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純白的阿貝爾3》序章:覓活

作者:芽豆靈✦圖文精分腸│2019-06-25 20:58:09│贊助:4│人氣:208






歡迎來到《純白的阿貝爾》
第3.5版的第三季
再次恭喜你倖存至今

每一章最下面偶爾有心得或爆料
純粹看故事的人反白之前請斟酌

另外建議使用電腦版觀看
手機不顯示標楷體你會有點痛苦
封面圖取自網路或免費素材
公開練習不放達人

如果你前面通通沒看過
趕快前往第一季《早春》!





copyright © 芽豆靈 All rights reserved.






  帕諾一開門進去,就看到黑髮黑眼的聖騎士幾乎貼到鏡子上,手裡拿著斜角眉筆,再仔細看,對方臉上有條新畫的法令紋。

  「聖長,我個人推薦魚尾紋,直接法令紋太不自然了。」

  阿貝爾聞言,神情不動,但動作喪氣地擦掉了那條法令紋,開始畫魚尾紋。帕諾大方地站在旁邊看,想到了沙漠之國的那種騷氣眼線。

  「容我詢問,您在做什麼?」

  「符合大眾期望……我快四十歲了。」阿貝爾提醒道。

  帕諾反向提醒道:「但您『善保養』,並總是『裸妝完美』。」

  「卻不能讓我平靜做完任期。」阿貝爾說,神態彷彿看開了。「我總是期望有各種意外來解決問題,但消除不老的疑點同樣有用,更不用提早退休。」

  阿貝爾不再「找死」是個好消息,帕諾為此鬆了一口氣,下一秒打起更加高度的精神來,因為接下來他們要面對的就是兩年的長期戰。

  阿貝爾放下眉筆,看著鏡中老沒多少的自己說:「生命的意義不在於是否會呼吸——我得好好活著。」

  帕諾走過來,道一聲失禮,用拇指往新畫的魚尾紋各抹一下,擦淡它們。

  「我認為先從這個程度開始比較自然。」

  「帕諾,這樣就沒有誰會注意到了。」

  談話間,窗台外的盆栽在飄飛的窗紗中若隱若現。

  黑色的風信子不需要澆水,也不會落瓣或枯葉,通體呈現虛假的無機體質感,風姿綽約地搖晃。土壤上擺放的小人雕塑或坐或站,在花草下洋溢著不動的幸福氛圍。

  「潛移默化都是從看不見開始的。」帕諾說。

  「好吧,你說得對。」阿貝爾接過遞來的行程表文件翻閱,「今天的例行訓練也交給湯瑪士,我有幾個人要見。雷洛斯去哪裡了?」

  「為他之前的『急病臥床』去聖玫特羅宮作詳細報告。」

  「冕下起疑心了?」

  「如果雷洛斯不能針對為什麼您一身血擋在神軍前方、而他自己行蹤不明,作出解釋的話……是的,冕下會起疑心。」

  帕諾替雷洛斯遞交了臨時病假,由巴摩提供診單,成功讓雷洛斯躺過那段兵荒馬亂。等到他能下床了,教皇也開始想要找麻煩了。

  「唉,那都是上個月的事了。」阿貝爾闔上文件,嘮叨一句小心眼。

  沒錯,春天已經過去,夏季的開頭也結束了,現在進入永晝,煩人的夏令時間開始施行,所有人努力調整生理時鐘,米莎貝兒的談資也逐漸過時。

  阿貝爾不再刻意遮掩某些舉止。護衛們經常在進門時看見聖騎士倒立在天花板上做自己的事,和把書丟了滿地的女聖飲者區分開彼此的空間。他甚至還會在護衛面前低聲說些不禮貌的話,就像剛才那樣(嘮叨教皇小心眼)。

  除了嚇唬女聖飲者,阿貝爾沒再變成大怪物,但帕諾深知米莎貝兒離去的影響其實沒有消退半分。

  阿貝爾仍然做得很完美,就像過去二十年一樣——繼續成為一個普通人。

  ……或地位高點的普通人。(當然,沒有偶像效應就更完美了。)

