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5 GP

[達人專欄] 末日之島福爾摩沙-17.容身之所

作者:二迴林│2018-08-02 20:59:52│贊助:30│人氣:421


17.容身之所


  「嘩──」

  在不算舒適的純白病床上,那個男人……安藤飛爬起了身。

  「你醒了啊~」

  在離他有些距離的牆邊,有一個人從座椅上站了起來。

  「是你……」

  「好像沒有與你正式的自我介紹過,我是龔風靖,那邊那位是我的表妹,鄭乙未。」

  「呵。」安藤笑了一下,「自我介紹這種事現在還有需要嗎?」

  他看向了自己的身體,受傷的部份現已全部復原,繞在身上的繃帶就像裝飾一樣,一丁點兒也不重要。

  「你們現在都清楚,我不是普通的人類了吧?」

  「是啊。」

  看守者與被看守者的身份進行了互換……

  從掛在腰上的工兵鏟來看,龔風靖隨身的物品已回到了他的身上。

  安藤飛正向了他,詢問道,「這裡是診療所吧。」

  「沒錯,雖說附近被化獸折騰了一番,但好在建築本體沒有受到太大的損傷。」

  「我,睡了多久?」

  「不久,約略一個小時,足以致命的傷更是在十分鐘內就完全復原完畢了,真是相當不可思議。」

  …………

  安藤沉默數秒,將話題遠離了自己,「雨花那個臭婊呢……」

  「據說是因為害怕跑走了,所以我和乙未才有辦法破門出來。」

  「呿!在那關鍵的時候出那種紕漏,你們相信她的鬼話?」

  「不怎麼相信,但眼前的你更加的有問題。」

  「呵……」

  安藤飛沒有辦法反駁。

  「你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懷疑我的。」

  「打從開始就不信任,不過你別誤會,並沒有特別針對你,我只是懷疑著所有的人。」

  「是嗎……」安藤低下了頭,小聲的問道,「不殺了我嗎?你們……是有那種能耐的吧?」

  龔風靖看了一下乙未,乙未搖了搖頭,「乙未……本是想殺的。但乙未,又不想殺,乙未也不知道乙未是怎麼了……所以,乙未決定,聽風靖的。」

  風靖看回安藤,攤一下手,「就是這樣嘍~我原本也是決定要給無頭類人好看的,但我稍稍改變了心意,畢竟你幫助何秀織母女倆的心情不是假的,你是真的拼上信命這麼做,甚至不在意為此暴露出自己的真實身份。」

  「我……並沒有想那麼多。」

  「正是因為沒有想那麼多,才顯珍貴。何秀織女士也是,不斷的想著,保護自己的女兒……類人,扣除了會吃人的部份,和人類究竟有什麼差異呢……」

  眾人陷入了短暫的沉默,然後由龔風靖再次的張開了口。

  「不過你奪走了許多人命的部份也不能一筆帶過,這個部份該怎麼算我們得要想想……」

  聽到風靖這麼說,安藤激動的抓住風靖的手,大喊道:

  「不!我沒有殺人,我絕對沒有殺人!我是不殺生主義的,要我的命沒有關係,但污衊我絕對不行!」

  隨即,他鬆開了手,放棄了,畢竟……

  「就算我這麼說,也不會有人相信的吧……」

  風靖和乙未互看了一眼,乙未點一下頭,而風靖露出微笑。

  「雖然我不太相信他人,但這點我願意相信。」

  「咦?」安藤懷疑自己是否聽錯,可看風靖的表情……沒有。

  「為、為什麼?」

  面對安藤的提問,風靖與乙未一搭一唱:

  「因為在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你所吃的那個人是死後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人,類人進食一餐,不該花上那麼久的時間。」

  「第二次見到,則是從化獸手中搶走食物。」

  「雖然沒有更多的接觸了,但就這兩次來看,也夠證明。」

  「根據風靖的推測,殺人的,另有其人,所以我們沒有必要殺你,剛才的,只是試探。」

  「要是你露出破綻的話,我們會就地將你解決。」

  並不是什麼安慰的話,但安藤卻感到了一股暖流湧上心頭,落下了淚。

  「混帳!──我……我可是做好死亡的覺悟了,不要讓我以為我有希望能活下去呀!我只是……我只是……不想帶著冤名死去。做過的事就是做過,沒做的事就是沒做。我沒有殺人,但我確實吃了很多的人呀!」

  在那之後,安藤哭得亂七八糟的,過了一段不短的時間才平靜下來。

  「我安藤飛最討厭歉人恩情,所以……問吧。你們應該有很多的問題想要問吧?只要我知道,我願意將一切告訴你們……」

  「確實是有不少想問的……」龔風靖笑了一下,「就先從乙未開始吧……你從什麼時候發現乙未不是人類的?」

  安藤飛看向前方,「雖然一開始就有懷疑,但因為我沒有見過真正的機人,所以在被壓制後我才確定……人類,是不可能做到那樣的動作的。不過我並沒有和他人說,街上的人,應該都還不知道。」

