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詛咒APP

里奇 | 2020-12-13 22:43:17

完結短篇
資料夾簡介
還沒完成的系列,暫列短篇
最新進度 鬼故事

詛咒APP
看著臉書上的即時動態,小慧無趣的打了哈欠。
叮咚!
右下角跳出一個訊息,是個暱稱叫小翼的男生。
小慧突然想不起來這個人是何時加入好友。
也許是玩水族箱時加的。
「今天是情人節,沒跟男朋友出去玩喔?」
「沒,我有事,先不聊了。」小慧很不喜歡這種會探人隱私的男生。
「你男友是不是Andy?」
「你怎麽知道?」一股寒意爬上背脊,小慧感覺另一端的人似乎有點恐佈。
「拜託,妳FB上有寫啊,忘記囉?」
小慧轉動滑鼠的滾輪,原來自己有標示在跟Andy交往,看來是自己嚇自己。
「是啊,怎樣?」
「我傳個相片給你,我怕我看錯人。」
小慧點開小翼傳送的檔案,跳出一個令小慧無法置信的畫面。
那是小慧最熟悉的笑容,但迎接笑容的卻是別的女人。
是Andy和辦公室秘書倩柔在餐廳用餐。
小慧之前因工作關係去Andy的公司送件,因而認識Andy,兩人個性相投,很快地陷入熱戀而同居。
但近來Andy公司的同事私底下告知小慧,辦公室新進的秘書倩柔似乎也喜歡上了Andy,兩人常常利用午飯時間或休息時間,在茶水間裡打情罵俏。
為此,小慧曾請假,在中午的時候專程到Andy公司,果不其然看見兩人在茶水間裡吃午餐。
當時Andy見到站在門口的小慧,還有後頭準備看好戲的同事們,便站起身,走向快哭出來的小慧。
一把抱住了小慧,深情的一吻。
後來Andy才告知小慧,他與倩柔是大學時就認識的好友,沒有任何曖昧。
小慧當時便信了Andy的話,不再懷疑Andy,直到看見今天的照片。
傳輸訊息跳出,是幾張他們逛街、進百貨公司的精品櫃挑選首飾的照片。
「怎麼可以…他怎麼可以騙我?」
「怎麼了?是他嗎?」
「你怎麼會有這些照片?」
「今天逛街無意間遇到的,真的是妳男友喔?那女的是?」
「他的女同事,沒想到他騙我去加班,卻是去跟那個女的約會!」小慧一想到早上Andy才語帶遺憾的告訴她要加班,卻沒想到這一切都是謊言。
「是嗎?妳確定是這樣嗎?」
「一定是這樣,他怎麼可以騙我!」小慧的眼淚不斷滴落,心中充滿了憤怒與不滿。
「我要詛咒他們這對狗男女,他們絕對不會有好下場的!」
「妳...真的要詛咒他們?」
「對,我不要放過他們!」
「妳有智慧型手機吧?」小翼突然冒出這個問題,讓小慧有些疑惑。
「有啊,怎麼了?」
「我傳個QR給你,有個APP不錯,妳試試看吧。」說完,一個圖片傳送後,小翼卻突然下線了。
「人呢?」小慧疑惑地看著傳來的圖片,還是操縱著手機,聯接上圖片隱藏的訊息。
那是個奇怪的網址,不是一般下載程式的網頁,只有著黑色的背景,和下載程式的連接點,程式的名稱叫做「草人的詛咒」。
小慧感覺這個網頁似乎不太對勁,右手的食指移到手機的返回鍵上,準備退出。
Andy與女同事吃飯的開心笑容突然閃過眼前。
手指一轉,小慧點擊了下載點。
沒有多久,下載完成,螢幕漆黑一片。
程式正在自動開啟,小慧腦海中的警鈴大作,但似乎已經來不及了。
說明程式的紅色字體逐一浮現。
第一點,詛咒對象請選擇手機內的連絡人,當詛咒完成後,將會立即發送。
第二點,咒術發送後,無法進行取消及重複發送,並會在5分鐘內實現。
第三點,七天後,將自動開啟次詛咒程序,期限內無法取消或刪除本程式進度。
第四點,次位詛咒對象應於程式通知起24小時內執行,如不執行本程式,程式將提前終止。
第五點,後執行之詛咒難度將提高,如不能完成,程式將提前終止。
第六點,將於執行七次後,自動終止執行歷程。
第七點,被本程式提前終止所造成之影響,請自行負責。
第八點,咒術執行契約如下,請參閱。
小慧見到說明事項下方,有著如一般線上遊戲的合約連結選項,小慧不作多想,逕自點選了同意。
啟動程式的紅色按鈕隨之浮現。
小慧開始了「草人的詛咒」。
雖然猶豫了一下,小慧仍點選了Andy。
手機出現慘白的背景,一個貼著Andy照片的草人出現在螢幕中,紅色的數字正開始倒數。
START!
草人開始移動,一開始在下,一下閃到右上,一下閃到左邊、右邊、左上方、下方,如此的順序不斷地變換,左下方的紅色數字正在倒數,有5分鐘的時間,但小慧卻不知該如何進行。
不知如何是好的小慧點了一下草人的身體,一支長釘刺進草人的身體,還有代表血液的紅色水滴跳出,Andy的臉扭曲,貌似十分痛苦。
這是一款模仿草人插針的詛咒遊戲!
小慧發現遊戲方式,報復的念頭從心底竄出,對著Andy的草人就是一陣狂點,小小的草人瞬間便佈滿釘子。
遊戲時間還沒到,螢幕上便出現了「詛咒發送」四個大字。
此時從字上流出鮮血般的紅,佈滿整個手機螢幕,小慧對這個顏色感到不舒服,正想按下手機的首頁鍵,畫面閃了一下,手機又轉回原先設定的桌布圖案。
叮咚!
「APP好玩嗎?」小翼不知何時上線,還丟了訊息。
「還不錯,把他的草人插的像隻刺蝟,蠻過癮的。」
「喔,妳下手還真狠耶。」
「讓女人傷心的代價,這還算小兒科哩!」
「是嗎?希望妳不要後悔,保重了,掰掰囉。」說完,小翼隨即離線。
神秘的網友,讓小慧滿腹疑問,卻沒有機會詢問,這是小慧與小翼最後一次的對談。
五分鐘後,小慧的手機又跑出了詛咒完成的字樣,卻也同時接到了Andy的死訊。
『新聞快報,今日下午,在新北市一處建築工地旁發生意外,吊掛鋼筋的繩索突然斷裂,砸中一名正巧經過的男子,男子當場身亡,警方正在調查…』
小慧呆站在禮儀廳前,照片裡的Andy笑容燦爛,那是去年冬天到北海道旅遊時拍的,原本說好今年要再去,但卻是已經無法再實現的旅行。
淚無法控制的落下,一陣暈眩,小慧的世界開始傾倒。
一股力量從後方撐住小慧。
「妳還好吧?」是Andy的同事,倩柔。
「我沒事。」小慧拉開兩人的距離,一想到她與Andy相處的畫面,小慧仍舊無法釋懷。
「這是Andy要送妳的戒指。」倩柔拿出一只鑲著碎鑽的戒指。
「為什麽戒指會在妳那裡?」
「不要誤會,因為Andy原本今晚要給妳驚喜,請我幫他挑選戒指的款式,因為指環內有刻字,才剛刻好,卻沒想到Andy不能將它親手送給妳。」
倩柔將戒指交到小慧的手上,淚水開始潰堤,轉身便跑向等在一旁的男子懷中,痛哭失聲。
「難道是我…」小慧的身子不停的顫抖,淚水不停地落在緊握戒指的雙手上。
接下來的幾天,小慧渾渾噩噩的度過一切,彷彿靈魂被抽空了。
直到Andy被送入了火葬場,小慧才像是清醒過來,抱著Andy的遺照嚎啕大哭。
 
