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2.0】Chapter‧30-6:第一次骷髏島保衛戰(上)

Luis | 2024-04-18 16:09:53 | 巴幣 2422 | 人氣 599


  隨著出擊的命令一下達,三個分隊的成員立刻在各自小隊長的帶領下展開了行動,而其中動作最快的,當屬由巴雷特所帶領的第三分隊。
  「快快快,負責運送我們前往骷髏島的直升機部隊已經準備好了,我們要在那些傢伙忙著跟第一分隊交戰時趁機潛入島上才行,機會只有一次,所有人都給我動作快點!」巴雷特邊跑邊大吼著,雖然他身上穿著近八十多公斤的全套護具,背上更是揹了兩把大槍,但巴雷特的動作卻絲毫沒有因此減慢,正好相反,巴雷特反而是幾人中跑在最前面的那個,配上那罕見中氣十足的嗓音,讓他整個人彷彿瞬間年輕了幾十歲一般,或者說得更貼切一點,回到了他還在軍隊時的那段歲月。
  是的,巴雷特是個軍人,而且還是赫赫有名的法國外籍兵團中作戰經驗最豐富的第二外籍步兵團的成員,還在現實世界時,巴雷特就經常作為一線部隊被派往各種危險的海外戰場,他曾在黃沙滾滾的大漠與恐怖份子作戰過,也在濃霧蔭天的樹林裡與叛軍打過游擊,就連終年冰封的北極凍土也有過他的足跡,就不提那些未記錄在案的黑色行動了,可以說,如果單純只以一個士兵的角度來看的話,那巴雷特的經歷就算稱不上戰功彪炳,但也能說是戰果豐碩了。
  可諷刺的是,巴雷特雖然在眾多陌生的戰場上取得了勝利,但他卻在最熟悉的戰場上輸掉了,那是他的家庭,他的妻子因為自己常年在外而有了外遇,巴雷特幾乎散盡了畢生的積蓄,好不容易才打贏那該死的離婚官司,但即使如此他的人生卻也不見好轉,因為疏於照顧家人,巴雷特與他兒子之間的關係早就形同陌生人了,即使巴雷特努力在百忙之中抽空,他卻也不知道該如何跟這個陌生的兒子相處,他們不像一般的父子那樣會在下午去公園玩傳接球,也沒有在假日時一起去釣魚,哪怕連在家裡吃晚餐時,兒子對他說過的話也不超過三句,與其說他們是有著血緣關係的父子,不如說他們更像是兩條通往不同終點的平行線,雖然看似很近,但卻永遠不會有交集,只會漸行漸遠而已。
  這也是讓巴雷特對現實世界產生迷茫的原因,自己拚盡了一切,將人生中最精華的歲月全都奉獻出去了,雖然他幹的都是些刀口舔血的活,但巴雷特自認和那些一輩子不努力的人相比,他已經算是很努力了,然而努力了大半輩子最後換來的卻是一個人去樓空的下場,縱使他的銀行還有存款,身體也還有力氣,但又有什麼用呢?如果一切的努力到最後得到的只是一場空的話,那他前半生的努力,為的又是什麼呢?
  也是在那一刻,巴雷特正式接到了來自主神的邀請,當時他正坐在開往任務地點的裝甲車上,正當巴雷特想趁著作戰開始前回顧任務簡報時,他卻在軍用電腦的螢幕上看到一個莫名其妙的彈出式視窗,上面只寫著短短一句讓人不明所以的話:「想明白生命的意義嗎?想真正的活著嗎?」
  巴雷特的第一反應是電腦被敵方的駭客入侵了,但就在他打算動手銷毀這台電腦以防更多的機密洩漏出去時,一股奇特的心悸卻讓他即將按下銷毀鍵的手硬是愣在了半空中,遲遲沒有按下去。
  何謂生命的意義呢?怎麼樣又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活著呢?僅僅只是兩個再普通不過的問題,卻讓巴雷特那如鐵打般的心志動搖了,他下意識地動起了滑鼠,在自己回過神之前,他的手指就已經在「Yes」的選項上點擊了下去,下一刻巴雷特便失去了意識,而當他再度醒來時,已經是在完全不同的世界了,這裡沒有巴雷特熟悉的戰友與環境,只見在一片佈滿砂礫的不毛之地上,無數穿戴著護具與頭盔的人類士兵正在從一艘艘造型古怪的船艦中湧出,他們的手上都持著步槍之類的武器,也有人扛著像是火箭筒一類的重兵器,而他們所面對的,則是無數從地洞中鑽出的蟲子,有大小比汽車還大,長著銳利前肢與下顎的蟲子;有背後長著翅膀,能從半空中高速俯衝而下的蟲子;甚至還有體型比任何巴雷特已知的主戰坦克都還要大上三倍,能從口中噴出熊熊烈焰的巨大蟲子,在這種龐然大物的面前,人類反而才變得像是蟲子一樣渺小啊!
