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尾刀俠VI 第八章 (上)

林賾流 | 2024-04-02 23:47:36 | 巴幣 102 | 人氣 495

連載中第六集
資料夾簡介
一個台灣孤僻宅男穿越到平行世界美國城市,在孤星市中遭遇的大大小小冒險。

作案現場是客廳,格林先生和尼莫哥肯定都能看到監視畫面,就是怕這類爭議事件發生,魔女出生以來第一次發自內心感謝身邊有監視鏡頭,等著吧!混蛋米迦勒!
 
結果手機遲遲毫無動靜,難道是兜帽超英和世界首富這段日子太放心了根本沒看即時監控?
 
樓下靜悄悄的,米迦勒沒追上來道歉或做其他事,魔女更火大了,索性上論壇逛討論看小說,加上無法控制的胡思亂想,不知不覺午夜屆臨。
 
剛開始她氣頭過了覺得只是件小事,認為不該太在意,美國人機車程度世界有名,魔女沒被吻過,但她被更糟糕地觸摸羞辱過,只是壞事沒繼續下去魔力就發動讓敵人自爆。
 
這種程度的啵啵,就算男生親男生也沒啥好大驚小怪,格林先生就有不少次在派對上舌吻同性的花邊新聞。讓魔女方寸大亂的真正原因是,米迦勒不正常,魔女也不正常,為啥她會像正常女生一樣不停回想檢討當時那一幕?米迦勒親完她的表情,盯著她的眼睛,他挑釁地要她留下來的動作。打從意識到這點起,魔女就像身上有毛毛蟲在爬。
 
幾次想打簡訊對兩位有來往的女性超英求救,盯著手機時間赫然發現凌晨了,已經是新的一天,問題今天是四月一號,西方好像有個節日叫愚人節來著?霧鐘和沙拉曼達可能過慣美國生活懶得理會節慶主題,但她們搞不好會認為新人想體驗新文化認真參與,把魔女今天說的話都當作開玩笑但表面上積極配合。
 
啊啊!為何這麼倒楣?被節日陰了一把的魔女,回過神來慶幸自己沒一時衝動外流機敏訊息。仔細想想,排行榜第二的天使長米迦勒疑似出現思覺失調症狀非禮同居女性,這項情報哪怕只在內部流傳也會是大問題。
 
逃避又思考的迴圈進行幾輪後,讓魔女第一時間狂掐許多樹葉蓋上的反射性懷疑再度冒出,該不會是魔力終於侵蝕成功?這樣說來米迦勒行為程度確實是非常克制了,只是人短暫變得怪怪的而已。
 
到底是不是魔力導致米迦勒亂來?她真的搞不清楚啊!齊髮少女趴在床上裝死。
 
最後魔女只給尼莫發了簡訊,拜託他孤星市超英工作結束後盡快回來,她希望單獨和他談談。這樣應該算是迫切但不是非常重要的意思?魔女特別在「單獨」兩個字加上引號,能隨心所欲調走米迦勒的神人只有尼莫了,這一點倒是千真萬確。
 
直到現在,魔女依然能感覺出米迦勒就在客廳裡沒移動過,彷彿石雕般坐在沙發上,有如打回剛相遇時的原形,魔女半點都不相信他是在反省。
 
比過去都要清晰地感受到米迦勒的存在,果然無法撇除魔力因素,萬一對方也向她求償怎麼辦?魔女冒出冷汗,抓起被子蒙住頭。
 
※※※
 
無論如何,有個講義氣的乾哥就是好!尼莫果然翌日天亮就搭直升機回來了,還帶回好幾箱零食補給,魔女只敢躲在窗帘後偷看直升機駕駛幫他卸貨的畫面。
 
尼莫曾告訴過魔女,萬不得已孤立無援時,那名直升機駕駛也可以信任,霍利雖然不知道魔女真實身分,至少確定湖心別墅裡有一位需要長期庇護的年輕女性,尼莫和馬修打過招呼,馬修同意霍利在必要時可以對魔女獨立實施救援,尼莫也學馬修的自救教學精神,將任何幫得上魔女的人事物都明確地告訴她,讓她別放棄任何逃生機會。
 
直升機飛走後,尼莫將米迦勒喚出屋外交代臨時任務。
 
「米迦勒,去迄今沒出現過怪獸活動記錄與傳聞的荒涼海域親自檢查看看有無潛藏的大型危機吧!別只靠遠端感應,可能會疏漏本來能發現的線索,你能感知,敵人也能偽裝。我想確認一次最新情況,不然無法安心,若有異狀就立刻回報。順便測試你的遠端感應和實地探索到底有無落差。」尼莫只是一句話,米迦勒毫無異議飛走了。
 
