懊惱的感受著杯子溫度。

  見狀的曉神放下紙杯,挪動身子面向景杉,語氣平和的說道:

  「景杉,我不清楚你最近在煩惱什麼?如果有心事,我很樂意傾聽。」

  原本就有股無形連結的兩人,在景杉的影之力提升以後,就連彼此的情緒起伏也能隱約感受到。

  這陣子景杉情緒普遍低迷,自曉神等人從四葉雀歸來,他就顯得更加心神不寧。

  即便彼此之間沒有連結,曉神也能從白天的對練裡感受到迷惘。

  「……果然還是瞞不住妳。」

  下定決心的景杉,將聖誕節過後的事情全盤托出,絕的兩度催促、龍裕下的戰帖、祭影死訊及自己不可行的舊計畫。

  當然遵守約定的他,沒有提到有關影神的事情。

  「真弓龍裕和古川夏櫻都是好人,你不想傷害他們也情有可原。」

  「大英雄,難道就沒有兩全其美的辦法了嗎?」

  他希望這位曾給予無數人希望的英雄,能夠指引自己一條道路,被稱為英雄起源的曉神,卻語帶悲傷的回答:

  「其實,我從來就不認為自己有多厲害,連身邊重要的人都沒能保護好,這樣的人稱得上什麼英雄。」

  她看著落地窗裡映照出的臉龐,這具身體的記憶在腦中清晰浮現。

  「景杉,我好像沒提過,自己是怎麼變成石像的,你有興趣聽聽看嗎?雖然是段有點長的往事。」

  「嗯,妳不介意的話。」

  作為歷史迷的景杉,自然想知道關於惡魔時代的故事。

  「該從哪邊開始才好呢?就從我成為魔影以前,一切的開端說起吧……」

  曉神視線追著奶茶飄散的熱氣向上,開始娓娓道來。



 
 
  很久很久以前,在傳說及神話概念尚未普及的時代,以澳丁格爾山脈為界,南方大陸遭到惡魔所佔據。

  它們各自稱霸一方,奴役領土內的人類,將他們當成與其他惡魔交易的籌碼、玩具甚至是家畜。

  不敵的人類,只能順從作為領主的惡魔,苟且偷生過活。

  某天,一名叫作坎特的鐵匠,外出採集鍛冶材料時,發現被魔獸襲擊而曝屍荒野的婦人。

  這名婦女並非當地人,推測可能是附近領地的居民。

  被選作祭品而連夜出逃的狀況屢見不鮮,不幸的是,她終究沒能成功穿過危機四伏的野地。

  坎特發現死去的婦人懷裡,有著一名襁褓中的嬰孩。

  不曉得基於什麼緣故,襲擊母女倆的魔獸沒有吃掉她們。

  當時並沒有重男輕女的觀念,村子裡各行各業的技藝,只要有人傳承下去便可。

  由於坎特的獨生子剛死於流行病,他便把這孩子撿了回去,準備將她培養成自己的接班人。

  坎特將這孩子取作『赫絲』,意即希望之火。

  幾個月後,作為兒子遺腹子的孫女也出生了,母親為其取名為妮妲,意即幸福之人。

  相差半歲的赫絲與妮妲,縱使沒有血緣關係,仍然情同手足。

  赫絲跟著坎特學習鍛冶技藝,妮妲則向母親學習編織。

  遺憾的是,雖然坎特傾囊相授,缺乏這方面天賦的赫絲,終究沒能繼承坎特的技術。

  赫絲十五歲成人這年,放棄培養接班人的坎特,讓她自行決定今後賴以為生的職業。

  擅使兵器的赫絲,選擇加入了護領隊。

  護領隊的工作主要是驅逐周圍的野獸及魔物,冬季時負責狩獵,另外就是保護居民不受其他領地的侵擾。

  村子所處的領地被稱作赤沙領,之所以如此命名,是因為附近的地貌經常遭到破壞,各種礦物時常裸露地表,時間一久就形成大片紅沙。

  該地的領主名為『渺小的帕哈』,是一隻高六十米、寬四十米的四足惡魔,人們稱其作移動天災。

  相較其他地區的惡魔,帕哈不會奴役人類,卻也不把人類當成一回事,行徑的路線上縱使有人類的村落,也會毫不猶豫的踐踏過去。

  不需進食和睡眠的帕哈,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分晝夜的行走著,巨大的雙足在土地留下一個又一個令人畏懼的腳印。

