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7 GP

【翻訳】第六章 神聖圓桌領域 卡美洛 第一節『砂之洗禮』

作者:最強醬奴廚†千秋殿下│2016-07-31 06:10:35│贊助:180│人氣:1508
第一節『砂之洗禮1/2』

三藏
「嘛,因為這樣的關係。」
「至今多謝照顧了呢,圓桌的各位。」

???
「…………。」

???
「…………。」

???
「…………。」

三藏
「阿勒?不覺得氣氛好像突然一口氣變的沉重了?」
「人家,難道說了甚麼奇怪的話嗎?」
「只不過是說了"也差不多,對這個都市膩了的關係該告辭囉"而已吧?」

???
「……當然。也就是說,玄奘三藏。」
「閣下剛才,與我等分道揚鑣,這樣宣言了?」

三藏
「為什麼會變成那樣啦。」
「人家才沒有特別打算跟你們敵對甚麼的意思唷。」
「本來在這裡也只是中途落個腳而已。」
「畢竟人家正在從天竺的歸途中。不回故鄉可不行。」

???
「所以就是說無法相信啊,玄奘三藏。」
「閣下既然已身為從者。」
「那麼,也沒有重複生前行為的必要。」
「對你來說以故鄉為目標是沒有理由,也沒有那個責任。」
「再怎麼說在這個世界裡閣下的故鄉是不存在的。」
「究竟是要回到哪裡?」

三藏
「吼—」
「說的才不是那種那麼現實的地方啦。是心之所在唷。」
「人家之所以以故鄉為目標。」
「是因為人家是旅行好幾次高僧的關係。還有就是弟子不在感到很寂寞。」
「噯噯,人家真的覺得這個都市很厲害。」
「又平穩、又富裕、又漂亮、食物也有很多……」
「所謂的理想鄉指的肯定就是這樣的地方吧。」

???
「非常感謝。」
「能得到這番言語,我等也相當自豪。」
「正因為如此,Lady・三藏。」
「難道沒有留在這座城,這樣的選擇嗎?」

三藏
「謝謝,高文先生。」
「很喜歡你這樣,對女性很有禮貌的地方唷。」
「不過放棄吧。因為這已經是天性了。」
「總之想先到砂漠去看看。」
「啊,因為也要帶托塔去的關係那部分就麻煩了。」
「那麼,多謝一直到現在的照顧了!」
「Bye-Bye!Ciao,再見~!」

高文
「……走掉了呢。」
「實在是可惜。」
「光是在同個地方就能讓那個地方充滿活力,」
「簡直有如太陽一般的女性。」

???
「是那樣嗎。俺可倒是樂得輕鬆咧。」
「之前就看不順眼了哪。」
「那麼,該怎麼辦啊阿格凡。」
「沒有父上的允許可沒辦法離開城——」
「這不是圓桌的決定嗎?」
「比起那樣,那個女的,很礙眼吧?」

阿格凡
「關於這個意見我也有同感,莫德雷得。」
「不過自王而下的允許已經下了。」
「如果玄奘三藏要出城的話,」
「沒有阻止她的理由,這樣。」

莫德雷得
「真假啊。呿,明明難得有這從後面插爆她的機會哪。」
「嘛啊算了。」
「那女的一個人怎麼可能在砂漠做得了啥。」
「呐啊,是這麼想的吧混蛋崔。」
「還活著嗎你!」

崔斯坦
「……!」
「…………真抱歉。還沒睡。」
「請不要管我繼續話題吧,拜託了……」
「……又要,女性話題的話,」
「別找我去找蘭斯洛特……」
「哎哎……實在是悲哀啊……」
「畢竟他的戀愛經驗比較多的關係……」

高文
「……Sir・阿格凡。」
「能跟王直接對話的就只有做為副官的你而已。」
「王還有說過甚麼,其他的?」
「關於這個聖都的防禦方面,有甚麼話嗎?」

阿格凡
「少自大了。從王那裏沒有任何給卿等的話。」
「卿等就只要做為騎士對王展示忠誠就行了。」
「玄奘三藏雖是個異邦人,不過不是星讀所預見的”叛逆者",」
「僅僅只是如此。」

崔斯坦
「異邦之星閃耀之時,白亞之結產生龜裂,」
「王之威光蒙上陰影,神託之塔倒塌崩落——」
「……美妙又悲哀的詩。」
「……哎哎。有必要的話,從現在開始也可以,由我。」