捲髮青年熬了一夜沒睡,魔女親熱地抱著烘乾摺好的男性睡衣讓尼莫先去淋浴緩口氣,問他奶茶要大吉嶺、阿薩姆還是伯爵茶葉?馬修還為尼莫專門買來好幾種高級台灣紅茶,什麼鐵觀音老欉、十八號二十一號的,泡成奶茶確實好喝外加兼具質感香氣的特殊風味,魔女大開眼界--不是紅茶種類,是格林先生寵尼莫哥的手法,這才叫入腦入心入魂。
 
此刻齊髮少女誠意十足,身段超級柔軟。回溯記憶後,魔女不情願的承認,先搞事的可能、好像、大概就是她,對總是被動落入網罟的齊髮少女也算是人生初體驗了。
 
「妳有興趣試哪種茶葉就用那種,我現在只想喝點熱的,麻煩了。」尼莫確實感到疲累,體力消耗方面還好,但夜巡後沒一次不掉SAN值,兩個超英一起行動還得互相配合,聽黑杉叭叭抱怨各種事多,偏偏黑人超英又不敢把女朋友邀到孤星市相聚。
 
明智的決定,但黑杉忍不下去,男人就是這麼脆弱。他問尼莫何時能請假讓他去安撫女友,尼莫勸他乾脆出櫃,雙方才能就危機管理原則互相配合,無論是感情還是人身上的危機預防。尼莫只是建議他脫下海盜頭巾和眼罩,黑杉就跟不小心吃了蟑螂似,黑皮膚都嚇得發白了,堅持萬萬不可。
 
兩人結束夜間巡邏分開時,尼莫乾脆叫黑杉想走就走,如他所願度完假再回來,反正超英不是強制性工作。黑杉期期艾艾丟不開手,尼莫只好祈禱哪天黑杉被迫掉馬甲,女友價值觀能互補兼任後勤,手段狠一點矯正他的聖母心態。
 
「好了,妳想單獨和我談什麼?」尼莫手持茶杯,一身清爽坐在扶手椅上,眼神銳利。
 
魔女實在沒臉描述當時畫面,說了個時間點讓尼莫調監控,幸好為了即時掌握魔女和米迦勒狀態,從KS專用筆電和安全手機都能連上別墅監控系統調閱記錄。
 
不過她懷疑尼莫哥已經看過監控了,以他的性格沒事先調查才奇怪。
 
「有錄到嗎?我沒看過這棟別墅的監控畫面,不知道鏡頭拍起來什麼樣子,反正不可能沒記錄。」齊髮少女用額頭抵著冰涼金屬茶几,黑髮散在桌面上,絕望地自爆社死現場。
 
「有,錄得很清楚。」其實尼莫回別墅前就收到馬修的重點剪輯了,奇怪的是首富只發了短影音給他,不見其他激動表現,大概還在等尼莫確認實情。
 
「他突然親我,這樣不對。我不知道怎麼辦?米迦勒態度忽然變得很隨便,他是不是壞掉了?」魔女問。
 
連小孩都有天生的自尊需求和羞恥心,石雲少將教會她更具體的禮義廉恥,卻也明說不是讓魔女成為遵守傳統教條的閨秀淑女,只希望她受教育多點思考能力,不至於將周遭弱者低俗粗魯的貪婪人性當成常態。
 
要為真理而鬥爭,但鬥爭不見得出真理,面對道德勒索和心理支配時毫無抗力,至少魔女必須能辨識真正為她著想的人。
 
魔女的確得到一個重要範本,否則她無從理解什麼是為人著想,那是她一路長大所處環境中的根本匱乏之物。
 
--妳的魔力會殺人,乖乖躲好別出去害人。
 
--妳是女孩子,被男人碰了應該羞愧。
 
尼莫哥不會說這種話,格林先生也不會,米迦勒感覺同樣不是這種人,所以魔女才覺得她必須找米迦勒最信任的尼莫哥搞清楚到底怎麼回事,避免類似尷尬再度發生。
 
等等,她什麼時候假設這種事不會只有一次?
 
尼莫將監控影片往前倒轉一分鐘。「妳跟他的身體接觸和互動方式,以男性角度的確可能誤會是在撒嬌。」
 
「撒……嬌……」魔女聲音顫抖重覆。「我沒有!我不是!頂多算跟他開玩笑!我不知道怎麼交朋友,只好參考論壇內容還有你們平常相處的樣子。」
 
「妳參考誰?」尼莫臉色有點黑。
 
「每個都來一點?」魔女認為格林先生太黏膩魅惑了,尼莫哥則是對別墅裡的人都很強勢,經常主動照顧又挑戰對方,米迦勒話不多行動力超強,又是她的對付目標,魔女也不能有半點遲疑。經過莫名其妙的混合,結果變成口頭挑釁加上肩膀推搖。
 
