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為龍3:穿夢溯時的龍》二章、前去之路

作者:芽豆靈✦圖文精分腸│2019-06-04 23:17:49│贊助:34│人氣:745




copyright © 芽豆靈 All rights reserved.







  法貝路希的書房中有一顆星球雕刻品,是他給自己買的生日禮物。

  法恩泰西曾指著那個星球儀問過:「哥哥,原來你想去其他大陸嗎?」

  「沒有啊。」法貝路希當時覺得好笑,自己可是個書宅,就算想出國,也一定是想去當地的圖書館,「我只是覺得它的上色很美,而且地理位置精確,可以和書本內容互相對照。」

  法恩泰西勤勞地做事,偶爾與閱讀的法貝路希閒聊幾句。

  他年少時除了把時間花在戶外和雪鹿身上,就是喜歡進入兄弟的房間,稍微整理一下環境(這樣母親就不會老是唸法貝路希),一邊聽桌前的哥哥分享書本內容。

  如今只要進城有空,他就會來拜訪兄弟,並且盡可能朝對方的屋子動手動腳,因為他總是很擔心有小偷藏在某個地方,或是壁爐中的火焰沿著放太亂的書本燒出來,而法貝路希仍然一無所知。

  擦拭完嶄新的星球儀,法恩泰西面對壁爐出神。

  「……哥哥,你還記得那頭雪龍嗎?」

  法貝路希疑惑地轉過來要說話,突然明瞭了什麼,笑出來打趣道:「傻弟弟,你在說什麼,那明明是一頭黑龍。」

  法恩泰西順著對方的視線,看到和星球儀同樣放在壁爐上的畫框。

  那是他們年幼時一起合作的圖畫,如今看來詭異又可愛,內容是一個小男孩與一個可能是黑龍的生物,他們在不像月亮的月亮上一起往嘴裡塞蔬菜。




  當時,法貝路希很難形容法恩泰西的神情。


  ……我說錯什麼了嗎?






  法貝路希在夢中落入龍身的那一天,是傳奇大陸的末夏。

  他在龍之地待了一整個秋天,當雨季過去後,就來到了六月的初冬。他還不是很習慣夏天沒有永晝、冬天沒有永夜,也不是很習慣天空中沒有極光。

  如果去傳奇大陸最南方,靠近冰洲的位置,可能有看見極光的機會,但他更想去的地方在反方向——北方。南方的冰天雪地不是他的家鄉。

  要是能回去,他想把薩爾塔與龍之地標注到星球儀上,向法恩泰西介紹這兩個地方,並找有關的書都找出來,寫一篇自己的經歷……一些從書上不會知道的事情。

  飛越暮光的龍王、各種暮光之約、鯨肉的滋味、荒野的顏色……還有龍。

  ——以及,龍的「自己」。

  法貝路希想,這會不會是因為龍對生命的感覺並沒有遲鈍?

  當注意力從「社會期望」、「更好的工作」、「優良的報酬」、「必要維持的人際關係」、「自身形象」、「回應外在觀感」中脫離……

  會不會龍所做的才是一個生物在生命歷程中的主要目的?

  「法貝路希,你在想什麼?」阿古塔斯問。

  荒野的黑夜是顛倒的世界,滿天星光為城市中的燈火,漆黑的大地為光害的天空。

  法貝路希臥在巨岩旁,聽見阿古塔斯的聲音從另一邊傳來,還有幼龍睡覺的龍鳴打呼,不知道第幾次恍然發現一切如此真實。

  「我想家了。」

  「王說過龍之地是你的家,你現在想回去也可以。」

  「我不是說龍之地。」

  「安茲塔嗎?我們離東行港還有很長一段距離,但巴菲烈會替你帶消息,也或許我們與安茲塔人能在路途中遇見,我會每天飛上天空看,不會錯過的。」

  「阿古塔斯,你當初是怎麼『找自己』的?」

  「『找自己』?」

  法貝路希把坦圖卡所說過的「模樣」解釋了一下。

  阿古塔斯淡淡地回答道:「嘗試一切,但不強逼自己,很多時候自然而然,解答可能藏在日常中。」

  「可是如果不督促自己,要怎麼保持努力?」

  「追求真正想要的事物時,不需要被迫。」

  黑龍在黑暗中歪頭。

  「我曾經對坦圖卡說過,我需要花點時間思考夢想中的自己是什麼模樣,我覺得我可能有抓到一些,例如『我』肯定有辮子,想待的也不是龍群,但我其實還是很茫然——我不知道我對自己的認知是不是正確的。」

  「不要否認或操控自己。」阿古塔斯的聲調軟了一些,像是睏了,「你一直在遇見新事物,留在你身上的一切都是答案的一部分。」

  「那我該怎麼面對?」

  「當你看著水面時,你不需要再問如何看見自己……」阿古塔斯的聲音更小了一些,好像是真的快睡著了。

  「法貝路希,你完成吼叫之後,有感覺到什麼變化嗎?」

  摔斷翅膀後對著怪物的那一吼嗎?

