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達人專欄

斯拉夫與東歐民俗的信仰-吸血鬼篇

Jean de François | 2021-10-15 17:51:36 | 巴幣 2948 | 人氣 797

一、吸血鬼的起源

"Włościanie gmin Tuchli i Sławska uwierzyli w przesąd, który nie wiadomo z jakiego powstał źródła, że przyczyną cholery są ludzie chodzący po śmierci, czyli upiory."

"圖赫拉(Tuchla)和斯瓦夫斯克(Sławsko)的農民深信著一種來路不明的迷信,他們認為這起霍亂的罪魁禍首是出自一種死後復活的活死人,即烏畢爾(Upiór)的詛咒。"

  這是《Gazeta Lwowska》的波蘭語報刊在1873 年 7 月 28 日的一篇有關加利西亞地區(波蘭東南和烏克蘭西部的稱呼)爆發霍亂時的詭異報導片段。

  在霍亂肆虐的恐懼驅使下,當地的農民挖開了早已死去的地方市鎮長官米克瓦伊•瓦茨夫基(Mikołaja Macewki)的棺木,在其遺體的頭部、側面和背部分別插入三支木樁,並開槍"射殺了這隻活死人",最後殘忍地將其分屍,將棺木、遺體上殘留的血液和土讓帶回家以防止自己和家人被霍亂感染

  這起發生在加利西亞的離奇事件並非單一,更非首例,事實上,它在斯拉夫人居住的整個東歐區域早已是一種常態,早在一個世紀前,1725年的匈牙利,作為當時統治者的奧地利官方不得不承認一起荒唐的事件,一位居住在塞爾維亞基西烈沃村(Kisiljevo,當時這裡是匈牙利的一部分)的塞爾維亞農民彼得•布拉戈耶維奇(Petar Blagojević)在死後並下葬兩個月後竟然復活了,而他變成了一種名為活死人的怪物,並在一星期之內前後共襲擊並殺死了九名村民,包含彼得的兒子,據當地村民聲稱,彼得在夜晚親手掐死了這九個人。

  在這種恐懼蔓延之下,當地村民強烈要求打開彼得的棺木並"殺死這隻活死人",甚至引起了奧地利官方的關注,神父和奧地利官員在村民的施壓下不情不願地打開了彼得的棺木,他們發現到已經死亡兩個月的彼得,屍體沒有發臭、有呼吸的症狀、指甲、頭髮、鬍子等毛髮變長了,且他臉色紅潤、老舊皮膚剝落,彷彿變得更加年輕,而且嘴角沾染著鮮血,這些症狀讓奧地利官員不得不相信彼得成為了村民們口中的"活死人",因為這都與村民們之前提出的症狀如出一轍,而且早在土耳其人統治塞爾維亞時,這種恐怖的活死人現象已成為他們日常。

  即便神父阻止這種違背教義的行為,但在村民們的施壓下,彼得後來還是被村民們用木樁刺穿胸口,刺穿當下他的兩耳和口中噴出大量的血液,以及疑似陽具勃起的"狂暴徵兆"(你懂得),屍體最後更被焚燒殆盡,這才結束了這場鬧劇,但這樁案件的離奇故事卻沒有因此落幕,當中的一個斯拉夫語彙經由奧地利官員的紀錄文獻帶進了奧地利宮廷,並隨之進入西歐人的世界,再隨西歐廣泛流傳,當時的人並沒有想到,這個字彙深深地影響到了日後的文學和藝術作品,乃至今日都一直是家喻戶曉的熱門字彙,即吸血鬼(Vampire)

  彼得的事件在西歐掀起軒然大波,伏爾泰甚至在其著作的"哲學辭典"《Philosophical Dictionary》中對吸血鬼亦有這樣的描述:

"These vampires were corpses, who went out of their graves at night to suck the blood of the living, either at their throats or stomachs, after which they returned to their cemeteries. The persons so sucked waned, grew pale, and fell into consumption; while the sucking corpses grew fat, got rosy, and enjoyed an excellent appetite. It was in Poland, Hungary, Silesia, Moravia, Austria, and Lorraine, that the dead made this good cheer."

