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達人專欄

The Column Ch.1: 在演藝圈孤獨翱翔的白雪公主 ── 鷲尾伶菜

白羽 | 2020-12-25 21:09:59 | 巴幣 3524 | 人氣 1735


伶 × 清塚信也 - 白雪姫 / THE FIRST TAKE


《白雪姬》 ── 由日本女子團體「Flower」,於2013年12月25日發行,收錄在Flower(或稱花團)的首張專輯《Flower》中,是繼《太陽和向日葵》後的第六單曲。距今,恰好七載。

這首曲子所述說的故事,是一段難以傳達的戀情,一份難以啟齒的心意。《白雪姬》以悲傷旋律襯著主人翁的魂牽夢縈,表現那數年來的待字閨中,為的,是期盼並蒂芙蓉情之所鍾;道的,是「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的那般戚悲哀痛

回顧當初,這首由花團八人合力演出的歌曲,飄渺且搖曳、壯闊而淒厲,將萬載千秋的經典童話《白雪公主》,其內化而出的史詩感與深情款款,表現得淋漓盡致。時隔7年,在企劃「THE FIRST TAKE」中,由曾在放浪體系下,經歷了各種波動、改組,至團體解散,最終單飛出道的花團前主唱兼王牌歌手鷲尾伶菜所演唱。

伶菜的獨唱相較於花團合唱更別具一番風味,淳厚又不失層次的琴音襯托出了情感的高亢,通透且獨特嗓音更吐露出了白雪公主對相思之人的一往情深,有如怨如慕,如泣如訴之感,可謂餘音裊裊,不絕如縷。

正如前言所述,這首歌所表現的不僅僅是憂傷,更多的是對於未來的殷切期盼。而詞句中表達出的百般無奈,就好像伶菜對於演藝生涯的喟然長嘆;當中表露無遺的癡情愛戴,更像是她對歌唱的深深熱愛


今天,就讓我們深入鷲尾伶菜的過去,一覽她是如何在顛沛流離的演藝生涯中,成長、並努力堅持到了現在。


...




鷲尾伶菜

出生:  1994年1月20日(26歲)
身高:  160cm
血型:  O
出生地: 日本佐賀縣唐津市
職業:  歌手、舞者
音樂類型:J-POP
所屬團體:Flower、E-girls
經紀公司:LDH
唱片公司:Sony Music Associated Records
rhythm zone





不懼未知,孤注一擲


  鷲尾伶菜的偶像夢從國中三年級時就開始萌芽。那年,伶菜和母親一起觀看了EXILE在福岡巨蛋的現場表演,這是她人生中十分重要的轉捩點,當時的伶菜受了很大的衝擊,對於EXILE的表現更是印象深刻,想要唱歌的心情也同時根深蒂固於她的心中。2009年,就讀高一的伶菜抱持著夢想毅然決然地進入了EXPG(註一),並為了能獨自支付EXPG的學費,15歲的伶菜開始了她半工半讀的人生。值得注意的是,在進入EXPG的不久後,伶菜選擇從高中輟學,孤注一擲地向她的演藝夢想邁進。

  踏入演藝圈是小時候的伶菜難以想像的,在週刊EXILE-鷲尾伶菜に密着 (2014.12.15)中,她本人就曾提及小時候對於自己的聲音十分自卑,之所以能鼓起勇氣進入EXPG很大部分是因為母親的影響,能夠從高中輟學一心專攻歌唱也都是因為母親寬容的支持。2011年,伶菜參加了「VOCAL BATTLE AUDITION 3〜For Girls〜」主唱部門的甄選賽,同年11月26日在SHIBUYA-AX的E-Girls SHOW活動中被揭露是VOCAL BATTLE AUDITION 3的獲勝者之一。從三萬人角逐中脫穎而出的伶菜,順勢以歌手的身分加入了Flower與E-girls。在10月12號以Flower發行的首張單曲(同時也是試鏡會的課題曲)《Still》正式出道。12月28日,伶菜所屬的E-girls亦發布了出道單曲《Celebration!》。

Flower『Still』

註一:EXPG Studio是 EXILE放浪兄弟所屬經紀公司LDH所營運的演藝訓練專業學校,由五十嵐廣行於2003年創辦。全稱為EXILE PROFESSIONAL GYM。


...