  那次受傷已經是個巨大的變化,法貝路希不太懂阿古塔斯在指什麼,他的注意力完全在蒙洛門與龍翼怪物上。旁邊有均勻的呼吸傳來,阿古塔斯睡著了。

  法貝路希瞪著黑暗一會兒,也閉眼入眠。







  「法貝路希!起窩啦!」

  黑龍轉動頭部換一個地方放,繼續睡。

  趴在後頸上大喊大叫的幼龍見狀,往前一撲,咬住大龍的耳朵,懸掛在空中踢腿,口齒不清地繼續叫對方起床。

  「起窩啦!我聞到木他布拉,我們去打獵!」



嘗試性整形(還有我484錯字了)



  「等我一下……」法貝路希這才撐起眼皮,支起前半身,搖頭晃腦,適應龍的廣視野。

  庫萊吉歐咬著黑龍耳朵在空中踢腿拍翅,焦急地催促著。

  「你為什麼每天早上都像喝醉?要沒時間了啦!」

  「阿古塔斯呢?」法貝路希問,感覺到視野逐漸清晰,暈眩感消退。最近適應暈眼的時間越花越少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好事。

  清晨的荒野上飄著薄霧,日光把一切照成不可思議的淺金色,遠方有恐龍群結伴走過,在晨曦中被漆成如夢如幻的圖畫。

  十五米的身長加上長頸與長尾,羅葉特龍就像一群草原上的長頸鹿,身邊有一種像禽龍的大型草食龍,大概就是庫萊吉歐說的木他布拉,自己認為的蘭登木他龍。

  蘭登木他龍依偎在羅葉特龍群旁,前端隆起的充氣嵴隨著呼吸發出響亮的鳴叫,墊著指尖走路,看起來像禽龍,其實是凹齒龍。

  牠們七公尺的身長適合餵飽大型掠食者,口感也比長頸龍類好。

  「阿古塔斯去看周圍啦,趁他不在,我們去打獵打獵!」幼龍口一鬆,剛好掉進黑龍胸前的行李網袋。他最近在黑龍身上住得越來越熟悉了。

  「你說的木他布拉,是那個鼻子很醜的恐龍嗎?」法貝路希站起來,聞了聞風向,往上風處移步,開始觀察恐龍群附近哪裡有遮蔽物。

  「我跟你說,那個鼻子很好吃,咬起來會喀擦喀擦。」

  「……可是有鼻涕吧?」

  「沒關係啊,血會沖掉它。」

  聽起來居然很有道理,法貝路希也開始期待早餐。

  ……真是要不好了,他竟然在期待恐龍血淋淋的鼻子。

  最近當龍當得越來沒有違和感,他應該堅持一個書呆的立場,搖頭拒絕撲上那些恐龍或把幼龍丟過去才對啊!——可是他滿腦子都是恐龍鼻子。

  鼻子脆脆的難道是因為有很多膠質跟軟骨嗎?……不!我愛三明治!我愛燉湯!還有水靈靈的青菜水果!