"這些吸血鬼都是屍體,他們晚上從墳墓裡出來,從喉嚨或者肚子吸食活物的鮮血,完事後,又會回到墓地。被吸血的人呈現病態,愈發蒼白,生命被消耗;而吸血的屍體會脹大,紅潤起來,滿足他們的欲望。在波蘭,匈牙利,西里西亞,摩拉維亞,奧地利和洛林,死者以此作酒尋歡。"

  Vampire的來源,"Vampir" 是塞爾維亞西里爾字母的"Вампир"拉丁轉寫形式,波蘭語寫作"Wampir",它首次出現在彼得案件的奧地利官方文書中,它在各種斯拉夫語系中都有相對的意思,而它只是一種概論而非特定針對某種鬼怪,都是活死人的意思,當然,也包含那些不吸血的吸血鬼,只吸牲畜血液的吸血鬼,甚至水鬼露莎卡(Rusałka)、狼人(Wilkołak)、女巫(又稱芭芭雅加,Baba Jaga)也被認為是一種Vampir,只要是死後復活的屍體都叫做"Vampir",當中甚至也包括沒有形體的吸血鬼(後面會提到),而在實際上,東歐各地針對不同的Vampir有不同的稱呼,而且也與我們一般接觸的文學、藝術與遊戲作品中的吸血鬼形象不盡相同甚至完全相反。

十九世紀初波蘭詩人亞當•密茨凱維奇(Adam Mickiewicz)的詩作《Upiór》譯作"烏畢爾",故事中的主角是因自殺而變成名為烏畢爾的吸血鬼,事實上,斯拉夫文學中很早就充滿著對吸血鬼的創作,而在這時小說《德古拉》這部轟動吸血鬼浪潮作品的作者伯蘭•史杜克(Bram Stoker)都還沒出生。

二、東歐吸血鬼的特徵與現代文創作品的不同

  綜合上述,以及比較確信的說法,可以確定吸血鬼出自於東歐,更出自於斯拉夫文化,依據專攻斯拉夫文化與俄羅斯文學的東京大學名譽教授栗原成郎(くりはら しげお)的說法,吸血鬼很可能是伴隨著斯拉夫民族的出現與遷移開始傳播的。公元六世紀,這支起源神秘的民族,斯拉夫人出現於波蘭維斯瓦河上游和西烏克蘭,並將民間流傳的活死人傳說帶進了巴爾幹半島,可能與當地的吸血怪物,像是希臘神話中的蛇女拉米亞(Λάμια)結合,變成了之後的吸血鬼,這也是為何東歐傳說的吸血鬼並不一定會吸血,但可以確定的是,祂們都是死後復活的屍體

《魔物娘之島 Monster Girl Island》中的奇奇摩拉(我只是想放妹子),奇奇摩拉(Kikimora)正是一種不吸血,與家庭脫離不了關係的女性吸血鬼,但祂依然可被歸類為復活的屍體(Vampir)。

(一)東歐的吸血鬼是什麼樣子?

  東歐的吸血鬼,依照地域活動與行為模式大體上主要分為兩大類,北方的東斯拉夫人(俄羅斯、烏克蘭、白羅斯)、西斯拉夫人(波蘭、捷克、斯洛伐克)的較為傳統,通常帶有強烈的詛咒、墓地與棺木的色彩,有點接近我們熟悉的哥德次文化中的要素;南方南斯拉夫(塞爾維亞、克羅埃西亞、斯洛維尼亞、保加利亞甚至不是斯拉夫的羅馬尼亞)則有結合濃厚的希臘妖怪之說,有趣的是巴爾幹半島上的吸血鬼普遍有襲擊生前妻子或關係親密的女性並與之生下孩子的傳說(我聞到綠色的味道)。

