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想藍-外傳⑵ 想藍的誕生⑥

作者:橘みかん│2019-09-25 08:51:02│贊助:24│人氣:161
 
  龍魂沒有回來。

  梵沒有回來。

  被關在同一片黑暗中不知多久,當世界恢復了光明,恐怖的紅色卻褪之不去,無論是白日還是黑夜,從空中撒下的微微紅光,每分每秒都給世界帶來絕望。

  艾魯達城下難民滿溢,食糧逐漸不足,原本肥沃的土地崩裂分解,不時地震動讓地形持續產生變化,為搶奪食糧與重劃領地,數年間爭戰不斷。

  布魯辛克曆24年,龍魂歸來,肉身上滿是傷痕,已然不堪使用。二十四年間,龍魂擊退了來犯的異國軍隊,即便他們也是末日下的受害者,為保薩艾斯嘉的存續,有時牠更不得不犯下殺戒。

  薩艾斯嘉雖然勉強在這場浩劫下穩住生機,飢荒仍持續侵蝕國土人民,這些年來,日照不強,降雨極少,愈加稀少的產糧引來他國飢民覬覦,曾經,國王不論是派人或親向希亞萊娜詢問如何是好,都得不到她的一句回答。

  記憶只剩一片空白的她,已經無法回答前因後果。

  只有華德.維因遵守著龍魂離去前的囑咐,守候著薩艾斯嘉的王室血脈。

  最先找到龍魂的卻不是薩艾斯嘉的任何一人。

  世界稍有穩定之後,瑪西亞立刻請示維拉妮卡,望能將希亞萊娜捉補回去,好令她將世界恢復原狀。

  看著龍魂殘破的身軀,完全是以牠原始的力量維持著身體機能,瑪西亞嘆了口氣。

  「身為大地之母的摯友,將祂所愛的世界毀壞致此,不會覺得慚愧嗎?」

  然而龍魂只能攤在地上,露出一抹異笑,其餘話語無法吐露半句。

  從身體機能完全停止的屍體中取出龍魂的能量後,瑪西亞帶著族人前往薩艾斯嘉,並以讓龍魂重生換取希亞萊娜。

  「但是,尊貴的天人啊──」年輕國王身邊的老臣上前敬道:「預言士自那日之後便將自己關在偏館中,任誰也無法打開那道門,即使是先王前去求問,也得不到一句回覆。」

  瑪西亞親自帶人前去偏館也一樣,空間的結界不但無法打破,還更加擴張。莫可奈何,瑪西亞只好在表面上答應讓希亞萊娜留在薩艾斯嘉繼續契約,實際則是等待她自己解除結界,並等待再次捕獲的時機。

  只是這一等,就等了近九百年。
 

  天人離去前只留下藏有龍魂能量的寶珠,以及讓龍魂重生的方法。

  前提卻是需要祭品──新鮮人屍,即是剛逝去不久的屍體。

  在這樣的末世中,如此條件並不難達成,但龍魂卻會完全繼承那人生前的記憶,個性也會逐漸同步,如果不能找到全心為王室著想之人,將龍魂的力量隨意釋放反而會造成危機。

  再加上現任國王尚且年輕,光是學習軍事防備就費盡心力,即使龍魂在祖傳聖寶石下莫名屈服,欲讓王室傳承天人留下的魔法陣,國王卻面露難相,布魯辛克初年他們靠龍魂的扺禦換得時間整頓家園,近年它國的侵略略有增強,原來是龍魂已氣力耗盡所致。

  況且執行起來需要大量魔力,在此之前人們大多向精靈祈求魔力生成,布魯辛克之後精靈的形體消失於世界上,魔力更是難以借得。

  「陛下。」此時,一名中年男人站了出來,他下跪行禮,抬起頭道:「在下是來自歐洛巴特的謝提蘭道夫.奧利弗,前些年承蒙陛下恩德,讓族人得以不再流離失所。若陛下信得過,在下願以家族全員及後世子孫為擔保,必將全力輔佐薩艾斯嘉王室,代為保管與執行此魔法陣。」

  奧利弗一家來自歐洛巴特,天崩地裂之時,他們也在奔逃的人群中,一直到薩艾斯嘉,才得以安身立命。其家族又與精靈本有淵源,各種魔法信手捻來,但在末日之後,使出的精靈魔法威力已不如從前。

  就算有魔法陣的傳承及執行者,龍魂的容器仍無處可尋。

  從二十四年前便守護著現任國王的華德.維因此時上前,經過年歲和各種爭戰,華德已不是當年的年輕守衛,他一眼受過劍傷,視物模糊,仍持續強健自己的體魄,以守護王室血脈為先。

  「我這一生的使命是龍魂大人所賜予,如能以此身延續龍魂大人的存在,又能保護祖國興盛安全,我死何懼?」

  即使國王欲要阻擋,仍趕不上華德的自害,看著他在微笑中嚥下氣息,謝提蘭道夫立即請示道:「維因卿的忠心確實是最佳人選,還請陛下借出王家寶劍,並決定契約者,以復活龍魂,重振國威──」