  黑龍翹著屁股,以一種不大好看的爬行姿勢,沿著樹林躲到一塊部落遺址後方。這個遮蔽物以猛瑪象頭骨與蟒皮搭建而成,被遺棄不久,氣味還沒被荒野沖淡。

  觀察獵物與風向時,庫萊吉歐好奇地小聲問道:「法貝路希,你不會飛,那你以前是怎麼打獵的?」

  就是……滿地的深坑、龍腳印、扁掉的獵物、不只浪費食物還破壞生態平衡與景觀,有好幾次觀光局都找上門來要開罰單了,幸好被安茲塔人們塞進黑龍屎。

  法貝路希難為情地回答道:「呃……我躲起來,安茲塔人把獵物趕往我,如果有成功,我就衝出來用尾巴或爪子拍飛獵物……」

  幼龍崇拜又發光地看著他說:「哇……超棒!」

  「欸?為什麼?用飛的不是比較正確嗎?」

  「連人都不會計較用碗吃飯還是用手吃飯正確好嗎?」幼龍驕傲地鄙視大龍,接著靈機一動,「嘿!我們今天就這麼做吧!」

  「不是……你是說,你和我一起追獵?」法貝路希遲疑地確認道。

  「『追獵』?聽起來很棒,我們要怎麼開始?我把獵物趕向你?」

  「不不不,你得獨自面對恐龍群耶?」法貝路希感覺脖子涼涼的,幼龍庫萊吉歐身長只有木他龍的一半不到,更別提大型長頸龍專門踩掠食者了。

  「萬一牠們踩到你,巴菲烈會踩死我的!」

  「拜託——」庫萊吉歐在網袋中搖尾巴,裝可憐,「想想我無趣的童年!只能自己獵袋鼠,還飛不贏落山風嗚嗚嗚……」

  那不是很正常的現象嗎……

  「別擔心。」庫萊吉歐隔著網袋討好似地舔黑龍,安撫道:「我已經不小了,也會張開翅膀,這樣我看起來就會比較可怕,牠們一定會嚇跑!」

  「不然我們換過來吧?」法貝路希提議道:「我衝出去嚇牠們,由勇敢的你來捕捉今天的早餐!」

  「開什麼玩笑,你沒看到我這麼小嗎?」

  「……。」

  看來幼龍非常堅持負責打獵的起手式,法貝路希的腦海閃過巴菲烈渾身的壯碩肌肉,吼茵的直拳,阿古塔斯不贊同的目光……

  「這會是場很好玩的遊戲的!」庫萊吉歐激動地說。

  好玩

  這個詞的專屬者——法恩泰西總是帶領所有遊戲。即使隔著結凍的窗子,法貝路希也發現很多小孩會大老遠跑來灰白山丘,就為了加入弗林特家男孩的小遊樂場。

  真不知道法恩泰西到底是跟誰學的……

  「可是,要是失敗了……」法貝路希開口。

  「我們不一定要成功啊?」庫萊吉歐搖尾巴,「遊戲帶給我們的是樂趣,不是勝負啊?如果是勝負,那麼遊戲就不會叫做遊戲,那叫做幹架!說到幹架,結束之後,你想跟我幹幾場嗎?我想了很多新絕招——」

  法貝路希菊花一緊。鬼的幹架!

  「可以了、!」制止幼龍的延伸計畫,法貝路希擺出一副大龍(大人)的樣子說:「那你要答應我,如果有危險你要立刻跑。」

  「我才不要,我會飛啊。」

  法貝路希觀察著哪個木他龍比較好下手。荒野光禿禿,只有幾顆零星的如同猴麵包樹的大樹在頂天立地。羅葉特龍伸長脖子吃高處的樹葉,木他龍垂頭搜尋草叢與嫩樹枝。

  如果法恩泰西在這裡,他會怎麼布置這場打獵?




  法貝路希……




  記憶中想起一個聲音。



  「法貝路希……」

  樹下有個小男孩委屈地抿嘴,但又期盼地抬頭看著樹上。

  「嘿,小勇士,你不去與你的兄弟玩耍嗎?」年輕的父親走近,肩上有雪蓋著大藍色傳統服飾,母親在上面繡的馴鹿與樹木組合成美麗的花紋。

  樹上的身影跳下,歡樂地把自己砸進事先堆好的鬆軟雪堆。

  「看看他,他從樹上跳進了雪推,很有趣吧?」父親對樹下的小男孩說。

  小男孩看了看樹,再看看在雪裡大字型歡笑,最後被樹上落雪蓋了一臉的兄弟,還是不肯說話。他也想跟兄弟一樣跳樹,但是他很害怕。

  父親摸摸小男孩的淺金色捲髮,「你想試試看嗎?——很多事只是看起來很困難,等你做了,才會發現最困難的地方只是『決定』去做而已。人生中有些嘗試是不該錯過的。」

  他將孩子牽向另一個孩子。

  「來,把手給你的兄弟……」




  「跳樹吧!」




  庫萊吉歐轉頭,發出嫩嫩的一聲「啊?」

  「猴麵包樹很高。」法貝路希繼續說著自己的靈機一動,「如果跳樹,就可以像空襲一樣把恐龍壓垮了!」

  「那要是沒有跳中怎麼辦?」庫萊吉歐歪頭問。

  黑龍低頭,對幼龍揚起一個調皮的微笑。

  「那就不要跳歪啊?」

  庫萊吉歐抬起坐下的屁股,眼神逐漸發光。

  「這個好玩!」










  阿古塔斯正在完成一個順暢的滑行下降。

  雖然後爪上的獵物有些影響氣流,不過他的時速非常平均,就像被施了永動咒的水車,平穩得甚至能運載人。

  ……天曉得他為什麼要獵這頭木他龍。

  旅伴已經能勉強獵到食物(靠著黑龍丟出幼龍),為什麼他還要大老遠追蹤這頭木他龍,還拖著屍體找了很久的高處,艱難地起飛,而不是自己吃掉牠?