  東歐吸血鬼的種類非常多樣化,諸如烏畢爾(Upiór)、奇奇摩拉(Kikimora)、澤莫拉(Zmora)、斯特齊嘉(Strzyga)、斯特里戈伊(Strigoi)、諾斯費拉圖(Nesuferit)等,但無庸置疑的,祂們幾乎都是死後復活的屍體(除了澤莫拉不完全相符這點,後面會說明),有的會吸食人血吞噬血肉(有時是對家畜)來獲得更強大的力量或基於生理上因素而為之,有的並不一定要吸血但會以其他方式傷害人,祂們多半能躺在棺木內就能詛咒親朋好友與生前鄰居、帶來瘟疫和飢荒等危害;而祂們多半是由普通平民因某些不自然死亡的因素化身而成,復活後的祂們並無所謂文學中常見的尖牙利齒或肌膚病變(反而皮膚變得紅潤健康),且並不懼怕陽光,這邊要特別說明在絕大多數的東歐民俗傳說中,大部分的吸血鬼偏好夜間活動是出於祂們更喜好夜晚,因為夜晚能使祂們更加地強大,以及掩人耳目更好找落單的目標下手,所以也沒有任何方式或表明陽光可以殺死吸血鬼,其中,烏畢爾甚至被認為是一種會在白天出來活動的吸血鬼。

  此外,東歐吸血鬼一般形象上的穿搭不是與生前相似,就是包裹著當初入棺時的壽衣,現代文創那種穿著西裝、洋裝的高貴吸血鬼幾乎不存在東歐,因為變成吸血鬼的大部分是農民等下層階級,且祂們不是只出現在文學作品中的消遣玩物,而是會無時無刻危害著村子與農民們的恐怖危害

(二)如何成為祂們的一份子?

  一般來說,生前被這些活死人詛咒或襲擊的人在死亡後、以及那些遭到嚴重褻瀆的人、大體未正確的下葬、自殺而死、觸犯當地信仰的禁忌、出生時怪異(像是有牙齒、仍被羊膜包覆)、身上有異於常人的奇特特徵、未受洗而去世的兒童婦女在亡故後都會變成這些活死人,在一些地方(主要是巴爾幹地區)做盡壞事的人、私生子女和背德的性行為也有可能在死後變成祂們的同類,而女巫通常也與祂們有著密切的關係(在後面的吸血鬼種類中也會提到)。


三、東歐吸血鬼的種類

  斯拉夫人分布於整個東歐,根據複雜的地域、信仰、歷史因素、民俗文化和民族遷移的不同,而衍生出了不同特徵的吸血鬼,由於種類繁多且重疊性高,同一種吸血鬼從北到南可能有不同的稱呼,甚至有時只要是"死後復活的屍體"都可能被認為是吸血鬼,因此,以下針對"會吸人血"來列出較具特色的羅馬尼亞(經典代表)和波蘭(我就偏心)的吸血鬼:

(一)烏畢爾(Upiór)

"Pierś znowu tchnęła, lecz pierś lodowata,
 Usta i oczy stanęły otworem,
 Na świecie znowu, ale nie dla świata;
 Czymże ten człowiek? — Upiorem."

"胸部再次有了呼吸,但裡頭卻是冰冷的

 眼與口敞了開

 再次來到了世上,但不是為了世界

 他是誰?一位烏畢爾"

        亞當•密茨凱維奇(Adam Mickiewicz)的詩作《Upiór》中的一段

  烏畢爾是最接近斯拉夫傳說中吸血鬼最原始型態的模樣,從其字根"Upiór"便能知曉,原始斯拉夫語中"upir/ǫpirь"是指吞飲之意,吸血鬼吸食血液,因此由生,烏畢爾也確實是東歐吸血鬼中最喜愛鮮血的一類,在一些斯拉夫語彙中(像波蘭、捷克、俄羅斯)甚至經常把烏畢爾當作吸血鬼的代名詞

  烏畢爾是流傳於波蘭與周邊以斯拉夫民族為主體的國家或地區(像白羅斯、烏克蘭、西里西亞等)民間習俗中的一種惡魔,亦是因不自然因素死後復活的屍體,祂沒有尖牙利齒,膚色呈現紅潤健康,與生前模樣幾乎無異使之能輕易融入人群中,烏畢爾嗜血成性可說是在這一類中最好人血的活死人,且祂會食用人類心臟,最特別的是,如前說述,烏畢爾是會在白天出來活動的吸血鬼,祂對鮮血的渴望甚至使祂入睡的棺木中都裝滿著血液,且祂在吸血時舌頭會變成銳利的尖刃並具有吸管功能,從受害者胸口的心臟位置刺入吸血而非頸部(哪尼,吸管發明者是你),此外,烏畢爾也如祂的同類們,能在棺木中詛咒生前的家人、摯友與鄰居讓他們日漸衰弱,最後虛弱而亡也化成烏畢爾來陪伴自己,通常越親密的親人越有可能遭受其害,烏畢爾有極為恐怖的戰鬥力,祂可以只靠聲音就殺死人,此外,烏畢爾還有一招大絕,祂會爬上鐘樓敲響鐘聲或尖叫,殺死那些聽見祂聲音的人(有說法是只會殺死與烏畢爾死亡時同齡的人,同齡控蓋章)。