阿格凡
「說了王已經允許了。」
「玄奘三藏只需放置即可。」
「卿等該注意的是在這之後來的異邦人。」
「守護人理的大任——想必是相當沉重的吧。」
「馬上,這個世界最後的召主將到達。」
「盡量別失禮地努力吧,王這麼吩咐。」
「不過王是身負世界的重責之身。」
「無聊的瑣事將必須得全部,交由我等來收拾。」
「可以吧,圓桌的騎士們唷。」
「期待卿等真正的忠誠。」

高文
「…………。」

崔斯坦
「…………。」

莫德雷得
「…………。」

-場景轉換-

瑪修
「召主,到這裡來…… !」
「要是站在那裡的話會被吹飛的……!」

「鳳嗚,咈——嗚———鳳——!」

≪眼睛,眼睛被……!≫
≪這裡是……耶路撒冷……!?≫←

-砂塵飛揚-

達文西
「這裡哪是甚麼耶路撒冷啊——!」
「只是一片砂塵暴——!」

瑪修
「召主,達文西醬,總之快到岩石下!」
「瞬間陣風又要來了!」

達文西
「OK,就到那邊那個不知道是甚麼的動物骨頭下吧!」
「哇喔,這還真是個超大的,龍種列啊!」
「然後跟羅曼的連絡呢!?」
「沒有從卡爾堤亞,這個不經心的說明(連絡)嗎!?」

瑪修
「……卡爾堤亞的通信,沒法安定。」
「醫生現在也在做緊急對應的樣子……!」

≪……一如往常一樣,沒辦法……!≫
≪……不管怎麼說都是EX呢……!≫←

瑪修
「就如你所說的召主。」
「我們就先做我們能做的現狀確認吧。」
「靈子轉移正常完成。」
「我們預定到達十三世紀的中東。」
「不過……現狀是,像這樣砂塵暴的正中央!」
「這難道是這個時代所謂耶路撒冷的地方嗎!?」

達文西
「要是這樣的話就是紀元前了呢!」
「回去之後一定要給羅馬尼來個特別的處罰……嗯?」
「時代不一樣……時代不一樣,嗎。」
「等一下。現在把計測器——」(來襲聲)

「鳳嗚!」
「吠屋,呼——!」

≪鳳君也一陣慌亂……!≫
≪剛才的聲音是……!≫←

瑪修
「召主,是敵性生物!」
「跟著砂塵暴一起有著什麼過來了!」
「雖然視線很差,不過請做好戰鬥準備!」
「總之現在先確保安全吧!」

達文西
「OK,交給我吧!」
「我的萬能,我的睿智終於可以展現囉!」
「雖然初陣來說是個很糟糕的地方,」
「嘛,這邊就逆向思考啦!」
「砂塵暴之中也絲毫未損至高的美貌——」
「萬能屬性美人秘書從者,」
「達文西醬的秘密兵器,就好好地看得入迷吧!」

-戰鬥突入-

達文西
「總覺得,在最後有個甚麼奇怪的東西!?」
「雖然因為砂塵暴的關係沒辦法好好觀察!」

瑪修
「……,同感。雖然像是巨魔像的一種,」
「不過因為砂塵暴的關係看不太清楚……!」

瑪修
「召主呢!?」
「知道敵人的樣子了嗎!?」

≪是鎧甲的騎士……!≫←
≪你們兩個都不知道嗎?≫

瑪修
「巨大的……鎧甲騎士?」

達文西
「是嗎。從後方俯瞰的人比較容易確認得到對方的樣子呢。」
「這邊完全不行。一接近敵人後就會被砂塵暴給弄得像剪影一樣沒法判斷。」

瑪修
「……!」
「敵影,又繼續追加了!」
「——全身嗶哩嗶哩的——」
「有甚麼,異質的東西過來了,召主!」

「鳳嗚……鳳——嗚!」

達文西
「——計測器正在強烈震動。」
「那翅膀的聲音和影子,難道說——」

達文西
「千秋君,不需要觀望了!」
「接下來的對手是毫無疑問的強敵哦!」

—戰鬥突入—

瑪修
「巨大生物,擊破了……!」
「不過……」

達文西
「很可惜的是沒有消滅。」
「只是看起來像是那個樣子而已。」
「不管怎麼說那個是魔獸,是在幻獸上位的東西。」
「有時甚至是連龍種都能超越的最高位生物呢。」

瑪修
「果然,剛才的是史芬克斯呢。」
「埃及中所流傳人面獅身的神獸……」

達文西
「啊阿。剛才的傷害要是對神獸來說的話」
「簡直就像在打呵欠一樣呢。揉個眼睛以後馬上就復活了。」
「在那之前趕快離開這裡吧。」
「只有我們的話做史芬克斯的對手太困難了。」

