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異世界冒險者傳 188.《聖皇國》

破破內褲老師 | 2024-04-22 16:27:01 | 巴幣 1302 | 人氣 514




非得要一句話形容,世人對【聖皇國】的看法的話,就只有「如同薄霧般的神秘」了吧?

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會懼怕有過去事蹟的【聖皇國】。因為相較於過去。它的神秘和隱晦性的確會使部份人感到好奇。

在這因魔物存在而無法盛行旅遊的時代中,層層薄霧般的疊加,世人對【聖皇國】知之甚少。

時至今日,該國依然有嚴重的種族問題。儘管那是距離現在兩百年前的事蹟。但屠殺獸人的罪過,被載入歷史之中銘記著。

其實不僅獸人,精靈、矮人等亞人等也受到排斥。

禁止獸人與亞人入境,再加上對外地人極其嚴格的出入限制,以及那之上的情報管控。

因其種種,而充滿神秘。

【聖皇國】就是如此的地方。


……


然後——

映入眼裡的是乾淨整潔的街景。

林立著牆壁混入以白為主色的建築。屋頂由不同純色所組成。

碎石路構成的街道平坦舒適,以及整體環境氣氛帶來的靜謐感。可以說是髒亂吵鬧這一概念的翻面。

自己正走在【聖皇國】的街道上。

對這國家所知的部份,並不比這個世界的其他人還要多。

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城市規劃上,【聖皇國】在各個國家中能夠擠入前列。

與靠商業及迷宮繁榮,古色古香的王國首都不同。

與僅靠國家實力旺盛,雖擁擠卻也充滿活力的帝國不同。

整齊的道路。

整齊的建築。

整齊的顏色。

以及那份靜謐。

不禁沉浸在慢步調的和諧氛圍中,放慢了腳步。

直到靠近廣場一處噴湧的水池。在那有著無人坐著的長形石椅,自己成了第一個。

並沒有忘記來到這裡的目的。

琳格蘭蒂被綁架。

對方保證不會傷害她,自己作為保護人一同跟了上去。

結果現在也不能說有保護到琳格蘭蒂。

「唉……」

澤雨對修柏特・萊爾斯的信任,完全建立在未來澤雨遞來的感覺上。

說什麼不能太過依賴已經太晚了。

能做的,就只有好好運用這份記憶了吧。

環視周遭的寧靜。不遠處豎立著一座雕像,這個國家除了修道士的服裝外,貌似還有不少身穿形似阿拉伯長袍的信徒,他們正虔誠膜拜著。

如果只是這樣,理所當然沒有任何問題。

但在得知那座雕像正是自己本人時就不一樣了。

「現實總是更為離奇嗎……」

不禁愁眉苦臉起來。突然被人當神明膜拜,只有莫名其妙的感覺。

曾經來過這個世界,活了三百年,實在沒有實感。

而且那人很明確是自己,不是前世什麼的。

自己卻完全沒有記憶,究竟是什麼時候來到這個世界的呢?

想破了頭也沒有答案,但方向卻是有的。

——《異龍神》拉普拉斯。

那個在背後操控什麼的龍神。也是讓未來澤雨回到過去數百次的幫手。答案肯定在祂身上。一切的疑團或許也都會迎刃而解。

值得相信嗎?

澤雨經歷的這段時間,學到的教訓就是王國國王不能相信、十二神眾不可相信。

甚至如果是未來澤雨,也曾被朋友們背叛,導致認為朋友們也不可相信。某方面來說反而更信賴修柏特,簡直荒謬。

但如果什麼都不相信,那自己就什麼都做不成。未來澤雨那份模糊的記憶,選擇相信,就是相信自己吧。

「這位年輕人,愁眉苦臉的呢。」

澤雨抬頭望向旁邊,向他搭話的是一位年邁的老婆婆。

「啊……那個……你好?」

立刻進入戒備,但對方似乎真的就只是一位普通的年邁老婆婆。有著上次拉普拉斯在別人背後操控的經歷,自己偶爾都會像這樣警戒起來。

有所自覺的澤雨都覺得自己再這樣下去會得疑心病。

不過這樣想想也難怪,遇到未來澤雨時,對方像是得了疑心病的人。

這時的老奶奶已經緩慢又愜意地,坐到石椅另一端的位置上。

「哎呀,感覺你真面生呢?」

年邁的老奶奶並沒有看著澤雨,而是望著前方的風景。

「是的……我剛來到這裡。」

澤雨認為,雖然《聖皇國》鮮少有外地人入境,但也不是沒有。這樣想的話,坦白自己的來歷應該也沒問題,但不知道在地居民會不會排斥外地人呢。

「哎呀,戴著武器的客人真是稀奇呢。」

「欸?啊!是的……我有這個。」

澤雨展示套在他胸口上的白金色星星勳章。

在來到街上前,修柏特已經有告知街道上除了衛兵,是禁止攜帶武器的。

雖然可以遠距離召喚聖劍過來,但已經習慣隨身攜帶聖劍《迪朗達爾》的澤雨,實在不想使用那麼多次。以防萬一還有安全感什麼的,理由有很多。

所以這個勳章,是修柏特遞來的。說只要戴上,就能被允許在街上攜帶武器。

老奶奶頭轉過來,瞄了一眼後笑了起來。

「外地人,卻也是……皇帝的血親。我這把年紀……還能遇到如此有趣的事情呢。」

「……」

澤雨的表情保持鎮定,但心中是如波濤般激湧。皇帝的血親?完全沒預料到。

稍微想一下,能肯定是這勳章的問題。果然不是什麼“允許在街上攜帶武器”的證明。

很明顯被那眼鏡狐狸坑了一把。這樣想的話,彷彿能看到修柏特在腦海裡比出YA的手勢。

一陣沉默——

都怪這個勳章,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了。

「呵呵。」

老奶奶從攜帶的麵包上撕開一點一點的碎塊,丟到前方廣場的地上。

不一會,鴿子群飛來。開始啄起地上的麵包。

「像您這樣的大人物,可不用向我說明。那可是沒有人會傻到仿冒的。想必神也看在眼裡,一定是有什麼隱情的吧。」

「唉……啊……是的。」

澤雨慌張得點點頭。

「話說回來……哎呀,您長得跟神大人好像呢。果然是有血緣關係的皇帝親族呢。」

「欸……啊……是的……」

澤雨只能面帶苦笑地回應著。


……



作者的話:有空也想寫寫別的作品。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