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遙遠之國的芭芭拉】——第十步:白髮的女武神

作者:穗森百里│2020-05-27 06:27:59│贊助:0│人氣:20
  龍的怒吼聲還在持續著,只要那聲音尚未消停,一切都還有挽回的機會——芭芭拉如此告訴自己。

  芭芭拉乘坐著妮可,化作風、化作閃電,僅僅只花費了數分鐘就穿越了寬廣的大森林,作為依賴著現代交通工具移動的現代人,妮可的疾馳遠比芭芭拉自己飆到時速一百公里以上的速克達還要快上好幾倍,就算場地是崎嶇難行的森林,也絲毫不能減緩妮可的四足驅動。
  即便已經是如此神速,壓低身子的芭芭拉還是不斷催促著:「妮可!再快一點!」
  妮可沒有走一般馬車能通過的平緩坡道,而是選擇了幾乎一直線的陡峭山壁,時而奔跑、時而跳躍,這是只有優秀腳力與平衡的生物才辦得到的移動方式。
  最終,芭芭拉只花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就已經攻至山頂,以高速逼近那不時傳出龍吼的山壁,相信那就是道祖黑龍與凱因等人所在的區域,芭芭拉敏捷地踩上了妮可柔軟的背,拔出腰間的太刀赤弧月。
  芭芭拉擺出架勢,深深吸一口氣,然後喝令:「妮可!停下!」
  妮可立刻踩了煞車,配合著慣性,芭芭拉蹬背躍起,如同一枚飛彈直直朝著岩壁飛去,在僅有零點零幾秒的瞬間,她向前旋轉了整整一圈,加強了斬擊的力量,伴隨被凝聚起來的風刃,芭芭拉凌厲的斬擊直接命中了光滑的岩壁。
  但奇怪的是,岩壁居然直接吸收了風刃,化作了純粹的魔力,僅有刀刃帶來的物理傷害也僅僅只是在岩壁上造成了一道細小的刮痕,且瞬間就像是活著的生物一樣自我恢復,完全沒留下半點芭芭拉曾經造成傷害的證據。
  「妮可!」
  沒有更精確的指令,芭芭拉只是大喊了一聲巨狼的名字,並在確認岩壁沒有損傷的時候順勢猛踢了岩壁、向著來處反跳,而能心領神會的妮可立刻原地繞圈、瞬間加速到時速幾百公里以上,在即將引出一場龍捲之前朝著在空中做出如體操選手般華麗後翻的芭芭拉跳去,強大的衝擊使地上被激起沙塵,一人一狼在空中交會,芭芭拉的兩隻腳與妮可的兩條後腿精準地互相交接,如精密計算的器械,兩者皆奮力一踢,藉此力道,芭芭拉再一次對岩壁發動突擊,這回她在刀上傾注更多力量,赤弧月發出紅光,在斬擊的瞬間分裂成六等分,這不是魔法,而是實實在在的六連斬,這對岩壁造成了深深的裂痕,但就如方才的結果一樣,岩壁很快就恢復原狀。
  「嘖。」望著連續兩次攻擊皆無成果的芭芭拉咂了嘴,「入口,存在,必然!妮可!」
  芭芭拉再次呼喚妮可,妮可跳上半空中接住芭芭拉,芭芭拉調整了姿勢、重新跨坐在妮可的背上。
  「爬上去!」
  與剛剛一樣,妮可在原地繞起大圈加速,這回一陣龍捲隨之產生,兇狠地肆虐著大地與天空的雲彩,從那龍捲風之中,妮可載著壓低身體的芭芭拉又一次朝著岩壁飛躍而去。
  岩壁高約數十公尺的跟部部分幾乎是垂直的,但朝上的強大力量以及從趾前伸出的利爪,使妮可順利地向上攀登。
  在殘餘的力量快要不足以支撐妮可與芭芭拉的重量時,他們已經通過了最初的考驗,岩壁開始向內彎曲。見此情形,妮可也加足了馬力。
  終於,他們看見了如利爪般彎曲且尖銳的岩壁頂端,,如破碎蛋殼,岩壁並沒有完全封閉,而是在正上空露出了空間,但也正如一顆蛋,那裡覆蓋著隱約閃爍七彩光芒的薄膜。
  「結界嗎?」
  芭芭拉握緊了手中的太刀,雖然因為剛剛對岩壁沒能造成破口,芭芭拉心中無法有足夠的把握,但她沒讓妮可停下,而是讓妮可直朝著薄膜飛奔。
  芭芭拉抓準了薄膜進入攻擊範圍的時機揮刀,但意料之外的是,刀碰到薄膜就像是砍在空氣上,完全沒有半點阻隔的力量,原以為會停留在上面的妮可也踩了個空,一人一狼直接穿過了七彩的結界,見到了趴伏於地、低吼著的黑龍道祖。
  雖然結界沒阻擋自己,讓芭芭拉十分錯愕,只是她沒有時間驚慌失措,盯緊龍頭、芭芭拉與妮可在空中分開,芭芭拉向前旋轉了好幾圈,妮可則對著龍頭吐出了火球,兩者攻擊合併,如同一記鐵鎚直擊黑龍的天靈蓋。
  碰——
  巨大的碰撞聲產生的瞬間,龍頭也被重重的壓入了岩盤之中,激起陣陣塵土。
  借反座力,芭芭拉與妮可陸續落地,站在了焦黑的屍海中心。

