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最長的暑假】Chapter‧2-1:欺騙

Luis | 2024-05-15 14:34:30 | 巴幣 412 | 人氣 542

連載中【最長的暑假】
資料夾簡介
凡有規則,必有例外。而你,我的朋友,你會出現在這裡絕非意外,而是早已決定好了的。

  「給我搜,找出那些會威脅我們計畫的傢伙,必須要在他們把看到的事情說出去前通通剷除掉!」
  隨著狗王一聲令下,那幾個打手立刻迅速行動了起來,他們手持著武器,緩緩向著易安等人躲藏的草叢走來,看著這些傢伙一個個兇神惡煞的樣子,再想到方才他們為了搶奪學分點不惜痛下狠手的情況,林若雨和星妍頓時就嚇得不停發抖了起來,林若雨更是直接拉著易安問:「怎麼辦?要是被他們發現了的話,我們毫無疑問會被殺掉的!」
  易安自然也清楚此刻局勢的險峻,尤其是在看到狗王露出了那樣的眼神後,他絲毫不懷疑狗王會為了守住自己的小秘密,而宰掉他們這些目擊者的,即便他們三人中有兩個是被他提到需要特別關注的,可為了確保自己能穩定的從他人身上搶到學分點,狗王是絕不可能放過他們的,因為若是今天雙方的角色對調,易安也會做出一樣的決定的,甚至是做得更絕更徹底,人都是自私的,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在這種情況下更是如此。
  但遺憾的是,在人生這齣大戲中,我們的角色一旦被決定了的話就是不能隨便更改的,今天命運就是要易安扮演那個等著要被宰了的衰鬼角色,那還真由不得他說不,當然了,易安肯定是不想死的,於是立刻絞盡腦汁思考起了對策來。
  首先,正面對抗是不用想了,對方不只在人數上佔有絕對的優勢,而且手上還有武器,更重要的是,他們都已經強化過身體指數了,而且似乎還在力量指數上重點投資,貿然跟這些傢伙交手絕非明智之舉,他平時雖然也有鍛鍊身體的習慣,但自己的身手有多少斤兩重,易安還是很清楚的,用這種半吊子的身體去對抗已經強化過身體指數的人,那毫無疑問是自殺,更何況對方還有五個人。
  其次,逃跑也是不可能的,一來是易安的身邊還帶著林若雨和星妍兩人,如果只有自己一人的話,那易安或許還有把握能從這些傢伙的包圍中溜掉的,可帶著這兩個拖油瓶在身邊,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他是還有體力,但林若和星妍卻是已經不行了,就算真要跑也跑不了多遠的,而且若是從這裡逃走了,那他們就會錯失能夠兌換強化或物品的機會了,這也等於是宣判了林若雨死刑,她可是已經跟那些不正常的室友約好了,不去赴約都不行,因此她也是三人中最焦急的人,簡直可以說是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了。
  「怎麼樣?你有想到如何突圍或是逃跑的辦法了嗎?」林若雨急急問道,看著那幾個打手步步朝自己進逼,易安的思緒卻愈發冷靜了下來,他很清楚,愈是危急的關頭,愈是需要清晰的頭腦才能找到出路,著急是沒有用的,反而只會錯失眼前的良機而已。
  「正面打不過他們,而我們又不能從這裡逃走,那麼就只剩一個方法了。」易安低聲回答,同時伸手在口袋裡翻找了起來。