牆上的時鐘顯示8點30分,小慧走進兩人的家,窗簾隨風擺動,彷彿還能見到Andy的身影,但卻再也聽不見熟悉的聲音。
躺在沙發上,抱緊著Andy最愛的抱枕,小慧想找尋Andy殘留的味道。
叮咚!
手機似乎收到了訊息,小慧拿出手機。
草人的詛咒!
「啊!」
小慧驚呼一聲,趕緊將手機丟開。
「怎麼會出現?」
小慧自言自語的問著,那款害死Andy的軟體,竟然在頭七這天自己跑出來!
突然,一個畫面閃過腦海。
『第三點,七天後,將自動開啟次詛咒程序…』
小慧這才意識到,這程式要她找尋下一位被詛咒者。
但是被執行的對象可能會像Andy一樣遭遇不測?
一想到Andy慘死的模樣,小慧蜷縮在沙發上,不敢去拿起手機。
手機畫面此時閃了一下,響起來電鈴聲。
小慧向前探了一下,手機上顯示著熟悉的號碼,那是部門主管京姐的來電。
「京姐好,我是小慧。」
「怎麼了?還在忙?」
「沒有,剛回到家。」
「事情都處理完了?」
「是的。」聽到京姐這樣問話,小慧突然感覺有些惱火。
「既然是這樣,明天趕快上班,人手不足,事情快忙不過來了。」
「但是京姐…我…」
「怎麼了?還有事情?」
「沒有。」
「沒有的話,明天準時上班,我在我辦公室等你,就這樣,我先去忙了。」說完,京姐便掛上電話。
怎麼會有如此不近人情的主管!
小慧怒火中燒,平日與她私交很好的京姐,卻在此時這樣對她!
叮咚!
手機又發出訊息聲,小慧轉頭一望。
『是否將來電者-京姐設為被詛咒者?』
怒火中燒的小慧,身體彷彿被人操控一般,逕自點下同意。
腦中警鈴大作,驚覺不妙的小慧回過神,卻發現貼著京姐大頭照的草人已經開始動了起來。
速度似乎比上次快了一些。
小慧望著移動的草人,不知該如何是好。
此時小慧看見左下方的紅色數字正在倒數,這次只有4分鐘的時間!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時間倒數最後二分鐘。
『第五點,後執行之詛咒難度將提高,如不能完成,程式將提前終止。』
如果放著不管,程式就結束了?
等等,事情會這麼簡單?
『第七點,被本程式提前終止所造成之影響,請自行負責。』
有股不祥的預感油然而生,時間進入倒數最後一分鐘。
照片上的京姐此時出現笑容,笑瞇瞇的雙眼直盯著小慧。
令人心寒的笑容。
小慧手指朝著京姐的照片按了下去。
釘子貫穿了大頭照,看不見京姐的臉,左下方的時間停在最後1秒。
畫面逐漸變暗,「詛咒發送」四個大字又再次浮現。
小慧將手機丟開,整個人在沙發上顫抖著。
此時,電視突然開啟!
『新聞快報,新北市某外貿公司主管,疑似憂鬱症發作,打破辦公室落地窗後,跳樓自殺,落地時遭路燈貫穿頭部,當場身亡…』
 
