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想藍-外傳⑵ 想藍的誕生④

作者:橘みかん│2019-08-21 07:50:53│贊助:22│人氣:91
 
  停留薩艾斯嘉已過百年,希亞萊娜也見證過至少三代君王的交替,雖然瑪西亞想了萬全的辦法讓她能一邊按照柏妮絲所言暫代其位,一邊又繼續記述歷史,卻始終沒告訴她要持續到何時。

  一日,希亞萊娜趁夜深人靜,兀自啟動了「紀錄者」的能力,欲嘗試預見薩艾斯嘉的「盡頭」,但每每見到的,總是在危機中取得最後勝利,臣民歡欣鼓舞之姿。

  在王者身邊,則必有她自己以及龍魂的身影。

  君王的配劍上閃耀著與其瞳孔相同光輝的寶珠,瑪西亞釋道,那是溫吉列爾賜予其王室繼承人的證明──國家長治久安的證明。

  回到原本的時間之後,龍魂靜佇眼前,尷尬的寂靜轉瞬而逝,希亞萊娜卻感到漫長,半晌,龍魂才先開口問道:「看到了什麼?」

  希亞萊娜發出疑問,難以理解一直以來對她不帶善意的龍魂有何用意?

  巡邏的守衛就要步至謁見大廳,龍魂先是對她比了手勢,便從簍空的石窗飛了出去。月色透過薄紗般的雲層溫柔撒下,他們停留於露台兩側,兩旁就是天人與飛龍的巨像,初次入城的新奇與震撼早消失無蹤,希亞萊娜覺得她和龍魂就像被禁錮在巨像之中,無法逃離。

  這個名為薩艾斯嘉的禁錮之中。

  「如何啊?這個國家的未來。」龍魂再問了一次,希亞萊娜再度展翅,坐在天人巨像的寶珠上,落寞回道:「……跟現在差不多……」

  「我想也是!」龍魂咧嘴而笑,令希亞萊娜嘟嘴瞪了過去。

  「為什麼溫吉列爾──大地之母要答應薩艾斯嘉這種請求嘛!『物種有生有滅,以不同型態做為周而復始之循環』不是嗎?」希亞萊娜喃喃道。

  從她們懂事起,瑪西亞便是如此教導,數百年間見過的滅亡與重生難以計數,唯薩艾斯嘉在天人的庇佑下榮景依舊。

  然而龍魂聽聞,只是哼一聲小聲笑道:「梵的意圖嗎……」

  「……第一次見面時你也喊了那個名字,『梵』到底是誰啊?」

  「什麼啊?妳不知道嗎?」龍魂微抬了頭,笑意中參雜了嘲諷,無視希亞萊娜微怒的表情,只是望向遠方,遠山天邊漸白,只待清晨的第一道光。

  「──『梵』就是『溫』,也是吾友賜予我的名字。」

  「……什麼?」

  這解釋讓希亞萊娜更糊塗了,龍魂看了又追加了一句:「啊……你們好像稱祂『溫吉列爾』來著,那天……我是感到祂的氣息才急奔過去的。」

  那日宴席上,龍魂的座位空著,直到結束了,希亞萊娜回偏館,才見到匆匆趕來的龍魂。但是她並不是溫吉列爾,若說龍魂是溫吉列爾的舊友,這也難怪見到她時會顯得如此失望。

  「因為我們只是存放祂力量的『容器』嘛……」

  「我知道……」

  龍魂回應後,又是一陣靜默,半晌,希亞萊娜才問道:「你想再見到祂嗎?」

  然而龍魂雙眼微瞇,只是嘟嚷道:「哼……『約定』真是個麻煩的東西。」並未正面回應,而後又轉移話題續道:「除了你們三個,聖寶石上也有梵的力量。」

  希亞萊娜恍然道:「對喔!難怪總是能從陛下身上感受到相同氣息……那是不是把聖寶石拿走他們就會滅亡了?」

  然後,她就能從這無形的束縛中解脫,希亞萊娜如此期待著。但是聖寶石鑲嵌於劍上,屬於國王傳承的佩劍總與國王形影不離,多有動作恐怕啟人疑竇,要是被瑪西亞知道又免不了一陣懲罰。