  「什麼方法?」林若雨聞言頓時大喜,她以為易安真的想到什麼逃出生天的好主意了,於是追問道,卻不想易安只是從口袋裡拿出手機,一臉淡然的說:「在被他們發現之前,想辦法把他們從這裡趕走。」
  聽著易安的回答,林若雨簡直氣到差點昏迷,他們現在很明顯就是弱勢的一方,而且那幾個打手都挑明說只怕學生會與不正常的人了,這種情況下,是要他們怎麼把這些傢伙趕走?這簡直比不可能的任務還要不可能啊!然而易安卻依舊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甚至還在那滑著手機,但看著易安這種反應,林若雨卻絲毫沒有安心的感覺,她反而是覺得全都完了,這傢伙不過只是在假裝鎮定罷了。
  「就算你現在發出求救,其他人也不可能趕得及來救我們的,最好的情況,也頂多就是替我們收屍罷了。」林若雨悲觀地說道,但易安的臉上依舊是毫無表情,他只是瞥了身後的兩人一眼後,便又繼續滑起了手機,邊滑邊語氣平淡地說道:「妳們就信我這一次吧,我有騙過妳們嗎?」
  聽易安都這麼說了,林若雨即使有再多的不爽也只能硬塞回肚子裡,倒是星妍在聽到易安的話後,表現鎮定了不少,手腳也不發抖了,彷彿易安簡單的幾句話,就讓她像是吃了定心丸似的。
  而與此同時,那幾個打手距離幾人躲藏的草叢已經只剩三步的距離了,要不是這堆草長得夠茂盛,否則他們肯定早就被發現了,但即使躲得了一時,可隨著這些打手愈來愈靠近,他們被發現也只是遲早的事而已,其中一個走在最前面的打手甚至已經伸手探向那堆草,打算一旦撥開後看到除了樹枝以外的東西的話就一棒敲下去,可就在他的手即將探進草裡時,一陣微弱的叫聲卻忽然從草叢裡傳來,這陣叫聲的音量並不大,卻剛好能讓在場包括狗王在內的幾人全都聽到,瞬間就讓他們的背上的寒毛直豎了起來。
  因為他們聽到的,竟然是貓叫聲,他媽的,這草叢裡居然有貓啊!
  「草草草草草…草裡有貓啊!」走在最前面的打手一聽,立刻嚇得整個人都斯巴達了,正要伸進草裡的手也僵在了那,他僵硬地扭過脖子向後看去,卻看到其他幾個打手也和他一樣,彷彿被按下時間暫停般姿勢僵硬的定格在了原地,狗王更是在聽到貓叫後全身如同觸電般劇烈顫抖了起來,一張臉也變得比紙還要蒼白。
  「沒、沒事的,就算裡面真的有貓好了,但聽聲音也只有一隻而已,只要別跟牠對到眼就行了!」狗王故作鎮定地說道,然而就像是故意要打他的臉似的,他的話才剛說完,從草叢裡忽然又傳出了好幾聲的貓叫,這幾聲貓叫並非平常那種短促的喵喵聲,而是如同嬰兒哭泣般細長尖銳的啼哭聲,那詭異的叫聲在川堂內不停來回折射著,彷彿被立體環繞的音響放大了數十倍般,即使用手摀住了耳朵,也仍舊無法阻止那催命般的貓哭聲傳入耳膜,更無法阻止那打從心底的恐懼在體內生根發芽,最後徹底支配他們的身體。
  果不其然,當這陣有如地獄合唱團的貓哭聲一響起,那些原本還殺氣騰騰的打手立刻像是洩了氣的皮球般,爭先恐後地逃出了川堂,甚至有個打手連手上的武器掉了也不管,就這麼不顧一切地逃跑,而幾中最狼狽地當屬狗王了,他甚至連好好站著的力氣都沒有,只能手腳並用地爬了出去,這哪裡還像狗王了,分明就是隻夾著尾巴逃跑的喪家之犬罷了。
