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想藍-外傳⑵ 想藍的誕生②

作者:橘みかん│2019-07-13 06:21:07│贊助:12│人氣:68
 
  惡火猛烈,兵器相交,殺伐聲、哀求、哭喊、謾罵、搶奪,都在這個逐漸倒塌的城池中蔓延,此起彼落,恍若地獄的樂章。

  由城外到城內,血腥味及惡臭從人類及各種動物的屍身上散發,殺戮卻不止息。血跡一直延伸到謁見大廳,國王癱坐王座上,那大殿早四處佈滿鮮血,業火亦阻擋逃生。

  一名身穿身黑袍的男人手持長劍,那本該是護衛騎士的劍,如今那名騎士在欲砍殺國王之前手上的劍卻無端消失,轉移至該名黑袍男子手中,之後連厚重地鎧甲也抵禦不了,被自己的劍當場刺穿甲冑而亡。

  沾染騎士血液的長劍穿透他的身軀,停在國王眼前,直到劍身抽離,騎士偏倒一旁,國王才喘動肥碩的凸腹,抬頭望向黑袍男子。

  那名男子面色白晰,幾絲黑髮由袍中垂下,琥珀色的金色瞳孔不帶感情,只是睜睜直視。

  「喔……喔……」國王大口喘著,冷汗這時還是不斷冒出,他撐著發軟的肥短腿,仍只是跌坐回王座上,並不忘了說:「雖然不知道你是從哪裡來的,但你可放心,救了本王,日後必有重賞!──這群亂臣賊子,待我向公爵借得精兵,定要回來把他們所有人的屍身吊在城門前,看誰還敢再反抗我!」

  國王咬牙切齒,卻沒發現跟前的男人用一成不變的表情,舉起手上長劍,才要揮下,其身後又出現一個女孩子爽朗地呼喚聲。

  「我回來了──迪斯!」

  那名身穿淡藍短袖衣褲的銀髮女孩無聲無息出現在大廳一隅,她望向四周,嘆道:「哇──這裡也是這種慘狀,就不能做得乾淨點嗎……唔哇!討厭啦!人家的鞋子沾到血了!」

  看著女孩無視周遭屍首,想在較為乾淨的地上把鞋底的血跡擦掉,語調與行為都與此處格格不入。

  國王半帶疑問,直道:「你……你們都是來解救本王的嗎?快助本王出城──」

  然而,眼前男子不予理會,偏了身子問道:「都結束了嗎?」

  「還沒,」女孩回道:「這裡是最後了!」

  「喂……喂!有沒有在聽本王說話啊!」

  就在國王要激動站起,女孩校正了姿勢,雙手置於胸前似祈禱狀,從那雙手中溢出的光線愈加強烈,女孩也凌空飄浮,身後更是展開一雙潔白羽翼。

  國王驚訝得無法言語,其姿態之美麗又讓他幾乎忘了剛才為止的恐懼。

  這時,另一隊叛兵衝進謁見大廳,他們亦被眼前的女孩吸引,各個驚慌不已,直到國王叫喊:「噎──又來了!救、救救我!」

  「還沒死嗎!隊長──可惡!」叛兵發現到王座前的騎士已成一具屍體,另有一名黑袍男子手持騎士的劍,紛紛氣得上前。

  國王縮在王座上,也有一些叛兵揮劍欲斬向那飄在空中的女孩,在這個時候,不管是天使還是惡魔,都無法阻擋他們的革命。

  然而該名叛兵一劍揮去,卻是撲了個空,女孩也像是旁若無人,身影逐漸透明,只留一息光影,像一只半透明的雕刻。當女孩的雙手展開,手心的白光停留於胸口,照亮整個謁見大廳。

  趁著叛兵們被女孩吸引注意,國王悄悄下了王座,正想以自以為輕巧的方式逃至早被火舌吞噬的密道逃出口──現在火勢漸緩,如果幸運的話可以只受一點火傷便逃出生天──卻才在移動幾步之後,便被其中一個叛兵發現。