  這隨意吐露的猜測卻讓龍魂難得地大笑,引來城門下的衛兵抬頭看,天人與飛龍的石像上映著一對相似的影子,隨著日光的照射漸晰。

  「有趣!妳不僅是『預言士』,還是『祂』的力量之一,居然有這種想法……有趣!吾身龍魂,在此相誓,照汝之意為之吧!吾將全力助之!」

  城下相傳,長年形同陌路的龍魂與天人竟能言和,這無疑是國家安泰的象徵。

  ──殊不知那是讓世界邁向滅亡的開始。
 

 

  「陛下!曼士貝已帶私兵撤離國境外!」

  衛兵進到謁見大廳,下跪如此報道,座上的國王捻鬚嘆氣道:「終將還是走到這一步了啊……」

  「無需憂傷,陛下。」希亞萊娜站立一旁,微笑敬道:「曼士貝卿野心浩大,留在國內恐造成內亂不止。」

  國王聽了點點頭,略帶遲疑問道:「唔……那麼,可需派兵追擊?」

  希亞萊娜搖搖頭,再道:「不需趕盡殺絕,只是多少會影響周遭諸國,曼士貝卿亦具王格,統理他國難民重建家園也是一善。若有萬一……」她以袖掩嘴,沒人看出底下的笑顏,只聽她續道:「再派龍魂前去,即可威嚇阻之。」

  這些年間,希亞萊娜與龍魂分工合作,龍魂在外鼓吹周遭小國進犯,使薩艾斯嘉不得不派兵平定,同時將戰土收為已用,國土愈益增廣,漸漸成為它國不敢進犯的大國。

  另一方面,希亞萊娜在薩艾斯嘉國內尋覓據野心的貴族,稍加扇動,曼士貝一家叛心即起,使國王不得不將他驅逐。

  實際上,希亞萊娜曾試探過,讓維拉妮卡向瑪西亞提問,間接得知光是毀壞傳國的聖寶石不足以讓薩艾斯嘉走向滅亡,即轉變做法,使薩艾斯嘉內憂外患不斷,期待有朝一日,具慧眼之王無存,屆時與該國之契約自然解除。

  如果能順利進行下去的話──

  希亞萊娜回歸偏館,以休息為由撤去近身護衛,那龍魂如今仍在外遍佈「禍根」,原本就是有事才召回的存在,而今牠身在何處,所行何事,那些王宮貴族根本不曾聯想。

  沒有問題!周遭諸小國漸漸產生不滿,待薩艾斯嘉國格盡失,那些受其所害的,必會群起攻之──

  正當希亞萊娜陷入思緒,一股空間異樣感襲來,她一回頭,迪斯緹亞略帶怒目站在她身後。

  「迪……斯?咦……已經是這個時期了嗎?」

  每隔一段時間,迪斯緹亞和維拉妮卡便會降至這座偏館,封起空間統整收集到的歷史。她沒記錯的話,約定的時期應還未到,但一向忙於穿梭空間導正歷史的迪斯緹亞,應該沒那個空閒獨自前來。

  希亞萊娜再瞄向窗外,也感受不到維拉妮卡的氣息,此時迪斯緹亞才開口道:「她不會來,約好的時間也還沒到。」

  「那……」眼前本為熟識的無心機女孩面露心虛,迪斯緹亞神情更加嚴厲,問道:「妳……不,『你們』到底在策劃什麼?」

  希亞萊娜聽了不禁閃躲視線、後退了半步,「哪……哪有什麼,你指的是哪件事啊?」

  「不肯承認嗎?」迪斯緹亞嘆息,稍有停頓才再言道:「最近幾年滅亡的國家,多數皆與薩艾斯嘉有關,即使是他們自不量力、以卵擊石,妄想進犯大國、引起爭端,令雙方百姓民不聊生是自取滅亡,但薩艾斯嘉的君王並非據野心之人,斷不可能引發周遭小國群起攻之。」