  不出幾秒的時間,整個川堂再次回歸到了空無一人的狀態,而就在狗王與他的打手逃跑後沒多久,一隻通體漆黑的烏鴉忽然從屋簷上飛了下來,牠在其中一片草叢上降落,歪著頭啞啞啼叫了幾聲,緊接著一顆小腦袋立刻從草裡探了出來,星妍賊頭賊腦地四處張望了會兒,確定都沒人後這才鬆了一口氣,說:「看樣子他們都已經離開了。」
  星妍的話才剛說完,從草叢裡立刻又探出兩道身影,不用說,自然是蹲到腳都麻了的易安和林若雨,前者的手上還拿著手機,螢幕上則顯示正在播放的是各種貓類叫聲的影片,顯然正是剛才狗王他們聽到的貓叫聲來源。
  易安也清楚這招多少帶有一點賭博的性質,但他卻依然選擇了這麼做,除了這是別無他法下的唯一方法外,更多的是經過易安的評估,這是他認為成功率最高的辦法了,不僅僅是在規則上就已經提示過他們不要跟貓對視和不要餵貓,而是從狗王之前說過的那些話中,易安判斷,這傢伙有很大的機率曾經是「看見狗的人」,這也能說明為什麼他會對學生會與狗之間的關係這麼清楚了,因為這傢伙根本就是學生會的走狗,為了不想真正變成狗,所以才會替學生會賣命,而他之所以還能保持正常人的模樣和思維,大概就是像他所說的那樣,替學生會處理掉二十個人後回歸正常了吧?而至於狗王室怎麼處理那些人的,八成就是如他所說的把這些人給賣掉,至於買家是誰這下也很清楚了,肯定就是學生會的人,畢竟若是一個正常的人,基本上應該是不會隨便考慮把身邊的人賣給學生會的,因為這麼做不但會增加學生會的人數,同時也間接降低了自己身邊的同伴,但如果換成一個即將成為狗的人的話,那就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了,把室友賣掉不只能恢復正常,甚至還能得到學分點,一個室友可是值50點學分的,20個室友就是一千點了,這對於他們來說可是一筆不小的鉅款,不論是用來強化身體指數還是兌換道具,都能讓他們在起跑線上海放其他人,也怪不得狗王有辦法露出剛才那種眼神了,那是真正殺過人,真正有不計一切代價也要活下去決心的人才會有的眼神。
  雖然乍一聽這種做法很冷血,但易安必須得承認,這個狗王外表看起來憨厚,但實際上卻是個狠人,是和自己一樣能為了活下去,不惜犧牲身邊人的那種類型。
  但可惜的是,這傢伙已經在易安面前暴露太多底牌了,像是賣室友的方法,像是他握有的強化能力,以及那些跟在他身邊的打手等等,這些情報都已經被易安給摸透了,除了狗王自稱能識破謊言的能力仍舊有點棘手外,這傢伙對於自己已經無法構成任何威脅了,更何況,他還有六百點學分和一支額外的嘉獎沒用呢!
  「不過你也真夠壞的,居然想到用貓這招來嚇跑他們,看他們落荒而逃的模樣,我想他們短時間內應該不敢靠近這裡了吧?」林若雨看著易安,略帶挖苦地說道。
  「沒什麼,我也只是禮尚往來罷了,既然他先對我不仁,那就別怪我對他不義,說穿了,我也只不過是想活下去而已。」易安淡淡回答道,是啊,活下去,沒有什麼是比活著更重要的了,這點不論是在規則出現前還是出現後都是一樣的,畢竟一旦死了那就什麼都做不了了,只有活著,他才能做更多的事,報仇也好,實現抱負也好,這些事都必須要他好好活著才能辦到。
  「好了,閒聊結束,我們的時間不多了,讓妳的烏鴉繼續監視四周,有什麼狀況第一時間通知我,林若雨,我們走,去看看公佈欄那有什麼是能用來對付妳那些不正常室友的東西或能力吧!」易安說道,說完後他也不等兩人回應,逕自拉著林若雨就往公佈欄跑去,看著他們兩手拉著手的模樣,星妍立刻就吃醋般嘟起了嘴來,但她還是有遵守易安一開始告訴她的話,老老實實地又把烏鴉派了出去。
