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想藍-終章 無邊的交響曲①

作者:橘みかん│2019-11-24 03:17:09│贊助:14│人氣:125
終章 無邊的交響曲
 
 
  伊西頓跨河大橋兩邊重兵部署,中央主門敞開,卻有默契似的無人發動進攻。

  這次戰役曼士貝之主帥並非蒙查拉,他將此次軍權交給長子薩德拉,僅交代等他回傳好消息。

  這也是自大橋上的國門開啟卻無引發任何爭端的原因,薩德拉與其父不同,不採取文攻武嚇,反倒是安靜老實地等待約戰期日的到來。

  底下好戰的將士並非毫無怨言,一些膽大的老將甚至揶揄:「若是蒙查拉王主帥,早就衝破國門,殺得他們片甲不留!」

  即便沒有明說,薩德拉也明白,這是真真正正的最後一次機會,若是戰果不能如他父王的意,薩德拉長年保護至今的「人們」便性命難保。

  可是這次面對的敵陣是薩歐聯盟,尤里西斯月前帶回消息,露莎琳德已經得知八年來所見的亨利王是由其雙生兄弟巴澤爾公爵假扮,她在聖尤尼斯的大殿上宣稱將代理王位,並與賽比恩斯達成互助協議。

  就連一向尊敬他的尤里西斯都忿忿不平,直道:「這樣的女人還值得你愛她嗎?兄長,露莎琳德.坎蒂絲.歐洛巴特屢次與我們作對,打亂我們的戰略佈局,如今甚至不顧牢裡那老頭子的安危公然挑釁──」

  「別──」尤里西斯語聲未畢,便被其兄長語帶怒氣打斷,薩德拉先是握緊了拳頭,試著平順自己的氣息,再續道:「別這麼說露西和亨利王,尤里,我告訴你很多次了。」

  那日尤里西斯並未繼續爭辯或是道歉,只是紅著眼眶轉身離去,一直到薩德拉領軍出發,兩兄弟都沒有交集。

  ──尤里,你要明白,這一切都是為了你,以及你的……

  不能說出口的話語藏在心底,那是牽動一切的秘密,也或許微不足道。薩德拉搖搖頭試圖揮去這股煩悶,將注意力再重新放回軍事會議上。

  「此次戰役是由殿下主導,這也是陛下的指示,卡爾,我知道你想為布朗將軍報仇,但身為蒙查拉王最受信任的長子,相信薩德拉殿下也是有萬全之策,斷不會重蹈上回覆轍。」

  另一名老將語帶嘲諷,那次原該穩操勝算,甚至準備好了直接衝破疾玥之森,降至山谷將薩艾斯嘉遺族殲滅,卻硬生生地被所謂「大病初癒」的賽比恩斯攪亂計畫。

  當時露莎琳德的叛變還沒來得及查明,直到蒙查拉密派尤里西斯及其親自訓練的魔法戰士發動奇襲,薩德拉又急奔回伊西頓跨河大橋,才來得及保護尤里西斯平安,也同時──受到露莎琳德的退婚。

  撿拾回來的訂婚信物──露莎琳德正裝前的存封首飾被他收藏懷中,一意孤行的關愛被視若敝屣,所有人都在看著,他要如何收拾這個殘局。

  名為卡爾的老將雙手抱胸,抬起頭一臉自傲諷道:「要是這回能一次殲滅薩艾斯嘉那躲起來的王子,也給意圖背叛的歐洛巴特一個教訓,我們曼士貝的的版圖不但更加擴大,亦能吸收最強的魔法戰力,如此我王的統一霸業就不遠了啊!還是說──」卡爾撫弄著自己漸白的灰色鬍子,試探似的將目光移到薩德拉身上,道:「殿下還在捨不得那不受控的公主嗎?您知道嗎,殿下,陛下至今尚未立王太子,而那被您疼愛有加的異母弟弟尤里西斯殿下近來可是受到陛下看重,論資質也不會輸給您啊!──尤其是手段比起您更近於我王!」