一群農民們正在嘗試殺死(褻瀆)一位吸血鬼(屍體)

  對付烏畢爾的方法與我們一般認知對付吸血鬼的方法有不少相似之處、如十字架、銀製品、聖經、教堂鐘聲等基督教相關的聖物與處理方式,此外還有以下傳統方法,而這些方式在對付烏畢爾以外的其他東歐吸血鬼也大多有效(當然,因地域還是有不同做法),有的方法其實還伴隨著分屍與焚燒屍體等各種褻瀆屍體的行為:

1、祂們懼怕大蒜和罌粟,可將大蒜塞在祂們嘴裡並在棺木內外灑上罌粟籽將其埋回墓地中,或在棺木上放上磚瓦鐵塊並灑上罌粟籽。

2、晚上防止祂回到棺木中,待祂黎明時都沒能回到棺木內便會消散(像是有人會躺進烏畢爾的棺木佔位XD)。

3、晚上趁烏畢爾入睡時將其身體面朝下放置並用鉚釘將其釘在棺材上(這能說明為何早期許多東歐下葬習俗中常把屍體面朝下擺放,而這也說明了,為何嘴角會有鮮血)。

4、破壞屍體棺木,晚上在烏畢爾入睡時砍下祂的頭並將其放在祂的兩腿之間(這是某種嘲諷ㄇ),或是將屍體連帶棺木焚燒殆盡。

5、以上並兼使用,越多越保險。

6、最根本的解決法,用歐洲山楊製成的木樁,在烏畢爾入睡棺木中時(所以,那些拿著木樁和吸血鬼戰鬥的場面在東歐是看不到的)穿刺其心臟將其真正地殺死,由於烏畢爾棺木中裝有大量血液,因此穿刺時常伴隨驚駭的血濺場面。

  還有一說是用烏畢爾的血液混入麵糰中製成麵包吃下或將其血液加入飲料中喝下能防止烏畢爾傷害自己(是地,你沒看錯,是ㄕㄊ麵包)。

在波蘭與俄羅斯等北方斯拉夫國家,殺死吸血鬼用的木樁一般採用歐洲山楊,它源自基督教的典故,包含背叛耶穌的猶大上吊的樹木正是歐洲山楊、該隱用歐洲山楊製成的木樁殺死亞伯等等,但傳統斯拉夫人也相信,歐洲山楊具有驅邪避魔的效果,同理大蒜亦這樣的意義,同時大蒜的殺菌、驅蟲和本身的健康食品效果在疾病傳播時意外地起了保護效果,使人們相信大蒜也能驅除傳播疾病的吸血鬼(害蟲)。

戰鬥力:★★★★

特性:白天戰鬥能手、詛咒大師、偽裝高手、嗜血成癮、吸管的發明家、噪音製造者、對家人的思念

弱點:任何聖物、大蒜、罌粟、習俗處理法、木樁、混入烏畢爾血液的麵包(ㄕㄊ麵包,這連我也怕)

露莎卡(Rusałka)的種種描述常常與烏畢爾非常相似(詛咒、身體冰冷、吸食血肉、不自然因素而死亡、復活的屍體、懷孕和分娩期死亡的婦女、未受洗而死的少女兒童),但露莎卡結合了濃厚的水域特色且露莎卡專指女性,烏畢爾則有男有女,就前述而言,露莎卡的確常被當作是一種Vampir,烏畢爾的種類也非常多樣化。

(二)斯特齊嘉(Strzyga)、斯特里戈伊(Strigoi)

