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1 GP

【翻訳】第六章 神聖圓桌領域 卡美洛 『序』

作者:最強醬奴廚†千秋殿下│2016-07-29 06:08:31│贊助:1,374│人氣:7361
第六章 神聖圓桌領域 卡美洛 『序』

-白齣-

???
「"基於這樣的理由要請你醒來了。應該清楚狀況如何吧?"」

路奇烏斯
「(……當然,我明白。如今現在的世界變得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不過,就只有自己該做的事這一點清楚地了然於心——)」

???
「"肉體、靈魂、精神……三位一體的要素。無論哪樣都已鏽點斑斑流浪的你啊。"」
「”實現罪人的約定吧。這是真真正正,最後的機會了。”」
「"不過暫且還是先做個確認?無論這場戰鬥的結果如何,你都將就此死去。"」
「"用盡靈魂,脫離輪迴的框架,你的這個存在也將墮落至虛無吧。"」
「"即便如此——你仍,要以這趟旅程的盡頭作為目標嗎?"」

路奇烏斯
「(……將破碎的膝蓋使勁撐起。振舞起如細木一般的左腕)」
「(如他所說,我已然是燃燒殆盡的渣滓。」
「這過度驅使的肉體,早已連一根手指都動彈不得)」
「(靈魂也殘存無幾。畢竟為了要能驅動這無法動彈的肉體,已經作為燃料消耗殆盡了)」
「(然後殘存的精神也是,如肉體和靈魂相當程度的消耗,」
「早在很早之前就已經消磨殆盡——)」
「(——不。只有這個,絕對。我的精神(心),如今也只為了那王之光)」

???
「"……是嗎。振奮起來了呢。那麼這就作為餞別。收下吧。"」
「"你的目標之地是一個的If。是一個欲成為騎士道究極形態的,末世之地。"」
「"即便要同過去的戰友戰鬥。"」
「"即便要面對過去的罪。」
「那手的光輝絕對不會有絲毫的黯淡。因為,那正是——”」

-沙塵飛揚之地-

路奇烏斯
「(……一回神,我就站在這異邦之地了)」
「(乾涸的大地。呼嘯的烈風。如燒卻大氣一般的熱,毫無生命的氣息)」
「(踏上了漫長的旅途)」
「(不,要說是旅途也是愚蠢可笑。因為我如今都只是像在徬徨一般地徘徊著)」
「(雖說在徘徊,卻也見過了許多的世界。)」
「若有美麗之國則也有醜陋的國度」
「(不過,像這樣的地獄則是未所聽聞。我不禁回憶起過去,那貧瘠故鄉的土地)」
「(……諷刺也要有點限度。跟這樣的光景比起來,我的故鄉可以說是相當豐沃的吧)」
「……原來如此。這就是所給予我的,旅途的盡頭嗎。」
「(朝飛砂的大地踏出一步。無論要犧牲任何東西,我這次——)」
「(……這一次。一定要用這雙手,將我的王給殺掉)」

-場景切換-

???
「——今天也是,在同樣的時間醒來。」
「確認體溫。確認五感。如同客觀上也能夠清楚明白一樣,將我的名字自口而出。」
「瑪修・基利耶萊特。」
「這是我這個人類所被賦予的名字。」

Dr.羅曼
「你好。初次見面,召喚例第二號。」
「啊……不對。這可不行哪。」
「至少今天要好好地用名字稱呼。沒關係,監視器已經關掉了。」
「你好,瑪修・基利耶萊特君。」
「我是羅馬尼・阿奇曼。」
「接下來我將會成為你的主治醫生。」
「啊,坐在這裡可以嗎?」

瑪修
「……因為這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
「使得我該回應的語句,對應上慢了。」
「直到現在都沒有會進到房間裡的醫生。」
「因為無論大家都是很有要領地,」
「透過隔著玻璃的對話就結束了。」

Dr.羅曼
「啊,是這樣的嗎?隔著玻璃也能夠傳達心意甚麼的,」
「卡爾提亞也是日漸進步哪。」
「不過我還是個生手哪。」
「若不這樣直接說的話就沒有辦法好好對話了。」
「所以你也不要客氣,想到的,感覺到的,」
「總而言之希望你可以說各種的事情。」
「要相互理解的話溝通是最適合的。」
「不但得到的情報量完全不同,而且最重要的是比起甚麼都要來的溫暖吧?」