  「國王要逃了!」

  叛兵們被這一聲大喝拉回了注意,雖然女孩的情況古怪,但她並沒有多做危害,相反的那光讓他們更能看清四周,使國王連想要找個陰暗處躲藏都有困難,遑論他那臃腫的身材。

  雖然有幾個叛兵嘗試繼續向女孩揮砍,黑袍男子依然未上前保護,反正他們怎麼做都是枉然。

  當國王被叛兵抓住,正發出畜生般地淒厲叫聲,黑袍男子一劍砍下,該名叛兵拿著兵器的手便與身體分離,在地上痛苦哀號,其他人亦開始對黑袍男子警戒。

  「你們是什麼人?少來管我們國家的事!」

  國王雖然懼怕,仍揮掉那隻斷手,嚇得大喊:「不……不管你們是誰……救我……救我啊!」他邊喊叫邊後退,移動的臀部劃出一片酸臭橙黃,連站都要站不起來。

  然而男子只是移動視線,下個瞬間便出現在那群叛兵中,尚未搞清楚這兩人的身份和來意,便由黑袍男子的劍舞中濺灑出殺戮。
 

  女孩是紀錄者,穿梭於時間洪流中,能看見在此處發生的一切──

  歷代國王狂妄自大、視人民如敝屣,他們在這裡發佈侵略他國的命令,在這裡處死冒上勸諫的臣子,將收刮來的民脂民膏鋪張浪費,無心國政,讓史官記上捏造的紀錄,由上到下怨聲載道,終引發叛變。

  城下人民間互相失信,日日懷疑著自己是否會被親朋好友背叛,變成獻給國王的祭品。

  長久累積起的民怨,加上不堪受辱的貴族、騎士們,為國王設立了最後一場豪華晚宴,以防止亂民入城為由,將城堡團團圍起。與此同時,他國流民化身野盜,闖進國內殺搶拐騙。城中、城下並序著殺伐,火光與鮮血照亮了這座城,最終,在歷史上劃下終結。
 

  當女孩胸前的光逐漸消滅,她也慢慢收起翅膀,重新站回地面。眼前黑袍男子已將叛兵全數解決,只留下張著大口、目不轉睛的國王,就在國王還在驚嘆著周遭堆積如山的屍體,黑袍男子僅是揮去劍上殘留的鮮血,轉身問道:「如何?」

  就在女孩皺起柳眉、才要開口時,國王興奮地爬起身,如獲至寶似的大讚:「你們是上天派來幫助本王吧!果然本王是天選之人,這些豬狗不如的東西,竟敢這麼對待本王!死得好!呸!」接著,不管身後一黑一白的男女走近對話,自顧自地跑回王座,踢開叛將騎士隊長的屍體,從王座下挖出暗藏的財寶。

  然而女孩鼓起雙頰,對黑袍男子說道:「順序有些弄錯了,本來在那個騎士成功刺殺國王之後會成立新的國家,然後帶領個幾年。」

  回頭望去,那名騎士隊長早已嚥息,一雙眼直視前方,永遠不知道事發的前因後果。

  男人思考了一會兒,問道:「不能找其他人代替嗎?」

  話雖這麼說,其他一起叛變的騎士都已成為劍下亡魂,聞訊逃離的臣子也早連夜離走他鄉,剩下的,恐怕只剩城下的野盜和逃不出去的平民。

  ──現在滅掉圍在城下的業火也許還能給他們帶來一線生機。

  國王卻無視他們的談話,只顧著包裹他珍藏的珍寶,一邊大膽使喚道:「你們也來幫我抬出去!你們放心,你們救了本王,本王往後一定善待你們,好好幫我做事,保證容華富貴──」

  「算啦──也不是沒有補救方法。」女孩伸了懶腰,勾起嘴角道:「反正那個新國王之後也會幹差不多的事,再被其他人害死……這算報應?」

  女孩邊說邊歪著頭,接著嘆道:「幾百年來看到的都一個樣,為什麼人類都這麼不知長進呢?嗚嗚……為什麼要一件一件的記啦!我可不可以全寫一樣的然後回去休息個幾百年?」

  「補救的方法是什麼?」無視女孩的抱怨,男子續問。

  「那個隊長不是本來就重傷嗎?用這把劍殺了國王之後會被屬下救走,不過現在屬下也沒啦!」她環視周圍的屍體,不帶感情地說:「假設他殺了國王之後逃不出去,歷史就變成內亂,叛軍跟國王同歸於盡。反正王族也早被殺光了,之後不會有誰找誰報仇的問題。──至於活著的人民,四散之後重新生根。但是……」