  薩德拉怒目而視,咬緊牙卻找不到任何反駁的語句,另一名老將試圖停息這場充滿火藥味的會話,只怕與薩艾斯嘉的大戰還未開打, 這個帳篷的炸藥就先引爆。

  「好了好了,卡爾,殿下也有他自己的戰略思考,別忘了這一點他可是比尤里西斯殿下還擅長。而且班森去潛入打探也還沒回來──」

  「你還敢提這個!班森少爺是布朗將軍唯一的子嗣,陛下給他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才會派到你的手下,賽門,你卻給他這麼危險的任務!」

  賽門感覺像是被高級存封發出的暴風掃到,才要回話,薩德拉先一步大喝:「夠了!」待二位老將將目光重回他身上,薩德拉才續道:「無論班森去打探得如何,父王說過這次指揮全權交給我來發落,就像我之前說的,開戰之後我將他們引至艾魯達,你們再圍住出入口,我會回應父王的心願,讓那王子與他的雙親身葬同處。至於露西──露莎琳德公主,我有信心令她回心轉意……一定!」

  語畢,薩德拉撐住桌面站了起來,那不經意地拍打聲連帳篷外的守衛也驚得忍不住互視,下一秒薩德拉又翻開簾幕步出,隨即跨上愛駒,往伊西頓河邊奔馳而去。

  ──露西,請相信我,我才是能將「剩下的完整」還給妳的人。
 

 

  賽比恩斯手上戴著一枚黑色戒指,從那戒指中能感知到八方精靈的力量,像是無窮無盡般源源不絕。

  這枚戒指是顏承夜的遺物之一,露莎琳德略帶感傷地笑道,這是她和顏承夜在凱貝特為找「沈冀悠」時,「順便」護送一位朗基洛爾貴族的謝禮。

  無論這是他人的贈物,還是顏承夜的遺物,克里斯多夫認為這枚戒指上的能量不但能增強佩帶者,也能起到保護作用,希亞萊娜亦不反對的情況下,賽比恩斯便懷著複雜的心情戴上它。

  「是嗎……那位先生叫布魯斯啊!看他的行儀得體,原來是朗基洛爾的貴族啊!」

  明明遇到布魯斯才是前不久的事情,賽比恩斯卻感到懷念了起來,也許是之前相遇時,總是賽比恩斯心中存著疑惑,己身的秘密也同時處於曝露邊緣,現在想起來,那位紳士──布魯斯也許早就猜想到他的身份了吧!

  相對賽比恩斯的釋然,露莎琳德卻在道完戒指來源後晃了神。

  「露莎琳德公主?」然而賽比恩斯喚了幾聲,直到最後喚道:「露西!」她才回過神來。

  「啊……抱歉。」

  「發生什麼事了嗎?」

  克里斯多夫如此問道,畢竟她這皺眉苦思的樣子並不尋常。

  露莎琳德只是持續將兩肘抵在桌面,如祈禱般緊握雙手,欲言又止。她看了看四周,羅奈爾德規矩地站在賽比恩斯身後,克里斯多夫立於她與賽比恩斯兩人座位間,希亞萊娜挨在窗邊逗弄著小白貓,一旁瓦布爾則是直接將書蓋在臉上、靠著書架打起盹來。

  偏偏這時為了穩定軍心,克莉絲汀被派往吉爾農村,與吉魯克父子分別管理旗下將士,根本無法在開會之前與人討論心之所慮。

  露莎琳德嘆了口氣,放下手直言:「其實……來此之前,薩德拉派了人來示警──」
 

  就在侍女通知露莎琳德前往臨時議會廳──也就是卡克蘭一樓有秘道的書房時,她在稍微整理儀容之後,才出房門,一道包含魔法氣息的風刃從她眼前劃過,手上剛準備好的資料便被切成了兩半。