小慧緊握著手機,走進了一家通訊行。
「你好,請問有什麼我可以為你服務的嗎?」
「我想賣掉這支手機。」
「要賣掉這支嗎?這是剛上市不到一個月的SONY手機耶!」
門市小姐接過小慧的手機,當螢幕對上雙眼的那一瞬間,門市小姐突然呆住了。
「小姐、小姐?」
「啊?」
門市小姐宛如從夢中驚醒,訝異地看著小慧。
「怎麼了嗎?」
「不好意思,我要賣這支手機。」
「喔,好,我現在幫妳處理。」
門市小姐面無表情,眼神有些空洞,像是突然換了一個人似的。
手指在手機上滑動,門市小姐刻意舉起手機,不讓小慧看見她操作的情況。
「小姐,請問妳在做什麼?」
「我在做什麼?」門市小姐露出僵硬的笑容。
「不好意思,您這支手機不可以轉賣。」
門市小姐刻意將手機螢幕蓋在桌面上,推向小慧。
「不可以?為什麼不能賣?」
小慧將手機拿起,瞬間愣住。
草人的詛咒!
四個鮮紅的大字烙印在手機螢幕上,黑色的背景裡,似乎還藏著兩個若隱若現的怨恨人臉。
「怎麼會?」
「詛咒沒完成,手機是不會離開你的喔…嘿嘿…」
耳邊傳來門市小姐的笑聲,小慧抬起頭。
一個血肉模糊的頭顱朝著自己撲來!
 