  然而雖然身處陌生的世界,但巴雷特還是在這裡嗅到了一絲熟悉的氣味,那是戰爭的味道,沒錯,在他眼前上演的,正是一場人類與蟲子之間的戰爭!
  「歡迎你們,各位新人,歡迎來到這個無限恐懼的世界,這裡是黯淡無光的地獄,這裡是隨時都會死亡的修羅場,這裡是…《星艦戰將》!」而就在巴雷特還在適應這全新的戰場時,一陣宏亮的聲音忽然響起,那是一個看起來有些上了年紀的男子,他肩上披著白色的斗篷,斗篷下則穿著筆挺的軍裝,雖然臉上已經爬滿了皺紋,兩鬢也都斑白了,但這卻無損男子散發出的英姿,反而讓他散發出了一種經驗老道的氣質,就是那種雖然不明白,但感覺好像很厲害的氣質。
  「我是西海隊的隊長,一會兒戰鬥就要開始了,對於你們這些新人,我只有一句忠告,戰鬥吧!在這裡不戰鬥就只能等死,一旦死了的話那就什麼都沒了,如果你心中也有想完成的夢想,也有想貫徹的正義的話,那就拚上一切去戰鬥吧,在此,歡迎各位新人加入西海隊!」
  雖然巴雷特的第一場恐怖片距今也有好些時日,但他卻依然清晰的記得當時在《星艦戰將》中所發生的事,那時的西海隊還不是主神排行榜上的第一,隊伍中解開基因鎖的資深者也是屈指可數,就連他們的隊長也才剛解開二階的基因鎖而已,而他們所要面對的敵人,卻是近乎無窮無盡、鋪天蓋地湧來的蟲族!
  但即使是在敵我數量如此懸殊的情況下,那個自稱他們隊長的男人卻沒有露出任何怯懦的神色,哪怕那些蟲族彷彿怎麼殺也殺不完一般地向眾人衝來,他也是毫無懼色地站在第一線,捨生忘死地戰鬥著,當然了,巴雷特也不是那種只會躺好等隊友carry的人,從那些死掉的人類士兵身上獲得槍械後,巴雷特也迅速適應了這個全新的戰場,並開始和過去一樣戰鬥,雖然環境與敵人不一樣,但對於巴雷特來說卻沒有什麼不同,戰爭就是戰爭,只不過是戰場從地球變成了火星,敵人從人類變成外星蟲子而已,除此之外並沒有什麼不同。
  但神奇的是,就是在這樣陌生的戰場裡,巴雷特卻感覺某種熟悉的東西又回來了,那四射的火光、飛濺的彈片與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死的感覺,讓渾渾噩噩好一陣子的巴雷特重新振作了起來,當他用槍射爆那些蟲子,用刺刀搗爛牠們的腹部,被那些蟲子噁心的體液淋了一身腥時,巴雷特感覺整個人彷彿脫胎換骨、重獲新生了一般,那一刻他才明白,原來自己從來沒有離開戰場過,即使身體不在了,但巴雷特的心靈與靈魂卻早已被困在那硝煙密布的戰場上,重複著一遍又一遍的戰鬥,或許這就是為何他會對現實世界感到迷茫的原因吧?因為現實世界的戰爭是需要理由與目的的,當那些理由與目的消失了或是已經達成時,那戰爭自然也不用進行下去了,可對於巴雷特來說,戰爭的目的或理由都不是重點,他要的,就只是單純的戰鬥而已,至於為何而戰的理由或想透過戰爭達到的目的,那些對他來說都不重要,只要一直戰鬥下去就好,只要能一直享受這種隨時可能會死的感覺就好,這才是真正的活著,這才是他生命的意義啊!