瑪修
「原來如此,這樣我懂了。」
「確實比起隔著玻璃的對話能得到的情報更多。」
「措詞。視線。體溫。味道。動作。」
「這些全部,都是至今不曾有的體驗。」
「如果說這樣的反應像個人類,這樣的話。」
「那我是第一次,做出像人類的反應……」
「順著他的提案,欣然接受了。」
「你好。初次見面,醫生・羅馬尼。」

Dr.羅曼
「啊—,還有啊。羅馬尼這個名字不太喜歡哪。」
「阿奇曼,這樣的名字也有點太過傲慢了。」
「就叫我羅曼吧。」
「醫生・羅曼。不錯的名號吧?」

瑪修
「羅曼,我知道這單字的意義。」
「不只以世界的理論觀測,也根據精神、主觀來觀測的存在。」
「根據每個人的不同羅曼的定義也會變化。」
「不過,即使如此也要說明的話——」
「那就是『想像美好的未來』這樣的思考方針。」
「『活出自己的人生』這樣的充足感。」
「跟我在接下來的活動時間一樣被精密地決定『沒有空白的預定』不同。」
「『在明天有更多的可能性』這樣充滿希望的觀測,」
「才是羅曼所要表達的嗎。」

Dr.羅曼
「哦呀。還真是個一點也不可愛的感想呢。」
「你明明現在才12歲,卻像個前輩一樣。」
「啊,不過也對。我到卡爾提亞赴任是五年前,這麼說起來妳確實是前輩。」
「……嗯,還真是相當慚愧的話題呢。」
「明明被稱為醫療部門的頂尖,」
「卻在這五年間都沒有查覺到這個部門的存在。」
「真是抱歉。」

瑪修
「明明沒有理由醫生・羅曼卻道歉了。」
「真是不可思議的人。還有就是搞錯了。」
「『前輩・後備』指的是『教授・學習』的關係。」
「我從醫生那裏,還沒有學到任何東西。」
「我的知識是從示巴直接鍵入的關係,」
「示巴相當於我知識的前輩。」
「所以,關於卡爾堤亞內的知識・情報的傳達,」
「我是後輩。」
「……除此以外,比如說,雖然是個不太可能的事情,」
「要是有做為『生命』的前輩的話。」
「那做為人類必然是最為自然,平均數值的人。」
「不是最完美但是期望做到最好的一般人。」
「不傷害他人,不懈怠自己,」
「堂堂正正的,那樣的某人。」
「因為我,想要以那樣的人們做為範本,」
「像這樣誕生於世。」

Dr.羅曼
「是嗎。」
「確實,這樣的人在卡爾提亞是很少的呢。」
「無論是哪個工作人員,」
「都盡是一定程度的怪人(天才)呢。」
「嘛,不過既然有善人的話自然也會有惡人這才是人類。」
「總有一天,你也能得到打從心底值得依靠的前輩唷。」

瑪修
「…………醫生的話,留下了強大的印象。」
「打從心底值得依靠的前輩。」
「那個未來預想確實是,光是想像就讓人眼睛閃閃發亮,」
「滿懷羅曼的,未來。」

Dr.羅曼
「那麼就再次請多指教,瑪修。」
「讓我們彼此,能夠長時間相處而努力吧。」

瑪修
「——好的,我如是答道。」
「我是為了臨床實驗用而被製作出的設計嬰兒。」
「活動時間最長被預測為18年。」
「到現在我的活動時間是12年。」
「要是手術過程良好的話還有六年的時間可以活動。」
「……啊啊,我真的很幸福。」
「因為,這樣長的時間。」
「我能夠像這樣,有所自覺的關係。」