「啊!」
小慧從床上彈起,原來剛剛一切都是在作夢。
雙手緊按著胸口,心還在撲通撲通地跳著。
那一幕真是太嚇人了,尤其是頭顱撲來的那一瞬間,小慧看見了頭上的櫻花髮夾。
那是京姐從不離身的髮夾。
牆上的時鐘顯示著12點20分,不過才睡了兩個小時而已。
正當小慧想要躺下去繼續睡時,突然一個白影閃過眼前。
小慧緊張地望著前方,白色的窗簾隨風晃著。
錯覺?
不,小慧緊盯著白色窗簾,剛剛那一瞬間,小慧很確信看見了京姐怨恨的臉。
掀起棉被,小慧決定要去關上窗,搖晃的窗簾讓她感覺很不舒服。
當抓住窗簾,小慧看見了不可置信的一幕。
窗簾是拉上的!
那自己拉著什麼?
小慧仔細的看著手上的白布,想起來自己在哪裡看過。
那是殯儀館蓋在死人身上的白布!
「小慧。」
一個熟悉的呼喚聲。
小慧緩緩地轉過頭,看見了那個櫻花髮夾。
血肉模糊的臉就在自己的眼前,血水不斷滴落。
一隻手突然從後方搭上了小慧的肩!
 
「啊!」
小慧大叫了一聲,從桌上彈起。
辦公室同仁都望著小慧,牆上的時鐘顯示著2點15分。
「叫什麼?嚇了我一跳!」
「對不起,李董。」
小慧趕緊起身,向身旁的中年男子道歉。
李董是公司的董事長,也是全辦公室女同事最討厭的對象,因為他很愛開一些不好笑的黃腔,眼神還色瞇瞇的。
「都幾點了還在午睡,把桌子整理整理,順便倒杯咖啡到我辦公室來。」
李董說完便轉身走進辦公室,其他同事們開始竊竊私語,畢竟李董根本不喜歡咖啡,要小慧倒咖啡進辦公室,根本是別有用心。
 
「李董,你的咖啡。」
「這裡沒人,叫我強哥就好了。」
李董擠著臉上的肥肉放送出的媚眼,讓小慧有些噁心反胃。
「如果李董沒別的吩咐,我先出去忙了。」
「等一下。」
差一步便要踏出辦公室的小慧,卻冷不防的被叫住,此時後方傳來噁心的熱氣與壓力。
「晚上有件案子要麻煩你,可能要熬夜加班,你可以先下班回家梳洗一下,晚上七點在我辦公室見啊。」
李董油膩悶熱的手掌在小慧的肩膀上游移著,臉頰旁還傳來噁心的口臭。
「說好了,別爽約喔。」
李董轉身走回辦公桌,小慧趕緊離開。
轉身關門時,小慧看見李董拿起她沖泡的咖啡,倒進桌旁的盆栽裡。
 
「小慧,李董是不是要妳晚上加班?」一位女同事站起身,小聲的詢問。
「妳怎麼知道?」
「京姐來這裡之前,李董就常常要女員工晚上留下加班,然後隔天那些女的就都離職了,聽說是被李董強姦了。」
「這我有聽說,有個女的被強姦後,跑去李董他家大鬧,被李董他老婆知道了,才派京姐過來看著李董。」一位男同事也起身,悄聲的說道。
「現在京姐不在了,李董他老婆又生病住院,我看是沒人能管的住他了。」
正當同事們你一言我一句的談論李董的惡行惡狀時,小慧的手機傳來訊息的的鈴聲。
「還在聊天?不用做事啊?」李董從辦公室探頭出來,大聲的喝斥。
所有人趕緊回到自己的辦公桌前,小慧也將手機丟進包包裡,埋首於辦公桌前。
 