  「呼…呼…我們到底…為什麼要穿這麼厚的裝甲啊?」就在巴雷特還沉浸在過去時,一陣聲音忽然自他身後傳來,將他的思緒重新拉回現實,巴雷特扭頭一看,只見他們隊上的新兵卡敏正邊跑邊喘著粗氣,時不時還向身旁的幾個成員抱怨道。
  「裝甲是用來擋住流彈的,頭盔則是在萬一你被敵方的狙擊手盯上時,說不定能保住你一條狗命用的,你能活到現在還得感謝那副裝甲呢,所以別再給我雞雞歪歪的了!」巴雷特吼了一句,見自己的分隊長有些火大了,卡敏立刻識趣地閉上嘴,但還是小聲碎念著:「但我看山姆和莎曼薩也沒穿得跟個罐頭一樣啊。」
  「那是因為他們兩個都是已經活過五場恐怖片以上的老人了,等你也有辦法活得跟他們一樣久,你以後就算只穿條內褲進恐怖片世界我也不管,但你他媽現在就只是個菜到身上會掉菜蟲的菜鳥而已,所以給我閉上嘴認命點,再吵的話我就把這顆手榴彈塞到你嘴裡了!」
  巴雷特一邊訓斥著卡敏一邊向前跑去,不多時幾人便來到船艦上的停機坪了,此刻正有兩架直升機停在那待命起飛,艾薇已經帶著第二分隊的兩名成員搭上其中一架,另一架顯然就是留給巴雷特他們的。
  「動作快,艾利斯,你去操控艙尾機槍,莎曼薩和山姆,你們負責左右兩側警戒,卡敏,你跟著我,一會兒空降時我們兩個打頭陣!」巴雷特熟練地下著指令,幾個成員立刻在他的指揮下爬進了機艙裡,確定所有人都已經上機後,巴雷特也跟著跳上了座艙,向駕駛示意可以起飛了。
  「巴雷特!」就在巴雷特的座機即將升空時,另一邊的艾薇忽然朝他大喊了聲:「旗開得勝!」
  「大幹一場吧,兄弟們!」巴雷特也豎起了大拇指,但艾薇還沒回話,那對雙胞胎青年中留著莫西干髮型的青年忽然探出了頭,一臉不屑地對著巴雷特說:「這還用得著你們說嗎?倒是你們,動作最好快點啊,不然一會兒強的傢伙都被我們解決了,你們就只能撿剩下的雜魚了,嘛,不過以你們的實力,清理雜魚好像也是剛好?嘿嘿,總之好好加油吧,菜鳥們!」
  聽著莫西干青年很明顯是挑釁的話語,巴雷特小隊中那個戴著眼罩的女子立刻就坐不住了,直接抄起大劍就打算跟對方拼命,但卻被巴雷特眼疾手快攔了下來,山姆見狀,也連忙大吼著要駕駛起飛,隨著兩架直升機緩緩升空,眼罩女子這才放棄要跟那個莫西干青年拼命的念頭,她一屁股在座椅上坐了下來,忿忿地罵著:「他媽的,那傢伙以為他自己是誰啊?居然敢叫我們菜鳥?信不信等回去之後老娘就撕了他的嘴,看看到底誰才是菜鳥!」
  「冷靜點,莎曼,以妳現在的實力去跟他拼命,是不可能有任何勝算的,妳自己應該也很清楚這一點才對。」巴雷特的反應倒是相當平靜,彷彿對於剛才的情況早已習慣了一般。
  「哼,我知道我知道啦,不就是X戰警強化加上惡魔果實強化嗎?呿,就只是個有著高級強化能力,但基因鎖卻只有一階的小鬼罷了,等老娘也解開基因鎖,看我還不打爆他。」莎曼薩扁了扁嘴,老大不高興地罵著。
  「別太輕敵,就算只有一階好了,但跟未解開基因鎖的人相比,他的實力也已經是很強大了,就好比妳現在使用的風格系統雖然也很強大,但因為妳還沒解開基因鎖,所以能發揮出的威力甚至還不到妳強化血統的十分之一,這種情況下還想去挑戰一個既能解開基因鎖又有兩個強化能力的人,那就和自殺沒有兩樣。」巴雷特認真說道,莎曼薩雖然還想反駁,但她也很清楚巴雷特所言不假,可她就是嚥不下這口氣啊。
  「好了啦,妳就算在這邊一直氣氣氣也改變不了什麼啊,與其把精力花在生悶氣上,不如把力氣省下來,待會多打倒幾個敵方輪迴小隊的成員吧,說不定跟那些厲害的傢伙交手後,妳的基因鎖就會因此而解開了喔!」山姆也笑著說道。
  「雖然這麼說不太準確,但這確實是解開基因鎖的其中一種方法。」艾利斯也點頭附和道,但他沒說的是,用這種方式開鎖的死亡率,大概只比她執意要和那個莫西干青年交手的死亡率低一點點而已。
  「哈!我還以為你們幾個都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的,想不到你們倒還挺會灌人迷湯的嘛!也罷,跟那傢伙的帳就等以後再來慢慢算吧,現在,等著被我幹爆的傢伙在哪兒啊?」聽著幾人這麼說,莎曼薩頓時大笑了起來,又恢復了她一貫大喇喇的個性。