  他們都很清楚,迪斯緹亞所製出的空間能隔絕外界,他們所說的話傳不到外頭。

  看著希亞萊娜鐵青著臉緊咬下唇,依照她的個性,不是她的作為早就高聲反駁,迪斯緹亞放鬆了表情,輕按她的肩輕聲問道:「發生什麼事?是那龍魂向妳鼓吹了什麼嗎?」
 

  「這種說法可真過份啊!我明明只是協助者。」

  這聲音從窗外傳來,本該隔絕一切的空間結界外,龍魂張著滴血未乾的雙翼,輕輕鬆鬆地穿過從來無人能越過的結界,迪斯緹亞隨即提高了警戒,將希亞萊娜推到身後護守。

  「你這傢伙……為什麼能越過我的結界?」

  「誰知道!你說是為什麼呢?」

  龍魂睜著爬蟲類的雙眼像能舐人,讓迪斯緹亞初次感到恐懼,兩股魔力的靈動讓屋內桌椅器具產生了顫動,卻也因空間結界的關係,外頭在打哈欠的守衛感受不到半點動靜。

  正當雙方魔力要一觸即發,希亞萊娜突然從迪斯緹亞身後環抱,一股憂傷亦傳遞而來。

  「希……亞?」

  身後常顏歡笑的可人兒此時淚如雨下,帶著啜聲泣道:「不是的……是我……是我不想繼續……待在這裡……」

  當他轉身,希亞萊娜亦鬆手癱坐地上,掩面號泣。

  她邊哭邊訴說,說她好想念從前與迪斯緹亞一同在世界各地見證歷史,好想念跟維拉妮卡聊起在下界看到的趣事,就連被瑪西亞說教也變成遙不可及的奢望。而這薩艾斯嘉的國王明明就賢明強大,為何還需要天人與龍魂護守?

  「──就算他們滅亡了,也跟那些國家一樣是迎來了盡頭和另一個開始不是嗎?」

  這便是歷史,也是他們一路記述的東西。如今卻不知溫吉列爾為何要許下這種承諾,不僅讓前任預言士柏妮絲灰飛煙滅,也束縛住了現在的她和龍魂。

  「就是這樣,我才會助她內外佈局,不過是小女孩的一個小小願望。」

  龍魂已收起翅膀,只是血跡仍滴得室內滿地,祂隨意靠在牆上,像個在遠處護守孩子的老人。

  但迪斯緹亞仍忍著怒意瞪去,回道:「就算如此,也不該隨她胡來!趁現在還為時不晚,速將歷史導正──」

  「來不及了!」龍魂阻斷道:「已經開始了,一切的事端……」

  看著牠那狂妄的笑容,迪斯緹亞罵道:「聽聞你是大地之母賜予薩艾斯嘉的保證,你這麼做還對得起與大地之母的約定嗎?」

  龍魂聽聞只是睥睨笑道:「哼……還真敢說,明明連我等的約定為何都不知曉……」說完,龍魂便站起,在開門前轉頭道:「啊──對了!希亞,懷多尼亞那邊也處理好了,兩邊都以為薩艾斯嘉在給予協助,若能打來就有好戲看了!」

  之後,又無視結界的禁制,開啟門扉離去,只聽到門外衛兵驚喊:「哇!龍魂大人?您怎麼會從裡面出來……背後的血跡……您又把預言士大人的館內弄得到處血跡了嗎?饒了我吧……」
 