  對《巫師》這一系列的波蘭奇幻小說和遊戲的朋友們應該不陌生,斯特齊嘉(Strzyga)有曾在裡頭出現過,祂是一種典型、恐怖的斯拉夫惡魔,依據波蘭的斯拉夫文化研究學者與斯拉夫語系文學家亞歷山大•布魯克納(Aleksander Brückner)的研究,波蘭語中的斯特齊嘉(Strzyga)是借自羅馬尼亞語中的斯特里戈伊(Strigoi),祂是一種長著鳥爪、會吸食血液的女性惡魔,可能經由地緣政治上的民族文化傳播成為了現在的斯特齊嘉,因此,我們能把這兩種東西放在一起說明,但這兩者之間依然有所不同,Strzyga專指女性,如果是男性時會使用Strzygi或Strzygoń(但很少見),或者直接使用羅馬尼亞語彙的Strigoi。

1、斯特齊嘉(Strzyga)
  
  屏除少見的特例,斯特齊嘉都是死後復活的女性屍體,喜好人類與動物的血液,也就是一種吸血鬼,年輕的少女在死後特別容易變成斯特齊嘉,此外,雖然版本各異,但出生時就有完好牙齒的嬰兒、有雙排牙齒和有兩顆心臟的人在死後也會變成斯特齊嘉。

  民間習俗稱,斯特齊嘉有兩顆心臟和兩個靈魂,作為人類死亡時,一顆心臟停止跳動且一個靈魂離開身體,剩下的心臟會繼續運作並賦予新的生命,但此時的少女已不是原來的性格,而是嗜血狂暴的惡魔斯特齊嘉。

  斯特齊嘉是一種不得不靠血液維持生存的活死人,祂在半夜活動(但不怕陽光,前述有說明),獵殺那些夜間遊蕩的人,吸食血液、啃食其肉與內臟,動物血液能減緩祂們的飢餓,但只是暫時

  與烏畢爾相同,斯特齊嘉也對家人有很深的思念,但可能因為女性的陰柔特質,斯特齊嘉回到生前家中並不會殺害家人而是繼續生前的職責(照顧孩子弟妹、煮飯洗衣之類的),但祂們不知這無形之中會使祂們的家人身體漸漸虛弱。

斯特齊嘉都具有鳥類或貓頭鷹的特徵(特別是鳥爪),祂們要吸食血液才維持身體機能,且由於斯特齊嘉的女性身份,祂們經常與女巫有密切的相關性,女巫芭芭雅嘉(Baba Jaga)的傳說中,芭芭雅嘉和祂的詭異屋子也常有一些"鳥類特徵"。
 
2、斯特里戈伊(Strigoi)

  我們常會在現代文創作品中,看見吸血鬼具有飛行的能力,這很有可能就是借自斯特里戈伊的能力,斯特里戈伊在羅馬尼亞是非常知名的吸血鬼種類,祂甚至在羅馬尼亞人眼中,就是Vampir的代名詞,也因此衍生出非常多的版本

  斯特里戈伊的名字起源於羅馬尼亞的老祖先達契亞人信仰中的邪惡生物,後與義大利語中的"strega"即女巫,結合成一種嗜血的活死人,祂常被描述成紅髮藍眼、有兩顆心臟的吸血食肉飛行怪物,祂在半夜竄出墳墓(一樣,晚上活動不等於祂怕陽光),飛到空中物色目標,除了飛行能力,祂還能帶來乾旱,此外,雖然普遍吸血鬼都對大蒜反感,但斯特里戈伊可以說是對大蒜達到非常懼怕的程度,這邊還有值得一提的一點是男性的斯特里戈伊有不少是光頭的形象(我禿了,也變強了)

戰鬥力:★★★

特性:夜戰鬥士、嗜血成癮、兩顆心臟、對世俗的遺念未了、飛行(部分)、光頭(男)

弱點:任何聖物、習俗處理法、木樁、大蒜、大蒜、大蒜(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羅馬尼亞人,這個在過去長達數世紀都曾使用西里爾字母、受斯拉夫文化影響深遠的民族究竟是羅馬人與達契亞人留下的後代,還是被羅馬化的斯拉夫人?