  對於這個問題,巴雷特也是難掩他內心的興奮,但身為第三分隊的小隊長,他還是盡可能用冷靜的語氣說道:「放心吧,我們很快就會和他們交手的。」
  ○
  與此同時,當無數架直升機從船艦上升空飛往骷髏島時,負責從正面進攻的蘭帝盧斯也沒閒著,在他的指揮下,數十艘軍艦開始往骷髏島的海岸逼近,除了他們隊長所在的旗艦依然留守原位外,幾乎所有的船艦此刻都向著骷髏島進發了,遠遠看去,數十艘大大小小的戰艦看上去甚是壯觀,這些戰艦在航行到距離登陸海岸數公里外的地方便停下,他們一字排開,接著將船上各式口徑的艦砲紛紛對向了骷髏島,從那些黑洞洞的砲管中散發出的肅殺之氣是如此的沉重,彷彿就連海風都被壓得吹不動,海面也不敢起波浪了一般。
  「那麼,就讓我看看你們有什麼本事吧。」而負責率領這些船艦的蘭帝盧斯則站在船頭,他的臉上露出一抹冷酷的笑容,大手一揮說道:「全艦聽令!開始砲擊!」
  蘭帝盧斯一下令,以他為首的戰艦立刻對著骷髏島的沿岸展開了轟炸,伴隨著一連串隆隆的砲聲響起,無數枚內裝有大量火藥的砲彈頓時劃破了天際,向著預定的轟炸區高速俯衝而去,第一枚砲彈先是精準的命中了灘頭,緊隨而來的第二三四五六枚砲彈則是落在了周邊的樹林裡,在骷髏島的沿岸炸出了一整排的小型蘑菇雲,而且這陣轟炸還不僅限於沿岸地區而已,不,這是以面為單位,呈扇形向著內陸一路延伸而去的大範圍密集轟炸,那成百成千的鐵砲如雨點般從天而降,毫不間斷地落在了骷髏島上,大有不將整座島夷為平地就絕不罷手的趨勢。
  「還沒結束呢,第二波砲擊預備,彈種白磷彈,六連三發集束轟炸,把那些傢伙可以躲藏的掩體和樹林全部給我燒個精光!」看著遠方硝煙與火光四起的戰場,但蘭帝盧斯卻彷彿還不滿足似的,又下達了新的攻擊命令道:「三十秒後準備登陸,特遣隊第一、二、三、四排出發,第五到八排待命出發,你們的任務只有一個,殲滅敵方灘頭上的殘餘兵力,確保我們後續的登陸通道暢通!」
  「讓那些傢伙好好見識一下,什麼才是真正的戰爭!」
  ○
  「蘭帝盧斯那傢伙做得太過火了。」
  還是與此同時,在骷髏島的上空,巴雷特正坐在直升機上俯瞰著整個戰場,但他愈看卻是眉頭愈皺,最後忍不住說道。
  「怎麼?難道你是在擔心那兩支輪迴小隊嗎?」山姆好奇問道。
  「哈!如果那些傢伙真被這種程度的轟炸就炸死了,那我才是真要開始擔心了,擔心主神派給我們的對手太無聊了啊!」莎曼薩聞言也插嘴道。
  「放心吧,雖然對方比我們弱,但畢竟是被主神認定夠格和我們一戰的隊伍,我想他們肯定有辦法應對這種大規模武器攻擊的,所以妳用不著擔心沒對手可以戰鬥,不,讓我擔心的並不是那兩支隊伍,而是別的。」巴雷特說道。
  「你是說島上的怪獸嗎?」艾利斯沉吟了會兒,接著忽然說道。
  「沒錯,雖然一般的怪獸比如骷髏爬蟲什麼的威脅不了我們,但那隻金剛就不好說了,而且別忘了,《金剛》這部電影可是有續集的,尤其是在看到那些劇情角色還特地用好幾艘運輸船拉來了一個大傢伙後,我更有理由相信,我們這次八成是又碰上了跨集數的恐怖片,如此一來我們的敵人恐怕就不光只有島上的怪獸和輪迴小隊而已了。」巴雷特面色嚴肅地說道,但就算再怎麼擔心,巴雷特能做的最多也就只有說說而已,畢竟隊長已經把正面進攻的任務交給蘭帝盧斯負責了,那麼要怎麼玩都是他的自由,反正只要最後能達成目標就行了,既然連總隊長都不講話了,那巴雷特這個分隊長自然也無從插嘴了,現在只能希望那些劇情角色的彈藥有帶夠吧,否則照蘭帝盧斯這種大撒彈的打法,用不了多久他們的砲彈就會耗盡,並失去遠程火力支援的優勢了,雖然他是還有其他呼叫支援的辦法,但戰爭某方面來說也是另一種形式的博弈,能比對手多一張底牌自然就多一分取勝的機會,巴雷特是不會隨便浪費這些籌碼的,即便這一局他們的贏面很大也一樣。