  無法預測行走路線的人們深受其擾,只能祈禱帕哈不會經過自己的村子。

  五年後的某個秋天,帕哈一個月內多次路經赫絲的村子。

  農地遭毀、房舍坍塌,若情況這樣下去遲早會滅村。

  護領隊多次迎擊帕哈,試圖令其改道,都以失敗收場。

  人類的力量,終究無法與惡魔匹敵。

  聽聞帕哈即將再次通過的村民,懷著絕望的心情迎接那一天的到來。

  正當所有人都放棄希望,遵從命運的安排時,赫絲離開了村子,孤身一人前往帕哈必經的峽谷,埋伏這頭巨魔。

  縱使會失去性命,她也不能眼睜睜看著村子滅亡。

  清晨,撼動大地的帕哈出現在地平線,如同預期的走進峽谷。

  從上方俯瞰帕哈的赫絲,注意到它背上有一個詭異的人形。

  露出上半身的人形生物,看起來就像迷你版的帕哈,下半身深埋在巨魔體內。

  抱著玉石俱焚的決心,赫絲躍下山谷,槍尖對準了背後的詭異生物。

  魔槍恩迪魯斯不偏不倚的刺穿人形,下個瞬間,赫絲發現自己置身於一片漆黑的空間。

  出現在石製座位上的銀髮女子,表揚赫絲的勇氣,並說明她的覺悟獲得了世界認可,決定賦予她超乎常人的力量。

  沒有理由拒絕的赫絲,便是從這天起成為了『魔影‧戰神』。



 
 