  謝提蘭道夫的話都還沒說完,國王已握緊拳頭往他臉龐揮去,忿忿道:「你在胡說什麼!華德自我出生護我至今,他的家族也在這裡,你卻要在他們面前將他作為復活龍魂的祭品嗎?」

  然而謝提蘭道夫連嘴角的血跡也不拭去,只是下跪續道:「維因卿犧牲自我,即是為保薩艾斯嘉存續,更是為了陛下,以及城下千萬子民,再拖延下去,維因卿的犧牲便不值了。」

  國王才要發怒,拔起腰間的王家寶劍,正要一劍往謝提蘭道夫揮去,卻衝上另一群人下跪阻擋。國王因而停止了動作,那群人不是別人,正是地上華德.維因的親屬。

  「陛下。」那名貴婦人淚眼求道:「先夫一生以接續龍魂使命守護王室安全為傲,請諒解他的忠誠吧!」

  最後,國王將寶劍與劍鞘丟到他跟前,謝提蘭道夫也以自己的血為媒介,溶合他與華德的血液,在屍身旁繪出魔法陣,當有著溫吉列爾力量的寶劍插入陣中,置於華德身上的龍魂寶珠發出氣息,逐漸溶入華德的身體中,華德凌空飛起,背上伸展出雙翼,睜開的雙目也有著與滴落於地上血跡相同的顏色。
 

  希亞萊娜感知到了這股氣息,她解除了空間結界,光著腳奔至眾人所在的大廳。

  「「──梵。」」

  他們兩人叫喚著同一個名字,在場卻沒人知道何意。在所有人有下一步動作之前,一名衛兵急奔而來,國境又遭侵攻,謝提蘭道夫將魔法陣中的寶劍拔起,交還國王勸道:「現在應該以保家衛國為先,請陛下先行對龍魂下達指令。」

  龍魂聽聞懾人一瞪,卻又無法反抗寶劍持有者的命令,只能在衝破屋瓦離去前對她大喊:「聖寶石──希亞,把聖寶石──」

  話語被空間拉遠,眾人亦不知那話是什麼意思,希亞萊娜更是站在原地思不著邊。只是自此之後王室及大臣對她更加忌諱,除了布魯辛克之後她便將自己長時間隔離,她與龍魂對聖寶石究竟有何企圖也無從得知。

  龍魂的歸還讓戰事進展順利,卻也拉長了牠回城的時間,希亞萊娜在城內睹看人們的忙碌,自己卻像被遺忘在偏館一般,近來,連讓人來詢問政策方向都不派了。

  聖寶石夜晚發出微微紫光,他們雖然在白天小心翼翼不讓希亞萊娜觸碰,卻沒想到她已擁有穿越空間的能力,迪斯緹亞的能力。

  追著溫吉列爾留在聖寶石上的氣息,希亞萊娜靜悄悄地穿越空間,來到收藏傳國寶劍的密室。

  ──把聖寶石──

  龍魂離去前的話語究竟何意?不把傳國寶劍上的聖寶石取下來恐怕是不會知道的,希亞萊娜左思右想,最後得到這個答案。

  當她的指尖觸摸到聖寶石,眼前瞬間光明起來,一名金髮紫眼、背後有著兩對白翼的天人浮現在她面前。

  那名天人擁有溫暖的微笑,祂的雙手中浮現一顆紫色的寶珠,當祂將手距拉長,寶珠變成了三顆,分別是黑色、白色及藍色。

  三顆寶珠散發各自的色彩,其中交錯出的畫面正快速展現著歷史,乃至於──未來。

  那日清晨,侍者本要為國王前來取得傳國寶劍,一開門卻驚見希亞萊娜佇立於前,但希亞萊娜卻沒有伸手拿取,而是表情嚴肅地轉身離開收藏的密室。

  年月如常逝去,唯天空的暗紅不曾淡薄,數十年後,新王即位,當年老的謝提蘭道夫前往早無侍者的偏館,開啟門扉,裡頭空無一人,累積的厚實塵埃顯示偏館已久無人居,原本一直蝸居其中的預言士不見蹤影,只在書桌上留下一本沒有標題的手記。
 

  雖然失去了預言士,但奧利弗一族如同謝提蘭道夫當初所誓,忠誠且睿智地輔佐國王,維因一族更是不辱華德英名,世代守護著薩艾斯嘉王室。

  但是當龍魂回到城中,已找不到希亞萊娜身影,為了壓制牠的暴躁,在維因家族的同意下,謝提蘭道夫只好將龍魂先行封印。數百年間,他們只在需要時召來龍魂,事成之後又將其封印回去,後期甚至用了毫無忠誠可言的罪犯,龍魂愈加難以控制。一次龍魂硬是衝破了尚且薄弱的封印,於世界中逃竄,最後才在朗基洛爾及凱貝特的協助下成功封印。

