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5 GP

[達人專欄] 末日之島福爾摩沙-15.又一個夜晚

作者:二迴林│2018-07-19 21:04:07│贊助:30│人氣:523


15.又一個夜晚

  在不見光明的小庫房裡,無法以日光推測時間。

  「現在時刻,十八時整。」

  好在有乙未,她甦醒的時候已經有示範過了,機人內建的計時功能即使細微到秒也能輕易數出。

  小庫房外很準時的有了動靜,想必是看守交接。

  早上的看守是安藤,晚上的則是雨花。

  不管雨花願不願意幫助他們,今晚是他們決定要行動的時候。

  靜靜等待,過了一個小時又一個小時。

  然後……

  「現在時刻,二十一時整。」

  還是沒有任何特別的事情。

  「今晚,真要行動嗎?」乙未疑惑的問。

  「昨晚應該也是在這個時間吧?再等一下。」

  …………

  異常的安靜呀……

  難道今晚真的什麼事都不會發生,就這樣又過了一晚?

  外頭看守完全沒有聲音,不曉得是不是睡著了,從昨晚的監視到今早的巡視,應該已經很累了吧?安藤也是……但以他的性格來看,應該還會硬撐上幾天。

  不睡覺,對人類而言是不會造成立即性傷害的,但長期來看肯定不好。至於類人,需要更多的研究,也許自體修復能力超強的他們,真的可以完全不用睡眠也說不定。

  不論如何,相對外頭的人風靖睡得很飽,為了今晚的行動,他不會讓任何一點精神不濟前來壞事。

  只是……

  真的好安靜呀……

  安靜到讓人懷疑外頭是不是已經完全沒有人了。

  「化獸出現啦──!」

  突然出現的男聲,打破了這片寂靜。

  「來了!」龔風靖站起身,靠向庫房門邊。

  扣扣扣──「有人在嗎?──外頭發生了什麼事啊?」

  風靖將耳朵貼在門上,不想放過任何一點細小的反應。

  但很顯然的,庫房這一帶並沒有任何聲音,能聽到的還是那句:

  「化獸出現啦──!快跑呀──!」

  以及鏗鏗鏮鏮,敲響金屬的警報聲響。

  「這是怎麼回事?」

  就算累到睡著了,聽到這些聲音也該起床了吧?

  出現化獸可不是什麼小事……

  龔風靖看向乙未,乙未理解的點一下頭。

  基本的情況應對,他們已經討論過很多次了,乙未知道現在該做什麼。

  她與風靖換過了位置,對門外喊道:

  「警告,若有人在門邊,請盡速撤離。重複一次,若有人在門邊,請盡速撤離。」

  門外依然沒有動靜,乙未判定沒有人在。

  她將拳頭扎在腰際,做出了類似人類吸吐氣的預備動作,然後──使出一計迴旋踢破開門面。

  碰轟──

  厚厚的木門裂成兩半,飛了出去,揚起大片塵埃。

  龔風靖走出門外左看右看,門板下也看了一看。

  要是被那個給壓住的話可不得了……

  好在確實的沒有人,根本沒人在看守他們。

  相當奇怪……晚間六點的時候明明是有看守來交接的……

  是誰負責今晚的看守,又為何會不見了呢?