-白齣-

Dr.羅曼
「……以上,」
「就是我能說的範圍內瑪修的事情。」
「雖然卡爾堤亞是國連主辦的組織,」
「不過那內情是魔術協會……阿尼姆斯菲亞的研究設施。」
「以人守護人類的未來,這樣的大義為根基,」
「施行了大量的非人道測試。」
「那就是英靈與人類的融合——」
「半從者實驗。」
「就如你所知道的,儘管做為使魔為人所使役,」
「英靈也是人類之上的存在。」
「對他們來說如果真有那個意願就算是召主也會另其失去性命,」
「而回到英靈之座吧。」
「這樣一來可稱不上是安全的兵器。」
「這麼想的前所長為求更確實的英靈之力。」
「雖然以往都是使用跟英靈有緣份的聖遺物做為觸媒來召喚,」
「但是卡爾堤亞卻以人類的小孩做為了那個”觸媒”。」
「為了呼換英靈而持有相應的魔術迴路,」
「以及無垢之魂的孩子。」
「使用這個讓英靈與孩子成為同一個存在,」
「將他們給「變成人類」,這樣呢。」
「這個理論的根本,就在前所長用秘密私下地,」
「在卡爾堤亞人工受精的孩子給做出來了。」
「那是巨今16年前……西元2000年事了。」
「那同時也是瑪修的誕生年。」
「她是人工受精……」
「經由基因操作而製作出來的人類。」
「就被製作出,這層義義上跟人造人是同義的也說不定。」
「不過,基本上來說,就只是持有優良質量的魔術迴路而生的,普通人類。」
「希望不要弄錯了那一點。瑪修也不希望被千秋君給錯認吧。」

≪………≫
≪不可能的≫←

Dr.羅曼
「就是呢。」
「我也是操了個無謂的心了。」
「在那之後十年後的2010年。」
「瑪修長大到10歲的時候,進行了融合術式。」

≪奧露嘉瑪麗所長說失敗的……≫←
≪………≫

Dr.羅曼
「不。召喚本身成功了。」
「在瑪修之中確實呼換出了英靈。」
「那就是卡爾堤亞的召喚英靈第二號。」
「不過,那位英靈沒有覺醒。」
「是個高潔的英靈吧。」
「卡爾堤亞,不前所長的行為,他沒有認同。」
「"自己的退去會使得做為觸媒的少女死去。因此雖然不退去但卻也不覺醒。"這麼說了呢。」
「……雖然瑪修證明英靈融合的術式是正確的,」
「同時,卻也證明了英靈融合這件事本身就是錯誤的。」
「英靈是,即便是反英雄也拒絕與人類的融合。為甚麼呢。」
「然後融合實驗停頓,在那一年後,」
「前所長在所長室裡死了。」
「根據現場的狀況來看被認定為是自殺。」
「瑪麗的到達是在那之後。」
「接下來就如你想像的唷。」
「我總算是從瑪麗那裏取得許可,」
「將瑪修給加入了工作人員。」
「即使融合的英靈沉睡著,」
「瑪修的召主適性也是一流的。」
「不活用這個是資源的浪費,這麼說的呢。」
「雖然瑪麗最初也是感到恐懼呢。」
「嗯,也能理解她的心境啦。」
「一想到理想的父親死去了嗎,」
「那個父親卻在背地裡進行著殘酷的實驗。」
「因為這個衝擊陷入了將近一個月的拒食症。」
「歇斯底里也比平常增加了三成。」
「她在幾乎要精神衰弱的狀況下接手了所長的工作。」
「在那之中最沉重的事實……」
「英靈融合,給予了那唯一的成功案例自由,甚麼的,」
「從愛操心的她來看應該就只能感受到恐怖吧。」
「"我,會被瑪修報仇的!在廁所之類的地方被殘酷的殺掉唷!這是當然的!"」
「這樣悲鳴的口頭禪呢。」
「不過,即使怕成這樣瑪麗也不曾逃避瑪修的目光。」
「這是她的優點呢。對外是一本正經的關係,」
「無論怎樣討厭也絕對不會做錯誤的事情。」
「多虧如此瑪修也做為一個人類被認同,」
「獲得了在卡爾堤亞內的自由。」
「當然,只限在卡爾堤亞內部。」
「就算魔術迴路的質量再怎麼優良,她的身體本身太過於無垢了。」
「在無菌室長大的瑪修身體沒有辦法適應外面的世界。」
「她是個直到活動期限為止,都只能在卡爾堤亞生活的孩子唷。」

≪………≫
≪……活動期限,是?≫←

Dr.羅曼
「嗯。跟普通人不一樣的是被設定了壽命,這一點。」
「在卡爾堤亞所設計的設計嬰兒們其中大部分都以失敗告終。」
「……瑪修是少數的生存例子。」
「就算如此,細胞的劣化速度也很快。」
「她的肉體不會再繼續老化。」
「所以要以老化而死也不可能。」
「僅僅,以生命力的枯竭而結束。」
「就像被切斷電源的機器人一樣,在某天,突然地。」(碰)