  峽谷內巨大的軀體,經過整整一個月才完全腐爛。

  擊敗帕哈本體的魔影作為英雄凱旋,附近的村子紛紛派人前來祝賀。

  聽聞赫絲擊敗惡魔的消息,其他領地的居民獻上大批禮物,請求赫絲替他們剷除自己領地的領主。

  由於帕哈先前的破壞,村子今年的歉收在所難免,不忍心妮妲挨餓的赫絲,答應了對方的要求,前去討伐該地的領主。

  活用魔影之力的赫絲,順利擊敗另一位領主,解放該地的人民。

  於是更多的人慕名而來,希望借助赫絲的力量拯救水深火熱的同胞。

  盛情難卻下,赫絲接受了一個又一個請託,她的夥伴也不斷增加,一群人踏上討伐惡魔的漫長旅程。

  許許多多的地區受到解放,不曾離開領地的人們,也開始互相交流往來。

  隨著惡魔領主陸續被擊敗,人們相信惡魔的時代已經結束了。

  象徵希望的戰神引領下,一個光明的時代即將到來。

  最後的惡魔領主,同時也是最強大的一位,其為名『謙遜的埃里爾』。

  積極擴張領地的埃里爾,領土面積涵蓋南方大陸四分之一。

  最棘手的是,它能透過給予領民血液,將人類轉化為惡魔的眷族。

  不同於普遍對領主懷有反心的人民,成為其眷屬的人類,因為血液制約的緣故,只能服從埃里爾的命令。

  少了其他的惡魔領主,野心勃勃的埃里爾直接稱自己是惡魔之王,對其他地區發起了侵略戰爭。

  為了遏止埃里爾的攻勢,南大陸各個村落以魔影為首,組成聯軍對抗。

  戰爭持續了數個月之久,赫絲每天的任務,就是在戰場上和原先是人類同胞的魔族廝殺。

  她堅信唯有剷除所有惡魔,才能為這塊大陸帶來和平,日復一日努力不懈的奮戰。

  領民折損過半的埃里爾,最終親自出面與聯軍談判,它以血誓立約,保證不再對人類進行任何形式的侵略行為。

  同樣死傷慘重的聯軍,簽署了停戰協議,澳丁格爾大陸的第一場大規模戰爭就此結束。

  失去惡魔的威脅,屬於人類的時代終於來臨。

  赫絲自從離開赤沙領後,一次也沒有回過故鄉,因此這是她多年來第一次返家。

  衣錦還鄉的她,驚覺村子儼然已成為了一片廢墟。

  四處打聽之下才知道,戰爭初期赤沙領首先遭到襲擊,此地的居民大多被抓走,成為埃里爾的眷族。

  為了不影響前線的赫絲,並成功簽署和平協議,人們刻意對她隱瞞。

  如今簽署協議的各個村落,不可能再派兵進行援救。

  遭到利用的赫絲固然氣憤,卻也別無他法,只能獨自殺進埃里爾的領地,拯救妮妲和其他村民。

  打從一開始,埃里爾的計畫就是創造出擁有惡魔之血的嶄新人類。

  作為英雄的赫絲,無論身體素質還是歷經無數戰鬥砥礪出的意志力,在人類中都屬佼佼者,可說是最完美的人選。

  現在自己送上門來,豈有不收下的道理。

  埃里爾讓惡魔之血特別濃的部下前去迎戰,死鬥三天三夜的赫絲,由於沐浴過多的惡魔之血,最終也成為了惡魔的一份子。

  新世代的惡魔就此誕生,再來只要用赫絲的血去同化更多眷族,再使他們繁衍後代,埃里爾的計畫就大功告成了。

  它唯獨算漏了一點,赫絲是擁有影之名的神選者,靈魂凌駕肉體之上,縱使成為惡魔,也不會受到埃里爾血之制約的影響。

  魔影向惡魔之主發起挑戰,過程中被斬下一隻翅膀的赫絲,以魔槍貫穿了埃里爾的心臟,徹底將其打敗。

  她以為眷屬化的人類,會在埃里爾死後恢復原樣,這個想法卻大錯特錯。

  失去主人的魔族紛紛白化凋零,虛弱的妮妲就這麼在赫絲懷中死去。

  昔日的英雄,成為了大屠殺的罪魁禍首。

  傷痛欲絕的赫絲,拖著傷勢行走在惡魔的村落。

  凋零四散的人們,宛如一朵朵枯萎的殘花隨風而逝。

  作為眷屬的曉神,同樣無法免於消逝的命運。

  然而她是極其接近惡魔的完美產物,被轉化為魔族的同時,連帶獲得了惡魔的不死特性。

  這些不死的生物,即便肉體毀壞,靈魂也不會消逝。

  有的靠收集靈魂,有的則汲取大地的養分,惡魔藉由各種途徑,在世界某處等待復活的機會。

  所以赫絲凋零前,肉體先一步產生了變化,以保住她的靈魂。

  身體逐漸石化之際,她注意到身旁婦女消散後留下的嬰孩。

  那是埃里爾基於實驗用途,特別保存的人類樣本。

  或許是赫絲最後的念頭想讓孩子活下來,也可能單純是體內的魔之名不願一同遭到石化。

  赫絲在最後的最後,將影之名傳承給那名嬰孩,倚靠樹幹化成了石像。

  此即是南大陸的解放者,英雄魔影‧戰神不為人知的結局。



 
 
  「怎麼樣?這就是被人們喻作希望的我,悲慘淒涼的下場。」

  如果當時沒有被石化,曉神或許會去報復那些利用自己的人也說不定。

  屆時英雄將不再是英雄,就只是個遺臭萬年的惡人。

  「……即使如此,曉神妳依舊是英雄。」

  不擅言詞的景杉,知道此時必須否定她的話,就算是為了憧憬對方的自己,也為了經歷這段苦難的曉神。
 
  「──至少是我的英雄。」
 
  曉神深陷回憶的黯淡眼眸,亮起了微弱的光芒。

  「妳在我最需要幫助的時候出現,一次又一次拯救了我,帶給我堅持下去的勇氣和希望。」

  「景杉……」

  哪怕錯失拯救親人的機會,害死了無數的生靈。

  但是此時此刻,身處現代的她,確實拯救了眼前的少年。

  這對曉神來說,無疑是莫大的救贖。

  「反正曉神就是我們家的英雄,說是神明也不為過──啊啊真是的,不要讓我說這種難為情的話啦!」

  說了不符風格的話,面紅耳赤的景杉,表情羞恥的皺成一團。

  曉神不禁會心一笑,注視著他的眼睛說道:

  「景杉,你和我不同,身邊有許多願意相信你的夥伴,不需要一個人鑽牛角尖。」
 
  ──聽好了,光是一個人鑽牛角尖,問題可不會解決。
 
  曉神與鈴心兩人說過的話相互交疊,在景杉心中掀起陣陣波瀾。

  心裡終於拿定主意的他,展露久未浮現的笑容。

  她明白景杉的煩惱已煙消雲散,於是露出笑容吃起烤番薯。

  兩人看著窗外相同的景色,度過了一段舒適的沉默。

  景杉眼角餘光偷瞄了一眼旁邊的曉神,不曉得是營養充裕的緣故,還是織夜保養得當,她的皮膚跟頭髮相較之前,顯得更加柔順有光澤。

  用句最簡單的形容詞,就是變得有女人味。

  「景杉。」

  「怎、怎麼了嗎?」

  視線依舊注視外頭的曉神,呼喊景杉的名字,嚇得他趕緊看回前方。

  「那個叫做汽車的機器,我也能夠駕馭嗎?」

  她看著緩緩駛進停車場的白色小客車,眼神閃閃發亮。

  「考取駕駛執照的話,任何人都可以開車上路喔。」

  「原來如此,希望之後你能教我怎麼取得駕照。」

  對任何事物都充滿好奇的曉神,似乎對車子起了濃厚的興趣。

  「我也不會開車,到時候再一起研究吧。」

  不論是車子本身十分昂貴,又或者是城市裡停車格一位難求這種煩惱,在現在的景杉眼中都是些小問題。
  他的表情已不再帶有任何一絲陰鬱,宛如眼前這片晴朗澄澈的星空。



 
 
  某天,卡蓮向神明表達前往下界的強烈意願,讓她感到驚訝不已。

  神明的懇切請託下,卡蓮決定再多留一個月的時間,藉此學習各種野外求生的本領。

  眼看就要失去卡蓮的陪伴,神明心中固然不捨,但又不想失去唯一的朋友,因此不願意用強硬的手段逼迫對方留下。

  打從首位人類受封影之名以來,世界的終結便開始倒數,影神戰爭就是確保人類和世界重新來過的保險機制。

  至於這一輪的世界能夠支撐多久,則取決於神明的努力。

  惡魔計畫宣告失敗後,延長世界長度已是不可能的事情,神明只能透過微調細節,確保人類種族能夠延續,直到影神戰爭舉行之際。

  畢竟人類是足以肩負起構築新世界,這項任務的重要存在。

  他們堅強的意志與靈魂,往往散發吸引世界注意的耀眼亮光。

  受封影之名的人選,由世界的意志所挑選,神明只是負責執行。

  但是她擁有僅僅一次,能夠自由挑選賦予對象的權利。

  神明想將其作為禮物,贈與即將踏上旅程的卡蓮,然而卡蓮卻拒絕了

  她想要像個普通人那樣,去實踐那些平凡而偉大的俗事。

  作為代替,神明賦予了她一項權能,讓她能尋找辨別影的所在地,美其名是希望卡蓮成為自己與影之間的溝通橋樑,實則是希望她避開危險的中心。

  就這樣,離開夾縫的卡蓮,正式參與這個每天上演無數故事的世界,成為了它們的一份子。

  進入下界的卡蓮,在澳丁格爾大陸四處旅行,親自體會到北境的寒冷,山嶺的高聳,這些都是待在上頭所無法辦到的。

  此時隨著人口增長,經濟活動正好發展出貨幣交易。

  為了更好在人類社會生存,卡蓮開始蒐集各國的硬幣、寶石和貴金屬。

  嘗試經商以後,更是找到了自己的天職,為此樂此不疲。

  於大陸各地奔走的卡蓮,也沒有忘記繼續冒險,有時替被陰謀放逐的懦弱國王奪回王位;有時和誇下海口的吟遊詩人結伴屠龍;更為神朝宮廷尋找過傳說中的珍稀食材。

  她並不曉得,這段日子神明大多數的時間都注視著自己,在能力所及的範圍內,透過巧妙的暗示和誘導,保護卡蓮不受世間險惡傷害。

  神明很羨慕自由自在的卡蓮,因為作為神明的她無法離開這個空間。

  後來卡蓮成立了規模橫跨半個大陸,揚名天下的卡蓮商會。

  商會成立之際,她還曾把夾縫空間充當貨物倉庫使用。

  知曉進出世界夾縫方法的卡蓮,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回來找神明敘舊,往往替她帶來許多下界的食物,神明這才明白食物真正的美味。

  心繫卡蓮的神明,以為歡愉的日子會持續下去。

  然而,冒險終究有其盡頭。

  卡蓮的死亡,象徵著一切的結束。

創作回應

oVo巴爾坦星人
o_o
2022-01-22 08:46:00
雜魚小說家秋茶
@_@
2022-01-22 09:01:38
神秘贊助者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有人默默贊助你,願創作能量隨時飽滿!
2022-01-22 12:23:42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原來曉神有這麼一段過去諾(ˊ;v;ˋ)
逆公主抱感覺不錯,景杉很幸福諾(?
2022-01-22 18:13:39
雜魚小說家秋茶
被抱兩三次了這個男主
2022-01-22 18:34:4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