  「呦,巴雷特,你看到底下的火燒得有多誇張了嗎?看來蘭帝盧斯那傢伙剛才是真的被我搞到氣瘋了,現在正在朝那兩支倒楣的輪迴小隊洩憤啊!」就在巴雷特兀自思索著時,艾薇的聲音忽然在他腦中響起,巴雷特聞言連忙回道:「艾薇,現在可是作戰中,不要隨便把圖靈的神經網路用來私聊,還有,我想他應該不是針對妳,而是那傢伙的戰鬥風格本來就是這樣瘋瘋癲癲的。」
  「哈!你還好意思叫我不要拿圖靈的系統聊天,我看你自己也聊得挺開心的啊!」艾薇聞言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巴雷特無奈只好回答:「我只是在該嚴肅的時候嚴肅而已,好了,別再廢話了,我已經看到預定的空降區了,一會兒除了我的小隊外,我還會再額外帶兩隊人下去,妳有看到什麼可疑的動靜嗎?」
  「沒有,不過好奇怪啊,我們都已經進入到這麼深的地方來了,但對方居然一點還擊也沒有?我沒有收到主神的擊殺提示,所以這些傢伙應該都還活著才對,但他們既沒有對海面上的船艦反擊,也沒有朝我們發動攻擊,莫非這些傢伙是故意讓我們進入骷髏島的?」艾薇問道。
  「十之八九就是這樣,畢竟這場團戰他們是很明顯的弱勢方,如果正面跟我們交戰的話是絕對沒有勝算的,他們唯一能取勝的機會,就是把我們引誘到叢林中,利用他們熟悉戰場的優勢設法把我們分散開來各個擊破,只有這麼做他們才有一絲可能取勝的機會。」巴雷特定定說道,他會這麼有把握不是沒理由的,因為要是今天角色互換了,他也會做出同樣的決定,巴雷特能夠從一場場惡戰中挺過來,甚至被指派為第三分隊的隊長,靠的可不光只是一味無腦帶頭衝鋒而已,在戰場上的應變力以及對於戰局改變時的瞬間決斷力,才是他能夠一路存活至今的關鍵。
  「原來如此,看來一會兒我們得提高警覺了,你們在下面自己小心,要是發現對手太難纏的話不要遲疑,馬上發出求救信號,我們會立刻趕去支援的。」
  「不,現在就要提高警覺了!」
  巴雷特和艾薇才交談到一半,忽然間,一股強烈的危險預感便猛地閃過了他的腦海,巴雷特太熟悉這種感覺了,那是當異形的尾巴朝他迎面刺來,當咒怨的鬼魂從他背後襲來,當敵隊的輪迴小隊朝他殺來時才會有的感覺,那是死亡來臨前的預感!
  「拉高!快點拉高!」巴雷特對著駕駛狂吼道,那個駕駛雖然還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但一聽到巴雷特如此急迫的命令著,他還是反射性緊急將直升機的機首升起,幾乎是在同一時間,三枚閃爍著璀璨藍光的箭矢就這麼從他們的面前掠過,那幾枚箭矢就如同流星一般閃耀,但巴雷特從它們身上看到的卻不是美麗,而是危險。
  果不其然,這幾箭雖然沒有直接命中巴雷特等人的座機,但卻命中了另一架飛在他們前頭的直升機,只聽見一陣爆破似的轟然巨響,這架直升機當場就被射成了一團火球,如此恐怖的威力,已經足以媲美刺針飛彈了。
  然而敵人的攻擊可還沒結束,隨著巴雷特腦海中的危險預感又一次閃過,這次朝他們襲擊而來的東西變成了一連串啪啪作響的槍彈,那是大口徑機砲開伙時會有的聲響,看來這些傢伙果然還是有反制他們的手段的,而且還是兼具了魔法和物理兩者的。
  然而巴雷特可不是被打不會還手的個性,當那陣槍彈聲一響起,他立刻便回過神迅速吼道:「我們被攻擊了!山姆,你負責左翼扇形火網壓制,莎曼薩負責右翼,艾利斯用曳光彈標記出敵方的火力點,還有卡敏,把你那顆天殺的豬腦給我收回來,你頭探那麼出去是想給敵人當活靶嗎?!」
  巴雷特的命令一下達,第三分隊的眾人立刻條件反射地展開了行動,艾利斯架著機槍朝底下的樹林猛掃,山姆和莎曼薩也默契十足地輪流開火與裝彈,以確保火力的壓制不會中斷,其他幾架直升機上的士兵也從最初的震驚中恢復了開來,並開始對著底下的樹林開火,但不知是敵人的火力點太多還是佈置得太刁鑽了,縱使他們已經對著子彈可能射來的位置全力進行壓制了,甚至連地獄火飛彈都射了好幾發,在樹林的各處燃起了大型的營火,但卻始終無法阻止那機砲的開火聲與源源不絕朝他們射來的子彈,一陣駁火間,又有一架直升機被打中引擎而失速墜機,就連巴雷特他們的座機也被打中好幾槍,雖然沒有立刻墜毀的危險,但巴雷特很清楚,這種情況要是繼續下去的話,他們早晚也會被擊落的!