  露莎琳德隨即提高了警覺,問道:「什麼人?」隱藏於矮木和圓柱旁的人影才發出低沉笑聲,陰影中露出的半張臉她仍有印象,便是於瓦布爾遺跡遇到的曼士貝刺客,班森.布朗。

  原本賽門派班森潛入調查,卻正好被薩德拉撞見,於是他臨時派了一個不衝突的任務給班森。

  「貴安,露莎琳德公主,看您在此處生活倒是恣意呀!」

  「少說廢話,薩德拉派你來做什麼?或者你以為憑你就能把本公主擄走嗎?」

  「您太言重了,高貴的公主,小人只是來密傳薩德拉殿下的──恕我失禮,這是最後的警告。」說著,班森微微前傾了身子,盯看向露莎琳德的怒顏,不禁失笑續道:「『為成就貴我雙方的最大利益及「剩下的完整」,希望露莎琳德公主能配合我方攻勢,將其引至艾魯達城』。」

  露莎琳德聽聞更是加深了眉間皺痕,問道:「什麼意思?」

  「聰明如您,應能參透殿下話中之意。倘若是您做不到的話,勸您還是於此戰事中抽身。那麼,我的話傳完了,小人告退。」

  語畢,遂消失於陰影之外,露莎琳德撿拾起散落於地上的資料,才心中滿懷複雜的步向臨時議會廳。

 
  「『剩下的完整』?」羅奈爾德發出疑問,這也的確是這次密傳中最為怪奇之處,他抵住自己的下巴思索道:「什麼意思?又在拿真正的亨利王威脅嗎?──比起這個……」話鋒一話,他又按耐不住地探道:「為什麼不第一時間就告訴我們啊?對殿下還存有不信任嗎?」

  尚未等到露莎琳德的回答,賽比恩斯先阻止道:「羅恩,」放下了微舉的手,才用略帶誠摯的眼神看向露莎琳德續道:「若真是如此,稍前只要隨便找個理由唬哢過去就好了,是吧?露西。」

  露莎琳德哼了一聲,恢復以往的性子抬起下巴說道:「合作的基本是互信,這一點本公主還心知肚明。只是……」說著,又再度陷入了思索,「我想不透的正是那句『剩下的完整』,說是拿我父王來威脅,又好像少了點什麼。」

  「是啊……亨利王在他們手上是已知的事實,在聖尤尼斯時露西也已經明確拒絕過了。」賽比恩斯接著推論道:「除非……還有什麼我們不知道的事情掌握在他們手中?」

  半晌,他們又看向窗邊的兩個「傳說」,瓦布爾依然靠在書架旁無動於衷,撇除牠真的睡著的可能性,從史料上看來,瓦布爾也從來只是接受戰略指示的「道具」而已;希亞萊娜則拿著小枕頭與小白貓玩耍──她說這是拳擊訓練──一邊笑道:「有什麼好在意的,船到橋頭自然直嘛!──維克好棒,等下給你吃小魚乾!」

  小白貓聽了喵了一聲,一頭撞向小枕頭,然後又被彈力推回,在地上滾了兩圈,再甩甩牠毛茸茸的小腦袋,惹得希亞萊娜一陣笑。

  無視希亞萊娜的幼稚行為,克里斯多夫忍下差點被點燃的怒火,再度將焦點放回軍事會議中。

  羅奈爾德先續道:「不過啊……那個來傳信的傢伙也不算沒有帶來新消息,至少知道他們想把我軍引至艾魯達。」

  「前提是,這不是敵方故意放來的假消息。」克里斯多夫如此回道。

  賽比恩斯聽聞,只是凝視桌上戰略圖的艾魯達城,那久違的故鄉,隨後忽道:「這不挺好的嗎?」

  「殿下?」羅奈爾德與眾人一同將視線放回他身上,只有希亞萊娜微微揚起嘴角,只見賽比恩斯續道:「其實我本有意一口氣攻下艾魯達城,如今他要請君入甕,何不去看他們葫蘆裡賣什麼藥。」