  易安拉著林若雨來到公佈欄前,這個公佈欄遠遠看去並沒有什麼特殊,但當易安靠近時,他卻注意到在公佈欄的周遭似乎正隱約散發著淡淡的光芒,看來這東西確實是有些蹊蹺,易安想著,連忙照著狗王之前說的那樣閉著眼站到了公佈欄前,一邊用意識試著和這塊無生命的金屬與塑膠合成物交流,說也奇怪,當易安剛這麼做時,一個畫面立刻就浮現在他的腦海裡,上頭分別列出了狗王提過的可以兌換的三種類別物品,也就是身體指數、道具與強化血統,在兌換列的旁邊則還列出一個較小的個人檔案,上面有著如身體數值、存活天數與持有的學分點和額外獎勵點基本資訊,易安只需要動一動意念,他想查閱的物品或資訊就會自動呈現在眼前,就好像公佈欄是直接把這些東西投映到易安腦海中的一樣,即便是最先進的人工智慧或虛擬實境也沒辦法做到這種地步,這也讓易安更加確定那個規則制定者絕對不可能是人類了,因為只有非人的存在,才有可能製造出如此非人力所能創造的造物。
  當然,易安可沒有把時間全都浪費在吹捧那個規則制定者身上,而是連忙和公佈欄查詢起來,他首先調出了自己的身體指數,腦海中的那個畫面立刻一轉,將易安的各項身體指數顯示了出來,這六項指數分別是力量99、敏捷95、感知力112、智力170、體力74與理智130,如果以一百點當作基準的話,那麼看來公佈欄對他的評價還算是客觀,因為易安自己也很清楚,他在耐力上是不行的,力量和敏捷也是因為過去有鍛練過的關係,才勉強摸到及格的邊緣,這麼看來他的定位也就很清楚了,他並不是屬於那種直接和人戰鬥的類型,而是更適合在後方制定策略的角色,雖然易安明白若是想打造出一支絕對聽從自己命令的隊伍,那麼力量是不可或缺的,但至少就目前來說,力量與敏捷都還不是易安需要迫切提升的,他也直接跳過了道具的兌換,因為他相信以自己目前這樣的身體指數,能夠使用的武器絕對是十分有限的,就算真的找到能用的武器了,但能不能對不正常的學生發揮效果都還是未知數,因此易安也直接跳過了道具的兌換。
  「我需要的是強化血統或者異能,既然對方是不正常的人,那麼我就用不正常的力量來對抗,不需要太高級的能力,也不一定要直接能用在戰鬥上的,只要是非常規的能力都可以!」易安想著,隨著這樣的念頭一閃過,他腦海中的畫面也再度一轉,跳到了第三類強化能力的部分,不得不承認,狗王之前所說的話確實不假,這些強化能力不只數量繁多,種類更是琳瑯滿目,從正經一點的血族、狼人或內力強化,到不那麼正經的史萊姆體質變異、透明人體質變異與觸手怪體質變異,甚至連魅魔或是幸運色狼這種莫名其妙的強化血統都有,怪不得狗王之前會說差點看花了眼,因為公佈欄提供給他們的選擇真的是數不勝數,饒是易安見了,也有種資訊量過大,腦袋一時間難以負荷的感覺。
  但易安也不愧是有著高達170智力的評價,他僅僅只是掃視了一眼後就果斷放棄那些看起來就很強大的能力,一方面是自己的學分點和額外獎勵都有限,自然是換不起那些高級的血統,另一方面則是,這些血統雖然看上去強力,但究竟適不適合自己還是個問題,雖然之前他並沒有詢問過狗王一個人是否能同時強化兩種不同的能力,但易安認為這樣的可行率應該不高才對,就算真的可行,那麼恐怕也得承受很大的風險才對,像是不同體系的血統彼此衝突,導致能力無法正常發揮,甚至是直接爆體死亡等等,否則現在路上肯定到處都是紅內褲外穿的賽亞人或是左眼開血輪眼、右眼開白眼的怪物了,不,第一次的強化可是至關重要的,甚至可以說是決定他一生命運與未來高度的關鍵,是不能隨隨便便就輕率決定的。