  「這……」
  望著一片狼藉,化作焦炭扭曲的屍骸、被撕裂破碎的新鮮內臟散落一地,空氣中瀰漫著揮之不去的駭人氣味。
  灼熱的胃液湧上,芭芭拉用手摀住嘴,阻止了混雜著恐懼、悲傷、悔恨的濃稠液體噴洩而出。
  芭芭拉跪倒在地,將赤弧月插在地上當成了支撐,用空著的手擦了擦嘴角說道:「還是……沒趕上……嗎?」
  芭芭拉自己也明白,以森林的暴動開始到荷馬士等人出現,起碼已經過了五至六個小時,那千人出頭的隊伍又怎麼能撐得過如此巨龍的攻擊那麼長的時間呢?
  煙塵逐漸散去,黑龍揚起頭,像是還有些暈眩,甩著自己的頭,腳步有些不穩。
  就算沒能救到任何一人,芭芭拉也知道自己已經騎虎難下,環視四周,這裡沒有任何出口,向內彎曲的岩壁無法再用一樣的方法攀登,雖然自己一人還有辦法離開,但她還有妮可。
  芭芭拉雙手緊握手中的赤弧月,打算開始自己的攻勢,只是此時在她的後方屍骸之中傳出了口哨聲。
  顧不得巨大的敵人還在前方,芭芭拉扭頭就跑、衝向聲音的來源。
  口哨聲忽弱忽強,前一陣子才聽過的旋律飄盪在空中,與恐怖煉獄的空氣混雜在一起。
  那正是獻給龍神的詩歌——『末代龍國興亡曲』。
  翻開屍骸堆,布蘭諾那張悽慘的臉出現在芭芭拉面前,閉著眼睛吹著口哨的他一臉輕鬆自在,看到芭芭拉那張破涕為笑的精緻臉蛋,布蘭諾翹起嘴角吃力了地說:「嘿,美麗的女神,小生已經到了英靈殿了嗎?如果可以,小生希望能得到女武神的一些憐憫,好安撫小生歷劫而亡的悲愴……」
  聽到布蘭諾還有餘力開玩笑,芭芭拉眼球都要翻到北太平洋,打算把這傢伙給埋回去,布蘭諾見狀只得趕緊道歉。
  「出來。」
  芭芭拉打算把這美男馬鈴薯連根拔起時,布蘭諾卻頻頻哀嚎道:「喔——小生的肋骨大概斷了,腿也斷了,雖然這句話在美女的面前這麼說十分丟臉,現在把小生抽出來恐怕也沒有任何意義吧。」
  布蘭諾一臉無奈,還帶著忍痛的鐵青,滿臉的冷汗阻止了芭芭拉。
  「小生只是個詩人,去找找其他還活著的人絕對是比小生還要有用處得多。」
  「人,活著,還有?」
  「勉強還有吧?」布蘭諾苦笑著,對芭芭拉解釋道:「小生聽覺還算靈敏,還能聽到幾個人的呼吸聲,應該還有幾十個人吧?黑龍神大人只是把我們剩下的人給打到無法反擊之後就置之不理了,大概是道祖的憐憫吧?把小生等人給傷害到如此地步,不管我們,最終我們還是會死呢,咈咈咈——」
  但是出口也沒有因此開啟,果然還是得等到入侵者都死光,出入口才會重新開啟——布蘭諾如此推測。
  芭芭拉一邊聽著布蘭諾說話,一邊從腰包裡拿出兩瓶裝有紅色液體的小玻璃瓶,拔開軟木塞後,傾斜瓶身、對準了布蘭諾的臉上的傷疤,僅倒出一滴,赤紅如血的液體滲入了布蘭諾的傷口內,瞬間紅光自布蘭諾的身體迸發而出,毀了布蘭諾那張臉蛋的傷疤一瞬間就不見痕跡,很快,布蘭諾也不再冒冷汗。
  「天啊……小生從沒感覺這麼通體舒暢過,就連教會的治癒術都沒有如此效果——小生的腳有知覺了!」布蘭諾對於這樣的狀況感到興奮,「喔——美麗的女神芭芭拉,請容小生致上感謝的詩歌……」
  沒等布蘭諾說完,震耳欲聾的吼聲使大地震盪,隨之妮可的仰天狼嚎也跟著迴盪在整個空間之中。
  芭芭拉回頭看了一眼怒視著自己這邊的黑龍,然後又再看向布蘭諾,將手深入屍骸堆中,抓住了布蘭諾的手臂,輕而易舉地用單手將布蘭諾給連根拔起。
   「一個一個,找出來,沒空。」
  把對芭芭拉驚人臂力產生驚訝的布蘭諾放到地上,芭芭拉轉身面對那條緊緊盯著自己的黑龍。
  「尋找,倖存者,使用,這個,用量,少許。」芭芭拉從腰包裡拿出第二瓶藥水,與重新蓋上蓋子的第一瓶一起丟給了布蘭諾。
  背對著布蘭諾的芭芭拉沒看到布蘭諾惶恐地接住珍貴藥水,手忙腳亂的滑稽模樣,只是再一次架起赤弧月。
  「快走!」
  作為信號,布蘭諾立刻點頭,起身往距離自己最近的倖存者跑去。
  而芭芭拉這一邊已經做好了隨時開戰的準備,但龍神卻沒有立刻發動攻擊。
  龍神像是端詳著某種珍稀玩意的樣子,不斷上下觀察著芭芭拉與妮可。