≪都知道這點了還……!≫
≪醫生都沒關係嗎!?≫←

Dr.羅曼
「擔心著,想要幫助她,」
「這樣的感情當然有。」
「可是,我不認為瑪修的活動期限這件事很悲慘。」
「畢竟這樣對瑪修太失禮了呢。」
「她有著明確生命的結束。」
「不過,這對任何生命來說都是一樣的事情。」
「生存是時常伴隨著辛苦,」
「生命是時常伴隨著悲傷之物。」
「這對我們還有瑪修也是一樣的。」
「人類,都無法從死的恐怖中逃離。」
「……抱歉,回到話題。」
「瑪修被提拔為召主候補,」
「不到半年就成為了A組的主席。」
「再接下來的半年後,擬似地球環境模組的火就消失了。」
「奧露嘉瑪麗向國連交涉,」
「獲得了以召主的特異點調查許可。」
「然後召集了你們召主候補,」
「發生了那個事故。」
「管制室的爆發與靈子轉移事故。」
「那個時候,瑪修成為了半從者。」
「多虧了那個。雖然只有靈子轉移目的地,」
「不過瑪修也算是能夠在外界活動了。」
「……但,根本的問題並沒有解決。」
「就算成為了半從者,獲得了強韌的肉體瑪修的細胞仍是有壽命。」
「她的活動期限最長18年。」
「……還有1年或者是根本沒有,這個問題。」

≪那件事,瑪修知道?≫←

Dr.羅曼
「……應該不知道。」
「至少跟任何人,都沒有說過關於她的事情。」(嘟嘟)

工作人員
「醫生。」
「瑪修・基利耶萊特的身體調整結束了。」
「腦波,生命機能,皆在正常值。」
「將要覺醒了,如何呢?」

Dr.羅曼
「沒有再睡眠的必要唷。」
「瑪修要醒來的話就盡量尊重她的自由意志。」

工作人員
「了解了。」
「準備覺醒。」(嘟嘟)

Dr.羅曼
「——那麼,千秋君。」
「瑪修醒來的話應該會馬上到這裡來吧。」
「在那之前有個請求。」
「請你照往常一樣的態度對待瑪修。」
「對瑪修來說跟你的相處時間是沒有任何事物可以取代的。」
「這在Grand Order剛開始後看她的腦波圖就能明白。」
「所以,請不要莫名的掛慮或擔心瑪修。」
「當然我跟你所說的事情也要保持緘默。」
「可以嗎千秋君。」
「你,對已經看過一次的電影做出第一次看一樣的驚訝,」
「這樣的演劇擅長嗎?」

≪……會努力≫
≪醫生這樣就好了嗎?≫←

Dr.羅曼
「才不好。」
「但是,這是目前最好的做法了。」

達文西
「嗯嗯,這是最好的方針了。」
「雖然是羅曼不過失落的地方也是好好的振作起來了嘛。」

Dr.羅曼
「達文西醬!?」
「躲起來偷聽我們的對話嗎!?」

達文西
「都聽到囉!畢竟是膽小的羅曼嘛,」
「想說到了這個緊要關頭可能也不會說出關於瑪修的事情。」
「到那個時候就是我,達文西醬的出場時機啦。」
「本來想說瑪修的事情要把我所知道的範圍告訴千秋君的說……」
「不過看來已經有好好告訴他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在那之後的對應我也沒有任何意見。」
「畢竟,你總歸是卡爾堤亞的頂尖呢?」
「要是因為莫名的交情,而讓瑪修遠離前線甚麼的話」
「就要給你來一發萬能之人處刑唷?」

Dr.羅曼
「……哈啊。」
「不要那樣小看唷,我啊。」
「畢竟該做的事和必須完成的事情都明白。」
「咿呀嘛啊,雖然有時候會做出做不得的事情就是了。」
「總之,瑪修的事情就是只有我們幾個的秘密囉,千秋君。」
「絕對不要讓瑪修查覺到。」
「……還有就是,你看。」
「要是,真的讓人理顯現出朝向正確道路的話,也應該是有相對應的報酬。」
「能讓瑪修肉體的活動期限給輕易延長這種程度的,像那樣的報酬呢。」

達文西
「也許這才是聖杯案件呢—」
「搞不好魔術王甚麼的其實意外的遜咖,」
「用不著七個聖杯就能打敗,」
「然後剛好剩下一個左右能夠為了瑪修使用,」
「像那樣的Happy END也說不定哪?」

≪這個好!≫
≪真不愧是達文西醬!≫←

Dr.羅曼
「啊啊。要是可以的話是得怎樣的—」(開門聲)

「鳳嗚,咈—嗚!」

瑪修
「抱歉,來遲了!」
「瑪修・基利耶萊特,遲到27分鐘出席作戰會議!」
「……這麼說。大家看起來很愉快地在談話的樣子,」
「是有甚麼事情嗎?」

≪瑪修,身體還好嗎!?