  正當易安在眾多強化血統中翻找時,其中一列的兌換能力忽然吸引了他的目光,這一列在分類上屬於技藝類,從肉搏類、槍械類、社交類到特殊類的都有。技藝嗎?感覺上就是那種經過長時間的後天鍛鍊後才能獲得的能力,易安暗忖,雖然這些技術只要肯花時間的話,那麼他應該也是能不透過公佈欄獲得的,但問題就在於他現在可沒那個美國時間訓練,而且這些技藝的花費也不貴,從幾十點到幾百點學分的都有,再加上是經過訓練後取得的,那麼就算未來他兌換了其他強化血統,這兩者間應該也是不會衝突的才對,甚至如果搭配得宜,說不定還能起到互補的效果。
  「既然這樣,那我就先挑幾個合用的技藝吧,戰鬥類的就先不考慮了,讓我看看社交類或交涉類的技藝有哪些選擇,對了,順便把特殊類的也顯示出來。」不得不說這個公佈欄感測他們想法的能力還是挺方便的,易安心裡才剛閃過這樣的念頭,他腦海中的畫面已經又一次跳轉,直接就把社交類與特殊類的技藝秀了出來,易安見狀,連忙逐一審視起這些玩意兒的效果來。
  「基礎話術,能提高你的語言能力與從他人口中套出情報的機率,需要一百點學分。」
  「基礎騙術,能提高欺騙的成功與降低說謊被拆穿的機率,需要一百五十點學分。」
  「基礎洞悉術,能提高識破他人謊言的機率…」
  「基礎觀察術…」
  易安將幾個社交類的技藝都看過了一遍,確實這些技能都是在跟別人進行交涉時不可或缺的能力,當然若是碰上完全不打算交流的傢伙譬如之前的風扇哥的話,那麼這些能力也等於是沒用了,但至少就易安目前的情況,這些技藝都還算是有幫助的,特別是在還得提防其他正常人的此刻,這些能力就是易安用來進攻的劍與防禦的盾。易安接著又看向特殊類的技藝,和社交類的技藝相比,特殊類技藝的兌換價格就貴上了許多,隨便一個都是三四百點學分起跳,而且大部分都還需要額外獎勵才能兌換,但和單純提高社交成功率的技藝比起來,這一類的兌換顯然更符合易安需要的非常規力量,因此即使能兌換的東西不多,易安還是認真審視起了每個特殊類的技藝,而其中一個技藝立刻就吸引了易安的眼光,那個技藝名為「催眠」,公佈欄給出的說明是,這個技藝可以讓兌換者擁有在一定程度上操控對方行為的能力,並且這個技藝還是可以繼續往上升級的,初級的催眠只能做到影響其他人的行為而已,中級的催眠則是可以更進一步影響其他人的行為與五感,若是升級到最高級了,甚至還可以完全支配對象的五感,讓其不論是看到的、聽到的、摸到的乃至於是感覺到的,都完全符合兌換者所希望的那樣,進而達到完全催眠的程度。
  然而看著這極端OP的能力敘述,易安卻忍不住皺起眉頭,先不考慮中級或高級的催眠好了,即便是最初階的催眠能力,想要兌換的話居然也需要足足四百點的學分點與一次額外的嘉獎,光是兌換這項能力就已經幾乎要榨乾易安目前所有的家產了,而且雖然說明上說能在一定程度上操控對方,但這個一定程度是多大的程度,公佈欄卻沒有明講,百分之一是一定程度,百分之十也是一定程度啊,要是學分點花下去了卻發現這個能力對不正常的人不起作用或是收效甚微的話,那易安可是會後悔到連腸子都發青的。