Flower與E-girls的傑出成果


E-girls滿懷歉意的Kissing You


  作為Flower與E-girls兩團的成員,伶菜卯足全力,沒有絲毫的懈怠,也因為如此,她與兩團的夥伴都榮獲許多佳績:2012年10月3日,E-girls的第三單曲《Follow Me》於Oricon公信榜單曲週間排行榜取得第2位;於2013年4月17日發行首張專輯《Lesson 1》,並且以此獲得了Oricon公信榜周間銷量排名第一;10月2日,以29人體系發布的第六單曲《滿懷歉意的Kissing You》,成為了E-girls史上銷量最高的單曲;2013年底,E-girls首次受邀參加第64屆NHK紅白歌唱大賽,這同時也是伶菜第一次踏上紅白的舞台。在之後的幾年中,伶菜與E-girls的團員們相繼榮獲許多佳績,如E-girls在2013年~2017年間,共參加了5屆的紅白歌唱大賽;2014年7月18日,展開首次單獨巡迴演唱會;2015年2月14日,展開首次全國Arena巡迴演唱會。


  當然了,伶菜同生死共患難的花團也不容小覷,2013年在「Happiness vs Flower」的對決企劃中以3勝2敗的成績擊敗Happiness(同為LDH旗下的女子團體);2015年6月5號花團展開首次單獨巡迴演唱會;2016年9月14日,花團發行其第一張精選專輯《THIS IS Flower THIS IS BEST》,此專輯甚至在Oricon公信榜專輯的每周銷量排行榜上奪得第一;2016年10月20日展開第二次巡迴演唱會;2017年8月23日發布第15單曲《太陽的哀悼歌》在Oricon公信榜單曲每周銷量排行榜獲得第一。


...


演藝生涯的風風雨雨


  鷲尾伶菜的演藝生涯可說是飽經風霜,Flower和E-girls在活動期間都曾經歷不少次的變革。首先,我們說說花團,這邊用表格簡單的整理了退團成員的日期與事由:




  花團的的由盛轉衰是無可奈何的。儘管如此,花團繁盛的期間依然帶給了世人不少精彩的演出與歌曲,如《白雪姬》和《太陽與向日葵》。花團無限的魅力更給予了粉絲不少的希望與動力,這陣子看了很多花團的專訪和表演,先賣個關子,感想待會再說。我們能篤定的是,面對花團突如其來的解散,花團的粉絲們除了錯愕,更多的是不捨。


  同樣出身LDH,E-girls這個團體也廣受日本國民的愛戴。她們的陣容雖大、定位不凡,但團內的經歷也是命途多舛,在敘述E-girls的興衰之前,我想先聊聊E-girls的出身。眾所周知,E-girls是LDH公司旗下的女子團體,在2011年由EXILE的妹分組合(這是比較常見的說法,也就是後輩女子組合的意思)Dream、Happiness和Flower共三團21人所組成。這三團同樣都是隸屬於LDH旗下的女子團體,Dream成團最早,於2000年1月1日以三人形式出道,2011年時為五人團體,當時最初的團員都已經不在團內,在2017年宣布Dream團活動完全終止;其次是Happiness,最初是在2008年以5名團員的形式所組成,2011年以7人形式結成;最後是剛才提到的Flower花團,於2011年以9人形式出道,同年E-girls成立,現已解散。這三團風格各異,組成了綜合性質極高E-girls,這些EXILE系的團體,在對岸通常被稱為民工團,那是因為EXILE在成立之初的成員各個皮膚黝黑身強體壯,有別於當時的主流偶像團體,而被多數網民稱為民工團。當然,這還算是相對有爭議的稱呼。說遠了,談到E-girls,因其為聚集了來自各路人才的組織,她們的唱跳組合各司其職,風格於茫茫偶像團體中更是獨樹一幟