  雖然教皇開始找麻煩(只是對象換成雷洛斯),阿貝爾卻不太擔心那個巨精靈無法應付——不只是因為他一千兩百多歲了,而是雷洛斯非常「不巨精靈」。

  友好善良又單蠢的種族性格似乎被忘了賦予到雷洛斯身上,就像那些孕育母神忘記上色的白化症生物(雖然雷洛斯這個例子也許不能算祂的錯)。

  阿貝爾懷疑就算把雷洛斯放進巴賽魔族中,都不會有人覺得他走錯地方。

  「聖長,我應該要擔心這件事嗎?」身為護衛隊長的帕諾非常憂愁,自己的護衛對象這樣就算了,自己其中一個護衛屬下竟然也這樣那樣……

  雷洛斯不只和阿貝爾幹了一場,竟然還是慘輸倒床的那一方。根據那位女聖飲者夕雅所說,他甚至是主動攻擊阿貝爾的那方。

  雷洛斯和阿貝爾一樣有秘密。

  帕諾知道這其中有很多關鍵的部分被隱瞞,只能察覺雷洛斯和阿貝爾似乎有某種過節,雙方目前處在微妙的妥協狀態中,而且阿貝爾不打算弄走雷洛斯。

  根據自己的護衛職責,以前的帕諾會堅持挖出真相來配置應對方案,但是現在……

  他看向阿貝爾。這個男人不只過度俊美,實力也過度……堅強,並不需要擔憂對方的人身安全。

  相對的,阿貝爾的「另一個身分」所要處理的問題,並不是目前的自己也能處理的問題。他可以接受自己一問三不知——有時候無知是種對雙方的保護——可是不能置身事外。

  對於護衛隊長的疑問,阿貝爾想了想(而且看起來專注到忘記保持呼吸)。

  「你暫時不需要太擔心冕下質詢雷洛斯的事,文件工作做好,別讓雷洛斯太出格,也別讓人太注意他。」

  「雷洛斯難道是夜族?」

  「不是。」阿貝爾的神情看起來很扼腕。帕諾突然有種直覺,如果雷洛斯是夜族,那麼他的下場好像會比躺床更糟糕……

  「他是日族,不過別把他當成一般日人。」

  帕諾點頭,暫時把這件事也拋到腦後。

  「不過說到雷洛斯……」阿貝爾若有所思,失落地嘆了口氣(帕諾忽然間很好奇,假如阿貝爾不需要呼吸,那麼這個嘆氣到底有沒有實際用途?),闔上行程表說道,也是告訴帕諾一個訊息——

  「我得盡早和他談談。」

  「您希望他離職?」

  「相反,我不能讓他離開我身邊。」

  帕諾再次問道:「我應該要擔心這件事嗎?」

  自己最近需要擔心「能不能擔心」的事情真的太多了。

  阿貝爾把行程表還給護衛隊長,回答道:「別讓他離職就好。」









  阿貝爾今天的工作從接見開始。

  他很少有接見,畢竟沒有人會找一個聖騎士「聊聊」,就像非不得已,也不會有人想去找警察和刑騎士一樣。

  尤其在「神軍攻城」後,和聖騎士幹嘛幹嘛彷彿成了某種危險動作,人們只差沒在所有第七騎團的聖騎士身上貼個「禁止拍打餵食」。

  今天來的人員大多洽談有關大九節的公事,針對活動流程做確認、更改、通知,甚至是嘗試說服阿貝爾賣出更多的肖像權好讓觀光商品能大賣一波。

  有位眼尖的洽公人員注意到阿貝爾新畫的「眼尾紋」,從頭到尾盯著它看,彷彿專門來跟眼尾紋洽公。

  想必他回去之後就會讓這個新傳言開始滿城飛,阿貝爾對此非常滿意,甚至模仿了祕書官安森的敲腰動作,故意在經過走廊時好像不太舒服地敲幾下,以示衰老(帕諾覺得阿貝爾對衰老的理解很微妙)。