  『女英雄——』
  完全出乎芭芭拉的意料,黑龍神突然就開口說話,牠的伊萊語句尾音拖得很長,有比凱因說得還要難懂的腔調,但還算在能讓芭芭拉勉強聽懂的範圍內。
  『居然會在這個時代、這個地方,遇上與吾相似的存在——』
  龍神的語調如老者,與兇惡的外表不同,龍的話語裡富含溫和與威嚴。
  「你,覺得,我,是龍?」
  『非也——』
  「也是——我,人類,過去,現在,未來,都是。」
  『非也——』龍神再一次否定,緩緩說伸出前爪指著芭芭拉,猶豫一會,也指了妮可,『汝等的靈魂與吾有相同的味道,汝等理應也是失去君主之人,且一樣是契約者——』
  「失去,君主……」芭芭拉內心反覆咀嚼著這句話的意思。
  仔細回想詩歌的內容,黑龍失去了如同兄弟般的龍國之王,而自己也一樣是不知君主下落的落魄騎士。
  也就是說,芭芭拉與黑龍兩者是同病相憐的存在。
  但芭芭拉沒打算與黑龍互舔傷口、互相安慰,她吊起自己的雙眼、緊握手中太刀、釋放體內的魔力,青色的魔力帶動周圍的空氣形成狂亂的氣流。
  「因為,自身,過失,失去,君主。」芭芭拉一字一句都帶有顫抖,臉上不是悲傷,而是癲狂的痴笑:「要麼,尋得,君主,要麼,追尋中,戰死!」
  聽了芭芭拉的話,黑龍仰頭大笑,笑中是悲傷、自責,還有與芭芭拉相似的瘋狂。
  『然也!吾為追尋祖龍秘寶而錯使吾之主、吾之兄弟死於非命!吾若非戰死,無臉面見吾主也——!』
  黑龍瘋狂呼嘯,芭芭拉也跟著狂笑起來,兩個錯失君主者達成了共識。
  『吾名為派克沃伊斯坦!龍國伊崔斯克之王費德南・塔魯茲・伊崔斯克麾下第一臣子,其異種兄弟!——報上姓名!與吾有著相似靈魂的女英雄——!』
  「帝司坦特王國,翡翠,騎士團,初代團長,伊蘭絲・克蕾西亞・卓歷,其臣下,其徒弟,其繼承者!二代團長,飛炎,芭芭拉・卓歷——!」
  別讓我失望!全力取我性命吧!——兩者雖未說出口,但都能心領神會,這是同類才會有的心電感應。
  