  女孩看向國王,他還在王座前拖著沉甸甸地財寶,一邊辱罵著他們不去幫忙,幾乎把二人當自己的奴才看待。

  「都不會聽話了是不是!別以為你們對本王有恩就可以如此無禮,快給我過來!──啊啊!火越燒越大了啊!」隨著火舌的吞噬,他們在謁見大廳內能站立的地方已經越來越少。要是國王還活著,重新執掌政權,人民國土恐更加不堪,卻因為他們一開始就弄錯了順序,導至國王仍保有性命。

  按照女孩所言,切斷這層歷史的惡緣就是唯一解法,黑袍男子冷淡道:「那麼,就導正它。」

  語畢,男子將手上長劍往國王身上扔去,國王發出了比之前更淒厲地慘叫,一劍穿心,死在王座上。
 

  日後,人們到滿城屍體的廢墟查探,只認定是騎士隊長用盡最後力氣手刃國王,終於結束這場暴政。
 

 

  「……這是什麼啊!」

  瑪西亞看著希亞萊娜交給維拉妮卡統整的紀錄書,掩不住無奈與怒氣,罵道:「為什麼還弄錯順序!不是說等最後再斬斷惡緣就好了!」

  維拉妮卡首先歉道:「對、對不起!」

  「抱歉,我以為國王都是要橫死街頭。」迪斯緹亞接著說,誰叫之前滅國的國王都是自己逃走,然後再被暴民活活打死。

  只有希亞萊娜一臉不在乎地回道:「有什麼關係嘛!最後還不是導正了。」

  「維拉不用道歉。」瑪西亞慰道,接又以嚴厲眼神注視另外二人續道:「希亞妳應該在入城前就要知曉,迪斯有疑問時也應該要再確認才是!……該不會是又被城下美食誘惑了吧?」

  希亞萊娜移開了視線,迪斯緹亞則閉目準備挨罵,除了維拉妮卡先被叫去休息之外,這場教訓一直到了日月轉換,才終於有個段落。
 

  好不容易被放回自己房間,希亞萊娜疲累地撲回久違的床,香軟的懷念卻無法治療目前為止的勞碌,不由得嘆了口氣。

  維拉妮卡趕緊遞上一杯茶,慰道:「辛苦了,迪斯哥哥呢?」

  「嗯──」希亞萊娜像是捨不得床舖的溫暖,先在床上滾了幾圈,才坐起身來接下茶杯,喝了一口回道:「他回自己區域去了,怎麼啦?」

  迪斯緹亞依然習慣性地住在夜光林中,雖然己身力量已經穩定,與眾不同的外貌仍能讓其他族人注目。

  擁有操控空間能力的迪斯緹亞,披在身後的是一對黑色羽翼,自幼便鮮少與人接觸,更是難以溶入人群。即使與希亞萊娜一齊出勤至下界,也披著黑色長袍,情報交流全交由希亞萊娜處理。

  「──沒……沒什麼……」

  看著妹妹戰戰兢兢的模樣,希亞萊娜難得擺出姊姊的樣子,關愛地問道:「真的沒事嗎?還是我們不在時被瑪西亞罵了?長老就是愛碎碎念,當作耳邊風聽過去就好了啦!」

  維拉妮卡聽聞只好苦笑,坐回床邊親暱問道:「這次有遇到什麼有趣的事嗎?還是有品嚐到什麼這裡沒有的食物?」

  「妳這可問對人啦!我跟妳說──」

  一邊聽著希亞萊娜訴說哪裡又有什麼風味美食,看著那閃閃發光的表情,維拉妮卡只是靜默傾聽,最後,在其姊受不了睡魔侵襲入睡後,才在出房門前滿臉愧疚,輕聲道:「──對不起。」
 