  雖然阿貝爾因此在半小時後收到了數箱慰問品——來自副團長湯瑪士送的痠痛藥布——還有無數的醫務室邀請檢查通知,但是阿貝爾真的非常滿意,而且「活」得更起勁了。

  不過阿貝爾的煩惱並沒有變少……

  即使得知阿貝爾不是夜族,但夕雅彷彿發現了某種致命的樂趣,經常用這個話題來撩阿貝爾,巴不得把他觸發成終魘,行為與打算點鞭炮的小孩沒兩樣。

  話說回來,阿貝爾與夕雅雖然發現了關於日記的重大線索,卻也因此停擺調查,無法再有任何進度……

  上個月的慈善話劇中,夕雅的尋覓終於有了線索。

  慈善話劇首演《夜訪扎穆塔》結束後,阿貝爾一面和夕雅進行沒意義的例行爭吵,翻開對方所給的線索——那本古籍——卻發現這是曾經屬於易萊哲.薩普特的日記。

  在知道只是個七百多年前的神父寫的日記,而且對方還是阿貝爾的養父後,夕雅當時的表情比第一次看到終魘還要難以形容。

  「養父?原來你不是第一個混進曉徽教廷的夜族啊……」

  忍住對食物動粗的衝動,阿貝爾回答道:「易萊哲.薩普特是埃德蒙頓人,然後我並不是夜族也沒有同族,更不是第一個進入曉徽教廷的非日人。」

  「那當然,不少傢伙進了鎮邪地牢啊。」夕雅心不在焉地點頭。

  阿貝爾沒理她,在回到官邸之後,將古代文體的日記內容翻譯成現代白話,因為聖飲者們自行翻譯的版本錯漏百出,夕雅竟然以為這是一本暗藏咒語的預言書。

  把翻譯拿給夕雅的阿貝爾說道:「當時薩普特的發音從如今的拼音看來,唸作扎穆塔。我不知道《夜訪扎穆塔》是從哪裡改編而來,但除了姓氏一致,日記內容和話劇情節並沒有關聯。」

  夕雅喜悅的神情困惑地凝固了。

  「怎麼會沒有關聯?我的祖先撿到這本日記後,把當時的見聞記錄了下來,事件雛型和《夜訪扎穆塔》非常相似——」

  「我什麼也沒看到。」阿貝爾翻到夕雅說的地方,只看見後面幾頁黏在一起,好像是由於年代太久而融合了。「整本日記都是教父親筆寫的日記,而且他寫完了,並沒有留下空白。」

  夕雅愣了愣,看向那本日記。

  阿貝爾翻到的地方就是祖先手札的前一頁!

  後面還有幾頁能翻開,阿貝爾卻不翻過去,還說後面沒了。

  「哈?明明就有啊!」夕雅當著阿貝爾的面,把紙張翻過去,讓手札內容攤開在阿貝爾眼前,「你看這裡,這篇,是不是?筆跡跟前面的完全不一樣,是我祖先寫的!」

  阿貝爾皺眉。

  「我看見你的手做了翻頁的動作,但你沒有碰到任何紙張……我見過這種狀況,有人在屏蔽這本書的一部分真實訊息。」

  「你是說,我祖先寫在日記後的見聞是某種幻覺?黏在一起的紙張才是真實?」

  她怎麼覺得情況應該反過來才對?