(三)諾斯費拉圖(Nesuferit)

  諾斯費拉圖,出自羅馬尼亞,羅馬尼亞語"Nesuferit"一字帶有難以忍受、令人厭惡的意思,顧名思義,就知道諾斯費拉圖有多麼惹人厭惡。

  這種吸血鬼的誕生很特別,祂是未婚男女生下的私生子女,該名私生子女在長大後若也生下私生子女,那麼,該名私生子女死後就會變成諾斯費拉圖,因為如此,沒有什麼人(鬼?)比祂們更痛恨新婚美滿的家庭,雖說也有不少例外,但作為私生子女的祂們,普遍在社會地位上來看就是不正當,是長期被各方面歧視、欺凌的存在,可想而知,得不到關愛的祂們自然會對自己所沒有的美滿家庭感到厭惡,作為報復,諾斯費拉圖有能讓新婚男女失去生育的能力(哪尼)。

  除此之外,這種吸血鬼就如同祂的名字一樣,祂喜歡四處作惡,看著別人受苦的模樣以此為樂,只要能讓人感到痛苦,無論吸血、殺人、散播瘟疫與破壞農作祂都能幹得出來,祂具有強大的變身能力,能變身成黑貓、黑狗、蝴蝶、昆蟲、麥稈等生物或物件,也因為祂的變身能力,某些時候祂被認為可能與狼人有關,"Vampir"在東歐也的確包含著狼人在內,吸血鬼與狼人更是密切相關的存在。

  題外話,有部1979年的西德恐怖電影《Nosferatu the Vampyre》和祂的名字同名,但影片內容和羅馬尼亞民間習俗的諾斯費拉圖一點關係也沒有,《Nosferatu the Vampyre》中的吸血鬼只是換了個名字的德古拉,而這個德古拉正是仿製愛爾蘭作家伯蘭•史杜克(Bram Stoker)筆下的《德古拉》,屬於現代文創吸血鬼(臉色蒼白又暴牙就是說你),已經沒有東歐吸血鬼的的特徵了。

戰鬥力:★★★★★

特性:討厭鬼、私生子女、惡作劇高手、愉悅犯、變身、殘暴嗜血、貓娘狗娘屬性(?)

弱點:任何聖物、習俗處理法、木樁、打開棺木開槍射(褻)殺(瀆)(其實這作法對每種躺在棺木內的東歐吸血鬼很常見,我們看到文章首段中加利西亞事件農民的處理方式就包含這種)

石野鐘音老師繪製的諾斯費拉圖,在『萌える! ヴァンパイア事典』中的插圖,畫家:石野鐘音,P網:https://www.pixiv.net/artworks/49969271(但老師好像都畫色圖w)圖片右下有註記版權者,當初沒想到一時興起買下的這本書內其實有挺多資料能參考的。。

(四)澤莫拉(Zmora)

  在波蘭、捷克、烏克蘭、保加利亞、甚至隔壁德國的民間傳說中都能見到這種獨特的吸血鬼,祂會在半夜人們睡覺時出來吸食人類的血液(相信我,這是蚊子),讓他們在精神與肉體上越來越虛弱甚至做噩夢(半夜睡不好,我就說是蚊子ㄅ),而如同前面曾提到的,一種沒有形體的吸血鬼(打開燈蚊子就躲起來了,難怪找ㄅ到),傳言,違反宗教道德規範的女性,受冤屈而死的、死前沒有告解者容易在死後變成澤莫拉,此外,還有依據地區有各種花樣成為這種吸血鬼的方法,像是異色瞳者、一名承諾婚嫁對象與實際結婚的對象是不同人的女性、一個家庭的第七個女兒在受洗時念錯了其受洗名。

  澤莫拉也被稱為瑪菈"Mara",在波希米亞,澤莫拉時常與吸血鬼畫上等號,且祂與西斯拉夫的死亡女神瑪珊娜(Marzanna)有著密切的關係,也因如此,祂能為女神和女巫所使喚,祂一般也沒有形體,比起屍體更像個鬼魂,澤莫拉有時亦能偽裝成其他人出現或變成各種物品動物(有點像附身),是非常可怕的吸血鬼。

  那麼這麼看來,澤莫拉好像比起吸血鬼更像所謂的鬼魂亡靈,但波蘭民族學家奧斯卡•柯爾柏格(Oskar Kolberg)指出,澤莫拉有時被稱為斯特齊嘉(Strzyga),而我們能發現到前述,斯特齊嘉在回家履行祂的生前職務時,的確常伴隨著家人精神與肉體上的日漸虛弱,但一般上澤莫拉是沒有形體的,所以澤莫拉可以是"死後復活"但並不完全能稱之"屍體"。