  然而眼下的情況卻已經不容他考慮這麼多了,其他的技藝要不是太過昂貴,要不就是和自己的相性不合,雖然易安對這個能力的效果仍懷有存疑,但卻是最符合他需求以及學分點能夠負擔得起的能力了。
  「好,就要這個了,雖然貴了點,但要是這個能力的效果真如我所期待的那樣的話,那麼我不只能不費一槍一彈地解決那些不正常的人,就算後續強化了別的什麼血統,這個能力也不會浪費掉。」易安咬了咬牙,果斷便兌換了這個能力,除此之外,他還額外又兌換了一個初級的騙術技巧,雖然易安自認他的說謊功力已經熟練到能把白的說成黑的了,但只要一百點學分就能增強欺騙的成功率,易安認為沒什麼比這更划算的了,畢竟說謊這種事是沒有百分之百成功的,要是欺騙不成反被拆穿的話,那他可就是死路一條了,既然都已經打算要用騙的把那三個不正常的人騙去校長辦公室,那易安自然是要盡可能增加欺騙的成功率了。
  兩個初級的技藝兌換完畢後,易安身上就只剩下50點的學分了,這點學分自然是換不起任何強化能力的,拿去換成身體指數顯然也不划算,畢竟之前他都差點要被風扇哥宰了,易安可不認為多了這25點的身體指數就會有哪裡不一樣,況且他的六項指數除了體力不及格外,其他幾項老實說並不差,至少都在中等偏上的水準,與其把剩下的學分換成收效甚微的身體指數,不如看看消耗類的道具好了,說不定有能派上用場的東西。
  易安心念一動,他的腦海中立刻就跳出了消耗類道具的兌換欄,這一類道具就跟狗王之前提過的一樣,大部分都是些槍枝彈藥、能源電池或醫療品之類的,也有一些像神聖蠟燭這類具有克制靈體特殊效果的道具,但不正常的人應該不算是幽靈吧?而且一個蠟燭也不便宜,雖然以後他們確實是有遇上幽靈鬼怪的可能,但易安認為並不急著現在就兌換這些東西,他的學分點是真的不多了。
  正當易安漫無目的的瀏覽時,其中一個消耗類道具忽然引起了他的注意,這個道具的名字叫間諜的偽裝工具,公佈欄的解釋是,這個道具的效果可以讓使用者偽裝成任何人的模樣,除了模仿對象的記憶和技能無法複製外,其他像是外貌、聲音甚至是性別都可以完全變成被模仿者的模樣,但只要受到攻擊或是做出攻擊行為,偽裝就會立刻解除。要50點學分,使用次數一次。
  看著這個道具的描述,易安的雙眼頓時一亮,這東西完全就是為他的計劃量身打造的,特別是在這種情況下,若是他能用林若雨的模樣接近那些不正常的室友,那麼肯定能大大增加欺騙她們的成功率,雖然效果只有一次,但只要不主動攻擊的話偽裝的效果就不會失效,以易安目前的情況自然是不會主動向不正常的人發動攻擊的,而不正常的人也無法在洗手間以外的地方攻擊他,如此一來的話這個道具的副作用就可以說是幾乎沒有的,而且還能獲得一次近乎完美的偽裝,這麼一想50點的價格反而是相當便宜了,當下易安便打定主意,將想要兌換的能力與道具透過意識傳給了公佈欄,而那陣莊嚴的聲音也很快在他的腦海中響起:「兌換初階催眠技藝一次,兌換基礎騙術技藝一次,兌換間諜的偽裝工具一個,總計需600點學分點,額外嘉獎一次,是否確認兌換?」
  「確認。」隨著易安在心中默念,那個公佈欄上立刻散發出了一陣柔和的光芒,從這陣光芒中又分散出了數個細小的光點,這些光點迅速飄進易安的身體後便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新的各種詭計與騙術的用法浮現在了易安的腦海中,以及更重要的,如何使用催眠的技巧!