  阿古塔斯已經能看見昨晚落腳的地點,有零星的樹王貝歐貝普,一些因為地點接近一個史境邊緣而長得非常巨大,一些則是普通尺寸。

  金得發藍的晨陽即將爬到高處,萬物的影子縮短,阿古塔斯落在地面上的影子也快追上了他……

  落腳點的地方好像有狀況?

  本來以為是很普通的沙塵,恐龍群或獸群經過的地方如果沒有泥土,通常就會在荒野上揚起一股金色的沙帶,就像阿濕婆身裹的絲綢。

  或是荒野賢者正從那裡經過。

  距離拉近之後,阿古塔斯赫然發現地面上逃竄著恐龍。

  木他龍慌亂地四處奔跑,羅葉特龍則像嚇傻般挪動腳部,好像不知道該往何處,跟其他恐龍彼此撞來撞去。

  黑龍在混亂的龍群外圍跑動,離群的恐龍被嚇退,因此保持成一個不斷扭動的圓形,就像被鯊魚驅趕集中的魚群。

  而在樹王貝歐貝普上方,有個紅綠雜色的幼龍扭了扭屁股,瞄準一隻恐龍往下跳……

  阿古塔斯差點丟開爪下的獵物。

  庫萊吉歐並沒有使用翅膀,任自己「摔下」。



  砰!



  庫萊吉歐抱住一隻木他龍的臉,失去視野的木他龍聞到掠食者的氣味,驚恐得橫衝直撞,而外圍的黑龍喊出:「臉部,一分!」

  「我覺得臉部的分數應該要比背部高欸!」庫萊吉歐被木他龍甩來甩去。

  「那把分數算法換過來?」黑龍提議。「背部少一半,臉部多一半?」

  「好啊,而且我覺得我被尾巴拍飛也應該算成分數!」

  沒錯,庫萊吉歐有幾次就像個棒球一樣被恐龍尾給拍了出去,這場打獵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從逮住恐龍變成砸上牠們來得分(大概是因為庫萊吉歐壓不倒任何一隻獵物)……