瑪修
「可是要往哪裡呢?要是能從醫生那裡得到周圍的資料就好了……」

達文西
「啊,那個沒問題。掃描周圍這種程度的話」
「我也能稍稍稍稍微,的唷……」(嘟嘟)
「很好,西邊發現水源了。」
「那邊好像有飲水地的樣子。也就是說,有都市。」
「首先往那邊移動吧。」
「千秋君也想要休息一下吧?」

≪想要喝很多很多的水……≫
≪還行,還行≫←

瑪修
「不行,前輩。嘴唇都已經乾巴巴了,」
「臉色也變得很鐵青。」
「這邊就照達文西醬說的,」
「朝飲水地移動吧。」

第一節 『砂之洗禮2/2』

瑪修
「移動距離,將近十公里。」
「……召主,再忍耐一下。」
「還,還是說由我來幫忙搬運吧?」
「坐在盾上,用繩子拉之類的話……」

≪……不,比起來……≫
≪……總覺得,呼吸困難……≫←

達文西
「……果然呢。魔力的濃度過高了。」
「千秋君,來這個。」

瑪修
「這個是……氧氣瓶,嗎?」
「甚麼時候把這種東西給……」

達文西
「嗯。急忙做出來的魔力遮斷面罩唷。」
「這裡的大氣對人類來說有點難受。」
「沒甚麼,這可是為了我自己呢。」
「不過,聽到感謝的話還是會很開心的就儘管說來聽聽吧!」
「那麼,再一下下就到水源了。」
「砂塵暴的對面能看大型建築物嗎?」
「那個肯定就是神殿」
「總之到那裡的話就先穩——」
「抱歉。雖然都來到這裡了,」
「不過這裡不行。返回吧。」

瑪修
「為甚麼呢!?」
「明明就只差一點了!」

達文西
「嗯。從這裡到建築物之間的砂漠裡可以看見有無數的影子。」
「你們兩個也看看吧。」

≪……壹-,貳-,参-……≫
≪算到二十以後就放棄了≫←

瑪修
「確實有著什麼在徘徊著……」
「那到底是甚麼?」

達文西
「嗯。全部,都是剛才的史芬克斯。」
「以那個神殿為中心放養著史芬克斯。」

瑪修
「!」

達文西
「前進這裡無疑是自殺行為。」
「去找別的避難所吧。」
「順便說一下,」
「那個神殿的主人是誰也大概有頭緒了。」
「只有我們的話沒法進入神殿。」
「所以還是尋找別的路線吧。」
「沒甚麼,要是有甚麼萬一的話可以提供秘藏的萬能別墅放心吧。」
「到三次的話可以很快活的——姆?」

瑪修
「……剛剛,能看到從神殿方向朝著這裡過來的影子……是史芬克斯嗎!?」

達文西
「好哦,現在趕快逃跑吧!總覺得都要看到骷髏的臉了,」
「不過那就先不管啦!」

≪骷髏的……臉?≫←
≪等等!≫

瑪修
「召主!?」
「有甚麼在意的事情嗎……!?」

達文西
「嗚哇,好快哦這個反應!?」
「都怪千秋君拖拖拉拉的——」
「……嗯? 以史芬克斯來說這個魔力量很少,」
「這個數值……難道說,是人類?」

???
「—–呿,被搶先下手了嗎!」
「居然已經將兵力給派出來了,真不愧是太陽王啊。」
「雖然女王被抓怪物們也不會插手,」
「不過對手既然是人類那麼避邪物也無效了。」
「沒有時間了,收拾掉!」
「不過讓一個人活著!可以成為貴重的情報源!」