Dr.羅曼
「啊啊,又那樣子跑……!」
「不好好休息的話可不行啊,瑪修!」

達文西
「……哈啊。」
「才剛說就不行呢,這兩個人……」

「鳳嗚?」

瑪修
「前輩,醫生?」
「不是在談笑著嗎?」

達文西
「不不。這兩個只是愛操心而已啦。」
「光是瑪修倒下就像這樣慌張呢。」

瑪修
「啊……是的。不好意思。」
「讓你們擔心了。
「因為長時間的戰鬥,而且還是戰爭的關係……」
「對身體的負擔比起往常還要來得大的樣子
「不過已經像現在這樣回復了,沒有問題。」
「也有好好累積經驗的關係,下次肯定能派上用場。」

≪下次……?≫

瑪修
「是的。聽工作人員說,」
第六特異點的坐標固定了……弄錯了嗎?」

Dr.羅曼
「……哈啊。看來不下達禁言令不行了嗎。」
「管制室的工作人員也稍微放太鬆了哪……」
「不過就像瑪修說的。」
「召主・千秋。」
「第六特異點的記算結果出來了。」
「接下來要繼續請你跟瑪修一同進行聖杯探索。」
「兩者,有異議嗎?」

≪……沒有≫
≪……瑪修,下次休息?≫←

瑪修
「不用那麼擔心。」
「已經有好好休息了。」
「雖然休息也很重要,」
「不過我想要進行更多的任務。」

「…………。」

Dr.羅曼
「是嗎。那麼就把預定提前開始作戰會議吧。」
「雖是已經明確的第六特異點——」
「時代是十三世紀。」
「地方是作為「聖地」為人所知的耶路撒冷。」
「正確來說是西元1273年。第九次十字軍結束,」
「耶路撒冷王國從地上剛消失的時期呢。」
「十字軍遠征的結束——」
「透過西洋諸國從耶路撒冷撤退,」
「給予了直到現代持續人類史的深遠影響。」
「被選為特異點這一點可說是有著相當充分理由相符的時代與場所吧。」
「不過……這是直到昨天的事了。」
「其實,」
「第六特異點的預測要比起北美來得早。」
「可是從示巴回應的觀測結果太過不安定。」
「時代證明沒有一致,」
「偶爾也會有無法觀測那樣東西的時候存在。」
「懂嗎?」
「不是只有燃燒殆盡大地的紅色回應而來。」
「而是觀測的光會有本身消失的時候。」
「也就是說——」

瑪修
「……第六特異點不存在於擬似地球環境的表面。」
「只有那個部分,正好在逐漸成為了一個空洞?」

Dr.羅曼
「沒錯。這是直到目前都沒有的狀況。」
「第六特異點正要從人理的流向脫離了。」
「到現在的靈子轉移目的地都是與將『那個時代』給擾亂的所羅門聖杯的戰鬥,」
「這次的這個特異點則是那本身『不可以存在』逐漸成為歷史。」
「要是放置不管的話,即便重置了所羅門的人理燒卻」
「人類史也會受到巨大的傷害吧。」
「因此,第六特異點的人理定礎評價被認定為EX等級。」
「意思就是,一切都是特殊的案例。」
「這次也能從卡爾堤亞的後援很少。」
「究竟會發生甚麼完全不能預知——」
「就算這樣,也能夠跟瑪修一同前去嗎,」
「千秋君。」