  當易安重新睜開眼睛時,那些光點早已經消失,公布欄上的光芒也不見了,從表面上看,易安還是那個易安,他的外觀沒有出現太特別的改變,譬如長出翅膀或是肌肉異常膨脹之類的,可以說除了手上多出一個類似菸盒的東西外,易安基本上還是平常的那個模樣,但此刻只有他心裡最清楚,自己已經和過去不同了,那些公佈欄的強化是真的有效果的!
  「怎麼樣?你兌換了什麼樣的能力?」當易安在和公佈欄交流時,林若雨自然也不只是光站在一旁發呆而已,她也和公佈欄查詢起了可供兌換的強化與道具,但因為林若雨還沒有任何學分點的關係,所以她只是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指數後就草草結束了和公佈欄的交流,因此當她一看到那些光點飄進易安體內的畫面時,林若雨下意識地就認為他肯定是兌換了什麼厲害的強化血統,連忙好奇地問道。
  「沒,那些強化血統都太貴了,以我現在擁有的學分點和額外獎勵根本就兌換不起,我能做的就是提升一些基本的身體點數,和換了這個東西出來而已。」易安瞥了林若雨一眼,接著語氣淡然地說道,奇特的是,就在易安說話時,從他鏡片後的雙眼中忽然閃過了一抹弧光,這陣光芒來得快去得也快,幾乎只在一瞬間而已,林若雨原本還想追問什麼,但隨著那抹光芒的消逝,她腦海中的疑問彷彿也消失了,只是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問:「那你兌換了甚麼東西?」
  「妳說這個啊,呵呵,這可是個很有趣的東西呢!」聽著林若雨的問題,易安忍不住笑了出來,他順勢打開了手中的菸盒,不得不說那公佈欄確實神通廣大,即使這麼一個外觀看起來普普通通的盒子,內部也暗藏玄機,在盒蓋的背面只是很普通的綁了幾根易安沒興趣的香菸,但在另一邊卻是安裝了一具如同PDA的小型裝置,易安隨手在裝置上按動了幾下,下一刻只見一陣煙霧忽然從他腳邊升起,轉眼間就將易安的身體籠罩住,林若雨見狀頓時一陣大驚,可更讓她震驚卻是接下來從煙霧中走出來的東西,因為那居然是個不論衣著、髮型乃至是身高都和她一模一樣的人,那不就是她自己嗎?!
  「呵呵,怎麼樣?看起來是不是跟妳一模一樣呢?」從煙霧中走出的林若雨輕笑了聲,這讓正牌的林若雨當場就瞪大了眼睛,但她還是很快就鎮定下來,小心地問:「你是易安吧?居然能變成我的樣子,莫非這就是你兌換的那個道具的效果?」
  「賓果,妳答對了,這個道具能讓我在外觀上變得和妳完全一模一樣,除了妳原本的記憶和已有的技能無法複製外,其他地方都能變成妳的樣子,用這個樣子去接近妳的那些室友,我想騙到她們的機率也更高吧?」易安笑著回答,加上他的觀察力本來就不差,幾次見面下來,意安甚至將林若雨一些無意間會做出的小動作也學去了,就連推眼鏡這樣的小動作也模仿得十二分神似,莫說是林若雨的室友了,估計就連她的父母也難以分辨出真偽吧?