  「你要是可以從羅葉特龍的背爬上脖子,然後從牠頭頂跳下來,我就給你加。」

  天空中的阿古塔斯腦袋滾過一串問號與驚嘆號。

  「來喔來喔!」庫萊吉歐抓準時機,在木他龍的甩臉中跳開,張開翅膀滑翔到一旁的長頸龍身上。

  這個大傢伙比木他龍平穩多了,也不會倒地翻滾,於是庫萊吉歐穩穩地跑過牠寬大的背脊,藉由恐龍皮膚皺褶攀登羅葉特龍的長脖子。

  羅葉特龍揮舞脖子,庫萊吉歐發出愉快的尖叫聲,偶爾拍拍翅膀保持平衡,小尾巴翹得又高又直,後腿一蹬,抱住羅葉特龍的頭頂。

  「太棒啦!我要是長大了,我就不能幹這種事了——」

  羅葉特慌張逃竄,但充其量只是很快地走動而已。

  風揚起庫萊吉歐的軟毛,他張開翅膀,跑上兩步跳進空中滑翔,米字形撞在猴麵包樹上發出悶哼「唔喔!」,熟練地爬上去,一邊拍翅膀一邊往上竄。

  這個小傢伙已經練成了暮光龍不需要的爬樹技能。

  「來啊,法貝路希!」庫萊吉歐在樹頂喊,「和我比一場!」

  「我一離開,牠們就會逃光了。」法貝路希歪頭,但顯然很樂意也跳一次。

  阿古塔斯降落,剛好踩在爪下的木他龍身上,嚇得恐龍群轉向遠離那裡。

  庫萊吉歐一看見,馬上說:「時機來啦!」

  法貝路希挑中一顆受史境影響的巨大猴麵包樹,就連黑龍這麼龐大的身軀也比不上它的一半,扭著屁股開始爬,猴麵包樹被壓得微微傾斜之後,他才終於攀了上去。

  阿古塔斯面無表情地看著黑龍爬上傾斜的巨型猴麵包樹,小心翼翼地坐在樹頂的盤狀空間中,猴麵包樹開始微微回正。

  黑龍張開翅膀,翹高屁股扭了扭,找好感覺,瞄準最肥的木他龍……

  然後樹斷了。






  猴麵包樹中間樹幹暴裂,憑空暴降一節,黑龍屁股同時騰空再砸回樹頂。

  停了一會兒後,猴麵包樹如排山倒海之勢開始傾斜,而且越傾越快……

  樹頂的法貝路希喊著「樹——倒——了——」好像大浪上的船隻,沖向嚇尿的恐龍群,拍開的黑色雙翼遮天蔽日(右邊翅膀張開一顆眼珠,瞬間瞪得老大,嚇得閉起),減緩衝擊力。

  猴麵包樹轟然落地。

  慌不擇路的恐龍群衝向阿古塔斯,一看不妙,阿古塔斯放棄獵物,往旁邊邁腿跑起來。恐龍群轟轟烈烈地衝過他原本的位置,揚長而去,留下一個被踩爛的木他龍。

  ——也就是阿古塔斯花了一早上的食物。

  「我贏了。」還坐在樹幹上的法貝路希說,樹幹下壓著五隻跑慢了的木他龍。

  「什麼!」庫萊吉歐大受打擊。

  「木他龍的背五分,臉三分,尾巴……給你算一分好了。五五二十五,三四十二,一七七,二十五十二三十七,三十七七四十二。」

  「法貝路希你說的是通用語嗎?」

  「我說的是算術,你有四十二分!而我……」法貝路希驕傲地抬起頭,「一隻木他龍全身有九分,九五四十五,我贏你三分。」

  「等等!」庫萊吉歐不甘心地說,「你答應我爬上羅葉特龍就把臉的分數變多!」

  「對喔,三翻倍就是六了。」法貝路希說,幼龍期待地望著他,「不過我們說好臉跟背要交換高低分,所以背分是二點五,五次就是十二點五,給你十三分好了。你總分就是四十三點五,我可以算你四十四分……」

  幼龍聽得一臉懵逼,沒從數字中反應過來。

  「所以還是我贏。」法貝路希告訴他答案。「我有四十五分。」

  「啊啊啊啊——」終於明白自己還是輸了,庫萊吉歐氣得滾來滾去。

  「噢,阿古塔斯!」黑龍終於注意到回來的護衛,友善地揮揮爪。

  「你幸運地趕上了早餐時間!」

  「……。」

  陽光在護衛臉上投下深刻的陰影。


回顧一下第二集的同樣畫面









  東行港與荒野上同樣熱鬧。

  所有蛋龍都被馬骨商會扣留,從海面上望去,龍就像一艘會走動的大船穿梭在瑪頭間,把鼻頭放進恐慌的蛋龍群中嗅聞。

  如果有安茲塔人的氣味,馬骨商會和律師毛毛就會扣留所有蛋龍,來讓安茲塔人確認這是賣出的蛋龍還是被偷走的。

  海外盤旋著暮光龍,一一檢查所有離港的船隻,用一種會嚇死人的距離和高度從船邊飛過,再用鼻尖的腺體捕捉空氣中的細節與資訊。

  要是裡面有蛋龍,龍就會發出信號,要求船隻回港停靠,否則就弄斷桅杆,既暴力又直接,商人怨聲載道,只有觀光客把這些場面當成好事。

  本地商人生無可戀、面色淡定地看著一堆龍飛來飛去,只有外地來的人嚇到反擊,法術或魔法飛上天,或打向飛來的龍。

  巴菲烈正要檢查一艘貨船的氣味,忽然間甲板上有一顆大火球朝他飛來(看起來是臨時想像的,不是很圓跟凝實,但卻很大,施法者應該被嚇得不輕)。

  龍淡定地一偏身體,從與海面平行翻成垂直,閃開火球,同時貨船上濃烈的蛋龍氣味鑽入鼻腔,於是下一秒,他故意讓後尾在離開貨船上空前擦斷了桅杆。

  桅杆轟隆砸在甲板上,船帆拍上海面,緩緩被淹沒。

  不遠處的燦陽見狀,從胸袋中拿出粗索(在龍爪中像極了線),盤旋在上空直到套住船頭,用一種轉圈盤旋的方式一次次拉動船,直到船的慣性能承受他的拖拉。

  燦陽將船拖往港口,好讓安茲塔人檢查裡面有沒有被偷盜的蛋龍。

  安茲塔人一看又有船回來,歡呼一聲,嘩啦啦衝上船,在船長與商人的「我要檢舉投訴你們!」的聲音中打開船艙,找到蛋龍。

  安茲塔人對蛋龍群吹了吹口哨,所有蛋龍立正站好,開始做深蹲,起立、蹲下、起立、蹲下。瑪拉拍拍蛋龍的胸肌,開心道:「是我們訓練過的蛋龍!」

  接下來,安茲塔人們翻開了蛋龍的屁眼,也不知道怎麼檢查的,他們斷定這些是還沒賣出的蛋龍——那些在販售區失蹤的蛋龍!