戰鬥力:★★

特性:本體不會被褻瀆、蚊子、亡靈、替身攻擊、晚上睡覺不想遇到的

弱點:不勝枚舉,舉幾個有趣的讓大家看看,睡前喝咖啡(只要不睡就沒有甚麼好怕的了)、邀請澤莫拉共享早餐(我們坐下談談)、改變睡姿(告訴你,睡覺時記得翻身)、在正門前塗大便(不用澤莫拉,我也不敢進去了)、留下一綑乾草在床上,然後去隔壁房睡(聰明)。

  玩笑歸玩笑,其實這些做法也是有民俗上的意義的,首先咖啡渣本身的除臭驅蟲效果與前述大蒜的意義是相似的;共享早餐是斯拉夫人傳統文化中好客、寬容與家庭的美德;在門前塗上糞便其實在很多文化中的宗教驅魔儀式上都能見到,它具有民俗上的用意;留下乾草的用意也與斯拉夫人信仰中的替身概念相似,像替人擋下災難的俄羅斯斯拉夫娃娃、消災迎新的波蘭火燒瑪珊娜草人的民俗習慣都是取自這種概念。

達姆拜爾(Dhampir),從字根中可看出他與Vampir的關係,達姆拜爾是巴爾幹半島民俗中的吸血鬼獵人,他是吸血鬼與人類的混血,各地分別有著黑髮、沒有影子、身體柔軟像一團果凍(推測可能是軟骨症)等特徵,我們也從前述文章中得知巴爾幹半島有著吸血鬼會襲擊生前妻子與關係親密的女性並生下孩子的傳說,達姆拜爾也由此而生(就說你們巴爾幹的吸血鬼生育能力也太強),而實際上,這些達姆拜爾常會伴隨音樂跳一些滑稽的舞蹈,聲稱是與吸血鬼戰鬥,最後宣布自己消滅了吸血鬼來向村民收取高昂的"驅魔費用"。

補充:如果需要特別專指女性吸血鬼,那麼"Vampir"會變成用"Vampirica",同理,女性的達姆拜爾會從"Dhampir"變成"Dhampirica"。

四、被斥責的迷信

  就我們看來,這些生物不過是用來嚇小孩或做為文創作品而存在,但對於二十世紀以前廣大的斯拉夫和東歐下層平民而言,祂們是無比真實的存在,這份恐懼無時不刻伴隨著他們日常生活,這些復活的屍體也是出自斯拉夫人傳統信仰中的萬物皆有靈概念衍生而出的,當然,東歐的掌權者、貴族、教士和知識分子並不相信吸血鬼,啟蒙運動時期的許多波蘭作家與神職人員也紛紛向農民傳達這些吸血鬼只是迷信

  哈布斯堡王朝和奧地利的版圖曾遍及許多斯拉夫人居住區,烏克蘭、波蘭、波希米亞、摩拉維亞、克羅埃西亞乃至彼得事件的塞爾維亞,也因此,在十八至十九世紀的許多吸血鬼傳聞也因而落到了他們的頭上,1755 年,因啟蒙運動和受不了吸血鬼傳聞困擾的奧地利女大公瑪麗亞•特蕾莎(Maria Theresa)派出了來自荷蘭的著名醫師傑拉德•范•施維藤(Gerard van Swieten)前往捷克斯拉夫人居住的摩拉維亞(Moravia)調查並根除吸血鬼的迷信,施維藤認為,吸血鬼是"無知的野蠻"下誕生的產物與迷信,並做成一份報告以自然科學與醫學的角度詮釋了吸血鬼與墓地的現象,在1768年的論文前言中,施維藤更這麼提到:

"that all the fuss doesn't come from anything other than vain fear, superstitious credulity, dark and eventful imagination and simplicity and ignorance among these people."

