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三十歲是保全的我,轉生異世界成為大賢者-5 神秘的藏書室老人

佛萊曼 | 2021-10-19 21:18:38 | 巴幣 32 | 人氣 178


基於第一次的失敗,我思考原因和改良方法。
 
字體的醜陋甚至可能影響魔法發動的判讀,這是我始料未及的。
 
像是公式和架構也必須清晰和整齊。
 
「好難啊!」
 
經歷了幾次的失敗後,我不禁感到灰心喪志。
 
這跟我想的不同啊,我明明記得魔法是只要隨口念幾句詞就能發動的。
 
方便程度不亞於用APP叫外送。
 
今天是自主學習魔法的第五天。
 
也是我做家事量少於其他人一半的第五天。
 
如果說我沒能做出結果,就沒臉回去見家人。
 
說不定以後要做決定時,還會被其他家人反駁和揶揄。
 
「你看你!以前那次一下就放棄了。」
 
「這次會不會失敗呀?」
 
「別浪費時間了!以後你和哥哥姐姐一起繼承牧場就好。」
 
不行!我一定要成功!不成功便成仁。
 
「老頭,我是很感謝你教我這麼多。」
 
我坐在桌子前,檢視桌上這些畫好的精美魔法陣列。
 
這些都是這幾天不斷拼命的結果。
 
「又怎麼啦?小夥子。」
 
老人家笑瞇瞇的抬起頭,他正在看一本外國語言的書籍。
 
「我失敗的原因,應該不只是表面上看來那麼簡單吧?」
 
老人家以銳利的目光盯著我。
 
「你終於發覺啦,當然了,魔法不是那麼簡單的東西。」
 
「你也不是簡單人物吧?我感覺的出來,雖然不曉得你為何會幫我……」
 
「你不也一樣嗎?五歲的小孩才不會做這種事情。」
 
氣氛忽然變得緊繃詭譎。
 
我吞了口水,眼前的老人變得不再和藹可親。
 
在蠟燭的火光影子中,那形狀似乎不是個佝僂老人。
 
而是一個張牙舞爪的巨大影子。
 
「我是有目的性的學習,我承認。」
 
「那是為了甚麼?這樣很好,比起漫無目的。」
 
「我要做很多事情,今後都會需要魔法。」
 
「那麼,你有個動機了。」
 
「你已經跟我講這麼多,接下來我是該自己好好想想。」
 
「是意念阿,你有沒有意識自己正要用魔法。」
 
「意念?」
 
我愣了一下。
 
芬里爾也曾經提到過這東西。
 
我記得很清楚。
 
意念同樣可以操縱魔法的使用。
 
「沒錯,好好想想吧。你的想像力、意志以及態度,這都會影響魔法的成形、展現。」
 
我究竟想要甚麼樣的魔法?
 
其實說到底,我要的很簡單。
 
我真正想要的不是使用魔法,而是擺脫那個無用的自己。
 
因為有了魔法能力,那會讓我看起來實用點。
 
僅此而已,我的自卑心態作祟。直到現在,我還是沒有半點長進。
 
「只要你有用心,魔法不會辜負你的。你是什麼樣的人,就會用出怎樣的魔法。」
 
我拿起其中一張畫的最好的魔法陣列。
 
開始喃喃吟詠發動魔法的咒語,公式開始發光。
 
魔法陣列在地面上漸漸成形,架構的雛型隨著成形而擴散。
 
文字在我身邊翩翩飛舞,宛如蝴蝶般優雅。
 
我可能不是最厲害的,但我會是一流的人才。
 
魔法,聽候我的呼喚吧!
 
魔力如同血液,在我的全身上下流竄。
 
一股鮮活、沁涼的冷風颼颼。
 
緊接著是一種反作用力的衝擊。
 
感覺到身體被甚麼壓縮、襲向。
 
「這就是……魔法?」
 
好幾個光之十字架在我身邊漂浮。
 
這些十字架將藏書室照的亮晶晶的。
 
「初階光之魔法,十字守護。這是你的心念,你想要被東西保護沒有安全感的心理。」
 
「我才沒有沒安全感呢!又不是女人!」
 
我的全身體溫都在上升。
 
「哈哈,小傢伙不用逞強。每個人都會有沒安全感的時候。」
 
「我想要的是火球阿,可是我明明是填寫火焰的元素在紙上。」
 
我再次確認紙張上的內容,確實是這樣。
 
「這還真是奇怪……大概是意念發動了煉金術,轉化物質。」
 
老人家摸了摸斑白的鬍鬚。
 
「還可以這樣啊,我根本不知道煉金術。」
 
我完全摸不著頭緒。
 
老頭也只是在一旁傻笑,他到底是真懂還是假懂?
 