  乙未對投來視線的風靖點了下頭。

  然後向前一步詢問道,「類人,多久需要進食一次?」

  「還真是立刻的就切進核心……老實說我不知道,我想每個類人的情況都不一樣,我的話,大約兩天吃一個人,就能得到滿足。也許有比較貪婪的個體,也或許有更不需要進食的個體,我並沒有特別的情報網,所以我只能就我自己的情況來說。」

  「鮮血衝動呢?」換龔風靖問,「在不餓的狀況下能夠抵抗多少的鮮血衝動?」

  「這不好說……很多條件都會影響,比方血液的多寡、血液的新鮮度,如果只是一點點皮肉傷的出血,不在極近的距離是不會有感覺的……一般而言,二丁(約220公尺)內的鮮血是非常有誘惑性的,就算暫時停止呼吸,最多也只能保持五分鐘的理性吧……半飽的狀態時間會更縮短,兩分鐘可能都有點勉強,我沒實際試過極限在哪,另外我也沒讓自己更飢餓過……因為我很害怕,害怕自己會殺死人類……」

  乙未感到疑惑,「為何,會害怕這件事情?類人,不都是能輕易殺死他人的嗎?」

  安藤看向自己攤開的手掌,「我不知道,也許跟我的過去有關……你們,殺過人嗎?我曾在逼不得以的情況下殺過一個人……雖然被隱埋起來了……但手中殘留的感受,我永遠無法忘記……」

  乙未和風靖沉默了下來,要風靖說的話,他早不記得殺人後懺悔的感覺……

  或許跟他比起來,自己更像是怪物。

  不是什麼值得感傷的事,龔風靖繼續提問:

  「既然無法殺人,你怎會選擇從軍呢?」

  安藤飛笑了一下,「駐島的士兵也不打仗,真遇到必須殺人的時候再說吧~反正……現在也沒那個機會了。」

  他曾想過,如果是必須的話,必須要扣下扳機殺死敵人以保護他人的話,說不定,他能獲得解脫。

  但或許……那只存在美好的幻想之中。

  像現在這樣的狀態才是必然的吧……

  害怕殺人的類人,實在可笑。

  「唉,還是不提那個了。」安藤嘆了口氣,「回來說說鮮血衝動的部份吧……近距離的極限大概就是那樣,遠距離的話……四丁半(約500公尺)左右的鮮血,不用特別去感受我們類人一般也是感受得到的……味道,對於我們類人來說,那是一股非常誘人、難以拒絕的香氣。」

  「這樣啊……說起來醫生說過,類人也會吃類人,那是真的嗎?」

  「那是真的……我們分不出人與類人的血有何不同,但吃起來,卻有相當大的差異……」

  「具體來說是?」

  「相當的不好吃……雖說是可以下嚥。」

  「真是沒有想到的差異。」龔風靖苦笑一下。

  「那麼……還有其他問題嗎?」

  「不,我想就這樣了,感謝你的配合。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

  「打算?我會離開大咕溪街……畢竟這裡也沒什麼屍體了。起初是很多的,不愁吃穿,但柳鳳燐那個女人……竟將他們給集中燒了。就衛生角度而言,是對的吧?但對我來說,簡直是美夢轉為惡夢的開始。現在,夢結束了,也該醒了……也許我終將面對沒有食物的現實,也許我會有失去理智完全遵守狩獵本能的那一天。但在那之前,我希望能離開我的故鄉──即便我對這裡並沒有太好的回憶。」

  「是嗎……」

  雖然厭惡,卻不希望親手將它弄髒。

  風靖覺得自己能夠理解這複雜且矛盾的心情。

  畢竟這就是故鄉……

  哪怕多麼討厭,也總會有一絲美好的回憶。

  「這個,先還你吧。」龔風靖從口袋中,掏出一隻手槍,十四年式手槍。

  那是一把槍柄有著木質防滑設計,槍管十分細長的黑色手槍。

  「這是從雨花那婊子手上拿到的嗎?」

  「嗯,為了表示自己沒有任何的敵意,她轉交給了我。」

  「那你就收下吧……我只要有三八式就夠了。」

  那把步槍,現在在乙未身上。

  乙未看了一下風靖,風靖對她示意,「還給他吧。」

  乙未點下頭,向前行走,靠近病床。同時安藤坐到了病床邊,接著起身。

  在將槍交還給安藤之前,乙未張開了口:

  「能否,再問一個問題。」

  安藤看向她,沒有什麼特殊反應的說:「問吧。」

  「為何您,討厭自己唐國的名字?」

  對乙未來說,那大概跟討厭唐國是一樣的意思。

  「竟然是這個問題嗎……」安藤搔搔頭,「算了,也沒什麼不好說。因為我的父母是極端的反和人士,整天想著起義,但卻沒有任何實際作為,根本只是不從事生產的廢人而已…多虧他們,害我和我的弟妹有一個糟糕的童年。之後又發生了很多事,讓我體會到了一個事實,那就是和國並沒有他們說的那麼不好,只要乖乖的,至少不愁吃穿,要是他們認清這點的話……也許我就不用活得那麼辛苦了。」