  「艾利斯!你到底找到那些渾蛋是在哪裡偷射我們的沒有?!」巴雷特吼道,並不是因為他喜歡大吼,而是不這麼做,他們根本無法在震耳欲聾的槍聲中交談。
  「不對勁,我已經掃掉兩條彈鍊了,但對方的火力卻絲毫沒有停止,而且他們還有辦法一直從我們的死角射擊,就好像那些傢伙正在追著我們移動似的!」艾利斯喊道,他的機槍掃射的連槍管都發紅了,這要是以前他估計早就打爆不知道幾個火力點了,但這次的情況明顯不同以往,讓艾利斯立刻就警覺起來。
  「追著我們移動?這怎麼可能!我們現在的速度雖然不快,但少說也有個時速七八十公里以上啊,怎麼可能有人有辦法扛著幾百公斤重的機砲,還能用這種速度移動的?」卡敏一聽立刻呀然道。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因為這裡…可是輪迴世界啊!」巴雷特沉聲說道,他的話音剛落,忽然間又是一陣危險的感覺湧上心頭,但這股預感的來源卻不是底下正對著他們掃射的槍林彈雨,而是…
  「那個是?」巴雷特順著危險的源頭看去,在他們前方不遠處的是一片開闊的平原,也是他們原本選定的降落區,而在這處平原的其中一棵大樹上,巴雷特似乎隱約看到了一陣金屬光芒閃過,下一刻他腦海中的危機預感瞬間大作起來。
  「敵襲!所有人找掩護!」巴雷特大吼,幾人聞言頓時傻眼了,他媽的這直升機裡的空間就這麼丁點大而已,更何況還是在擠滿了人的情況下,他們是要怎麼找掩護啊?無法可想之下,幾人只能死死抓緊了身邊的扶手,同時做好了劇烈衝擊即將襲來的準備。
  然而幾秒鐘過去了,他們預期的爆炸與衝擊卻沒有發生,這讓眾人頓時鬆了一口氣,莎曼薩更是直接大笑道:「哈哈,他沒打中!」
  「不,我覺得他打中了。」然而巴雷特卻絲毫沒有放鬆的感覺,特別是當他看到駕駛座的情況時,巴雷特的臉更是黑了一半,只見他們的駕駛正癱坐在座椅上,他的眉心上則插了一根綁著金黑色箭羽的箭矢,顯然這就是剛才巴雷特看到的金屬光芒的真面目,但更讓他震驚的不僅是這一箭居然能在貫穿直升機的防彈玻璃後,還能威力不減地直接穿透駕駛所戴的頭盔,而是當那一箭射出時,巴雷特竟然看不見它的軌跡,他可是已經解開過基因鎖的輪迴者了,而且為了配合自己的強化能力與戰鬥風格,巴雷特還額外提升了自己的神經反射速度,但即使如此他卻仍然無法完全看清楚那一箭的飛行軌道,那該是什麼樣的速度啊?