「我可以教你的,通通都教完了。下課了,孩子。回家去吧,傍晚了。」
 
「好喔!」
 
我蹦蹦跳跳的跑回家。
 
在家裡宣揚發動魔法這件大事。
 
當然沒忘了把這張紙帶回家。
 
「爸媽!我會魔法了!」
 
「真的假的?兒子!」
 
老爸將我整個人抱起來,放到肩膀上。
 
他帶著我去找媽媽。
 
「媽!我會魔法了!」
 
媽媽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原本在攪動湯的手也停了下來。
 
「什麼魔法?讓我瞧瞧。」
 
她顯得冷靜又從容,沒有那種非常高興的態度展現。
 
這讓我有些失落。
 
我在家裡的牧場草原上發動一次給家人看。
 
在接近夜晚的陰暗傍晚。
 
光之十字架顯得如此的燦爛耀眼。
 
我只要擺動手,再用心理的意志操縱,就能讓十字架自由的隨處飛翔。
 
「很厲害吧!」我說。
 
「去你的!這太屌了!」哥哥說。
 
「你居然真的學會了!我好高興。」
 
我和姊姊一起在原地又叫又跳。
 
哥哥在一旁哈哈大笑。
 
爸爸則也露出欣喜的笑容,唯獨媽媽沒有笑容。
 
「你真的很棒,我以你為傲。」
 
最後她給了我一個擁抱。
 
「有個不認識的老爺爺幫我。」
 
「奇怪?為什麼人家會教你,你該不會又亂來了吧?」姊姊說。
 
「才沒有!是湊巧碰到的。」我說。
 
「明天你帶我去找那位老爺爺。」媽媽說。
 
吃飯的時候,我們一家人都壟罩在歡樂的氛圍。
 
我將這幾天的辛苦和所學通通告訴他們。
 
「那個老頭拿了一本外國語言的魔法書,他說是──魔法啥的理論。」
 
「雖然我看不懂,不過有他負責當翻譯,還開導了我很多!」
 
「他說不定是魔法師呢!」
 
「對了,我覺得他肯定是什麼厲害人物,明天去拜師學藝吧。」
 
整個晚上,我滔滔不絕訴說著。
 
跟姐姐聊完,就在床上和媽媽討論。
 
「你真的知道了很多。」媽媽說。
 
「但是我覺得我不知道的很多,了解越多,就越覺得不足。」
 
「因為你還在學習和成長,起步階段都會這麼覺得。」
 
「媽媽以前應該也是魔法師吧?」
 
「對,但是我已經不當了。」
 
媽媽的神情落寞又悲傷,不知道過去發生什麼在她身上。
 
但她隨即嶄露笑顏。
 
「魔法真的很難。」
 
「對呀,如果不想學,想放棄也沒關係。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但我不想放棄魔法,媽媽。魔法真的有趣又好玩,今後我想學更多。」
 