瑪修
「……!目測敵影,數量10!」
「全部都是人類!」
「其中一人抱著手腳被綁的女性!」
「前輩,請下指示……!」

≪迎擊吧,瑪修!不過盡量溫柔點!≫←
≪這邊的各位,手下留情就好!≫

瑪修
「……好的!」
「交給我吧,召主!」

-戰鬥突入-

???
「哧!?」
「我的假面被……!」

≪從者……!?≫
≪這不是哈桑嗎!≫←

???
「怎樣啊那個反應是!」
「別隨便叫我們的名字啊,蠢東西!」

???
「咕,很抱歉,百貌大人!」
「這些傢伙不是普通的兵士!」
「那個小女孩鎧甲的紋樣,恐怕是聖都的——」

百貌哈桑
「你們全都退下!」
「敵方是從者,你們這些傢伙輕易就會被殺……」
「……沒有,被殺掉嗎。」
「手下留情,了嗎。」
「打算擺從容是嗎?是在嘲笑我們嗎?」
「我們山之民沒有被殺的價值?」
「……嘛啊算了。」
「不管怎樣只要還留著性命就是我們的勝利。」
「這次的目的是女王的奪取。」
「只要連這個女的都到手的話史芬克斯甚麼的——」

???
「那個……百貌大人。」
「在戰鬥的空檔,被那個魔術師……那個……」

達文西
「嗨嗨♪ 不是魔術師,是天才啦。」
「這也是沒有半點破綻呢。」
「趁著千秋君戰鬥的時候,」
「被綁的女性就由我收下囉。」

百貌哈桑
「……!」
「你們這些傢伙,是甚麼人!歐茲曼帝亞斯的手下嗎!?」

≪我千秋啦!美女妳是!?≫←
≪歐滋曼是誰?≫

百貌哈桑
「……哇,我是百貌的哈桑!」
「西邊的頭目,山之翁的其中一人!」(嘎喔)

???
「百貌大人!史芬克斯群回來了!」
「還有,批著布不知道是甚麼生物也!」

百貌哈桑
「蠢貨,那個是美潔德!」
「別對上他的視線,會被詛咒哦!」
「哎哎咿,這次失敗了!」
「撤退了!奪取的食物別落下了唷!」
「還有拿盾的小妹妹,拿杖的女人……阿勒,女人?」
「哎哎咿,總而言之拿杖的從者!」
「還有長得像狼孩子的人類啊!」
「給我記住!這個怨恨絕對不會忘的!」

≪等等,話還……!≫
≪這是正當防衛啊!≫←

百貌哈桑
「哈哈哈,哪有你說等等就乖乖等你的哈桑啊!」
「再見啦,慢郎中們!」
「沙塵暴對我等來說只是家常便飯,」
「因為我們有除風的避邪加護啦!」(咻)

瑪修
「……敵影,遠去了……」
「追蹤是不可能的呢……」
「好不容易,遇到了能夠溝通的人們……」

≪……溝通,成立了嗎……≫
≪比起那種事,達文西醬!≫←

瑪修
「說的也是呢,被抓的女性呢!」

達文西
「好好,交給我。」
「現在就把繩子還有口棍給解開來。」
「嗯-,是被沉睡了吧?」
「哦-咿。巴頭巴頭。哦-咿。」
「妳啊,該起床了唷-?」
「稀世的天才就在妳的眼前唷-?」

???
「……嗯……不行啦法老王,」
「像這’ˋ,拉我的頭髮……」
「那個也許看起來很像耳朵,」
「不過那是象徵荷魯斯的魔術觸媒……絕對不是睡相……」(驚)
「——哈!?」

≪啊,起床了≫←
≪妳好≫

???
「————————。」

達文西
「(啊。不妙哪,這個)」

瑪修
「(是的。整個人都僵住了呢)」

???
「——妳們這些無禮之徒,是甚麼人!」
「是知曉我法老王,妮托克莉絲之名的野蠻人嗎!」

瑪修
「(妮托克莉絲——!她是古代埃及的魔術女王,召主!)」

達文西
「(啊阿,雖然威嚴整個都沒了,不過也是具備了紀元前兩千年以前神秘的強力英靈!)」

妮托克莉絲
「……在那邊小聲的交頭接耳……!」
「你們,在嘲笑我是嗎!」
「不,的確是把我當笑料了呢!」
「把我用藥給迷昏,帶出神殿以外甚麼的!」
「這個野蠻行為,已經無法溫情從寬了!」
「本來的話應該要先問問要不要歸順於太陽王的——」
「但是你們先以蠻勇將這個我,」
「女王妮托克莉絲落得這個不堪羞恥之境!」
「冥界之鏡唷,出現吧!」
「將這些人以我的恥辱增以千倍返回吧!」