  於是船長與商人們被安茲塔人拳打腳踢一頓。

  直到有人舉起顫抖的手指,指向岸邊。

  「蛋龍不是我們的……託運的人交完貨物就走了……」

  還在盤旋的燦陽一聽,連忙問道:「那麼其他蛋龍呢?安茲塔損失的蛋龍不只這些,那些人是誰?有說過要去哪裡嗎?」

  「沒有說啊,不過看起來是西人,穿著野外裝備,他們有出示冒險者職業證照,運費已經付清了我們才敢載……」

  燦陽聞言,一個低掠從蛋龍群上方飛過,捲起一陣吹倒所有人的大風。

  這是為了要獲取氣味訊息。

  得到氣味訊息後,他轉往鬍子都市,去向其他龍傳達消息了。

  安茲塔人的蛋龍並沒有全部找回來,西人將大量蛋龍分散少量託運,有些加急航班早就離港,知道這點後,安茲塔人們並不難過,沒有人受傷已經很好,因為西人冒險者為了不要被安茲塔人指揮的蛋龍圍毆,特地避開接觸。

  蛋龍的搜索告一段落,只剩下鬍子都市內的西人搜捕,巴菲烈在港口降落,因為他有事情要和安茲塔人們談。

  他再次回答托魯克的問題。

  「是的,法……大黑確實沒事,他已經從龍之地啟程向你們趕來。」

  好像有無聲的巨雷劈死了安茲塔人。

  他們一片寂靜,面無表情地保持抬頭,看著巴菲烈。

  巴菲烈等了一會兒,這群如同亡靈化的安茲塔人不動,也不發出聲音,像群攝人的雕像,看得他寒毛直豎……

  族長安立德突然一聲暴喝。








  「燒啊!我的營火!」





  安茲塔人們動了起來,像意志合而為一的蟻群,轉身往都市走。



  燒啊!我的營火!



  蛋龍冒險團成員跟上安立德的歌聲,再來是其他族人,合唱越來越磅礡。

  巴菲烈有些不知道要不要開口問這是什麼狀況,豎起食爪,嘴巴開了幾次,還是沒發出聲音。



  燒掉那些跩泥的尾巴!(跩泥一聽全部黑臉)

  燒掉那些蠢詩人的歌本!(街頭藝人們面無表情)

  更要燒光光那些矮人的鬍子!(一個直陀人滑掉手中的花瓶商品)

  巨人大腳一踩,把巨精靈嚇了一大跳!(幾名望舒巨精靈滿臉問號)


  安茲塔人們牽著蛋龍,一路高歌,顯得肅穆激昂。


  燒啊!我的營火!

  燒熟那些暴龍的腿肉!(觀光紀念品區的小暴龍打出噴嚏)

  燒熟所有猛瑪象的鼻子!(一隻家養猛瑪象本能打顫)

  再來燒光光那些暮光之約的褲子!(龍群們聞聲一起扭頭)

  大黑的大腳一踩,把蛋龍都嚇了一大跳!(被救出的蛋龍反應了翹呆毛)


  來猜猜看?大黑是誰?

  他住在赤棘龍的洞前!

  他不是那寶穴的主人!

  漆漆黑黑悽悽慘慘戚戚!



  安茲塔人們在所有人的側目中收拾帳篷,關閉販賣區。

  手上俐落地收拾著,嘴巴依舊高歌,而且越唱越大聲。



  他不發光,不是黑夜。

  他不挖寶,也沒吃飽。

  是誰呀是誰呀?

  他不紅,也沒有背棘!

  他不扁,也不睡水底!

  他不兇,也不噴火炎!



  行李被拋上龍車,發出不間斷的砰砰聲,越堆越高。

  蛋龍們昂昂直叫,搖頭擺腦,踢起黃沙。



  他不會打架!

  嘿,但是他會扭屁股!

  哈,他用屁股來打架!

  換我啦!他捲了尾巴!