  且不提巴雷特的腦中小劇場,少了駕駛的操控,這架直升機立刻歪歪斜斜地向著地面墜落而去,雖然巴雷特已經死命拉著握桿想把機身抬高了,可卻依然無法阻止他們下墜,危機關頭,巴雷特只能對著眾人大吼:「所有人,準備跳機!」
  「跳、跳機?你是在開玩笑吧?」卡敏一聽當場就嚇傻了,但巴雷特可沒那個耐心跟他解釋,他直接揪住卡敏的後頸就一把將他扔出直升機外,接著看向剩餘幾人。
  「哈哈!爽啦,就是要這種登場方式才符合我的風格啊,別擋路山姆,我要來個超級英雄式落地!」莎曼薩見狀臉上立刻露出興奮的表情,率先第一個就從機艙跳了下去。
  「等等,妳忘了帶降落傘啊!啊靠杯,我也忘了帶啦!」山姆愣了愣,也跟著往下一跳,卻在降落到一半時發現自己好像忘了什麼,只能在半空中發出悲劇的吶喊。
  「你先請,分隊長。」艾利斯淡淡說道,還順勢扔了個降落傘給巴雷特,反正現在除了他倆外,也沒人會用到這些東西了,巴雷特於是接了過來便說:「注意敵人的突襲與可能設下的陷阱,我們下面見了!」
  巴雷特話一說完,接著便和艾利斯一前一後從直升機上跳了下去,雖然他頭盔內附的耳機已經有降噪的功能了,但那一瞬間從耳膜灌入的風壓聲依舊是讓巴雷特的眼前短暫黑了半晌,但靠著解開基因鎖後的求生本能和本就頑強的意志力,巴雷特硬是咬牙撐住了那從高空墜落時會有的暈眩感,他屏氣看著地面距離自己愈來愈近,腦海中的危險預感也漸響了起來,但巴雷特卻沒有馬上打開降落傘,因為從樹林中依舊有零星的槍彈朝他們射來,這時候開傘只會變成飄在空中的活靶讓人打到爽而已,不,巴雷特可不是笨蛋,他很清楚該怎麼做才能從防空火力密集的區域安全空降,而且相信他,和以前遭遇的情況相比,這點程度的炮火對於巴雷特而言只是小意思罷了。
  就在巴雷特與地面的距離只剩幾十公尺時,他果斷拉開了降落傘,隨著那龐大的傘面一張開,一股強大的後作用力頓時拉住他的身體不讓巴雷特繼續下墜,當然這不到百米的距離肯定是不夠降落的,不過巴雷特開傘的目的本來也就不是要降落,他只是需要一個東西減緩墜落時的速度罷了,藉著降落傘張開時身體陡然一滯的瞬間,巴雷特連忙調整了姿勢,整個人如同滑壘的棒球選手般向著地面滑翔而去,是的,巴雷特是把降落傘當成滑翔翼來用了,只有用這種方式,他才能在既保有不會被子彈打成蜂窩的速度的同時,也不會將自己摔成一攤肉泥,這是在巴雷特經歷過無數次嘗試與斷了好幾根骨頭後才想出來的方法,而且不得不說,這招的確相當管用。
  巴雷特貼著地面一路向前滑去,這當然不會是什麼太過愉快的體驗,由於還保有下墜的速度,加之地面上還布滿了大大小小、凹凸不平的岩石、樹木等障礙物,巴雷特可以說是一路乒乒乓乓地往前邊滑邊摔著,也幸虧他身上還穿著厚重的防具,替他吸收了大半的衝擊,而防具吸收不了的另一半對於巴雷特的身體強度而言,也是只痛不傷而已,他貼著地面滑行了一陣後果斷解開了降落傘,接著一個俐落的前滾翻便穩住了身子,巴雷特迅速確認了四周沒有敵人的蹤影後,這才吐出了口熱氣緩緩站起身,嗯,雖然過程和他預期的不一樣,但至少結果是好的,除了他們不小心把直升機摔壞了以外,一切大致上都還是照著計劃進行的。
  「巴雷特,你們沒事吧?」就在巴雷特檢查自己身上有沒有哪邊的骨頭摔斷時,艾薇的聲音忽然又在他腦海中響起,巴雷特於是回答道:「如果妳所謂的沒事是指還活著的話,那沒錯,我沒事,但其他幾個人就不確定了,尤其是山姆和莎曼薩,這兩個雷包跳機的時候居然給我忘了帶降落傘,他們還真以為自己是雷神索爾或美國隊長了不成?」
  「呃,聽起來感覺挺嚴重的,需要我們下去幫忙嗎?」艾薇問道。
  「不必,我們還能繼續執行任務,只是在那之前我要先把那幾個傢伙重新集合起來,所以可能會比預期的還要花上更多的時間,隊長,你怎麼說?」巴雷特說道,至於他的最後一句並不是說給艾薇聽的,而是說給正在同一個神經網路系統上的隊長聽的,過了片刻後巴雷特才聽到他的聲音響起:「同意,你們可以繼續任務,但記住要避開敵方的主力,別忘了你們的任務是搜索與偵查,可不是交戰。」
  「另外,蘭帝盧斯的黎明之錘衛星已經和圖靈的系統連上線了,現在你們兩人都有要求開火的權限,需要火力支援的時候就說一聲,然後把座標告訴圖靈,剩下的她會處理的。」