「妳先走吧,晚點我來關門就好。」
李董催促著打雜小妹離開,走進辦公室,拿起桌上的手機。
「師父,公司的人都走了,我有叫那個女的晚上來加班了。」
「很好,我現在正要出發,你先到樓下的咖啡廳等我吧,先別留在辦公室,離我們約好的時間還有一小時,別自己一個人待在那邊。」
「好,我馬上離開。」
李董掛上電話,抬起頭望向牆上的電子鐘,晚上6點55分,臉上浮現出淫穢的笑容。
拉開辦公桌最底層的抽屜,裡頭塞滿著情趣用品,李董舔了舔嘴唇,似乎在盤算著待會的遊戲。
關上抽屜,一抬起頭,卻見到京姐竟然在窗外惡狠狠地瞪著他!
李董嚇得向後退了兩步,只見京姐將頭向前伸,便穿過了玻璃,從員工辦公室飄進了李董的辦公室。
「別、別過來!」
李董向後退著,後背抵上了冰冷的落地窗。
京姐飄向李董,此時凶狠的臉開始向內凹陷,變成一個血淋淋的深邃黑洞。
胸口傳來一陣劇痛,身邊空氣像是被抽走一般,李董摀著胸口,表情扭曲著。
「喀啦!」身後傳來玻璃裂開的聲音。
只感覺到背後傳來一股強大力量,李董被拉出窗外。
眼前的世界慢慢陷入黑暗,李董最後見到的,是小慧陰險的笑容。
 
「來遲一步。」
男子站在對街,看著眼前的黃色封鎖線,李董的屍體就掛在路燈上。
「上次有個女的也是死在那座路燈上」
「對啊,好像是同一間公司的。」
「那棟大樓是不是風水不好?還是在抓交替啊?」
男子轉過頭,看著一群吱吱喳喳,高談八卦的長舌婦們,越講越大聲,好似想讓一旁採訪的記者聽到。
此時,透過人群,男子看到一位眼熟的女子,正握著手機,面無表情地看著李董陳屍的現場。
「妳好,請問是小慧小姐嗎?」
小慧轉過頭,疑惑地看著站在眼前的男子。
身穿著大風衣,下巴有些鬍渣,看起來像是個偵探。
「請問你是?」
「我們見過面的,七天前,在你們辦公室。」
小慧突然想起來,京姐過世的隔天,所有辦公室的員工都回公司拜拜,這個男的站在李董身邊,兩人低頭不知道在說甚麼,還不時望向員工站的區域。
「現在方便嗎?我請妳喝杯咖啡,有事想跟妳談談。」
「嗯,好。」
 
「方便借我看一下妳的手機嗎?」
兩人在咖啡廳不發一語的坐了很久,咖啡逐漸冷掉,此時男子突然開口,小慧嚇了一跳,原本握著手機的手又更加用力的握著,手指開始有些疼痛。
男子伸出手,臉上露出迷人的微笑,小慧不禁有些臉紅,緩緩地將手機交給男子。
男子舉起手機,看了好一會,也沒有解開手機的螢幕鎖,就這樣靜靜的看著。
「謝謝,這隻SONY的手機外型不錯。」
「這是我男友送我的。」
「他也死了吧?」
男子突然冒出這句話,小慧手一滑,將手機掉在地上。
小慧低下頭,撿起手機,才剛一坐回位置上,卻見男子站起身。
「不好意思,我無法幫不了妳。」
男子說完,便逕自走出了咖啡廳。
「等等!」
小慧追出去,拉住男子的手臂。
「你知道我手機的狀況?」
「知道。」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說無法幫我?」
「我叫蕭玄凱,是個偵探。我只知道妳下載了不該下載的APP,除此之外,無可奉告。」
「什麼?你知道『草人的詛咒』?這該怎麼刪除,拜託你幫幫我!」
小慧終於找到一絲求救的希望,緊緊地抓著蕭玄凱的手臂。
「來不及了,當妳用這個咒術殺害妳的至親時,這一切將無法挽回。」
說完,蕭玄凱逕自抽回手,一轉身,便消失在黑夜之中。
「不要走,求求你幫幫我。」
小慧跌坐在地,淚不斷地從臉上滑落,但黑夜卻依然靜謐,沒有給予任何的回應。
 