"所有的大驚小怪不過是來自他們徒勞的恐懼、迷信、輕信、憂鬱、多餘的想像和簡單蒙昧的無知。"

  之後,瑪麗亞•特蕾莎也下令禁止人們做出對屍體插入木樁、斬首與焚屍等褻瀆屍體與違背基督教義的行為。

  而在醫學發達的現在,我們都知曉這些詭異的屍體現象都能用醫學與自然科學來解釋,將屍體面朝下擺放導致胸腔內的血液因重力而從口中流出,因屍體的分解作用使表皮脫落流露紅潤的真皮組織讓人以為皮膚煥然一新,用木樁插入屍體胸腔,沉積於胸腔內因分解而產生紅色液狀物濺出被誤認為是被吸食的鮮血,特別是在東歐那乾冷的氣候,屍體不易腐壞導更致了人們以為屍體變成了吸血鬼。
  
  到了現代,從共產鐵幕之下脫離並轉型成功的波蘭、捷克等西斯拉夫國家經濟與治安越發穩定,醫學與教育水準追上西歐使得西斯拉夫人已不再相信吸血鬼是真實存在,但對其他整體民生經濟和治安不是那麼好的塞爾維亞、羅馬尼亞等巴爾幹諸國的鄉村地區,吸血鬼的存在仍然深植那些人們的心中,2003年,羅馬尼亞的Marotinu de Sus村,六名村名挖出一具村民的屍體,取下他的心臟並將其燒掉,將其灰燼和水混合給一個受到吸血鬼襲擊的女孩喝,稱能防止她不受吸血鬼侵擾;2007年一名自稱吸血鬼獵人的男人Miroslav Milosevic以木樁試圖襲擊前塞爾維亞總統Slobodan Milošević(兩人沒有親屬關係)的墳墓,他稱這位在南斯拉夫內戰中犯下種族屠殺的獨裁者會變成吸血鬼,因此要事先防範。

瓦拉幾亞大公弗拉德三世因為政敵的抹黑,在日後變成了伯蘭•史杜克筆下的《德古拉》中肌膚蒼白又暴牙的吸血鬼原型。

參考書目

《The History of the Word "Vampire"》
《The Word "vampire": Its Slavonic Form and Origin》
『萌える! ヴァンパイア事典』
網路資料《Culture.pl》(這是一個介紹波蘭文化的網站,但目前只有波蘭語、俄語和英語)
《wiki》波蘭語條目"Religia Słowian"

創作回應

風暴嵐
生孩子的吸血鬼 ([e17]
2021-11-12 12:52:59
Jean de François
吸血鬼也能色色:)
2021-11-12 17:11:45
廢墟貓
從史杜克後的吸血鬼形象,因為搬上舞台劇的關係,幾乎定義成現在常見tuxedo了XDDDD,後來吸血鬼加上諸多限制可能都是為了讓小說故事更好發揮。
2021-11-17 16:12:56
Jean de François
原來如此,不過說實在,我並沒看過史杜克的德古拉ㄋwww
2021-11-18 00:02:18
廢墟貓
Dhampir在其他作品在半吸血鬼的這項要素加入了很多設定。這篇文受益良多,特別是對Dhampir解釋出他們當時如何裝模作樣驅魔(欸)。而且也很好作為印證──加拿大研究吸血鬼的教授說:「史杜克當初寫《德古拉》不是在寫那個歷史的弗拉德三世。他可能借鑑更早的吸血鬼民俗傳說的特徵。」
2021-11-17 16:31:58
Jean de François
謝謝,基本上達姆拜爾就是是一群騙子和神棍,但也因為吸血鬼對當時的農民是過於逼真的存在,也不得不相信。
2021-11-18 00:05:08
我的筆名叫123
感覺很有意思,吸血鬼的本格派設定XD
不過對於其他宗教或地區的傳說像是印度的畢舍遮或是希臘的拉米亞之類的生物算廣義上的吸血鬼嗎?還是稱為「會吸血的妖怪」比較合適?
2021-11-17 18:57:55
Jean de François
如果就斯拉夫人的定義來看,只要是人死後復活+吸食血液就是最典型的吸血鬼了,不過也確實拉米亞這類的吸血希臘妖怪對斯拉夫文化中的吸血鬼有很深的影響。
2021-11-18 00:08:07
井爵
感謝Jean大整理的吸血鬼專題,先收藏起來再慢慢看。因為自己的作品也有提到吸血鬼,


但是缺乏設定,這篇讓我更了解吸血鬼的設定,謝謝Jean大百忙之中的整理!
2021-11-26 00:56:48
Jean de François
有幫上忙我也很高興,謝謝井爵的支持[e12]
2021-11-26 17:43:5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