  為此薩艾斯嘉和凱貝特加深了合作交流,朗基洛爾卻客氣地婉拒,是時,尚且無人能看出朗基洛爾王室的心思。雖然自此之後龍魂不再被召喚,奧利弗一族仍傳承著魔法陣,以及那本秘藏的手記。

  奧利弗一族及維因一族,也如同代替了天人及龍魂,成為薩艾斯嘉的另一對雙翼。

  布魯辛克曆877年,希亞萊娜在拉詩蒂身上留下些許「預言」的力量,再救走命懸一線的賽比恩斯,一起逃離布魯辛克,將他放在顏承夜所躲藏的橋下之後,自己又再度穿越時間,捨棄了目前的容器,附在本該是死胎的柳丹晴身上,在軀體長大成熟之前,將力量及重生以來的記憶放在迪斯緹亞、也是她自己的影子中。

  直到十七年後,賽比恩斯以劍鞘命令柳丹晴,他們才再度回到布魯辛克。

  只是賽比恩斯不知道,連顏承夜也在她的計劃之中……
 

 

  布魯辛克的天空仍然一片暗紅,太陽在維拉妮卡的操控下散發光芒,精靈於數百年間犧牲形體,化為世界中的季節與氣候。

  天人腳下的火山島長年散發著魔法氣息,不適人居,卻給歐洛巴特的人們帶來強大的魔法能力。人們不知道那是維拉妮卡運用「調合」在維持世界存續帶來的副作用,長久的等待,只為希亞萊娜和迪斯緹亞的歸來。

  「希亞萊娜大人。」瑪莉提絲踏出露台,對靠在露台上笑看城下的希亞萊娜如此敬道:「露莎琳德公主帶領的歐洛巴特先鋒部隊已經抵達伊西頓門前,公主及克莉絲汀閣下也與迪斯提亞大人一同回到城中,殿下請您移步藏書室商討軍情。」

  但是希亞萊娜並沒有立刻動作,她只是持續凝視遠山,如此說道:「瑪莉姊,妳知道嗎?『悲劇』不是一時形成的,是經過數百次、數千次錯誤的交錯編織,最終導向名為悲劇的殘酷。」

  瑪莉提絲不能理解她說這些話的意思,只是發出困惑聲。

  而希亞萊娜又自嘲似地輕笑搖頭,回過頭,臉上已不見老練從容的笑意,地上的影子也沒有一對翅膀,只是親暱地揮手上前笑道:「哎唷!不是說還是一樣叫我小晴就好了嗎?瑪莉姊。」

  「但……但是……」

  看著瑪莉提絲驚慌失惜的模樣,希亞萊娜──柳丹晴索性上前拉著瑪莉提絲的手臂,續道:「不要這麼見外嘛!走吧走吧!」

  迪斯緹亞奉命前去帶來歐洛巴特軍,除了陸路阻於曼士貝,水路亦危險耗時,更有中途被曼士貝斷路的可能性,若要繞過火山島,則是更加耗費時間的長途之行。

  希亞萊娜笑得像個調皮的孩子,只說了一句:「那就來開外掛吧!」便讓迪斯緹亞去到歐洛巴特,帶上整備好的露莎琳德及先鋒部隊,為對上曼士貝做好萬全準備。
 

  ──一切都準備就緒。

  來吧!

  讓終結,再度開始──
 

 
劇情連結:
  • 本傳中釋放龍魂請參考9-6
  • 希亞萊娜留下的手記就是之後奧利弗家傳承的那本。(請參考序-2
  • 本傳中史達西對於雙翼的解釋請參考9-2
  • 希亞萊娜在拉詩蒂身上留下預言的力量請參考預言
  • 賽比恩斯被希亞萊娜帶到另一個世界請參考遺書
  • 國家地理位置請參考布魯辛克世界地圖
 

 
  我沒想到這節會卡到,明明大綱都寫好了,要動筆時卻很難組合起來。

  嘛、另一個原因是最近心情莫名沮喪,口袋團有欺負外國人的小白來亂不說,看似只是熱情的水友只聊幾次就討親親、討抱抱,還說想一起洗澡、擅自喜歡上妳……什麼的,再次感受到不能當好人。到底是憑什麼覺得只聊過幾句話的人是位很棒的女性(素敵な女性)啊!?

  然後家人行蹤不明、生死不明,長輩身體欠安等等,雖然都是小事,卻足以讓我的腦袋一片空白。

  本橘是心情不好時會安靜躲起來的人,連抱怨文都不發的那種。

  外傳⑵終於在六節內完成,看情況要換我閉關了。

  勿念。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400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想藍

留言共 1 篇留言

大漠蒼鼠
那就來開外掛吧!(拿出一隻倉鼠(X

09-25 12:50

橘みかん
可惡!是最強外掛!09-25 12:5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wishw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1999/09/21,2... 後一篇:手機認證到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eterwen152大家
[達人專欄] 《一輩子的長度》第19回 莫非是妳 上架 歡迎來小屋看看和留言。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