  戰鬥一觸即發,黑龍率先發動突襲、朝著芭芭拉飛撲而去,牠張開血盆大口,打算就這樣吞下芭芭拉,但芭芭拉沒弱到會就此中招,芭芭拉跳起身,華麗地旋轉、扭動著身體,那是一抹豔麗的紅,巧妙地穿過黑龍的兩對翅膀之間,手中的赤弧月也不忘在通過的同時進行常人目無法視的高速連續斬擊。
  金屬與被認為是世上最為堅硬之物的龍麟相互碰撞的聲響嘎然而止,芭芭拉已經落到了黑龍的身後。
  黑龍的攻擊沒就此停歇,在轉身的同時,黑龍也甩動牠那有著巨大質量的尾巴,捲起一陣狂風襲向芭芭拉。
  作為獵龍無數的戰士,芭芭拉早料有此一著,一個側身空翻,躲開的同時也祭出了一刀猛烈的斬擊。
  芭芭拉還在空中,黑龍逮住了機會,脖子發出了紅光,口中噴湧出炙熱的吐息,在空中沒有立足點的芭芭拉無計可施,只得乖乖收下這見面禮——前提是芭芭拉只有一個人。
  「妮可!!」芭芭拉呼喚自己的戰友一直尋找著機會、在場邊飛速馳騁的妮可聞令而來,在空中接過了芭芭拉。
  「怪罪,不要,二對一!」跨坐在妮可身上的芭芭拉大笑著對黑龍說道。
  『吾的肚量如海,汝等後生晚輩不要說二對一,要帶數萬大軍一同前來送死也無所謂——!』聽了芭芭拉的話,黑龍也不忘反嗆,誇耀著自己萬夫莫敵的力量。
  真實的戰鬥不是回合制,不是你一刀我一刀,也不是面對有著固定行為模式的AI去做應對。
  【英雄史詩】正是有著無限接近真實戰鬥的系統的線上遊戲,被那樣長久鍛鍊而來的經驗即便沒有刻劃在芭芭拉真實的肉體之上,也已經如同烙印,深深地埋在芭芭拉的腦幹上,能成為反射動作那樣應對所有敵人的行動,同時也能立刻做出現下所能想到最好的攻勢。
  芭芭拉時而跑過龍腹之下,時而飛越龍翼之間,每一次都伴隨著利刃旋風。
  妮可也沒閒著,利用遠遜於龍息的噴射火焰牽制著黑龍的視線,為芭芭拉製造能夠攻擊的空檔。
  而作為守護者的黑龍扭動著身體,用強而有力的前爪與尾巴試圖捕捉芭芭拉與妮可,只是靈活互相配合的芭芭拉與妮可總以毫釐之差閃過利爪與吐息的威脅。
  三者纏鬥許久,黑龍拍打雙對龍翼、向後飛躍,與芭芭拉還有妮可拉開了距離,口中再次發出赤紅的光芒。
  芭芭拉與妮可嚴陣以待,做好閃避吐息的準備。
  火焰從赤紅,逐漸轉為藍色,然後變成了紫黑,並匯集成了一束,強大的反座力讓黑龍的上半身揚起、前爪離地。

  「小心!!那不是一般吐息!!」女性的聲音從場邊響起。
  芭芭拉轉頭一看,一頭膨鬆紅髮被燒得焦黑,身上被燒熔的盔甲上沾滿血跡,凱因在威爾與米雅的攙扶下,正觀看著這一場超乎人類領域的至高戰鬥。
  曾領教光束吐息的凱因即便親眼見證了芭芭拉超乎人類的戰鬥能力也依舊不敢大意,大聲提醒芭芭拉小心。
  只有一剎那,芭芭拉看著凱因、威爾、賽門、米雅,還有幾個曾有一面之緣的面孔聚集在牆邊的畫面,雖然只有寥寥數十人的樣子,芭芭拉還是露出了安心的表情,但也就只有那剎那,芭芭拉立刻又恢復了臨戰的嚴肅。
  光束吐息什麼的,芭芭拉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事實上不算上過去在【英雄史詩】裡碰上的,不久之前在這個世界才遇到了使用白色光束魔法的巨偶,作為精通閃避的戰士,芭芭拉有十足的自信可以閃過這一發。
  光束吐息如約劃過岩地而至,像是要切開大地一般,蘊含著龐大力量的激流傾洩而過。
  芭芭拉與妮可兵分二路閃過了光束吐息。
  黑龍也並非笨蛋,開始時從下而上,被閃過之後立刻又扭動拼命承受著後座力的脖子,由左至右掃過一片扇型區域,產生的周邊熱量一瞬間將遭難的大地融為岩漿。
  橫掃的光束吐息差一點躲不過的芭芭拉眼見同樣在空中的妮可,判斷妮可無法及時救駕,急中生智拔出腰間脇差夕燒,朝著上方大喊「狼之爆炎!」,刀身發出光芒,赤紅如西斜之陽的火焰奔流而出,以此作為推進力,芭芭拉朝著火焰反方向飛去,躲過了光束第二段的傷害。
  落地收起夕燒,芭芭拉蹬地衝向無法連續使用吐息的黑龍。

  轟——

  爆炸聲在芭芭拉僅邁出幾步時突然響起,聲音源於芭芭拉腳下——那是被光束劃過的線上。
  那個瞬間,芭芭拉好像看到了老奸巨滑的黑龍露出令人不快的微笑。
  雖立刻改變了施力方向,但芭芭拉沒能閃過那一記地雷攻擊,如火山噴發的火焰如噴泉般噴湧而出。
  芭芭拉被轟得飛起,身上名為祝融甲冑的裝備使芭芭拉有高水準的火焰抗性,但不代表不會被火焰傷害,氧氣被燒盡所帶來的窒息感與皮膚被灼燒的劇痛向芭芭拉的大腦席捲而來。
  這股痛苦遠比痛覺全開的【英雄史詩】要可怕千百倍,撕心裂肺的傷害使芭芭拉瞬間腦內一片空白,任由上升氣流將自己帶往高空。
  乘勝追擊的黑龍拍打翅膀,往芭芭拉飛衝而去,用有著尖銳棘刺的頭衝撞芭芭拉,撞得芭芭拉吐出鮮血,而後還不忘用尾巴把芭芭拉拍打至空中不讓其落地,緊接著又是一個轉身,用龍爪如逗弄耐操的玩具一般對毫無反抗之力的芭芭拉施以連續攻擊。
  等到芭芭拉已經渾身滿是鮮血與燒傷,如同破布般落在地上時,黑龍再次拍起翅膀捲起狂風,這回牠飛到了空中,龍麟之間滲出青紫色的火焰。