  那之後,就算希亞萊娜和迪斯緹亞想盡力挽回,事態仍如龍魂所說,由一顆小石引起的洪流無法阻擋,更無法隱瞞瑪西亞等天人,瑪西亞大怒,帶了族人要來捉補二人。

  然而此時,艾魯達城內正準備迎來王室的新生命,他們只知道城外天空陰暗,無人知曉預言士早被招至上空。

  「迪斯,我知道你也曾試著阻止她,不要再護著她了,將希亞交給我!」瑪西亞肅道,迪斯緹亞則造出一道空間,將自己及希亞萊娜護在裡頭,只是怒回:「交給妳!然後呢?」

  「給予與其相應的懲處,自會放她回來繼續使命。」

  「哼……懲處……又要『奪取』了嗎?」

  希亞萊娜聽得迷糊,之前她被瑪西亞懲罰,最多只是被關在禁閉小屋,除了自由以外也沒被奪去什麼,但看迪斯緹亞的態度似乎又不只那麼單純。

  對面瑪西亞搖搖頭,再道:「你明明知道,只是除去不該有的思想……」

  「你們已經奪去她的『憐憫』,這次又想奪去什麼?」

  被迪斯緹亞打斷話語,瑪西亞不悅起皺起眉,維拉妮卡則在其後滿臉歉容,迪斯緹亞抱緊她的肩,堅定道:「這次……絕不讓你們得逞,否則她將不再是她!」

  一道閃雷擊下,不遠處的烏雲傳來不祥,若是迪斯緹亞一解開結界,族人必定圍上前來,若是維拉妮卡也站在他們那裡便罷,同為溫吉列爾留下的力量,維拉妮卡所持有的「調和」正好可以制衡他們。

  還沒想出逃脫的方法,瑪西亞臉色一沈,喚道:「維拉。」

  維拉妮卡一出手,空間結界逐漸崩裂,面對齊力上前的族人,迪斯緹亞只好動手反擊。而希亞萊娜仍理不出頭緒,這次就算知道自己錯了,惹出來的亂子卻不比以往,光看瑪西亞的怒顏就知道了。

  「迪斯……迪斯!」希亞萊娜不想看到迪斯緹亞和族人為此相殺,急喊道:「不要打了!我跟他們回去好了……這次真的是我的錯啊!」

  迪斯緹亞招來火精靈化解族人從烏雲中喚來的水勢,再招來風精靈吹走欲從後捉補希亞萊娜的族人,喝道:「不可以!希亞……妳快逃!」

  他再捉了空檔製造一條空間通道,好讓希亞萊娜先行逃離,推著她要穿過那通道,此時──

  瑪西亞抽出一把金色的劍,在希亞萊娜通過空間通道之前斬斷了她身後的白色羽翼。

  「希亞姊姊──」

  「──希……希亞!」

  紅色的血液隨著雨滴墜落,滴落海面溶於水中,迪斯緹亞在她急速墜落時接住她,但希亞萊娜已然失去意識。
 

 

  「喂!有人看到陛下的劍嗎?」

  艾魯達城內一名士兵如此問道,路過的侍女懷著疑問搖搖頭回道:「沒有,陛下的劍不是王室傳承的嗎?會不會放在寶物庫?」

  「真奇怪,最近幾年國界外族多有騷亂,陛下怎麼會忘了自己把劍放在哪裡呢?」

  「先叫有空的人幫忙找吧!王后就要生了,要是王室繼承人能順利出生,可還得用那把劍賜予祝福呢!」

  城裡的人們只當是國王喜獲麟兒,才會忘了劍擺何處,全然不知那把附有溫吉列爾初始之力的寶劍竟被天人「借去」。

  龍魂雖然感到遠方天空有激烈衝突,卻不想管天人之事,回到城裡見這騷亂,一時興起問之,才知是鑲嵌傳國寶石的王家寶劍丟失,牠還暗喜這是滅國前兆,直至聽到嬰兒有力的哭聲。

  但傳國寶劍明明不在城裡,嬰兒抱來時牠仍能感到同樣一股氣息。

  ──溫吉列爾的氣息。

  「什麼?……這是……怎麼回事?」龍魂愕然。
 
 

  「如此一來……她便哪裡也逃不了……」

  瑪西亞持著那把丟失的寶劍冷淡說道。
  


劇情連結:
 

 
  進度比我想像中得快,我以為又要加到第六節,看來這次外傳⑵可以順利在五節內結束。(樂

  這一節我寫滿久的,除了在玩手遊咳咳咳之外,也再重新順了一遍外傳⑵的大綱,還把十二章的結局導向也規劃出來了,只是那個又比想像中多,搞不好要滿到第十三章……

  嘛……看著辦吧╮(╯_╰)╭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0260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想藍

留言共 2 篇留言

隨心
很精緻的小說呢!

08-21 09:36

橘みかん
謝謝你喜歡:)08-21 15:30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08-22 12:28

橘みかん
哇喔!感謝( ´∀`)08-22 12:5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wishw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開箱]Qoo穿越時空的... 後一篇:【夢墨鬼小說】橘式不專業...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nchnater000ALL
SRPG 眼中的世界 試玩開放中! https://store.steampowered.com/app/81107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3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