瑪修
「妮托克莉絲的鏡子……!」
「召主,她進入戰鬥態勢了!」
「被她給弄錯成抓走她的犯人了!」
「雖然想要試著跟她溝通不過——」

達文西
「咿呀-,失敗失敗。」
「用杖各種戳她真是不妙!」
「不過也沒辦法呢,反正也沒辦法證明清白了,」
「那個女王好像也不聽人話的!」
「總之只有一戰了!」
「上囉,千秋君!」

-戰鬥突入-

妮托克莉絲
「……雖然說是剛睡醒連五分力都沒法出的我,」
「不過居然會被逼到這個地步……」
「不得不說真是了不得的蠻勇。」
「你們是有一定程度的戰士。就承認這點吧。」
「不過試煉從現在才要開始。讓我曝露失態的罪行,」
「是否只能謝罪的勇士……」
「就以法老王那借來的這個神獸!」
「來進行直到那手腳粉碎為止的試煉吧!」

≪誤解啦,明明只是幫了妳而已!≫
≪看起來很文雅不過卻亂七八糟的啊!≫←

妮托克莉絲
「這是當然的。身為法老王,」
「首先必須要主張自己的正義!」

瑪修
「請聽我們說,女王妮托克莉絲……!」
「我們真的,只是幫助了被暗殺者們給抓走的妳而已!」

妮托克莉絲
「——就算是這樣!」
「看見了我的失態這件事沒有變!」
「歸根究柢也沒有證據!」
「為什麼會被你們幫助的這件事!」
「只是剛剛好在這裡嗎?」
「還是說,專程來幫助連名字也不知道的我?」
「這才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這個終末之地,毫無代價就幫助她人甚麼的!」

達文西
「果然沒法對話呢……」
「這可能就只有,把她給打倒而已了。」

≪…………≫
≪……不過,也不是壞人……≫←

妮托克莉絲
「(……威脅成這樣卻還這麼消極呢……這真的,救了我——不,不會的!)」
「那鎧甲是聖都騎士們的東西!」
「無法相信!」
「去吧,史芬克斯!」
「給予這些人們偉大太陽王的裁決!」

瑪修
「史芬克斯……!」
「在這個狀況下,與那個神獸為敵……!」

???
「不。還請把頭抬起來。」
「你的盾無論怎樣的神獸都無法將之粉碎。」
「還有各位的正義是正確的。」
「經由誤會而生的戰鬥甚麼的,就輕鬆戰勝它吧。」

妮托克莉絲
「甚麼人……!?」

???
「還沒有值得報上名的原因。」
「雖然如此,還請以敵人做為考量。」

???
「千秋,這個名字的人就是你呢?」
「我是路奇烏斯。是個無主的從者。」
「由於看不過眼而忍不住出口了。」
「想必感到多管閒事吧,這點還請寬容地。」
「如果我可以的話願意助上一臂之力。」
「我的劍,敬請隨心使用。」

妮托克莉絲
「看起來只是個貧弱的騎士,不過卻大言不慚呢……!」
「就一起把你們幹掉收來當奴隸吧!」
「好,覺悟吧!」

—戰鬥突入—

路奇烏斯
「——抱歉!」(斬)

瑪修
「好厲害……史芬克斯,完全消滅了!」
「靈子復原,沒有發生!」

達文西
「那個是……那個騎士的右腕…… !」
「不會錯的,是銀之腕的光輝!」
「凱爾特的戰神努亞達的神腕!將神靈等級的神秘給那個從者做為武器使用著嗎!」

妮托克莉絲
「阿哇,阿哇哇……法老王的神獸……」
「毆茲曼帝亞斯大人那借來的貴重神獸……」
「完全地,在地上消失……」
「到……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路奇烏斯
「所以才說,抱歉。」
「因為判斷了若不這樣的話就沒有辦法收拾。」
「然後聽一下這邊的話吧,剛睡醒的法老王。」
「荷魯斯神的化身,妮托克莉絲大人殿下。」
「他們幫助了妳是真的。」
「因為我看到了。」
「他們看到了被山之翁給帶走的妳,以義相救。」
「如果還是無法相信的話,就只有再一次揮舞這個銀腕沒有其他辦法了……」
「再這樣下去,繼續喪失太陽王的信賴這樣好嗎?」
「妳的立場不也會變得很危險?」