  「芭芭拉小姐!請快起身!黑龍就要來了!!」與伙伴們一同躲在壕溝之中的凱因大聲呼喚著芭芭拉的名字。
  此刻倖存者們的應援之聲此起彼落,若是連這個能與黑龍纏鬥至今的女人都無法戰勝,那一切的希望都會再次被摧毀,不願看到那樣未來的傭兵們紛紛高喊芭芭拉的名字。
  芭芭拉用身體回應了眾人的希望與呼喚,她用右手拄著赤弧月,在趕至身邊的妮可攙扶之下搖搖晃晃地起身,但已經扭曲變形的左手與深可見骨傷口讓傭兵們全都倒抽一口氣,即便一般人遭受同樣攻擊絕不只這點傷。
  轉頭看看在空中蓄勢待發的黑龍,雖然芭芭拉凌厲的斬擊確實對黑龍的龍麟造成了傭兵們犧牲甚大也無法產生的刮痕,但刮痕終究只是刮痕,此刻的黑龍可以說是完全沒有任何損傷,但芭芭拉卻已經搖搖欲墜。
  『值得褒賞!飛炎的芭芭拉!但看來汝已到此為止,很遺憾汝無法殺死吾,不過這是吾數千年來首次感到熱血沸騰的戰鬥!吾就讓汝看看真正的飛炎,讓汝死在吾的烈焰之中吧——!!』
  黑龍說完,化作青紫的火焰從黑龍身上迸發,並逐漸覆蓋了龍的身體,使黑龍宛如由火所構成一般。

  「感覺,太好了。」面臨絕境,芭芭拉臉上還是掛著笑容,她的身體冒出白煙,血液在真正意義上的熱血沸騰。
  芭芭拉反握當作柺杖支撐身體的赤弧月,將其抽出地面,將刀尖對準了自己的腹部——毫不猶豫地刺了進去。
  「自、自刎了?」
  不只是米雅,所有倖存者都再一次倒吸了一大口氣,誰都不會想到在這個時刻,這可能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史上唯一能與道祖黑龍打上一場的英傑居然選擇在這時候自殺。
  也不光是人類們,就連化作一團火焰的黑龍都感到錯愕,隨後這股驚愕轉換成了憤怒,牠大吼著:『愚蠢!居然自殺了!汝想玷污這場決鬥嗎——?』
  然而做為當事人,芭芭拉口吐鮮血,嘴角卻露出微微一笑:「安靜,看著。」
  芭芭拉拔出赤弧月,沾染了鮮血的赤弧月像是有生命一般吸收了那些血,露出了它原有的面目,展現了如血般赤紅的刀刃,並閃耀著妖異的紅光。而芭芭拉的身體隨後即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緩緩拉向空中,她兩手微微展開,像是接受一切的姿態漂浮於空中。
  唰——
  血液被某種不知名的力量引爆,自芭芭拉傷口噴炸而出,一般人若是失去如此份量的血液絕不可能還活著,但芭芭拉卻僅僅只是面色變得更加蒼白,渾身纏繞的魔力更甚於開戰之時。
  「認真,戰鬥。」
  芭芭拉原本有著與火炬的火焰顏色相同的雙瞳,現在已經被鮮血的紅所佔領,但她的血卻染上了火焰,濺於地面的血皆燃起不滅的大火,火焰延燒到地面上無法仔細算清的屍體上,傭兵們成河的血混入了芭芭拉的血之後也跟著被點燃,轉眼整個蛋型空間就陷入一片火海。
  彷如受到芭芭拉影響,妮可的雙眼也發出紅光、仰頭嚎叫,體毛比起原先更加白如深冬之雪。
  芭芭拉扭曲的左手恢復正常,就像是未曾受過傷一般,而她用上那左手,雙手緊握著赤弧月,與妮可一同又一次地擺出臨戰架勢。
  拍打著翅膀滯於空中的黑龍大笑著,絲毫沒有掩飾內心狂喜,稍微又上升了一些高度之後,扭轉身體如同火焰的龍捲,也如同墜落的隕石,直接朝著芭芭拉與妮可衝撞而去。
  妮可敏捷地遠離黑龍的目標地點,但芭芭拉卻是將刀擺於腰側,不閃、不躲,直面迎接龍的猛襲。
  龍的急墜激起陣陣轟鳴,散發的熱風與火星狂亂地飛舞,傭兵們大多都只得遮住雙眼、躲進不知能不能撐過這波攻勢的壕溝中,但那四位傭兵還有一位詩人,與芭芭拉有著不算深厚,也不至於陌生的情誼——凱因、賽門、威爾、米雅、布蘭諾,五人僅皺眉頭,不顧好不容易治癒的身體再一次被熱風灼傷,他們用雙手遮擋著吹襲而來的風與火,並從縫隙之中,緊緊注視著芭芭拉的背影,彷彿這樣就能支撐其嬌小的身體。
  