  安茲塔人們一個個跳上車,還沒結帳的買家牽著蛋龍傻在原地,手上拿著錢包不知道要不要掏錢。

  一個頭髮短得像光頭的女人揮舞驅策鞭,怒目的雙眼閃著水光。



  來猜猜看?大黑是誰?

  他住在赤棘龍的洞前,

  他不是那寶穴的主人。

  他是位沒有花紋的戰龍!

  他是夜晚時完美的帳篷!

  他是安茲塔蛋龍的友人!

  快唱出來啦!到底是誰?



  安茲塔人的遷徙隊伍長驅出城。

  他們的歌聲遠遠傳來。




  是——法、貝、路、希!





  「……不客氣。」原地的巴菲烈說。








上一章    回資料夾    下一章


靠北一個不小心順手戳到送出,本來想留到十二點以後的(捶桌
身為斷更型作者我仍然有固定粉絲我至今依舊覺得奇蹟……
順便記錄一下周更欠四發

「燒啊!我的營火!」相關回顧:《野地營歌》、《追蹤之人
「跳樹」相關回顧:《追蹤之人

難得的多版本,換了四種寫法



蘭登木他龍:蘭登在木他地發現的龍(十三公尺)
木他布拉,懶稱布拉。沒有暱稱——如果「那個好追的」也算的話。
發現者為蘭登,他給位於木他地所發現的恐龍取了自己的名字。布拉有很醜的鼻子,前肢的長度很尷尬,四肢著地嫌短,後腿直立又太長。很好獵捕,如果沒有恐龍協會的存在,他們大概會滅絕。布拉是一種凹齒龍(與禽龍、彎龍有親緣關係),通常和禽龍有親緣關係的恐龍都是掠食者喜歡的獵物,俗擱大碗,味道也差不多。北海中有一種布拉拉魚,布拉和牠並沒有任何關係。


侏儸紀世界PC養成遊戲的截圖

瑞拖斯龍屬(Rhoetosaurus)又名羅葉特龍。屬名以希臘神話泰坦神族之一的瑞拖斯來命名,介紹還沒想好所以先純百科就好。基本上傳奇大陸出現的長頸龍全是岩盔龍,也就是身上有甲板或骨板的長頸龍。(獵起來難度好高喔)


這次又變回了比較之前的一隻筆刷畫到底
漫畫那張花太多時間了所以就處理到那樣
忽然想像了一下等為龍完整版開始貼的時候有多少插圖等我完稿....((嚇到氣絕

VIP的連結就是那張圖畫
想看的豆芽還不趕緊多成長多冒頭!!!
(對了,漫畫一直沒補完= =)





反白是近況
我會盡量減少工作時間顧及更新
不過我還沒想好要怎麼排
夏天白天沒辦法睡覺很麻煩
所以我現在都是更新弄到半夜
然後早上睡一下就去上班
我家是老房子冷氣幾二十年前的那種
開一下下電費就一萬了
所以白天基本靠熬
或在公司等看看冷氣會不會開

晚上睡覺根本不可能更新
我明智地選擇熬夜以後才終於有了不錯的狀態
我不會覺得這是拿健康換一時爽什麼的
因為做自己想做的事就是有代價
我不做不也是活下去嗎?
話說我如果是個要大學會考的學生多年熬夜一定不會有人吱半聲
人真的多重標準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1656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插畫|芽豆靈|恐龍|為龍DreamComesDragon|西幻小說|原創|

留言共 9 篇留言

SharkTaur
喵喵喵喵喵喵 跳蚤跳蚤 無意義的留言 ovo

06-04 23:21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06-04 23:23
讓我看看
更新啦! 這遊戲太好玩了吧ww 法貝路希果然跟小龍是同一個等級的嗎XD

06-04 23:57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更更更更新啦!! 我還想把前三周的全部補起來!!!!!!!!!!06-04 23:58
讓我看看
加油(? 小心不要累過頭w

06-05 00:02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會累過頭的話我會向公司請假的w
不過大概不會有什麼效果就是了,因為只有晚上能睡著06-05 00:04
嵐楓
那幅畫似乎跟法貝路希變黑龍很有關,但想不透0.0(猜謎中)

幼龍咬耳朵甩來甩去超可愛><
萌萌der~~
阿古塔斯白忙了一個早上,但卻有更多的早餐XD

ㄝ對了!忽然想到,所以毛毛到底為什麼叫毛毛呀?

辛苦了~ 熬夜也..熬日?