  在了解E-girls的組成後,我們就可以開始談論這個女子團體的興衰。從第一張單曲發行後開始說起,在單曲《Celebration!》發布之後,EXPG旗下的實習生團體「Bunny」與「EGD」的成員相繼加入E-girls。2011年末,E-girls的成員共為31人。2012年第三單曲《Follow Me》發布後,E-girls因成員數目過多,而在演出方面採選拔制度,在所有成員共同參與訓練下,若成員符合該單曲風格,便獲選拔並參與該作品。2015年1月27日,LDH宣布E-girls採用全新體系「E-girlsPyramid」,由Dream、Happiness、Flower成員和E-girls山口乃乃華、石井杏奈等20人為上部成員;第二層級的成員則由Rabbits團與Bunnies團組成;第三層級則是EXPG的實習生或學生。此外,該體系選拔制度與《Follow Me》的選拔制度相似。關於E-girls Pyramid的詳細概況,Fandom的E-girls Pyramid條目中有相當簡明扼要的示意圖,在此感謝前人的付出:




  2016年,E-girls首個子團"ShuuKaRen"誕生,成員為Flower的藤井萩花(姊)和Happiness的藤井夏戀(妹),兩人是姊妹,兩人還有一名哥哥是傑尼斯WEST的成員藤井流星(明星家族,真好啊)。此團於2017年底隨姐姐因身體健康退出演藝圈解散。2017年6年5日,E-girls宣布改制,E-girls改為與Happiness和Flower同級的組合。同時LDH以E-girls為中心,將E-girls、Flower、Happiness、スダンナズズWYリー、Dream Ami、DreamAya、DANCE EARTH PARTY、ShuuKaRen等團統整為類似EXILE TRIBE(放浪一族組合,當中也由多數放浪體系團體所組成)的團體 ──「E.G.family」。2019年12月22號,E-girls 宣布於2020年末解散組合。另外,關於E-girls成員的退出,因為團員總數實在太過龐大,為縮減篇幅,這邊我整理成了表格以便大家閱覽:




  E-girls最終於2020年末解散組合,這個團體的解散很大部分得歸咎於LDH不斷的改制,從上述的表格能夠看出,大多數團員的離開都與2015年的E-girls Pyramid制度與2017年E.G.family的誕生脫離不了關係。此外,我們可以發現,在Flower與E-girls的風風雨雨間,伶菜一直手握著夢想,沒有放棄。也正是因為如此,這位廣受愛戴的小可人兒,才得以在2020年以“伶”為藝名,作為一名獨立歌手出道。


...


舞台之外的鷲尾伶菜


  除了演藝事業,伶菜也於他的偶像生涯中嘗試過許多工作。2015年,她曾在《LARME》的11月號擔任模特兒;同於2015年,在「金田一少年事件簿R『血溜之間殺人事件』」中替角色天元花織配音,這是伶菜第一次進行聲優的工作。2019年,曾出演過數集AbemaTV的網路節目《今日、好きになりました。》,值得注意的是這系列在Youtube上的播放數達數十萬至百萬不等,十分受日本國民歡迎。

  談到這邊,想必會一定會有不少人開始好奇起了她鏡頭外的日常生活,令人意外的是,伶菜可是個十足的家裡蹲。平日沒事待在家,假日休息時也待在家,愛玩Call of Duty、APEX、Dayby Daylight這類的第一人稱遊戲,因此伶菜稱自己是完全的自宅派,認為約會最好的狀況就是兩人都待在家,這確實切合了廣大宅男們的日常與愛好,有在玩上述遊戲的朋友們可以關注她的Instagram或twitter,說不定哪天玩遊戲排隊時遇到的就是她。




