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三十歲是保全的我,轉生異世界成為大賢者-7 未來的志向

佛萊曼 | 2021-10-23 20:05:16 | 巴幣 42 | 人氣 129


「我們很久沒見了阿。」
 
芬里爾低沉渾厚的聲音從森林另一端傳來。
 
我發動風之腳步,這是我取名的,將風氣安裝在腳底下前行。
 
是基礎魔法的應用。
 
一眨眼間,我就來到芬里爾的面前。
 
這一次,我飛到了與他相當的高度。
 
好像我們終於透過某種形式的幫助站在同樣的高度。
 
「好久不見!」
 
我將整個身子埋入他蓬鬆、溫暖的絨毛中。
 
用冰冷的身子感受他的溫度。
 
「你已經學會很多種魔法。」
 
「只是一個不入流的外行人罷了!」
 
「別那樣說自己,很難聽的。」
 
「我看了很多本的書……」
 
我們回到柿子樹下,痛快的聊了這一年多來的經過。
 
「你的學習能力和效率都很好,相信這幾年會有大幅度的成長。」
 
「可是我接下來要學進階魔法,恐怕會碰到撞牆期?」
 
「那是很正常的,每位學習魔法的人都得克服這難關。」
 
「那你是怎麼克服難關的呢?」
 
芬里爾突然沉默了。
 
我望著他專注的眼神,揣摩他的心思。
 
「通常克服難關,都要先過心理障礙這一關,再來則是情境和技術。」
 
「心理障礙好像比較難跨過去。」
 
「如果是中階法師,應該是心理障礙。到更高的階段,情境和技術問題更大。」
 
「你以前有讀過魔法書嗎?可是你又說你沒見過真正的魔法……」
 
「我確實讀過不少魔法書,那是在過去久遠的年代了。至於真正的魔法,我一次也沒見過,就以我而言,現代魔法都比較偏門。」
 
「偏門?」
 
「背離魔法之道,我都會將其這麼稱呼。不過,這也未必是壞事。」
 
「有創新,才有更多發展和變化。」
 
「是這樣,那你今天來找我,有甚麼事情?」
 
「我是想找你討論關於魔法結界和法力消耗這件事。」
 
「結界?這是比較進階的內容了,架構會比你用的基礎魔法複雜許多。法力的消耗怎麼了嗎?」
 
「我想知道有效率的補充方式。」
 
「這要看書鑽研了,我不清楚。」
 
不知為何,與這頭巨狼交談令我感到安心。
 
他的存在給人一種可靠的感覺。
 
他是如此的雄偉、美麗、精緻。
 
彷彿上天精細打造的藝術品。
 
我很難形容這種樣子,那就像是在欣賞一幅美術館裡的世界名畫。
 
你光是在這東西旁邊,有能感受到其尊貴。
 
高雅的氛圍,尊爵不凡。
 
當你抬頭觀望時,你會不禁好奇地想:這傢伙究竟能活多久?
 
他還能變得更大嗎?他的知識蘊含量是否遠超乎人們想像。
 
大腦的大小似乎也會影響到記憶和知識的儲存,這是有科學根據的。
 
這麼巨大的生物,想必腦子也大的嚇人。
 
「這樣啊,那你覺得這種魔法可能存在嗎?」
 
「這個世界沒什麼不可能,只是看技術和知識是否能有解決方案。」
 
「感覺有說和沒說一樣。」
 
「以前的人們認為遠距離傳播訊息和瞬間移動都是不可能,但魔法改變了人們的感官。」
 
換作是現代,那就是科技的日新月異改變了許多不可能。
 
這個世界同樣充滿驚奇、不可思議和無限的可能性。
 
只要充滿希望,對未來有更多想像,那麼我就有更多動力前進。
 
「活了這麼久,你會感到厭煩嗎?」
 
「是有一點,不過想到可能碰到有意思的人事物,就不會永遠無聊下去。」
 
「你見過很多有意思的人嗎?」
 
「很多啊,只要你以後到世界各地旅行,也會見到很多的。」
 
到世界各地旅行。
 
這是以前的我遙不可及的夢想。
 
環遊世界要花費多少錢和時間?
 
我要養活自己,還要養父母親,各種來自社會沉重的壓力。
 
讓我從不會想那些離自己很遙遠的事情。
 
如今我解脫了。
 
我得到救贖,現在擁有自由、時間和精力。
 
我握緊了拳頭,這個小小的拳頭,未來要大放異彩。
 
我的內心萌生了新的期待和希望。
 
「以後我一定要到世界各地去冒險。」
 
我的眼睛現在肯定因期待而熠熠生輝。
 
「你想去哪裡?」
 
「想去哪,就去哪。不用想那麼多!」
 
「那樣的話,我們總有一天會在其他地方碰上的。」
 
在夜晚降臨時,芬里爾向我道別。
 
那一句話突如其來的出現,彷彿朝我的腹部一記重擊。
 
這種難以言喻的難過和落寞──
 
和以前的摯友分開時,就是這種感覺。
 
「你要走了嗎?」
 
沒想到這次問出這句話的人,是我。
 
「找個目標吧!那樣的話,才有動力持續前進,不然會迷失的。」
 
望著那巨大的身影沒入黑暗之中。
 
渾圓的潔白明月高掛在空中,今晚是滿月。
 
月光在空中撒下皎潔的光輝,讓陰暗的森林少了些恐怖的氛圍。
 
在強風颼颼的夜晚,我抬頭望著月亮。
 
學了魔法,然後呢?
 