  短短數秒之間,黑龍化做火焰的龍捲之殞,已經來到了芭芭拉跟前。
  芭芭拉沒有閉上眼睛,眼睛裡的水分因為高溫而沸騰,進而冒出陣陣白煙,但異常強大的身體卻讓她免於失明。
  抓住龍捲之火即將吞噬自身的瞬間,芭芭拉從下而上揮出斬擊,這回沒有像過往那樣快得讓人無法看到軌跡,但也沒有慢條斯理,刀揮出的同時,大量鮮血也被揮灑,如同先前成為刀刃延長的風刃一樣,血液也形成了血刃,伴隨著火焰的血刃劈向衝來的黑龍。
  唰——
  轟——
  兩種聲音同時響起,那是血刃之火的轟鳴,也是黑龍臉上被劈開一道巨大刀痕,並彷如撞向巨壁被彈開一般往後摔得悽慘所發出的巨響。

  「古龍的麟……被斬開了?」凱因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景象。
  黑龍因為臉上的傷而在地打滾,大量鮮血從傷口湧出——這些都在提醒在場觀戰的人們一切都是事實。
  下一秒倖存者們爆裂出歡呼聲,為終於讓老龍流下鮮血而喊,為自己能親眼見證傳說的誕生而喊。
  「沒有想到,我們才是美女,而她則是英雄……」布蘭諾自言自語著,心中已經暗自為芭芭拉譜上一曲,為全新傳說寫下終有一天會震驚天地、讓布蘭諾自己能夠真正做為詩人邁入英靈殿的詩歌。
  
  不過戰鬥不會因為黑龍被砍上一刀而結束,黑龍很快就穩住姿態,發瘋似地再一次發動突襲。
  但這次突襲卻被妮可從側邊衝撞,不只是衝撞,妮可那與赤弧月一同染上血紅的銳利腳爪將黑龍一邊的眼殼給撕裂,將裡頭柔軟的眼球給刨了出來。
  瞎了一邊眼睛的黑龍慘叫著亂了陣腳,突進方向因而有所偏差,芭芭拉就這樣看著妮可,腳步沒有挪動半吋就避開了黑龍的攻擊,但黑龍卻途中扭轉身體,用爪子直接抓向芭芭拉,或許是沒有料到,又或是根本沒打算要躲,芭芭拉直接被命中,但芭芭拉也沒有讓黑龍佔了便宜,在黑龍前爪一過,黑龍的幾根前趾就被砍了下來。
  這可能是幾千年來頭一遭,黑龍受到如此劇烈的痛苦侵襲,即便早已習慣了心靈的折磨,但一直受到龍麟保護的古龍又怎麼能習慣撕膚斷指之痛?黑龍淒厲地慘叫著。
  不過黑龍終究也自認為是戰士,牠沒被如此痛苦奪去心神,黑龍飛快地轉身欺進被拍飛、落地,甫站起身芭芭拉,渾身的龍麟間隙之中,青紫的火焰再次張牙舞爪,在接近芭芭拉的瞬間起身張開翅膀、迸發恐怖的烈焰衝擊。
  既然對方親自過來,芭芭拉沒有忘記自己的待客之道,在烈焰迸發的衝擊來臨,她承受著火焰的高溫炙烤,精緻的臉蛋被熱風刮得面目全非,但她卻無視這一切,手中閃耀著妖異紅光的赤弧月吸引並吸收著黑龍流下的鮮血,發出了劇烈而耀眼的光芒。
  六道紅光遠比在巨岩障壁之外施展過的要大要強,黑龍起身發動自以為的終結殺招,卻沒能預料到現在的芭芭拉即便正面吃下龍火、毫無疑問身受重傷也絲毫不動搖,而這也成為芭芭拉的絕佳機會——六道紅光斬擊直劈黑龍門戶大開的胸腹。
  黑龍的火焰瞬間熄滅,痛苦地向後倒去。
  芭芭拉手握著正吸收著黑龍血液的赤弧月漫步著,原本被火焰毀了容的臉慢慢恢復了過來。
  黑龍似乎懂了芭芭拉的戲法,虛弱地說:『原來如此,比古龍還要古老的遠古血裔的力量嗎?靠著吸收對手的血來回復與增強自身的力量——』