  克里斯多夫聽了只是皺起眉,羅奈爾德則急勸:「這……殿下,恕屬下直言,如此是否會太過魯莽?」

  「從你口中聽到魯莽才是好笑。」露莎琳德如此嘲笑道,令賽比恩斯也不禁失笑,回道:「這樣躊躇下去也不是辦法,總是請歐洛巴特從旁予以援助,其他的見機行事──對了,要說唯一擔心的事……只怕他們脅持無辜百姓,如此才真是進退兩難。」

  「關於這一點……」露莎琳德正色道:「蒙查拉的話還不好說,但薩德拉不會這麼做,至少他在我面前是愛民如子。」

  「怎麼?這就在為妳的『前未婚夫』辯解啦?」

  這股帶著微悶的聲響從書架旁傳來,只見瓦布爾拿開蓋在臉上的書本,毫無禮節地張大嘴巴打著哈欠。

  露莎琳德則是羞得站起身,叉著腰指著瓦布爾罵道:「誰、誰在為他辯解啦!你這個從頭到尾都在睡,還睡到流口水的人插什麼話啦!」

  於是瓦布爾擦去自己嘴角上的痕跡,不回嘴反而看向希亞萊娜問道:「欸!希亞,『炸基快』是什麼?看起來很好吃啊!」

  看來瓦布爾是夢到顏承夜的過去,幼時最為奢侈的餐點。

  此時容忍到極限的克里斯多夫怒言:「現在是軍事會議中,茶點一會兒萊多和預言士會送來,請諸位專心一點!」

  「有什麼關係嘛!咱們也討論一下午了,休息一下也好啊!是吧?殿下。」這麼說著,羅奈爾德也在一旁伸起懶腰,令克里斯多夫拍桌站起,大罵道:「你還敢說!羅奈爾德.維因!艾爾不在城中,你又負責殿下的安危,怎麼城內還會被敵方潛入偵查──」

  但是克里斯多夫的責罵還沒完,希亞萊娜又思索了一會兒回道:「……『炸雞塊』是吧?就是把雞肉切成塊丟到高溫的油裡炸,記得顏承夜國中時就很愛吃。」

  軍事會議就這麼硬生生地被被轉成美食討論,看著露莎琳德和克里斯多夫忍不住陸續發怒,賽比恩斯卻是在座位上感慨地笑了起來。

  在萊多和拉詩蒂端來茶點之後,這股熱鬧仍持續保溫。
 

 

  「陛下,薩艾斯嘉的領土還要再過伊西頓河……」

  一支不屬於薩艾斯嘉及歐洛巴特聯軍,也不屬於曼士貝軍的小隊出現在艾魯達城附近,他們居高臨下,由南方向北望去,艾魯達城後的森林早已重生,藏於疾玥之森山谷下的卡克蘭城炊煙裊裊,橋的兩旁更是重兵佈署,緊繃的氣氛瀰漫在空氣中。

  「不,在此等待便夠了。」

  領頭的那名紳士謎起眼,他的右手食指上戴著一枚白色的戒指,正與賽比恩斯手上那枚同樣型式。

 
劇情連結:
  • 尤里西斯的消息來源請參考11-6
  • 關於班森.布朗及其父請參考3-19-5
  • 上次薩德拉敗逃請參考10-5
  • 薩德拉千鈞一髮之際保護尤里西斯平安及被退婚請參考11-4
  • 布魯斯(紳士)把戒指送給承夜請參考9-4
  • 顏承夜對炸雞塊的執著請參考1-1
 
  其實戒指的地方我想把贈送改成借助,這個版本中就先不改了。

  (不過可能會影響到後面劇情)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01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想藍

留言共 1 篇留言

大漠蒼鼠
大決戰前的炸雞塊(X

11-24 08:02

橘みかん
槍決前的炸鼠條(欸?11-24 08:3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wishw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如果遇到聖誕老人,我想.... 後一篇:想藍-終章 無邊的交響曲...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ason990505各位巴友
歡迎各位來我小屋閱讀小說 或單純交流做朋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