我可以幫助更多人,這讓我覺得自己很有用處。
 
我想要到世界各地看看,增廣見聞,認識有意思的人。
 
家鄉沒有甚麼不好的,可是走出去絕對不是壞事。
 
隔天一早,我一如既往地前往了漢斯工坊。
 
「找個目標……是嗎?」
 
漢斯大叔緊盯著眼前正在敲打的燒鐵。
 
熾熱的空氣讓我渾身冒汗。
 
這個工坊還是一如既往地悶熱。
 
為了找尋目標,我決定請益身邊的人,也就是我的師父。
 
媽媽雖然沒有反對我繼續學習魔法,但我隱約感受到她的抗拒。
 
在詢問某些問題時,她總是回答:「不知道呢……」
 
「我已經很久沒學魔法,何況我只是初階法師。」
 
也有可能她真的不知道,不過我覺得以我的學習知識量而言,
 
是絕對不可能比就讀過魔法學校的媽媽還多的。
 
只有一種可能例外:也就是我的效率勝過學校的學習。
 
除非頭腦很好,具備極強的學習能力才有可能。
 
「要驗證你的實力,只有參加考試或實際工作才能看出來。」
 
「因為那樣才能看出學習的成果吧。」
 
「那就以考取賢者資格為目標努力吧!這可是相當困難的事情。」
 
「賢者?」
 
「沒錯,在我國的首都巴爾莉亞,每年都會舉辦賢者考試,但是合格者只有一位!」
 
「一位?那報考的資格呢?有報名的名額上限嗎?」
 
「資格並不容易達成,你要能展現自己研究出來的一項魔法。」
 
「研究一項魔法?這很難吧?」
 
「那就要看你能把這個魔法運用在什麼上面了。」
 
我想這個研究魔法,應該不是直接發明一項魔法。
 
而是透過現有的魔法形式研究出一個新的架構。
 
火焰可以做成甚麼?火焰弓箭、火球、火流星、火龍捲風,這些都太稀鬆平常。
 
我在書上就看過人家做到。
 
那我可以透過火焰這項元素做到什麼樣的魔法?
 
一面思考這個問題,一面持續精進魔法知識、研讀書籍和練習使用魔法。
 
就這樣,過了六年多。
 
時間倏忽即逝,宛如不曾停歇過的風兒。
 
我幾乎將漢斯先生地下書庫的書本都看過了。
 
有些甚至讀了好幾遍。
 
我站在地下書庫,這裡有包羅萬象的書海。
 
全部都看完了,這是好幾年前的我根本想像不到的。
 
我根本不認為自己能做到。
 
如今這雙手充滿各種傷疤和硬化的繭皮。
 
都是我寫字、畫作和實驗累積而來的。
 
雙手也變大了許多。
 
整理出滿滿的筆記,總共有十七本。
 
裡面寫滿密密麻麻的文字和畫好的圖片。
 
這些都是我珍貴的寶藏,可以隨時拿出來閱讀、加強記憶和參考。
 
雖然我已經透過魔法將這些牢牢烙印在腦海深處了。
 
今年,我快滿十四歲了。
 
我站在大草原上,遠眺群山和森林的景色。
 
越過這些地方,究竟會抵達甚麼樣的區域?
 
我待在家鄉整整十三年了──
 
如今,我已經不想繼續待下去。
 
是出發的時候了。
 
在出發前一天,我去了圖書館的藏書室一趟。
 
我想找到那本書。
 
最初老頭讓我入門的那本初階魔法實戰理論。
 
我想要帶上它。
 
這是我的初衷和夢想的入門磚。
 
可是我透過魔法整理整個空間,將每本書檢視過一遍。
 
卻完全找不到這本書。
 
「我們整理書籍,通常只會修補,沒有丟掉的。」
 
當年那位漂亮的金髮小姐,如今也成了阿姨,結婚了。
 
「妳確定嗎?」
 
「對,我們不會貿然亂丟。何況很久才整理一次,通常只有確保書本的狀況良好。」
 
阿姨露出了微笑,如今她臉上多了些細緻的皺紋。
 
我透過魔法,試圖搜尋這裡是否曾有魔法的使用痕跡。
 
魔法的光輝均勻的擴散在藏書室各處的黑暗角落。
 
不過都過了這麼多年,就算曾有痕跡,如今恐怕魔法粒子早已消散。
 
牆上施展魔法造成的刮痕、損傷。
 
我摸著粗糙的牆壁,這裡跟當年相比,沒有改變多少。
 
一直在改變的,都是人。
 
明明是那麼短暫的相處時光,卻讓我印象深刻。
 
沒有那位老人的引領,我能踏入魔法的世界嗎?
 
我也有漢斯老師作為我的師父。
 
這只不過是一次偶然下產生的化學變化。
 
那我相當感謝這個世界。
 
沒有那些日子和人的幫助,就沒有今天的我。
 
賢者考試的通知信在漢斯先生替我寄出申請書後的兩個禮拜後來了。
 
上面寫著:「阿蘭先生您好!恭喜您通過初次審核,我們盛情邀請你來到首都巴爾莉亞參加賢者國家考試……」
 
那兩個禮拜是多麼煎熬漫長。
 
每一天我都如坐針氈,就連靜下心和專注也無法。
 
不過我還是盡可能保持冷靜,繼續進修、複習和演練。
 
「收到了!我通過初審了!」
 
拿到信封的那天,我拿著這封信跑遍了村里大街小巷。
 
迫不及待地炫耀和分享愉悅的心情。
 
一下子,所有人通通都知道了,並且來到家裡送上祝賀禮。
 
這麼做的原因只有一個,我不只是為了炫耀,還有給自己施壓。
 
這樣就沒有退路了,不成功便成仁,我一定要通過考試,否則將蒙羞。
 
不過賢者考試的初審困難程度之高,據說一百名魔法師中,僅有一名可以通過。
 
然而,在這些脫穎而出的佼佼者中,又只有一個人可以通過當年的考試,站在國家魔法師的頂點。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