  「收到,但目前我們還應付得來,有需要支援的話會再告訴你們的。」巴雷特回答。
  「那你們在下面自己小心,我會從空中幫忙留意敵方動向的。」艾薇。
  「妳在空中才要小心,敵方的遠程攻擊能力可不弱,雖然使用的是弓箭,但不論是射程、精準度還是破壞力都足以媲美反器材步槍了,我猜那應該是某種傳說魔法類武器才對,我們剛才就是被這玩意兒打下來的,妳們在空中可要多注意點。」
  「嘻嘻,知道啦,我會多小心的,第二分隊通話結束。」
  「第三分隊通話結束。」巴雷特語畢,接著才按著頭盔內附的通訊耳機說道:「好啦,小子們,休息時間結束,還沒死的,報上名來。」
  「哈哈!老娘才不會那麼容易死呢!」莎曼薩第一個說道,然後才是山姆也沒好氣地跟著說:「那是因為我們兩個運氣好,剛好掉在河裡,不然現在我們早就摔成肉餅了,我拜託妳下次行動前多用點腦好不好。」
  「哈,那種麻煩的事老娘才不幹呢,人生苦短,要是不過得盡興一點豈不白活了?」
  「過得盡興不是叫妳送死…」
  「夠了,你們兩個,別拿公頻打嘴砲,聽著,你們現在立刻朝著集合區出發,我會在那裡跟你們碰頭的。」聽著這兩人活力十足的講著垃圾話,巴雷特猜想他們應該是沒受什麼傷才對,於是立刻命令道。
  「知道啦,你是老大你說了算,對了,要是路上碰到敵方輪迴小隊的傢伙,我可以幹掉他們嗎?」
  「如果妳有把握自己不會先被對方幹掉的話我不反對,沒有的話就等我到了再說。」巴雷特語畢,接著又說:「艾利斯,你的位置在哪?狀況如何?」
  「我在你後面,狀況一切正常。」艾利斯的話才剛說完,巴雷特立刻反射性地拔槍轉過身去,果然看到這傢伙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了自己身後,嚇得巴雷特當場破口大罵道:「幹,不是跟你說過好幾次不要這樣突然出現在我身後的嗎?要是我一不小心對你開槍了怎麼辦?」
  「呃,抱歉,我忘了,老習慣改不掉了。」艾利斯聞言先是愣了一下,接著才聳肩說道,但他的語氣卻絲毫沒有抱歉的意思,巴雷特只能罵罵咧咧地收起了槍說:「那你最好從今天開始改掉,你要是敢再給我這樣搞,小心我給你來個出其不意的鍊鋸特訓。」
  「放心吧,到時候我自己會想辦法躲開的。」艾利斯淡淡說道,氣得巴雷特牙牙癢的卻又拿這傢伙沒皮條,畢竟以這傢伙的本事,自己要想鋸到他還是有一定難度的,為了艾利斯的生命安危與自己的身體健康著想,巴雷特決定不繼續跟這傢伙計較了,轉而連絡起第三分隊的最後一名成員,也是最讓他擔心的其中一個。
  「卡敏,該回報了,你的位置?」
  巴雷特的話才剛說完,從他的耳機裡忽然就響起了一串劇烈的槍聲,與之一同響起的,還有一陣急促的喊叫:「分、分隊長!我被敵人發現了,他們的火力太凶猛,我…該死!我被打中了、我被打中了!」
  「卡敏,冷靜點,你在哪?你哪裡中槍了?」巴雷特一聽連忙吼道,過了片刻後卡敏的聲音才回傳道:「呃,我沒事,還好、還好只是流彈而已,頭盔救了我一命,啊對了,地點我在直升機墜毀地點附近的樹林裡,有三顆大石頭的地方,但我現在哪裡也去不了,那些傢伙的火網把我困住了!」
  「那就待在那別亂跑,把頭壓低點,我們馬上就過去!」巴雷特吼道,他轉頭看向艾利斯,後者見狀立刻明白了巴雷特的意思,於是說:「我們上吧,分隊長。」
  「那就跟緊我,別掉隊了!」巴雷特聞言於是說道,他從背上抽出一把帶著鍊鋸刺刀的步槍,同時雙眼也猛地變成一片茫然。
  「暖身運動結束,接下來,就是戰爭的時候了!」


巴雷特:還沒死的,報上名來

創作回應

好想養咖波
機械哥總已經拉過來了,血流成河!!
2024-04-18 20:18:29
Luis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307/c7cf9f0bc777a16872b141fda94d1222.JPG
2024-04-18 21:49:4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