  安藤半瞇起眼,像是想通什麼似的,話鋒一轉:

  「臭婊!我要說,如果妳要我承認唐國才還我槍的話或是要我當內奸的話,我是抵死不從的!我最討厭的就是唐國啦!把我們割讓給和國、把我們弄得那麼慘,現在才想回來,摸摸頭要我們別計較,大家都是一夥人,我只能說去吃大便!」

  啪喀──下場不用說,就是被乙未各種配合槍枝固定的關節技伺候了。

  雖然類人不會死,但顯然會痛。

  「啊哈哈哈……」龔風靖苦笑一下,「乙未,適當就好、適當就好。」

  乙未這才停下動作,重站起身,鞠了個躬。

  「抱歉,條件反射。乙未其實並不想這麼做的。」

  「你騙誰呀──!」被扭的不成人形的安藤靠著類人的恢復能力重新恢復成人。

  龔風靖走向他,從口袋掏出了一些東西。

  「這個也還你吧。」

  是步槍使用的五發裝彈匣,共四組。

  「啊,謝謝。」安藤收下子彈,放進自己的褲子口袋之中。

  「身體沒有問題的話,你該走了。在白日來臨前,希望你能消失,畢竟也難保我們不會改變心意。」

  「改變心意嗎?」安藤笑了一下,接著以手觸碰自己胸口中央偏下一點的位置,「我的第二心臟在這個地方,要殺的話,隨時歡迎。」

  他拿起掛在牆上、有著不小破損的軍裝上衣,將其披在身上,稍做遮掩,然後走向了病房門邊。

  「我不會說再會,因為我可不想再見到你們。」

  龔風靖跟著笑了一下,「別說得像我們會想見到你。」

  安藤正向前方,握住了門的手把,出聲說,「如果命運真讓我們再相會,且到時我已經不是能夠思考的我,就請你們不要留情,殺了我吧。」

  「一定會一槍將你斃命。」

  「永別了。」

  打開門,安藤走出了這個地方。

  龔風靖和乙未從病房窗口,看著他離開。

  這座島,真要說不算很大,但龔風靖想,不可能再相會的吧?

  人類是人類,類人是類人,即使這之間的界線似乎有些模糊了起來,但不同終究是不同,人不會吃人,不用害怕自己想吃人,至少在正常的狀態之下不會。

  類人,似乎是孤獨的,連同伴之血都會誘發鮮血衝動的他們,難以互相依靠,無法互補存在。

  看著離開的安藤,乙未心中也浮現出類似風靖的感觸。

  「類人與資料記載,有著明確不同……」

  他們,很像是人……

  這讓乙未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如果遇到了一個表示願意歸順的類人,那麼她該選擇幫助他呢?還是剷除他?

  今天連安藤都放過了……所以想必是該放過的吧?

  但也同樣在今天,她殺了一個或許沒有敵意的類人。

  何秀織……周琪玹的母親。

  已死的類人和已死的人類一樣,不會再回來了。

  「乙未……是不是做錯了?」

  明白她話中所指的風靖,像是對待人類女孩般的,輕輕摸著她的頭,將其靠到了自己的胸口之上。

  機人不會流淚,甚至也不會露出感傷的表情。

  但那不代表,機人不會去想。

  「妳沒有錯……在那個當下,不管是誰,都只能做出那樣的決定,因為我們不是神,我們無法預測到底會發生怎麼樣的事情,至少在那個當下我們確保了琪玹的平安。」

  「嗯……」乙未的肯定,沒有平時來的肯定。

  互相依靠著的兩人,究竟是誰安慰了誰?他們自己,或許也沒有答案吧?

  窗外匯集的烏雲,開始落下了一顆顆斗大的淚珠。

  嘩啦嘩啦、嘩啦嘩啦──

  就像是在嚎啕大哭一樣。

  同時,位於遠處山崖之上的鹿化獸,看著天空的變化,仰頭發出了屬於牠的聲音。

  醜陋的、難聽的、貫穿天際的……

  最大悲鳴。

  或許是因為牠比大咕溪街上的所有居民,都更早一步的知道了這個街的結局。

  更大的異變,將要開始。


後話:

  派出乙未結果大失敗,默默更改回原本的封面
 
  如果喜歡這篇故事的話請點一下GP,新加入的朋友記得要按訂閱喔!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7974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二迴林|原創|福爾摩沙|末日|黑暗|殭屍|驚悚|推理|輕小說|生存

留言共 1 篇留言

林上
ㄟ,還要繼續嗎?
剩下的路線,反差雙子、熱血醫生、天然大小姐、失意機娘......
似乎還有一位老頭,突然忘記叫什麼名字,陳伯??

08-02 23:39

二迴林
陳爺已經被吃掉惹XD08-02 23:5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5喜歡★holydomai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工商】《超超能力者NO... 後一篇:[達人專欄] 【師傅可愛...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oala20714米納桑
七月新番推薦來囉ヾ(*´∀`*)ノ https://youtu.be/ehaW90ciyhY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1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