  數百年的時間恍若昨日,「歷史」的紀錄卻從未停止,一國的興亡就在一本書冊之中,差別只在厚薄程度。希亞萊娜所「看到」的歷史比人類的紀錄更加正確,也包括了他們為防止連續的錯誤導至巨大災難而出手做的干涉,這些紀錄在維拉妮卡統整過後,都將存放於無亙時空,它像一座不存於現世的圖書館,從前能自由取放的只有溫吉列爾,現在──
 

 

  八方精靈,地、水、火、風、冰、雷、光、闇,比起天人,祂們更接近人類,即使形體各有所異,能與祂們接觸的也只有少數人類,對天人來說,精靈們亦是非常好的合作伙伴,有些資訊可與祂們求取,此刻,希亞萊娜正抱著冰精開心地磨蹭。

  「好冰好涼啊──如果能再加一點甜莓汁……我開玩笑的!不要逃走啊!」

  可惜,冰精聽到這危險發言,一溜煙地逃往雪山深處。

  眼下一個城池的毀滅,於他們來說不過是收拾殘局的日常,但在人類的歷史中,這個不顧人民、四處攻城略地的小國卻是被北方的大國所滅,熟知他們所崇敬的天人竟會是幕後推手。

  希亞萊娜看向雪精逃跑的方向,他們所在的南方山壁荒蕪乾涸,剛取得勝利的北方大國正整頓軍隊,協助難民整理家園,迎來新的生活。

  那是一面突兀的旗幟,紫水晶的兩旁各有一片紅色與白色的翅膀。

  正常來說,天人生活於雲層之上,人類應該只當祂們是傳說,到下界「紀錄」的這數百年來,多少旗幟於戰火中化為灰燼,也曾有人打著同一旗幟再起爭亂,最後仍埋沒於歷史洪流中。

  希亞萊娜展開潔白雙翼,鳥瞰那個大國,這才發現數百年來,他們遊走世界各國,卻從沒去過那片土地。

  除此之外,從那片土地上傳來異常熟悉的氣息……

  「……希亞!」

  迪斯緹亞一聲帶著怒氣的叫喚,讓希亞萊娜嚇了一跳,她心虛地降回地面,問道:「什麼啦?人家只是想看剛才的冰精跑到哪裡去了……」

  話說到一半,她才發現迪斯緹亞的表情中也帶著疑問,走近問道:「怎麼了?」

  「妳剛才不是跑到那邊去了?」迪斯緹亞看向他們從未去過的那片國土,希亞萊娜回道:「怎麼會……我又不像你可以做空間的移動,再說……從那片土地上,看不出滅亡。」

  「但是……遠處有妳的氣息。」

  希亞萊娜再仔細感知,的確,從遠處的主城中存有她的微量氣息,但他們從未踏足那片土地,在希亞萊娜的觀看下,近期也看不出滅亡的跡象。

  到底為何會有這種事情?

  正好到了要回去繳交紀錄的時間,二人決定要在回去之前,先去那個國家查訪一番。

  ──那個名為薩艾斯嘉的大國。
 
 

 
劇情連結: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絕對不能派吃貨去美食之都辦正事!(X
 

  正好今天家裡發生了一些事,只能說一件事情重覆發生,真的會讓人感覺麻痺呢╮(╯_╰)╭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5856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想藍

留言共 2 篇留言

大漠蒼鼠
派倉鼠去美食之都(O

公會那篇吧啦「連結找不到創作」卻有通知,瞬間懷疑了一下人生XDD

07-13 12:41

橘みかん
欸!?
我貼錯連結了嗎?我看看……07-13 12:53
橘みかん
有東西啊……不然就是你剛好在我剛剛隱藏重發時點進去了XD07-13 12:54
大漠蒼鼠
應該是,現在我也看的到了XDD

07-13 12:57

橘みかん
可以放心大嗑瓜子了(O07-13 13:0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wishw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想藍-外傳⑵ 想藍的誕生... 後一篇:[動畫]多羅羅食完感想(...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owofmath666花個幾分鐘看一下
高嘉瑜:續追第一金董座懸缺,高房價問題https://forum.gamer.com.tw/C.php?bsn=60076&snA=5975962&tnum=4&subbsn=15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