  「站起來,我,還沒,死亡。」
  面對著黑龍的問句,芭芭拉沒有回應,也不知道如何回應,對她而言這就只是道具效果罷了,是她一直以來過關斬將的利器,除了功能之外,來歷說明什麼的她才不會在乎,無論再多字也都只是虛構世界的故事。
  芭芭拉現在只在乎一件事——自己還沒有死,還沒有得以見到尊敬的身影,那麼戰鬥就必須繼續下去,直至一方屍骨無存時。
  
  『瘋狂而強悍的後身晚輩,讓吾來教教汝吧!這世上除了神族……絕對不可能有生物能戰勝古龍!過去沒有!今後也不會有!』
  黑龍在芭芭拉踏著緩慢步伐到來之前,不顧受到重傷的軀體,拍打兩對巨大的翅膀,朝著這個空間唯一的破口飛去,穿過了結界的薄膜,飛往了至高之處。
  『因為天空是屬於吾等古龍!』
  黑龍在漆黑的夜空中凝聚起口中的火焰,無視火焰反噬身體的傷害,火焰逐漸變為球狀,透露著遠比光束吐息還要高的魔力濃度。
  
  「糟了,如果是這個高度,除非一樣是龍,不然已經沒有辦法了……」凱因喃喃自語著,精通狩獵飛龍心得的凱因明白在狩獵大型飛行生物時必須謹記著的教條——限制飛行能力。
  然而早就失去巨弩的他們也失去了限制古龍飛行能力的辦法,芭芭拉再怎麼厲害也不可能飛到與黑龍相同的高度。
  
  在所有人又再一次陷入絕望,芭芭拉只是閉上眼睛,踏出一步而呈箭步,雙手平伸於兩側,左手張開手掌,右手握著赤弧月,開始讓體內的魔力再一次自體內逸出,原本正在燃燒著的血海,火焰逐漸轉弱、熄滅,然後發出刺眼的白光。
  「哼!」
  在白光臻至極致,芭芭拉猛地張開雙眼,像是指揮一般,用右手高舉起赤弧月,劇烈燃燒的火焰之柱自血海中迸發向上,在其之中的芭芭拉卻又完全不受自己所產生的火焰所傷。
  「妮可!」
  芭芭拉呼喚妮可的名字,妮可早在此之前就開始繞場加速,在蛋行空間刮起強烈的旋風,火柱與風交融成為火焰的龍捲。
  藉由妮可飛馳所產生的火龍捲,芭芭拉順著升力蹬地躍起。
  但即便依靠火龍捲的上升氣流,芭芭拉能跳出蛋殼,卻搆不著黑龍所在的位置。
  這時妮可也踩著氣流飛躍而來,芭芭拉與妮可,人類的雙腳與狼的一雙後腳相交接,雙方奮力又是一蹬,芭芭拉朝著黑龍所在的高空又接近了不少。
  緊接著芭芭拉的短筒靴瞬間閃過了七彩的虹光。
  「一步!」
  芭芭拉大喊的瞬間,芭芭拉的腳下如同有著一片透明的階梯,藉著對這空中支點施力,芭芭拉再一次拉升了高度。
  「兩步!」
  當芭芭拉踩出了第二步,她已經飛到了比黑龍還要高的位置,星空在頭頂閃爍,雙輪之月落於西線,東方的夜空則逐漸泛起魚肚白。
  跟隨著芭芭拉,火焰自蛋形空間湧向被地心引力所拉扯、暫時滯留於空中的芭芭拉,這回換芭芭拉渾身包覆著烈焰,她順著墜落的方向旋轉、調整身體的方向。
  『帝司塔特的芭芭拉!』
  自滿的制空權被奪去,黑龍憤怒地抬頭仰望芭芭拉,同時釋放光球——光球中噴發而出的是更加炙熱而強大的黑色光束。
  調整好身體姿勢的芭芭拉此時也大喊:「三步!」
  芭芭拉傾注全力的蹬空,朝著黑龍所在的位置飛快地衝刺,抑或說是墜落更好也說不定。她也正好直接迎面接下了黑色光束的攻擊,但包覆身體的火焰卻正在保護著她不受傷害。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芭芭拉吼叫著,她的身影逐漸被光束所吞噬。
  在閃耀著劇烈光芒的光束中心,芭芭拉似乎能看到那朦朧而熟悉的翠綠身影,那個瞬間,芭芭拉褪去了瘋狂的表情,哀傷與不捨的情感覆蓋了她的神情,她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口中喃喃呼喊著:「老師……」,伸出的手卻只抓到了炙熱的空氣,悲憤交加的心情在她心中肆虐,於是她只能持續如同哭嚎般的吼叫。
  
