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想藍-外傳⑵ 想藍的誕生⑤

作者:橘みかん│2019-09-16 06:52:11│贊助:14│人氣:63
 
  城外依然烏雲密佈,沒有人注意到隨著大雨落下的是什麼顏色的液體,但這與艾魯達城內外的人們無關,這日王國的下任繼承者已出生,只要待至雨停後的白日,這道喜訊就會傳至城下每一個角落。

  但龍魂從新生的王子身上感受到溫吉列爾的氣息,那氣息常人無法見得,與祂有所聯繫的龍魂卻一清二楚,新生兒的全身包裹著同一股力量,像是保護他不被任何歹物侵害。

  「快去準備吧!等這場雨停,可得好好慶祝一番!」

  城裡的人們互相道喜,龍魂卻在此時伸展翅膀急著衝向雨中。

  「真是的……龍魂大人!要耍任性也要看場合啊……」

  侍女們雖然對城中又被牠所濺灑的血跡汙染頗有微詞,卻也習慣龍魂的特立獨行,繼續著自己的作業。

  「希亞……我們……都搞錯了!」

  薩艾斯嘉的血脈不能斷絕!否則──
 

  半空中,雨滴重得像小石子一般地打在身上,希亞萊娜被斬斷雙翼,在迪斯緹亞懷裡失去血色,緊閉雙目像是沉沉睡去,在瑪西亞身後的維拉妮卡則不可至信地掩住口唇,只有瑪西亞若無其事地收劍入鞘,交給一旁的族人指示道:「千鈞一髮啊──將這柄劍放回原位,注意別讓薩艾斯嘉的人族發現。」

  「是!」

  「好了……」待那族人帶著劍漸遠,瑪西亞再將談話對象轉移至迪斯緹亞,嚴厲不改,「把希亞交出來吧!迪斯,你也很清楚,希亞擁有的是『時間』之力,即使是受多重的傷,她也有『時間』可以慢慢癒合。來吧……像之前一樣──」

  「像之前一樣──」迪斯緹亞阻斷其發言,接著問道:「又要『調合』她的心性了嗎?這次……要奪去什麼?」

  上一次,是憐憫。身為紀錄者,不該擁有之物,否則極有可能會忍不住而出手干涉。

  這同時也是維拉妮卡不適任的原因,比起憐憫,她更害怕那些殺戮場景。

  瑪西亞靜默不語,半晌再道:「這已是最妥善的作法,比起這些,迪斯,你應該要以導正歷史為先,至於希亞,在薩艾斯嘉,她會很安全的。」

  「在薩艾斯嘉……你知道她有多不想待在那裡嗎?」

  說著,迪斯緹亞將空間結界發動,瑪西亞急勸道:「住手!就算你暫時帶著她逃走,她也不可能像從前一樣跟上你的腳步。」

  失去翅膀的小鳥再也無法飛翔,想勉強跟著也是名副其實的拖累。

  「被關在同一片無法逃離的天地,這種滋味……換你們來嚐嚐!」

  然而迪斯緹亞的目的已不是逃離,如同瑪西亞所言,帶著跟不上腳步的人沒有意義。

  但那結界並非只包裹他和希亞萊娜,持續擴大,即使將眾族人劃入範圍也不停止。甚至將雲雨隔離,只消一瞬,萬里無雲,日照天晴。

  半途龍魂亦感到這股異常中包含著迪斯緹亞的力量,雖然不知前方發生何事,牠只能全力衝向能量的中心處──薩艾斯嘉南西的島嶼上空。

  「逃得了的話,就逃給我看看吧!」迪斯緹亞的怒吼中帶著瘋狂,正當薩艾斯嘉的人族以為是王子的出生帶來此等好運,下一秒地鳴大放,連空氣中都能感受到震動,剛才明亮的天空又瞬間暗了下來,空氣瞬間停止流動,像是世界被密封在某一個箱子中,人們及動物的不安卻隨之擴散。

  「你做了什麼?快住手!」

  瑪西亞怒斥,正想指揮族人趁迪斯緹亞陷入哀傷中前去捉補二人,此時包圍世界的結界發出碎裂聲,漆黑的天空中出現紅光裂痕,灼熱地炎流從那裡開始侵蝕,海水翻騰、大地燃燒,無數生命發出哀號。

  「──什……」瑪西亞未料到事態會變得如此嚴重,直到族人急問:「長老!該怎麼辦?」

  瑪西亞這才回神,趕緊呼喚同樣處於驚嚇中的維拉妮卡,指示道:「維拉!維拉!振作一點,現在只有妳能緩和這個情形!快『調和』那些裂痕,先彌補起來,我們會協助延伸!──各位!召來八方精靈前來相助!」

  「是……是!」

  不止是大地和無處可逃的人們,維拉妮卡、瑪西亞及族人們早就被波及得混身是傷,鮮血和羽毛隨著難以抵擋的火石落下,強烈地地鳴將土地震得分崩離析,地面上的人們哀鳴著世界末日,除了閃躲只能四處逃竄,無奈逃到那裡都是此番地獄景象。
 