  新的變數……理應是要考慮的,但現在並沒有時間能去仔細推敲。

  「走吧,乙未,計畫A。」

  他們奔出了關著他們的土埆厝,朝著距離不遠的診療所奔去。

  根據昨天獲得的情報來看,安藤不太可能是神秘人,雨花也不太會是。那麼剩下的嫌疑人,通通都在診療所裡,因此根本不需要考慮其他地方。

  鹿還沒到,但從房屋間隱約能夠見到的鹿角能確認,牠確實在往那個地方移動。

  站在診療所矮墻外幾十步大道上的安藤飛,停下了敲響銅鑼的動作。

  因為他注意到了,身後有人,而且是不該出現在這裡的兩個人──龔風靖以及乙未。

  「你們……」他皺起眉,「是雨花那臭婊放你們出來的嗎?」語氣顯得相當生氣。

  側背上綁有紅線的銅鑼,同時從另一側肩上拿起了槍,已經不想多說。

  「畏罪潛逃,我現在就要宰了你們這對臭雞掰屌!」

  龔風靖一點也不害怕的勾起嘴角,「現在是說這話的時候嗎?」

  對方的殺意是真的,現況也允許安藤扣下扳機,但那個「現況」,維持不到一秒。

  咚、咚、咚、咚──

  巨大的腳步聲緩緩靠近。

  「嘎────!」

  比人還大的鹿化獸,出現在了診療所的正前方,通過最寬暢的大道,不斷前進、不斷前進……

  喀噠──診療所內的柳鳳燐率先跑了出來。

  她抬頭看向巨大化獸,直喊道,「這還真是不得了呀……」

  跟在她後方的,則是何秀織與周琪玹,琪玹的身體狀況似乎不好,由她的母親背著,流著滿頭的汗,不停喘氣。

  大概正是因為這樣的緣故,所以診療所內的這三人,並沒有在警報響起的第一時間就跑出診療所外。

  噠、噠、噠、噠──

  鹿化獸緩步向前。

  乙未沒有任何動作,因為風靖和她說過,在情況出現異常之前都不要動作。

  鹿化獸非常高的機率是被馴化過的,雖然目前完全不曉得是如何做到,但牠此刻的行動方式,顯然又再次印證了這點。

  繞過所有建築,走在路上,不疾不徐,完全不像飢餓的獵食者所該有的樣子。

  鹿繼續的走、繼續的走,直直往診療所門口前進,絲毫沒有偏移,牠的目光也是,直直的盯著前方,沒有動搖。

  「該死。」安藤將槍對準化獸。

  風靖立刻靠了過去,將槍壓下。

  「別開槍,那化獸看起來並沒有敵意,或許不餓,開槍的話很可能會造成反效果。」

  「沒敵意你媽!快放手!趁牠還沒行動起來,速速解決才是正道!」

  「不可能解決的!那可是化獸呀!」龔風靖將頭轉向診療所前的三人,「現在還可以,快離開那個地方!快步離開!」

  鳳燐與秀織聽到,立刻動起了身。

  似乎是見到了「那個人」的轉向,鹿化獸加快了腳步,接著奔跑起來。

  由於鳳燐與秀織拉開了一點距離,化獸的目標現在很明確了,是落在後方的後者──何秀織與周琪玹。

  用刪去法刪到了最後……

  「啊啊~」逃跑的何秀織似乎因為過度緊張與恐懼,跌了一大跤,身上背著的琪玹理所當然的摔了出去。

  鹿化獸沒有停下,甚至加快了速度。

  「混帳!」安藤飛加大力道甩開壓制槍枝的龔風靖,想都沒想的朝化獸扣下扳機。

  碰──子彈打穿了鹿化獸的左眼,然後帶著些許腦漿從另一側飛濺出來。

  「嘎──!」鹿化獸發出悲鳴,甩了甩頭,接著第一次的改變了目視的方向。

  「嘎──!」對牠來說,一定是莫名其妙的吧?牠只是想要去找「那個人」而已,為什麼會平白無故受到攻擊呢?

  『我做錯了什麼?我做錯了什麼?』即便牠並不會說話,牠流下眼淚的右眼卻好像在這麼述說。

  「嘎──!」又是一聲的悲鳴。

  碰──但換來的是無情的又一槍。

  這下,牠真的生氣了。

  「嘎啊啊啊!」

  改變目標,牠以最快的速度朝著安藤衝去。

  為了避免被波擊,龔風靖立刻的跑了開來,跑來不及,再加上一個跳躍側滾,快速拉開與安藤間的距離──平安無事。

  不過正面和鹿對上的安藤就沒這麼好過了,跑,是不可能跑贏化獸的,射擊,也不可能殺死牠,鹿化獸全速奔跑起來的模樣,令人害怕。

  牠以如同鋼鐵樹枝的角對準目標,憤怒的向上一頂,貫穿了安藤的身體。

  「噗啊──」安藤吐出好大一口鮮血,位於腹部的臟器也露出了一些。

  腹部受到重傷,即便是人類也不會瞬間死亡。

  安藤仍想反抗,他舉起槍,以槍托用力的朝化獸臉上打去。

  「嘎啊!」

  可惜這只是無用之舉,只是讓化獸更加生氣,一個甩頭,狠狠的將安藤甩飛出去。

  碰轟──

  安藤被迫撞向了一旁的房屋牆壁,使做工不精緻的墻,塌了一塊。 

  普通人受到這樣的一擊,不可能還活著的,安藤似乎也不例外,雖然看起來仍想掙扎,但最終仍是向前趴倒在地。

  「嘎、嘎!」獲勝的鹿化獸,嘟了嘟那像是猴子的嘴,好像在做鬼臉,也好像是在嘲笑,但或許以牠的智商而言根本沒想那麼的多,只是純粹的想表達解決阻礙的喜悅。

  「風靖……」看安藤被撞成那副模樣,乙未有些著急了起來。

  如果安藤不是類人的話……如果只是風靖錯估的話……

  她的心告訴她,必須行動,不能再讓那隻化獸殺害更多的人。

  不過風靖仍是阻止了她,搖搖頭,要她繼續的看下去。

  鹿化獸轉過了身,慢步走向牠想要去的地方,何秀織女士的身邊。

  何秀織模樣十分害怕,看起來並不像是認識牠。

  不斷搖頭、不斷搖頭,不曉得是否因為恐懼,何秀織的眼神不斷漂移,完全無法專注於一個地方。她緊緊抱住自己,想要抑制身體的顫抖,但似乎不夠,她不斷搓揉,搓起了自己長袖的袖子,以指甲刺進了自己上臂的肉,想藉由疼痛讓自己回歸冷靜,然而成效不彰,皮膚都滲出了血,顫抖仍是沒有停下,連站起身這麼簡單的動作都無法做到。

  不過母親就是母親……

  「媽媽……」

  在她聽到倒在一旁、不知是否因發燒而說出夢話的琪玹這麼呼喚她之後,她鬆開了緊抱住自己的手。

  母親的手,是用來擁抱兒女的……

  即便腳仍不聽使喚,她也要過去,不能走,那就用爬的!
  