06-05 00:22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慢慢猜OWO 我不相信你們可以猜出奶呵呵呵哈哈哈!!!!
從序章開始就已經開始在解這個謎了,第三集和第四集會有很多答案出現~

小餅乾:日常耍萌擔當(1/1)

毛毛的故事要從很久很久以前說起來了
從前從前@#$%^&*()...................06-05 00:59
夜風颯
那幅畫感覺埋了很大伏筆,我它還是看不出跟主線的關聯..

跟小餅乾玩的遊戲那段快笑死我了
阿古塔斯表示眼神死...
(是說法貝路希記憶力真好,記得每次小餅乾的得分,可惡羨慕...)

安茲塔歌詞許多種族表示黑人問號or躺著中槍www(不曉得編寫成曲賣出去會有人願意買單嗎OHO,尤其那些被描述的族群www)

06-05 00:34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沒關係,法貝路希第一集就作夢到現在一樣一頭霧水(X)

羨慕記憶+1....熬夜老式讓我的記憶力怪怪的= =

應該不會有吧wwww 大概會上演一場不得了的鬥毆06-05 01:01
亞空
大黑其實也很愛玩啊
或者是小餅乾的龍格魅力?
話說以當龍的天數來說大黑還是幼龍來著W

更更更更新啦OHO!
對人家的心靈宛如沙漠中遇到綠洲

「……哥哥,你還記得那頭雪龍嗎?」
嗯、看來是世界線的修正OXO
所以不知道老法恩泰西會不會和年輕的大黑見上一面

於是今天未婚有子的阿古塔斯老媽(被爪)也帶著兩個孩子在旅行
一個內向的要死一個活潑的做死

好像到這章人家才明確有感大黑的心智被這具身體影響了?

(圖)超級閃亮的小餅乾

人家好像看到了未來阿古塔斯老媽每早固定抓食物然後突然回過神來默默自己吃掉QWQ

猴麵包樹RIP.
觀光局:(拿著一疊罰單衝過來)

被抓的蛋龍群找回來OWO!
隔了一大集安茲塔人也終於得到大黑的消息了QWQ

團長:今天蛋龍買一送一!(馬上被平底鍋敲)

近況也辛苦了_( :3」∠)_ 

06-05 00:36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更新也讓我宛如在綠洲中遇見沙漠(??????????????????

你上次來店裡的時候應該有瞄到雪龍的文章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XDD(刪除線)
為龍的世界線跟雪龍沒關係,是蒙洛門(那個聖騎士還有其他東西)跟阿古塔斯(結局)

今天依舊是老媽呢...心情複雜的老媽

嗯亨有東西開始改變了w

小餅乾敲開心~
其實眉毛好像應該用彎的而不是像這樣中央往上擰...

日常RIP(?)06-05 01:39
夜風颯
說到幼龍...
我一直很好奇現在法貝路希的龍齡到底幾歲?又相當於人類的幾歲?(看起來相當於人類的24歲OHO)
坦圖卡的龍齡也是?

06-05 01:13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蒙洛門的身體以史境時間算應該有五十年了
法貝路希的精神龍年齡大概比小餅乾還小吧
小餅乾沒特定說幾歲,只是開始在換掉胎毛了,以生物來算應該是青少年
史境時間5~7歲吧06-05 01:35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坦圖卡青少年時期時蒙洛門出生,差十歲左右我想06-05 01:36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這方面沒有特別設定,因為光算史境時間頭就有點痛XD 劇情也還沒有必要用上的地方06-05 01:36
有川優理
圖好可愛ww

06-05 08:54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超潦草wwwwww06-05 19:28
夜風颯
所以...史境時間是甚麼?與外部時間流逝方式不一樣?(不懂)
還有重看小餅乾閃亮的那張圖,突然好想要把他給抱緊緊然後蹭蹭[e16]
阿古塔斯的保母帶小孩旅遊究竟會持續到甚麼時候哩~(期望再多一點這種旅遊日常)

最近辛苦大腸了~(補上遲來的問候)

06-05 19:54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史境(定點力場)是平臺重整版中新增的設定,像一個看不見的地區泡泡,裡面的時間過比較慢。例如白堊紀史境。有些史境以地區取名。
裡面是古代環境,氧氣多,動植物就長得大,暴龍猛瑪象人類才有機會一起開趴,先龍和亞龍也演化出來。
第二集有寫過一點點
趟床打比較短
幹晚上八點半我房間氣溫都還沒降下去……06-05 20:3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hachiken10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純白的阿貝爾》第三季:... 後一篇:【LINE貼圖表單】...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zoey0121大家
更新繪圖了 :D 歡迎大家來看看歐~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1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