  落下的火石卻像有意識似地自動避開迪斯緹亞和希亞萊娜,他抱著陷入昏厥的女孩,疼惜地撫摸她柔嫩地臉頰,聲音中充滿歉疚。

  「對不起……我還是保護不了妳最後的意識……」

  薩艾斯嘉王族所傳承的寶石上含有溫吉列爾的力量,瑪西亞引出那份能量,能將被其傷及之物種回歸初始,只斬去不要之物。希亞萊娜不只是失去雙翼,連意識也將如若新生,再清醒之時,將如同嬰孩般純潔,屆時瑪西亞對她灌輸什麼,都會以那些為基礎。

  ──就像上回一樣。

  這一次,他們又要將她永遠鎖在薩艾斯嘉。

  「放心……我來當妳的翅膀,從今以後,妳想去哪裡……我都會『形影不離』!」

  迪斯緹亞一手環住她的腰,另一手與她十指緊扣,當雙額碰觸,他們身上的「時間」與「空間」強力互觸,激烈地撞擊使他們周遭產生強烈扭曲,瑪西亞亦發現到其動靜,大喊道:「快住手!未經調和就溶合兩股力量的話──」

  無奈她與族人一同支撐著天空,使火石落下的情況較為緩解,現在離開任何一人都有可能功虧一潰。

  眼看著迪斯緹亞和希亞萊娜二人被黑色霧氣包裹卻無法阻擋,待霧氣散去,只剩張著如霧氣一般黑色雙翼的希亞萊娜。
 

 

  她張開雙眼,映入眼簾的卻是暗紅色的地獄。

  連自己是誰,眼前發生何事,全都不知曉。

  頭頂一片混濁,像是黑布中處處裂縫,那其中落下的炎流火石在空氣中劃出閃爍。

  她可以感受到上方有一群相似的力量支撐著天空,只有幾滴露珠般地焦臭隨風吹拂至臉上;那些火石掉落地面,燃起的灰煙污濁了世界,然而螻蟻般的人群只能四處逃命。

  天空中的裂痕在那些力量的壓制下逐漸彌補,紅光與火石不再,世界卻陷入黑暗。空與地的光線於是相反了過來,剛才落下的火石成了世界上唯一的光源,游移的目光還沒找到目標,一道疾速接近的風壓在她身後停下。

  挾著略帶著急地粗獷男聲喝道:「找到了!──你們在搞什麼啊!迪斯呢?」

  男人看了看左右,邊叨念著:「氣息得確就在附近,但……」直到眼前的衝擊引起他的注意,從她身後伸展開的不再是潔白雙翼,而是由黑色霧氣形成,有著迪斯緹亞氣息的翅膀。

  「什……發生什麼事?──不,算了,雖然有很多事情想問,目前還是先離開吧!那些傢伙應該是來抓你們的,總之先跟我回城裡去吧!現在這個情況估計城裡也是一片混亂,算了……總比被他們抓回去強。」

  看到眼前的女性依然一臉茫然,男人對著她催促道:「聽到沒有?──希亞!」
 

  龍魂帶著她回到破損一角的偏館,艾魯達城亦是一片混亂,所幸國王及新生王子沒受到半點傷害,如今前者正將強褓中的繼承人交由王后及侍女照顧,自己帶著臣子勘察災情及安置災民。

  偏館中的侍者本就稀少,如今連守衛也不知去向,龍魂將她帶進館中,只對她說:「總之自己先躲好,我先去處理懷多尼亞……現在這個情況再讓他們給攻進來的話,可就真的完了!」

  龍魂一向狂傲的臉上難得顯現焦慮,額間的皺紋使本為中年的肉身顯得更為蒼老,但眼前的她仍一臉茫然,龍魂再道:「妳的身上有迪斯的力量,自己能運用吧?總之結界設好,其它的我回來再說!」

  「……迪……斯?」

  然而眼前有著兩股力量的銀髮女孩只是如此複誦,最後,只是加深疑問道:「──是誰?我是……」

  至此龍魂才了解,眼前的女孩像是失去所有記憶,世界的異變與她必有關聯,身為始作俑者之一,龍魂難辭其咎,牠忿忿道:「可惡……是梵的劍嗎!」

  「……梵?」

  聽到她如此叫喚,龍魂索性抓住她的肩,盯住雙眼交代道:「對,我的名字是『梵』!妳是『希亞──希亞萊娜』!在妳背後支撐妳的是『迪斯──迪斯緹亞』!──迪斯,你還聽得到嗎?先展開一陣結界,別讓任何人靠近,其它的……我回來再說吧!」

  感受到迪斯緹亞展開的小型結界,龍魂轉身出了門,正要振翅,常駐在偏館門前守衛的聲音傳來:「啊──龍魂大人!您們二位跑到哪裡去了啊?陛下找不到二位,自己先行出發了啊!」