鍵盤:羅技G913 TKL;滑鼠:羅技G Pro(想跟伶菜貼貼的可以買來用了

  另外,伶菜曾在訪談時提及自己的弱點是被搔癢,喜歡看恐怖電影,喜歡笑話、令人開心的事。在錄音時習慣脫鞋子,據本人所述是因為覺得這樣比較自在(宮永咲:你也會打麻將是吧)。喜歡的食物是納豆、饅魚三吃、泡菜豬肉、義大利麵,但不喜歡吃章魚和蔬菜。並對二次元化的表現感到憧憬(如壁咚、在生死關頭捨己救人的表現等)。和不少同齡人一樣,貌美如花的伶菜也是個喜歡時尚的女孩子,她的Instagram與Twitter除了追隨業內人士外,也囊括了不少的時尚與服飾品牌。最後再強調一下,她似乎真的很喜歡Apex,Apex的Instagram和Twitter帳號她都有追隨。


...


儘管夢想鞭長莫及,我卻依然馬不停蹄


2020年,在花團和E-girls宣布解散後,伶菜宣布以單飛的形式再度出征演藝圈。
懷擁夢想的鷲尾伶菜,並沒有停止追隨她的歌唱夢。

  10月2日,伶菜以“ 伶 ”的名義發佈了單飛後的第一彈作品,電影《小説の神様 君としか描けない物語》的主題曲《Call Me Sick》與插曲《こんな世界にしたのは誰だ》。同時,藉著企劃「THE FIRST TAKE」,首次以個人名義於網路上露面,並進行了演出。


  有別於花團的閨怨風與E-girls多樣的曲風,《Call Me Sick》的風格是更加pop與正向。當伶菜以“伶”的名義在THE FIRSTTAKE中發布歌曲時,許多粉絲的留言都表達了對花團、E-girls的遺憾和不捨,以及對於“伶”這個名份的不習慣與訝異。另外,在THE FIRST TAKE的Podcast的訪談中,伶菜提及了THE FIRST TAKE是僅有一次機會的表演,所以即便是稍微的失誤也會被收錄進去,雖然心有不甘,但那也是THE FIRST TAKE的優點。儘管和LIVE十分相像,伶菜覺得THEFIRST TAKE在缺乏觀眾的情況下昇華了緊張的氛圍,就好像在電視節目上一樣,在和自己決鬥。可以看得出縱使站上了未曾見過的舞台,伶菜依然鼓起勇氣,卯足全力,盡情的享受當下的挑戰。總得來說,透過THE FIRST TAKE,大家看到了有別於以往,更加特別的鷲尾伶菜。


伶 - Call Me Sick / THE FIRST TAKE


  鷲尾伶菜至今為止的演藝生涯可說是一波三折,她曾說過自己是個性格陰暗的人,因為國小的音樂課程,使得伶菜於小時候對自己的歌聲感到相當自卑,從很多訪談中也可以看到即便是現在的她也會對自己的表現感到喪志疲憊,但她,從不有所怪罪。能成為歌手是小是後的伶菜很難想像到的,因此為了能在歌唱領域展露頭角,不論何時她都卯足了全力。許多業界人士都稱伶菜是個克己的人,即便錄音宣布結束,她也會對於自己不滿意的部分要求再來一遍,如此嚴以律己的心態放到現今來看是多麼的難能可貴,這也完善的表現出了歌唱便是她的心頭所愛。

  伶菜的月貌花容,是奼紫嫣紅中脫穎而出的遠山芙蓉,和她美貌相襯的是她勤奮不懈的用心和衝勁。她能歌善舞、才華橫溢,與生俱來的靡顏膩理衣香鬢影,更讓她美得宛若晨曦。現在的她,獨立並百折不,如磐石般屹立不,那無懈可擊的決心無疑是伶菜最吸引人的部分,即便被現實撕得稀碎,但她從不會輕易被擊潰。在面臨過Flower和E-girls這兩個影響她人生巨大,卻最終落得解散的女子團體,鷲尾伶菜如今以全新的姿態東山再起,似乎像是在告訴世人:儘管夢想鞭長莫及,我卻依然馬不停蹄。


...