  「不要擔心、不要害怕,媽媽在這,不論發生什麼事,媽媽都會保護妳。」

  她伸出雙手,溫柔的擁抱住她,輕撫起她的秀髮,要她不要擔心、不要害怕,好好睡上一覺。

  不論眼前的情景有多恐怖、有多緊張,她也不會丟下她「唯一」的女兒,因為她深愛著她。

  「風靖!」乙未無法理解,都已經變成這樣的情況了,還不能夠「迎擊」嗎?

  風靖仍是搖頭,給予否定答案。

  乙未看了他,又看向了前方,那對母女,不可能是敵人的呀!

  不管了──乙未不想再管什麼計畫,邁開步伐,現在就要去拯救自己所能拯救的人與事物。

  逝去了就回不來、脆弱不堪的微小東西。

  啪──風靖一把抓住了她,但人類的力量顯然是遠低於機人的,因此他被她拖移了一小小段的距離,她才停下。

  乙未回頭一看,抓著自己的風靖搖了搖頭。

  「嗚……」乙未咬了咬牙,勉強忍下。

  但這是有條件的,「若是化獸張開口,企圖有咬的動作,乙未會開槍。」

  藏在手環裡的對人用小型衝鋒槍。

  「沒有問題。」風靖點一下頭,他本來也就如此打算。

  被鹿化獸視為「阻礙」的東西,牠一定會排除,因此在情急的狀況下,化為「阻礙」就沒問題了。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何秀織不斷揮舞著手,要化獸離開。

  人話,化獸肯定不懂,但手勢、語氣和表情,化獸似乎能夠理解。

  牠在何秀織女士的前方五公尺處停了下來,抬起像是猴子的鼻子,嗅嗅、嗅嗅,歪了歪頭好像有點疑惑,嗅嗅、嗅嗅,但再次的確認後,似乎又轉為了肯定。

  現在的牠,不太恐怖,如果用一般動物的標準來看,現在的牠絕對是安順的,只不過化獸的模樣本身就長得有些猙獰,害怕恐懼的琪玹母親,自然不可能會覺得牠能夠親近。

  「滾遠一點去!」她對著牠大吼。

  「媽媽……」何秀織懷中的琪玹再次發出了聲音,好像想說什麼,但說不出後面的話。

  何秀織稍稍看向懷中的她,「不要怕、不要怕,媽媽一定會保護妳。」然後再次瞪向眼前的牠,聲嘶力竭的喊,「滾──快滾!」

  奇妙的是,牠好像真的聽懂了一般,露出以猴子來說應該算是難過的表情。

  抿了抿唇,好像也想說些什麼,但牠是化獸,不可能說出人話。

  「快滾呀!」

  再一次的怒吼,使化獸發出了聲:

  「嘎──!嘎──!」

  牠的右眼再次落下了一滴眼淚,這滴淚使牠鼓起決心,向前一步。

  然而這一步,使風雲變色了起來,何秀織鬆開抱住琪玹的手,喀喀喀喀、喀喀喀喀──

  以右臂為軸心,何秀織開始扭曲與變形,她整顆頭以不符人體構造的姿勢向後側仰而去,翻出白眼。一部分的上衣碎裂開來,一張不算大的嘴暴露在右側胸部之上,同時她的雙手下臂,各裂成了四瓣,彷彿藤蔓一般,在空中胡亂的舞。

  直到何秀織原先的那一顆頭,再次的三百六十度旋轉回正面──

  啪刷──

  如同藤蔓般的手飛射向前方,捆住了鹿化獸的嘴與脖子。

  與無頭類人截然不同的類人,抬起了原本人類的那顆頭,不斷抖動,使其以相當哀怨的口氣發出聲音:

  「都說了快滾……你聽不懂嗎?髒東西……就該清理……到連灰都不剩。」




  如果喜歡這篇故事的話請點一下GP,新加入的朋友記得要按訂閱喔!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6337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二迴林|原創|輕小說|福爾摩沙|末日|黑暗|殭屍|生存|驚悚|推理

留言共 1 篇留言

林上
左看右看,門板下也看了一看。
......西撒!!!!!!(被神砂嵐
最後一段的變身這世界果然是有著美麗的花阿

07-19 22:47

二迴林
西撒!!!!!!不管到哪個平行世界都得死XDD
最後一段變身超美麗的是否(X)07-19 23:0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5喜歡★holydomai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師傅可愛... 後一篇:[達人專欄] 【師傅可愛...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rass891101迷納桑
歡迎看看繪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5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