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影之痕03 6-1

雜魚小說家秋茶 | 2022-01-26 19:20:44 | 巴幣 24 | 人氣 142

連載中05影之痕本傳
資料夾簡介
影之痕系列集大成之作

【六章之一:朋友】
 
 
  隔天一早,景杉舉行了家庭會議,內容是有關戰爭今後的方針。

  剛通過測驗的悠紗沒有過來,餐桌上只有麻鬼家的成員。

  年末的最後一天,景杉才終於確定了自己的心意。

  眼神堅毅無比的他,站在桌前拍桌宣示:

  「我已經決定了,無論如何都不會與龍裕跟古川老師為敵。」

  此話一出,織夜立刻故作崩潰的呼喊:

  「我就知道!性格軟弱的哥哥,遲早會選擇不戰而降!」

  「才沒有要投降,我也不軟弱,只是要去說服他們停止鬥爭,共同尋找結束這場戰爭的辦法。」

  因為把世界的命運跟自己放在天秤兩側,景杉才會如此懊惱,大家一起集思廣益,總比一個人在那邊煩惱來得好。

  解決完早餐蛋餅的曉神,放下叉子舉手發問:

  「但是絕那邊的協議怎麼辦?」

  照景杉昨晚的說法,倘若不選擇戰鬥,他將對協議者予以懲處。

  「如果參戰者們達成共識的話,相信他也沒轍,總不可能一次制裁全部的人吧?」

  以為煞有其事的景杉要說些什麼,丸香失望的嗤之以鼻。

  「哼,我是不知道你打哪來的自信,就算突然變得能言善道,成功說服了他們,我跟那兩人的關係可沒你們這麼要好,要是遭到暗算怎麼辦?」

  「放心吧,我用這條性命發誓,絕不會讓他們動妳半根寒毛。」

  「齁齁,倒是很有膽子說嘛。」

  作為女性的她,很滿意這種浮誇的保證,改投以欽佩的目光。

  「哥哥,要是最後還是想不出方法怎麼辦?」

  「大不了一輩子留在赤東。」

  雖然沒辦法上大學有點可惜,但是景杉對赤東也沒什麼不滿的。

  「連蜜月旅行也在市內嗎!?未來的大嫂太可憐了。」

  「總之我等一下就去說服龍裕,老師那邊約好了晚餐後見面。」

  「喂喂、景杉你順序搞錯了吧,會被那個藍髮小子射成蜂窩喔。」

  「是啊景杉,我陪你一起去比較安全。」

  「不,這是男子漢之間的會面,我必須單獨赴會。」

  不如說非得自己一個人去,這個計畫才有成功的可能性。

  「織夜,你哥要去自殺,阻止他一下好嗎?」

  只見織夜往貧瘠的胸脯奮力一拍,支持喊道:

  「我是打從心底相信龍裕哥的哦!」

  景杉覺得妹妹好像支持錯邊了,但就結果而言似乎沒差。

  做好出門的準備後,景杉在三人的目送下走出大門。

  疏林裡的小黑,與數隻烏鴉看著走下石階的景杉。

  自從牠住進神社以後,似乎每天都在呼朋引伴,院子裡已經有越來越多的烏鴉聚集棲息了。

  景杉在烏鴉們的注視下離去,望著這幅在部份國家極為不祥的光景,外廊的丸香對身旁的兩人說道:

  「要是景杉沒回來,他的房間可以讓給我嗎?」

 


 
  抱著必死決心的景杉,昂首闊步前往位於北區的龍神寺。

  當然,他並未事先告知龍裕。

  以龍裕死板的個性,若是不直接面對面交涉,恐怕連溝通的機會都沒有。

  與千代大社相同,龍神寺坐落於小山丘上,不過坡度沒有麻鬼家那麼陡峭,甚至可以開車進去。

  加上附近土地皆是真弓家的,經過規劃的街道屋舍井然有序,從上頭看下來視野極佳,無疑是完美的狙擊點。

  景杉在龍神寺正對面的道路停下腳步,距離大門還有三百公尺左右,對方很有可能已經注意到自己了,但是那正是他的目的。

  做了深呼吸的景杉,號誌燈變換後邁出步伐,踏上馬路旁的行人步道。

  筆直的道路兩側種滿了桃樹,冬天光禿的枝幹無法有效提供掩蔽,景杉儼然成了自投羅網的獵物。

  站在龍神寺屋簷的龍裕,從影空間取出長弓進行瞄準。

  明明清楚表明了立場,只要靠近就會攻擊,有個笨蛋卻依然大喇喇的朝這邊走來。

  火冒三丈的龍裕,狙擊景杉下一步的落腳處,意圖嚇阻他繼續前進。

  嚇了一跳的景杉非但沒有後退,反而對著箭矢飛來的方向揮手呼喊:

  「喂──!龍裕,我有事要找你談談──!」

  一瞬間龍裕猜想這有可能是聲東擊西的戰術,然而他沒有感應到附近有其他的影存在,這個傻瓜也不是那麼有頭腦的人。

  「龍裕!有聽見嗎?你人該不會站在很遠的地方吧?」

  對方一直在自家門外大聲嚷嚷,怒氣沖沖的龍裕,原本想一箭射穿對手腦袋,最後還是選擇出現在景杉面前。

  「麻鬼景杉,我應該警告過你了才對!」

  火冒三丈的他,踩跳枯枝從樹上跳下,完全失去了平時的冷酷感。

  「慢著慢著、我要先問一個問題──龍裕你參戰的理由是什麼,有什麼願望是必須靠這場戰爭實現的嗎?」

  「白痴!這樣子是兩個問題。聽好了,我沒有任何願望,真要說的話,就是成為戰爭的勝利者。」

  「既然如此,只要我們其他人投降不就好了,根本沒有必要互相傷害。我今天之所以過來,就是為了跟大家一起找出和平結束戰爭的方法!」

  景杉豁然開朗的表情,讓龍裕這段時間的焦躁昇華成了殺意。

  他帶著異常鎮定的語氣,緊握手裡的武器回道:

  「沒想到我等了這麼多天,換來的就只是一句廢話。」

  「什麼叫做廢話,你知道我為此苦惱了多久嗎!?」

  「那不關我的事,你只需要成為我的手下敗將就行了。」

  「難道你只會把所有人打倒,用這種方式取得勝利嗎!?多用腦袋瓜想一想啊!」

  「臨陣脫逃的傢伙,有什麼資格教訓我!」

  情緒沸騰的龍裕,往景杉臉上一拳招呼過去。

  景杉重心不穩的退後兩步,按著受傷的臉頰回罵:

  「我才沒有逃避,我現在不就站在你的面前嗎!」

  他從影空間抽出紋風刃,龍裕緊鎖的眉間頓時舒展開來。

  「很好,看來你終於有幹勁要打了。」

  「不,我是要證明自己的決心。」

  將刀子往旁邊一扔的景杉,直挺挺的張開雙臂面對龍裕。

  額貌青筋的真弓龍裕,那彷彿能刺穿人的銳利視線,緊緊瞪視對方。

  「……麻鬼景杉,我好不容易才認同你是我的對手──而你卻把我當成白痴耍!」

  他的身體因憤怒而顫抖,聲音蘊含滿溢而出的怒意。

  「我絕對沒有看不起你的意思,但我無論如何都不會跟你戰鬥。」

  「很好!那你就死在這裡吧──!」

  震怒的龍裕,顧不得被人撞見的風險,直接舉弓對準景杉,凝聚光箭的右手拉滿弓弦。

  流下一滴冷汗的景杉,心裡固然慌張,但是成敗就看這一刻了,不容許失敗的他不退反進。

  「來啊!我敢肯定你不會下手!」

  「你憑什麼認為我不會下手?」

  景杉豎起拇指,比向自己的臉喊道:

  「就憑我是你的朋友!」

  出乎預料的回答,讓龍裕整個人呆愣住,思緒停頓了好一會,之後才回神說道:

  「……少開玩笑了,我們才不是朋友。」

  景杉一直以為兩人是朋友,因此遭到無情否絕,態度明顯比剛才更慌張。

  「什、什麼!?那你說誰是你的朋友!」

  「我沒有朋友,也不需要。」

  「你這樣只會變得像我之前一樣孤僻啦!」

  「閉嘴!輪不到你來操心!」

  「我當然要操心了,因為我們是朋友!」

  「…………」

  跟缺乏理解能力的景杉辯駁,龍裕霎時覺得自己也像個白痴。

  你一來我一往的叫罵,宣洩完心中的怒氣,龍裕稍微恢復了理性,解除箭矢的凝聚降下長弓,嘆了長長的一口氣。

  「就算我同意停戰,終止戰爭的方法仍然只有戰鬥一途,你遲早得認清這個事實的。」

  「太好了,你終於理解了!」

  「在我理智恢復前,還不快滾。」

  「再來就剩下古川老師了!我晚點打給你,手機記得開機哦。」

  相較神采飛揚的景杉,扶額搖頭的龍裕,馬上就為自己下的決斷感到懊悔不已。

  歸心似箭的景杉,等不及要將這個好消息當成驚喜帶回去。

  說服頑固的龍裕,這個計畫就等於已經成功了。

  樂不可支的他,站在車站旁的交叉路口等候號誌燈。

  對街的街鐘是昨晚和影神會面的地方,他不曉得對方是不是還佔據鈴心的身體到處閒逛。

  抱持無關緊要的疑問,景杉邁步穿越斑馬線。

  一名穿著白色毛衣的金髮女性,同樣從對面走來,與景杉四目相交的女子,忍不住驚呼出聲:

  「景杉小弟!?」

  此人正是聖主教赤東分部,聖卡拉多教堂的修女瑪莉亞。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疏林)裡的小黑,這段有點疑問諾,不知道是錯字還是描述稀疏的樹林呢?
邊緣人龍裕果然會因為朋友而動搖(?
金髮配白色毛衣,感覺可以諾(ˋ vˊ)b
2022-01-26 19:30:39
雜魚小說家秋茶
就是稀疏的樹林喔,龍裕比丸香還傲嬌(X
2022-01-26 19:40:04
比起承諾,丸香更想要景杉的房間(X
2022-01-26 21:03:55
雜魚小說家秋茶
三坪房間的入侵者
2022-01-26 22:04:1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