後記


  鷲尾伶菜至今為止的演藝生涯,差不多就談到這邊。在結語的部分,我想先說說一個令我訝異的點。網羅資料的期間,我意外知道了EXPG有位於台北的分校,往深處細查,他們的FacebookInstagram內全是學員們刻苦練習的樣子,即便全是年輕人,也是上有老下有小,小至看似許多國中小的學生們在課餘時間揮灑汗水。雖然我不是專業的舞蹈人士,但作為路人觀眾,我能看得出:這些人都是為了自己熱愛的事物在燃燒生命的勇敢鬥士。同時,我才知道,原來世界上,有不少不同領域的追夢者。

  接著,再回過頭想想鷲尾伶菜,她也不是這樣過來的嗎?老實說,我受到很大的衝擊,無論是對伶菜孤注一擲的衝勁,還是她不輕言放棄的毅力,和貫徹鍾愛其所愛的決心,都讓我十分驚訝。你很難想像一個15、16歲對於自己歌唱沒有自信的小女孩,願意鼓起勇氣拋棄一切,從高中輟學,兼職多份打工以賺取學費,為自己的夢想燃燒生命。不論是在哪個年代,這都十分難得,即便年輕是她的本錢,是所有年輕人的本錢,但能使她與眾人不同的,是她赴湯蹈火的勇氣,與鍥而不捨毅力,這些都是伶菜最能自豪的秘密武器,也是她現今如此耀眼的主要原因


伶菜的聖誕裝(Instagram: reina.washio.official)


  在這個分秒間瞬息萬變的現代,有的人埋天怨地,有的人順應變化。撰寫這篇文章的幾個禮拜,我不斷看著伶菜,那個從一般家庭出生的樸實少女無怨無悔的向前邁進,反思著:她都那麼努力了,我還有藉口止步不前嗎?無論你是正在準備會考學測國考的考生,還是大學研究所正在琢磨未來的學生,抑或是受風吹日曬雨淋的上班人士,在失意的時候,你可以想想《當幸福來敲門》裡的克里斯·賈納;而即便你沒有自信,也可以回頭看看這篇文章,想想曾有個對自己十分自卑的小女孩,憑藉著對鍾愛事物的熱愛,成為了萬人們眾星拱月且珍愛的對象。同時,我們能從她動人的眼眸中,窺見幸福二字。追求幸福無疑是件難事,而追求幸福的秘訣,就是緊緊抓住最重要的事物,絕對不要放手。


最後,我想再次表達,能在這刻苦難熬的年份遇見這位絕代佳人,是我在寫作與求學生涯的三生有幸。


感謝閱讀至此的你們,筆者由衷感謝,辛苦你們了。希望你們能因為這篇文章獲得些什麼,也願你們會喜歡這樣子的文章。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的話,還請不要吝嗇你手中的Clap、GP,或回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那些都將是我下一篇文章的動力。


2020.12.25
祝大家聖誕快樂!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飛蛾撲火、企鵝撲水
竟然可以看到有人寫到EG和花團的故事,EG體系在台灣的認知度超低,連對岸也不高,森雅貴應該在EG巔峰期做海外宣傳,真的浪費了整個EG體系
2021-03-29 18:31:09
白羽
真的。身邊有些會追日本偶像的朋友蠻多都不知道EG的存在,在歐美那邊也似乎鮮少有人討論。反倒是她們在日本超紅的,MV觀看數都是百萬到千萬起跳。這導致了蠻多人在批評森雅貴或他們公司不太懂宣傳跟經營女團,海外太少人知道EG這點真的很可惜。
2021-03-30 16:58:4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