媽媽困惑又煩惱的抓了抓頭髮。
 
「是嗎?明天帶我去找你結識的那位老人家吧。」
 
隔天一早,我又準時到圖書館報到。
 
媽媽跟著我一起進來藏書室。
 
之前她都只是在一樓閱讀報章雜誌,不然就是和朋友閒聊。
 
從沒進來過三樓的藏書室。
 
不過前兩天她都沒來,都是我自己來的,因為她還要忙家務。
 
「老頭!你在嗎?」
 
我點燃燭火,走了進去。
 
裡面沒人。
 
奇怪,前幾天都能看到他的。
 
「他今天沒來欸。」
 
「那不然去問問其他人好了。」
 
「幹嘛,他是媽媽的熟人嗎?為什麼那麼想見他?」
 
「要感謝人家教你,你到最後還不是沒有自學。」
 
「我這也算自學好嗎?老頭只是給我輔助罷了!」
 
「別在人家面前叫他老頭,知道嗎?沒禮貌。」
 
結果走遍了整個圖書館,完全沒見著老頭的下落。
 
我們嘗試跟一些常來圖書館報到的班底詢問。
 
「沒有,我從沒見過這樣的老人。」
 
「你說的那個老人,應該跟我認知的不同。」
 
「藏書室?我記得連圖書管理員都很少去。」
 
正當我感到納悶時,一位圖書館員主動找上了我們。
 
「小弟弟,今天沒去藏書室呀?」
 
這是一名戴眼鏡的金髮女子,她戴著圓頂帽子、穿著圓領褐色連身套裝和拖鞋,身材相當苗條。
 
臉上長滿雀斑,藍色瞳孔映著充滿智慧的光輝。
 
她的五官端正,不過眼睛有些細小。
 
「有!我正在找老頭。」
 
我舉起手放到眉梢前,做出敬禮的動作。
 
女人笑了笑。
 
「你是說艾克爺爺還是歐姆斯爺爺?」
 
「我沒問他名字欸……他長這個樣子。」
 
我覺得他的長相太平凡,沒什麼有特色的記憶點。
 
不讓人記得是很正常的。
 
所以我當場畫了一幅畫像,畢竟我以前學過畫畫,現在畫出來仍然不錯。
 
「這個人是奧爾‧索拉斯爵士。」
 
圖書館員的眼神充滿活力。
 
「哦,他住在哪裡?」我說。
 
「這個人已經死了很久囉,兩百多年了。」圖書館員說。
 
「沒錯,你確定你見到的是這個人嗎?」
 
該不會……我見到的是幽靈吧?
 
我不禁心頭一涼。
 
回到藏書室裡,裡面變得整齊些,灰塵也少了很多。
 
蜘蛛網被清除了,大部分的書本都歸位,有些還在分類中。
 
不過貼上標籤和放成一排,做好整理。
 
「這幾天我都沒整理呢,真奇怪。」圖書館員打開燈後說。
 
原來這裡是有燈的!
 
為啥那老頭不開燈?我好像明白了什麼。
 
「你臉色不太好呢。」媽媽說。
 
臉色發白是正常現象好嗎?
 
「我沒事……」
 
「你在說謊嗎?還是你見到的人真的長這模樣?」媽媽說。
 
「我幹嘛說謊?何況說不定只是長很像,反正老人都長的差不多,哈哈……」
 
「我們圖書館裡有書靈,這是前一代的圖書館員跟我說的。說不定你見到的是書靈喔!不用怕,他們是無害的!」圖書館員小姐說。
 
「你這樣講,我沒有比較安心阿……」
 
現在回想起來,總是在藏書室看到他。
 
沒有在外頭走動。
 
沒有人跟他接觸。
 
我也沒看過他走出去,離開前還提醒我把門關上。
 
他如果還活著,那可能超過三百歲了。
 
「假設是魔法師的話,有可能活那麼久嗎?」
 
回家的路上,我向媽媽詢問。
 
「不知道,但不是不可能。我只是一名初階法師。」
 
「是從魔法學校畢業的嗎?」
 
「對,如果你真的想去上學。媽媽是不反對,可是,我不會支持你。」
 
此時的我,終於發現媽媽內心的擔憂。
 
「為什麼……媽媽不當魔法師了?」
 
「魔法真的很難,遠遠超乎你想像的難和複雜,這是很辛苦的世界,我不希望你踏入。」
 
「這樣啊。」
 
「你有那麼多事情可以選擇,你長大以後,想法說不定會改變,現在決定還太早,你還太小,什麼都不懂。」
 
說不定吧。
 
我突然這麼想。
 
我只是想成為一名有價值的人,得到大家認同。
 
那不見得非得當魔法師不可阿。
 
可是面對更高的挑戰和可怕的困境,卻讓我興奮無比。
 
此刻的我,不想跟媽媽爭辯。
 
我要做給她看,得到她的認可。
 
還有漢斯先生的另眼看待。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