  阿貝爾放下書,好整以暇地對聖飲者問道:「你不相信我的眼睛?」

  夕雅真城地回答道:「你的心臟毫無用處,或許眼睛也是啊?」

  ——值夜的帕諾用高超的手速拉開夕雅,撲進變大的終魘懷裡,擋住對方,奮力制止某種未知的暴力行為,免得聖騎士對聖飲者做出「很不聖騎士」的事來。

  阿貝爾和夕雅都堅信自己看見的才是真實的日記

  於是他們冷戰了。

  夕雅還說阿貝爾在與聖騎士無關的事情上幼稚得就像十歲小孩,而阿貝爾懶得理她,私底下只檢討了自己為什麼又要跟食物計較(外加冷戰)。

  帕諾覺得困擾,因為現在他得多配一個護衛給聖飲者(不是保護她,是要保護阿貝爾不要又被她氣成終魘),導致護衛班表水深火熱。

  今天,聖飲者決定結束冷戰。她不想再浪費時間了。

  但她的方式讓帕諾覺得狀況雪上加霜。

  夕雅用純真示好的表情,率先打破這陣子的沉默,問阿貝爾道:「你真的不考慮把眼珠拔下來拿去水龍頭下洗一洗?」以某個事實而言,這件事完全可行。

  阿貝爾站起來,氣溫跟著下降,帕諾做好了起跑姿勢……

  夕雅在沙發中往後挪,結結巴巴地吐出一句話來。




  「不不不、不然……我們來問那個巨精靈啊!」












序章標題煩惱了很久
第一季是求生
第二季是追墓
我想了老半天腦海只閃過尋死覓活呵呵哈哈..
那就覓活吧= =(被拖出去


另外雖然這件事應該利用《為龍》的高流量來說
不過這邊也提醒一下好了
紅心資格的腸粉可以直接升級VIP囉!
點此前往說明

然後這次公開練習的更新頻率會被我故意拉得很長,以填補空窗斷更期
另外一件更不一樣的事情就是:我這次雖然開始貼了卻還沒寫完
第一季開始就知道問題出在哪
所以我第三季的時候故事整理了一陣子
順便打亂以前的手感
大綱倒是沒有改
但我這次寫的方式應該會比較接近當初想要嘗試的方向:日常

....我總覺得我繼續在這系列題日常這個詞完全是在自我安慰



夏令時間(英语:daylight time,英國與其他地區),又稱夏令时、日光節約時間(英语:daylight saving time, DST,美國),是一種在夏季月份犧牲正常的日出時間,而將時間調快的做法。 通常使用夏令時間的地區,會在接近春季開始的時候,將時間調快一小時,並在秋季調回正常時間

*夏令時間對現代環境來說是個很智障又搞笑的制度,歡迎大家上網去看那些悽慘的案例(笑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3921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芽豆靈|星座紀元|純白的阿貝爾|聖騎士|奇幻小說

留言共 1 篇留言

亞空
阿貝爾第三季來啦!
等等 突然發現怎麼這邊也是在看一群護衛轉職當全職保母想辦法讓主子不要那麼早退休啊

再等等 他們好像從第一季開始就是更上面的大主子(教皇)派來的全職保母團
但阿貝爾的問題應該沒小坦大
(帕諾:並沒有)

嗯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啊

總之一天的日常又開始了
嗯OAO 神父已經是700多年前的人了!?

這日記被盜就算了還被動過不知名的手腳
不過理論上應該不重要?

總覺得又只是和阿貝爾有關的五四三
話說所以這段描述人家有點不明白,阿貝爾可以直接看穿幻術不意外
但某祖先的筆跡只是幻覺之一阿貝爾根本看不到內容?

這就很有搞事空間了,這樣可以反過來防止阿貝爾看到某些內容嗎W?

回到保母的問題上
阿貝爾搞了兩季總算是不想以死退休了,然後乖乖當聖騎士

教皇的視線也應該終於能從阿貝爾身邊離開了
不過感覺還是有很多事要搞

最後雷洛斯來做事囉

06-26 00:39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上線囉!!!第三季來救為龍了(??????????

我不知道...保母系列什麼的應該是湊巧吧(血淚)
等我發現的時候,好像就已經來不及了
我下一個公開練習,絕對不走這路線惹!!!!!

沒錯,教父是天蠍座兩百年那時候的人喔
你看日記跟我一樣都不看日期對不對哈哈哈

你說到重點了啊,那本日記確實有防止阿貝爾看到的措施
連聲音都屏蔽了wwwwwwwwwwwwww

雷洛斯上線囉wwwwwwwwwwwww06-26 01:3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hachiken10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刪減片段】《為龍:由夢... 後一篇:為龍炸開了...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HHBkiki1196
听話ㄖ窩拷邱秦ㄌii坊里u好糠累ㄌ1直水ㄇu館習窩ㄓ到泥家住那里ㄖ月光reurl.cc/EzmOdk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分內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