  龍魂轉了轉眼睛,稍稍思考了下,問道:「王子還安全嗎?」

  守衛愣得停下了步伐,點點頭道:「欸?……是,陛下出城前派了親衛隊守在王子和王后門前……請問怎麼了嗎?」

  在守衛的記憶中,龍魂從來只是聽命於前線滅敵,從未關心過王室安危,除了在城裡一向安全,預言士也總能幫王室避開所有災難。

  但或許是這場毀滅性災難的關係,連龍魂也一反常態,守衛這麼想……

  「──你叫什麼名字?」突然,龍魂如此問道。

  守衛驚得站直了身體,敬答道:「是!在下是維因家的次子,華德.維因!」

  「維因嗎……預言士這裡很安全,你先去以保護王子優先,記住了,就算犧牲自己的性命也要保住王家的……薩艾斯嘉的血脈!」

  不等名為華德的守衛回答,龍魂便展開翅膀,急向西方飛去,留得華德一人不知所措,他想推開偏館的門,但卻怎麼也推不動。

  方才龍魂說過預言士安全無礙,卻要他先去保護才剛出生的王子,華德可沒時間猶豫,遂向門內大喊:「預言士大人,在下雖然力薄,承龍魂大人所託,必需先保護王子安全,請您見諒!」
 

  華德的離去並未使周遭安靜下來,不完全的空間結界不如從前迪斯緹亞所創造的堅固,偏館外的哀慟仍能穿透襲來。天空裂縫中的紅光已淡薄許多,地震也逐漸減少,火光卻成了世上唯一的光源,地上的人們再怎麼等,也等不到天亮。

  龍魂來到懷多尼亞上空,雖然天色依舊暗闇詭異,本就準備出兵的懷多尼亞南北兩方不約而同要出海攻打薩艾斯嘉,在龍魂當初的耳語下,各自以為對方都要對已不利。

  天色不亮,偏偏這時精靈們又不聽召喚,他們只能用最原始的方式點火,欲比對方先抵達薩艾斯嘉。(註)

  雖然無法召喚精靈,但龍魂本身便據冰雪之力,牠放出冰雪,將整塊懷多尼亞封在冰雪之中。陸地四周的海水凍結成冰,船隻無法出航,那股強力又引來疲憊的冰精靈,藉由這股力量重獲新生。

  自此,懷多尼亞成為冰封之島。

  原以為阻擋了懷多尼亞這個戰禍,薩艾斯嘉便能安全無虞,當龍魂回到所在島嶼,城下已經滿是難民。

  周遭諸國的民眾更多是失去家園,有的王族也在災難中被火石或地裂吞噬,他們朝向穩健強大的國家逃奔,更多小衝突發生在國內各個大型城鎮,接應難民已讓薩艾斯嘉焦頭爛額,遑論阻擋有心來犯的敵人,龍魂只好四處威嚇,待處理告一段落,已是數日後的事了。
 

  溫吉列爾大陸經過空間的切割,陸地在不安定的空間中逐漸崩毀,要不是天人們召來精靈予以補強,地上的人們早死於這些「天災」。

  祂們協助維拉妮卡調和破損的空間,並予以延伸,八方精靈亦犧牲形體,穩定空間中的地形及氣候。使地面強化,海水不再翻滾,火炎化作熱氣,空氣隨風流動。

  即便如此,天地仍是一片黑暗,維拉妮卡只好再將光與暗調和,擬創太陽和月亮,在太陽昇起的同時釋出光明,照亮整個被封閉的世界;在月亮升起的時候於天幕釋出黑暗,讓世界得以安眠。

  世界雖然恢復了日夜,天空卻不再清澈。

  白日的天空像有炎流在外層翻滾,黑夜中亦藏著暗紅,為了讓天空至少看起來像從前一樣,維拉妮卡試著調和,可惜卻以失敗收場。

  天藍色反噬在她身上,原本銀白的秀髮染上天空的淡藍。

  為維持世界的存續,瑪西亞奉維拉妮卡為族長,日復一日,調和著日夜,其餘族人輪流於世界中查探結界有無裂痕,跟本無暇追補希亞萊娜。
 

  這一年,成為布魯辛克元年,是一個封閉的──新世界。
 
 

 
劇情連結:
 
  註:懷多尼亞的人召喚不到精靈是因為精靈早被天人喚去支撐空間結界。
 

 
  結果還是要到第六節(遠目

  而且這節後半段好像變成有點設定集的fu,還真怕一下丟太多東西讓人看不懂啊……

  不過其實我寫一半也停好久,家裡事情多(請自行參考橘言橘語),心情受到影響。

  嘛~總之外傳⑵剩下的東西我都在下一節補完,然後就開始完結吧!

  (雖然這麼說,其實還有一篇龍魂人物異誌等著插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307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想藍

留言共 1 篇留言

大漠蒼鼠
改變地理的力量總是那麼可怕,像倉鼠能吃光整座穀倉(X

09-16 09:13

橘みかん
你那是改變肚子的力量(嚇09-16 17:1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wishw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夢墨鬼小說】投稿作品─... 後一篇:1999/09/21,2...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rankrozen對愛看後宮魔女的人
魔女小說更新囉!希望大家都能來踩踩看看唷!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