  最終,芭芭拉穿越了逐漸無力的漆黑光束吐息,手中的赤弧月拉出了一條豔紅的線,劃過黑龍覆蓋著龍麟的脖子,或許是因為黑龍正在使用吐息的關係,黑龍被砍中的地方立刻產生了爆炸,然後大量鮮血如瀑布般傾洩而下。
  巨大的道祖黑龍神翅膀停下了動作,失去力量的身軀最終還是墜回了蛋中。
  比黑龍還要早落地,在眾人面前於塵埃之中緩緩起身的芭芭拉,背對著被從頭到尾被堅固的結界所保護著而完好無缺的結界支點,她將刀上的血甩去,赤弧月也因而恢復了原狀,接著將之收入鞘中。
  鏘——
  刀入鞘敲出的清脆聲響之後,是黑龍墜落在芭芭拉身後的轟然巨響。
  像是隨著黑龍的生命之火逐漸凋零,恰好就在黑龍頭邊的支點結界逐漸崩解。
  命不久矣的黑龍氣若游絲地說:『偉大的英雄,芭芭拉・卓歷,吾承認汝是足以與遙遠過去的神族戰士們比肩的偉大英雄……謝謝汝,將吾從千年的束縛中解放……』
  黑龍不具殺意的前爪緩緩向前,輕輕地碰在了轉過身面對著黑龍的芭芭拉額頭上。
  『芭芭拉・卓歷,汝之心願必然有天能在這世界的某個地方實現,在那之前,或許還會有更多的苦難阻擋在汝的面前,所以吾要給予戰勝吾的汝,龍的祝福——』
  黑龍前爪與芭芭拉額頭相碰之處發出了光芒,有某股龐大的力量自那處流入了芭芭拉的身體,那股力量使芭芭拉感到溫暖。
  『受吾之祝福的英雄啊,在這之後的道路上,願汝能不再感到孤單——』
  黑龍話音一落,牠的身體如同灰燼一般消散,什麼也沒有留下。
  唯有失去結界保護的支點依舊湧出光之柱。
  「不再,孤單……是嗎?」
  芭芭拉笑著,眼淚止不住地落下。她慢慢跨出腳步,走向那失去了結界保護卻依舊湧出光柱、支撐著道祖結界的結界支點。看著支柱周遭的光景,芭芭拉終於想起這地方與自己醒過來的地方如出一轍,但她沒有多做聯想,畢竟自己醒來的地方並沒有什麼光柱,也沒有結界,更沒有道祖。她又一次拔出了赤弧月,將支柱的基座攔腰劈斷,然後立刻收起了刀。她望著停止湧出光的基座,然後天邊的極光結界化作光粒、逐漸崩落,最終消失殆盡。
  包圍著結界支點的岩壁逐漸縮回了地底,只留下有支柱基座與符文圓盤的寬闊盆地,或許這才是這山頂原本該有的地貌。
  晨光劃破黑暗,背對著光芒慢慢走向從壕溝中爬出的傭兵們,芭芭拉白色的髮絲與妮可雪白的獸毛反射著耀眼的光輝。
  傭兵們愣了很久,但很快,他們開始為了自己能夠生還相擁而笑,高聲歡呼、呼喚、讚頌著芭芭拉的名字。
  『赤紅的白髮女武神』——傭兵們已經將幾乎是一人獨挑道祖神的芭芭拉當成了與神同等的存在,這個稱呼逐漸取代了飛炎,成為了芭芭拉的代稱。

  四位最初與芭芭拉相遇的傭兵上前迎接了面露疲態的女武神,做為代表,凱因對芭芭拉說道:「謝謝您來救了我們。」
  「我,原本,更多人,救助,可能……」望向沒能救回來的屍骸,芭芭拉眼神失落。
  「但如果您沒有改變心意,現在我們都不可能活著。」凱因堅定自己的謝意,直直地注視著芭芭拉的雙眼。
  這回芭芭拉沒有迴避,嘴角露出淺淺的笑:「是嗎?」
  「是的。」凱因回答。

  與凱因的對話結束,芭芭拉轉向站在一起的威爾與米雅,苦笑著問:「是否,來得及?」
  威爾與米雅對視了一眼,有些疑惑地問什麼事。
  芭芭拉搔搔臉頰,一臉不好意思的說:「婚姻,祝福。」
  聽到芭芭拉這麼說,米雅立刻開心地回答:「那當然了!」
  威爾也跟著笑了起來,緊緊摟著身邊與芭芭拉身高相去不遠的米雅,望著摯愛的眼中是失而復得的喜悅。

  「那麼——」芭芭拉深吸了一口氣,因為這也是她頭一次祝福他人的婚姻:「祝福,你們,愛情,如同,天地,長久。」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9628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遙遠之國的芭芭拉|異世界穿越劇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x5566204778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遙遠之國的芭芭拉】——... 後一篇:【遙遠之國的芭芭拉】——...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obert286 ლ(´•д• ̀ლ
歡迎各位來我的小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