接下來的日子,小慧躲在家裡,除了買菜以外,幾乎都不外出。
公司發出了解雇通知,但小慧也絲毫不在意。
一個接著一個,即時新聞播報著死訊,伸出鹹豬手的主管、催促上班的同事、促銷保險的煩人業務員。
只剩下一個名額,手機在昨晚又響起了通知,小慧不想再殺人了。
來電鈴聲響起,小慧習慣性的接起。
「張小姐,妳上個月的房租還沒繳啊,我是看妳最近有事,才不打擾妳,結果妳一直都沒把租金匯給我…」電話的那一頭傳來房東碎碎念的聲音,讓小慧十分心煩。
「囉嗦,我現在就殺了妳。」
「妳這個人怎麼可以這樣…」
房東話沒說完,小慧便逕自切斷通話,點下『草人的詛咒』。
「新聞快報…」
主播低頭不語,小慧看著電視,背上傳來一股寒意。
「想知道妳的房東怎死的,自己看看外面啊!哈哈哈…」
主播抬起頭,發出令人發毛的笑聲,小慧抓起遙控器,卻關不上電視。
「到現在都沒發現嗎?妳的電視插座呢?真是夠蠢的女人啊!哈哈…」
小慧轉過頭,望著放在櫃子上的電視插頭,這才想起來,情人節那天,Andy出門前發現電視壞了,說回家再送修,便把插頭拔掉了。
「愚蠢的女人,詛咒還沒結束,妳也一起下地獄吧!」
小慧從沙發上跳起,一把將電視推到地上。
主播的笑聲停止了,四周彷彿被凝結,沒有一絲聲音。
「叩、叩!」
突然出現的敲門聲,把小慧拉回了現實。
「是誰?」
小慧邊問,邊透過門上貓眼向外看去。
臉上插滿鐵釘的房東惡狠狠地盯著她!
「啊!」
小慧嚇得向後跌坐,那一眼,看到的不只房東,後頭還在站著三、四個死狀悽慘的鬼魂。
「不…不要找我…」
小慧向後退著,發抖的雙手雙腳讓她站不起身。
突然,背後似乎頂到了什麼,也感覺頭上好像有東西,小慧緩緩地抬起頭。
「小慧…」
一個腥臭、血肉模糊的臉就貼在眼前,冰冷的血液滴到了小慧的臉頰上。
「啊!!!」
小慧放聲大叫,連滾帶爬的進了寢室,將門鎖上。
「小慧、小慧…」
一個又一個的黑影貼在窗戶上,不斷地呼喊著小慧。
「不…不要…」
小慧跌坐在床上,驚恐地看著窗戶。
「別怕。」
一股熟悉的感覺,將小慧緊緊抱住。
「Andy?」
「是我。」
小慧冷靜了下來,緊緊抱住Andy的雙手。
「我好想你。」
淚水滴落在Andy和小慧的手上,方才的恐懼感一掃而空。
「我也很想你。」
小慧轉過頭,看向Andy。
千瘡百孔的臉貼在眼前,蛆蟲在傷口上蠕動著!
「想妳跟我們一起下地獄!」
「不要啊!!!」
小慧放聲大叫,一轉頭,死相悽慘的京姐、李董等人便站在眼前,伸出手,緊緊的抓住小慧。
「該走囉…」
 
「新聞快報,新北市一名女子被發現陳屍在床上,表情扭曲,據法醫表示,該女子生前受到極大的驚嚇,確切死因尚待解剖相驗…」
婷婷關上了電視,走回房間,此時電腦傳來訊息聲。
是一個叫小翼的人發出的。
婷婷想不起是何時加的,或許是臉書上的追隨者吧。
「我這裡有不錯的APP,要玩看看嗎?」
一個QR碼出現在對話框上,婷婷隨手拿起手機,鏡頭對上了QR碼……

43 巴幣: 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