  「等等,所以你是打算用我的模樣去接近她們嗎?萬一被識破了怎麼辦?」
  「要是真的被識破了,那也只是說明我的偽裝還不夠完美,被她們殺掉也是理所當然的,畢竟要是連不正常的人這一關都過不了,我又要怎麼去對付老師、學生會甚至是這一切幕後的規則制定者呢?」易安聳了聳肩,一副好像早已看淡生死般的表情說道:「當然,我是絕對不想死的,至少在搞懂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以及為什麼會發生前,我不想死,但我也不想乖乖聽從那些規則的指示,這不過只是苟且偷生罷了,我們不能選擇如何出生,但可以選擇怎麼死去,就算我今天要死,那也得是死在探詢真相的道路上,而不是瑟縮在牆角,等著被什麼不知名的東西殺死。」
  「總之,相信我吧,就像剛才我化解危機時那樣,這一次,我肯定也能化險為夷的!相信我吧!」易安定定說道,林若雨本來還想說些什麼,但不知為何,當看到易安眼中閃過的那一抹弧光時,她的內心便升起一股莫名的安心感,也許真的就像易安所說的一樣,這次他也一樣能成功吧?
  就在兩人交談間,一陣聒噪的烏鴉啼叫聲忽然又一次響起,兩人連忙扭頭看去,果然看到不遠處正有幾個人影在靠近,易安瞇眼仔細觀察著,雖然看不清她們的長相,但從衣著打扮來看,來者應該是三個女性才對,這些人肯定就是林若雨的室友了!
  「快!找個地方躲起來,要是午休時間結束了我還沒回來,妳就跟星妍自己離開吧,至於能不能活下去就全看命運了。」易安催促道,林若雨一聽只能點了點頭,但在離開前她還是回過頭意味深長地看了易安一眼,接著低聲說了句「祝你好運」後便匆匆跑走了,留下易安一個人若有所思地站在原地,好運?不,他才不需要那種虛無縹緲的東西,雖然很多人都說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份,但易安是絕不會把自己的命搭在他無法掌握的機率上的,自己的命運,就應該要由自己掌握才對,而現在的易安雖然還稱不上能完全掌握,但至少,他已經手握能打開命運之門的鑰匙了,就是他的強化能力!
  「這個催眠的發動方式比我想得還要簡單,雖然持續時間很短,而且必須要在近距離下才能使用,但確實是能在一瞬間影響目標的判斷與思維的,就好比剛才林若雨那樣。」易安暗暗想著,當然這也有可能是林若雨已經對自己有了一定程度信任的關係,畢竟欺騙的本質就是建立在信任上的,要騙到一個相信你的人肯定比騙到一個不相信你的人來得容易,這在各大新聞網上的詐騙案例都能看到,在此就不再多談。
  那麼現在問題來了,假如剛才的催眠成功是建立在林若雨信任自己並且還是正常人的前提下,那麼當易安接下來要面對的是三個不一定信任他而且還是不正常的人時,他的催眠是否還能成功呢?
  「有趣…事情真的變得愈來愈有趣了啊!」易安暗暗想著,看著那三個不正常的人正一邊扭曲著身體,一邊歪歪斜斜朝自己走來的模樣,他的嘴角就不禁露出了一抹冷笑,自己之前居然還被這種程度的傢伙嚇得魂不附體,現在想想果然自己還是不夠成熟啊,這些傢伙明明就有那麼多的破綻,但易安先前卻沒有看出來,顯然,自己的能力還是需要提升的。
  但那也無妨,畢竟沒有人一出生就是完美的,也正是因為這樣的不完美,他們才會有渴望進步的動力,即使這樣的進步意味著必須要踩過無數人的屍體前進,易安也是不會有半句怨言的。
  「無論如何,遠道而來真是辛苦妳們了,雖然不知道妳們是誰,但是在把妳們送進校長室前,就有勞妳們再幫我最後一個忙了,讓我好好測試一下自己新能力的極限吧!」


創作回應

好想養咖波
易:在我的能力下顫抖吧(播放可愛貓咪片
2024-05-15 15:35:27
Luis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405/654fbfa85bf05aa613ae86e27390652b.GIF
2024-05-15 17:06:12
易:信我 (來播貓叫)
2024-05-15 17:57:01
Luis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405/654fbfa85bf05aa613ae86e27390652b.GIF
2024-05-15 17:57:5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