妮托克莉絲
「嗚……可是呢,連埃及子民都不是的傢伙們,」
「幫助我的理由呢……」

路奇烏斯
「那麼反過來問吧。山之民姑且不談,」
「聖都騎士抓妳有理由嗎?」

妮托克莉絲
「那個……也是呢……。」
「歸根究柢……潛入我等神殿,」
「是山之民之類的……傢伙……」

瑪修
「妮托克莉絲小姐,突然沮喪起來了呢……」
「是後悔,了嗎……?」

達文西
「啊阿,要乘勝追擊的話現在是個機會。」
「千秋君,上吧!」

「鳳-嗚!」

≪取得信任的樣子了呢!≫

妮托克莉絲
「呀!?」
「幹,幹甚麼啦,突然發出那麼大的聲音!?」

≪就是我們幫了妳阿,怎樣!≫

妮托克莉絲
「嗚,咕……那個……是的。」
「冷靜思考的話,除了這個也沒有其他的……」
「感謝,你們,旅途的人。」
「…………對不起。我的性急,又……」

≪話說回來我很想要喝水啊!≫

妮托克莉絲
「水,水嗎……!?」
「那樣的話,到附近的綠洲也……」

≪想要吃點水果甚麼的啊!≫

「鳳嗚,咈———嗚!」

達文西
「對啊—!」
「想要洗個澎澎,也想要休息哦—!」

妮托克莉絲
「(是怎麼了這些傢伙,突然這樣厚臉皮……!」
「啊阿不過,都受了人家的幫助可不能失禮……!)」

妮托克莉絲
「……咳哼。好吧,我知道了!」
「作為特例中的特例,就把你們當作我的客人!」
「想要接受招待吧?」
「那麼,就護衛我到神殿。」
「只有通過史芬克斯的問題才得以進入的」
「太陽王的複合神殿——」
「就給予你們進入這個砂漠中最繁榮的理想之國。」
「光輝的大複合神殿的榮譽吧!」

「鳳嗚,鳳———嗚!」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27295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Fate/Grand Order|Fate/Grand Order

留言共 11 篇留言

グダダゲサズ‧ゲゲジ
照這樣看起來,不光是十九代山翁首領,應該全山翁組織成員都有避風的加護才對。

要是哈桑王有避風的加護A之類的,那就保證是超實用Servant了耶﹙?﹚。

07-31 20:32

最強醬奴廚†千秋殿下
克風邪EX!  這個山之民都有的技能,在FGO被弄成這種廚招[e27]07-31 20:37
無名
最一開始的選項好像是以色列不是耶路撒冷吧?
不過千秋大翻譯真的辛苦了

07-31 20:48

最強醬奴廚†千秋殿下
第一個選項就是耶路撒冷了唷。 這一節沒有半個是以色列的單字。07-31 20:51
無名
唉呀 真的耶 看來咱的日文還要加強啊(雖然是在分心狀態下看的XD)

07-31 20:57

最強醬奴廚†千秋殿下
而且那個時候以色列還沒建國,在卡爾堤亞裡討論以外出現以色列感覺怪怪的XD07-31 21:01
法夫那
完了,埃及妹子好萌啊!

07-31 21:04

最強醬奴廚†千秋殿下
還等甚麼,抽!07-31 21:06
芭蕉葉
謝謝千秋,辛苦了

07-31 21:09

尼爾
這裡的對話感覺好可愛喔!
感謝大大翻譯!
埃及妹子快靈三了!

07-31 22:15

Jaker Jay
百貌華麗的自爆了XD

07-31 22:40

gates of Europe
主角看起來像狼孩子? XD

08-01 18:12

最強醬奴廚†千秋殿下
因為戴著達文西給他的面罩08-01 18:13
烏首貓
沒想到千秋居然翻譯了XD 看這麼多種翻譯還是千秋的最習慣,巴幣奉上,期待翻完

08-01 18:32

五蓮貓戰隊

fgo常常莫名地用對話賣servant
(醬奴歐乳打真是太棒了

08-02 19:54

里昂米德.普羅米修斯
真想聽聽坂本真綾配這些對白啊…

08-04 21:4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7喜歡★x747963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翻訳】第六章 神聖圓桌... 後一篇:【翻訳】第六章 神聖圓桌...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4926571大家好
晚安,讀後感更新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0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