≪當然≫
≪跟平常一樣≫←

「咈——嗚!」

Dr.羅曼
「——很好。」
「那麼馬上就開始靈子轉移吧。」
「兩人都進去傳送箱吧。」
「我跟達文西醬會像往常一樣從管制室,」

達文西
「哼呼呼~嗯。」
「哼呼呼~嗯。」

「咈咿!?」

Dr.羅曼
「等,妳在做甚麼啊!?」
「為甚麼要打開剩下的傳送箱!?」

達文西
「嗯?說甚麼呢,我也ㄧ起去唷?」
「就是那樣的流程吧,現在?」
「不管怎麼說都是前人未踏的人理定礎EX。」
「對千秋君來說天才的幫助是必要的。」

≪達文西醬,終於……!≫
≪……不會是,因為很閒吧!?≫←

達文西
「才不閒嗚—。只不過有點,」
「對耶路撒冷的造型有點在意而已嗚—」
「只是單純藝術性的興趣,」
「這對人類來說是很重要的事情嗚—!」

Dr.羅曼
「笨蛋,這種事情可不允許哦!」
「一旦朝特異點靈子轉移後,
「直到修復人理定礎以前都不能回到卡爾堤亞!」
「要是發生了甚麼就太遲了!」
「要是妳發生了甚麼萬一的話卡爾堤亞要怎麼辦!?」

達文西
「你看看。」
「就算是最喜歡自己的我對剛剛的發言也有點生氣哦?」
「現在的卡爾堤亞最必要的是人類(你)唷,羅馬尼。」
「我只不過是個無憂無慮的從者啦。」

「鳳。鳳,鳳嗚。」

Dr.羅曼
「……哈啊。你都這麼說的話也沒辦法阻止了嗎。」
「事實上,以兩個人來說是最大限度的輔助者了。」

達文西
「沒錯沒錯。現場就交給我,」
「你那邊才是好好休息吧。」
「那麼,就這樣出發吧,」
「千秋君,瑪修醬!」
「就算是難易度EX,基本上還是十三世紀的耶路撒冷不會錯。」
「耶路撒冷是很多人們的信仰依靠。」
「戰鬥的舞台不管怎麼想都是都市中。」
「那樣的話我也能夠活躍地十全十美。」
「畢竟在都市內的話就沒有像北美的時候一樣長時間移動吧!」

「鳳嗚!」
「鳳鳳鳳—嗚!」

瑪修
「是的,很期待鄉土料理甚麼的呢!」
「那麼鳳桑就過來這邊。」

「咈—嗚!」

Dr.羅曼
「果然,瑪修跟鳳能夠做到某種的溝通呢……」
「千秋君。」
「雖然情況應該不一樣,不過作戰本身不變。」
「查出擾亂時代的原因,」
「將此回收,或者破壞。」
「……雖然應該不會有所羅門的妨害,」
「就算如此還是要細心注意。」

≪了解
≪交給我吧!≫←

Dr.羅曼
「很好的回答。」
「那麼,靈子轉移程序,啟動!」

達文西
「咻—!終於我也加入聖杯探索(GrandOrder)的同伴啦!」
「越來越興奮囉!」

瑪修
「那麼醫生,又在這個管制室讓您掛心了,謝謝。」

Dr.羅曼
「……啊啊。路上小心瑪修。」
「不管怎麼說,儘管做個沒有遺憾的旅途。」

廣播A
「反召喚程序 啟動。」
「靈子變換 開始。」
「距靈子轉移開始 還有 3、2、1……」
「全工程 完了(Clear)。」
「GrandOrder 實證 開始。」

--------

序章就七千六百多字...
整個覺得眼壓快要過載了,
不曉得自己有沒有那個動力整章都翻完,
畢竟自己也還沒過完就是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7077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Fate/Grand Order|Fate/Grand Order

留言共 8 篇留言

グダダゲサズ‧ゲゲジ
你最近還真拚啊……

07-29 06:11

最強醬奴廚†千秋殿下
1點多才回到家吧,在車上睡太久就睡不著。 這陣子心情不好,想說翻一翻結果就天亮了[e26]07-29 06:14
大方
感謝大大翻譯

07-29 08:58

Alter
太太太感謝您了(磕頭
每次都看不懂那些內容,就只能傷心的按下,skip。。。。

07-29 10:36

十六夜
醫生其實真的很善良 但也因此超害怕他有著什麼一被察覺就會導致他壞掉的秘密啊QAQ

07-29 13:46

美嘉P
感謝千秋大大

08-01 02:32

Baal
加油啊 千秋大大!!

08-01 11:16

gates of Europe
看到翻譯了好感動!
GP奉上,感謝千秋大大,加油[e1]

08-01 17:58

巨像x古城x大鷲の核蛋
所以學妹之後會從眾NPC之中除去嗎......

08-02 03:1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1喜歡★x747963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翻訳】天魔御伽草子 鬼... 後一篇:【翻訳】第六章 神聖圓桌...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ove3508090大家
每日更新油圖 歡迎參觀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4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