魔女看這些男人最常互碰肩膀,那裡應該不算禁區吧?魔女可是連腳都放到米迦勒的大腿上了,米迦勒動也不動接受反應良好,不能怪她認為碰肩膀沒事。
 
「米迦勒是排行榜第二名超英,進化的又不是只有肌肉,妳明明不笨,怎會認為惹他不用付出代價?」尼莫奇怪地看著她。
 
魔女驚訝尼莫竟然不是立刻檢討米迦勒令人措手不及的性騷擾行為。
 
「你和格林先生都說他是教會乖寶寶啊!」魔女又急又羞又氣。
 
「曾經的教會乖寶寶,所以看過特別多教會和天主教家庭虛偽骯髒事,米迦勒不是因為害羞才不碰女人,知道真相前應該曾為信仰發誓守貞,後來發現家裡的邪惡和生母遭謀殺等複雜PTSD,現在又加上超能力副作用,他的超英外表才會那麼禁慾。」
 
尼莫停頓片刻恍然大悟。「妳以為他聽我的話又安靜是本性使然?該怎麼說,過去在組織出了意外,我救了他一命才因此失憶,他對我有愧疚感,但對其他事物不感興趣,同時正處理腦內的龐大資訊流,超能力覺醒後更是沒興趣和人類互動。」
 
魔女瞪大眼睛,她又不認識在石塔出現之前的米迦勒,天使超英在別墅裡的模樣彷彿一頭看門狗,倒不是罵人的意思,定點警戒,走到哪跟到哪,發現入侵者絕不留情,種種表現實在很像。
 
「米迦勒又沒失憶,反而是我不記得過去他跟我分享的事以及在我視線之外做過什麼,可以確定當時他絕對不是乖孩子,那段叛逆期該做不該做的事情都試過不意外,妳現在直接問他,他大概沒啥不敢說。米迦勒好不容易恢復一點同情心,話說回來,如果妳期待米迦勒會有許多男人都沒有的羞恥心不太實際,他在超能力覺醒前從不與人深交,馬修和我都不確定他以前道德觀到底長怎樣?」尼莫最後一句話直接戳破魔女虛假的安全感。
 
「他分明當過很長一段時間天主教徒,難道沒剩一點慣性?慣性!他還是啥老鷹童子軍!美國人不都用那個字笑人傻正經嗎?」魔女覺得她被米迦勒那張冰山天使臉和眾人天使評價欺騙了!目前舉止最正經的居然是風流浪蕩的世界首富,連尼莫哥都曾穿睡衣直接曝光超英真面目,毫無預警認她當乾妹妹,害她一度懷疑尼莫是外星人。
 
「信仰和道德畢竟是兩碼子事,在我看來,信仰是米迦勒從小開始遠離現實的精神避風港,他的生父養母無異於惡魔,我不認為他上學前在家裡過得好,學校也有一堆殘暴的小惡魔,孩子本能知道不安全,只好求主庇護,有社團可以逃避兼建立自信和自保能力更好。他懂事後就開始質疑經典了,自己辛苦遵守戒律,結果身邊許多信徒都在違規或雙標,包括掌握他成績生活的權威大人,很難不把過去當成笑話。」
 
雖然米迦勒在尼莫面前的確很乖,但從他對待利維坦與世界首富的冷淡態度判斷,只能說不太樂觀,話說回來,馬修也是差不多德性,只是更懶得對尼莫演,兩人該不會是一丘之貉?
 
「那你們還讓他來伴護我?是沒別人了嗎?」魔女有點想抓狂。
 
「嗯,真的沒人了。我們本來就預設米迦勒會被魔力攻擊,評估他還扛得起,另外他需要一點真切被撼動的影響,以免自我太過膨脹。」尼莫無情地回答。
 
「他的確很膨脹!害我的--總之害我丟臉!」魔女不好意思說出「初吻」這個字,總覺得蠢斃了!
 
「石玉,妳不是在普通環境長大,每天光是為了活下來就喘不過氣,身邊的人隨時可能消失死去,一個嘴唇輕觸的吻對妳來說影響有那麼大嗎?如果我對妳做同樣的事呢?」尼莫冷不防問。
 
魔女愣愣看著捲髮青年想像起來,忽然被傳染賢者模式,完全冷靜了。
 
「就算是為了魔力實驗,尼莫哥也不會對我做那種事,我看壞人還挺準的,你沒對我產生性慾或征服本能,不會為了好奇讓我難過,唯一成立情況大概是緊急人工呼吸?那樣的話我也可能對你做的。」魔女捏住鼻子,嘗試做出吹氣動作,不是很有把握。「如果你叫我們練習急救術,我完全沒問題,只要是學習救人,我不怕被碰胸或嘴巴貼嘴巴。」
 
「所以當時忽然強吻的米迦勒對妳來說是壞人?」尼莫若有所思。
 
要是能立刻判定,魔女昨晚就不會苦惱那麼久了。她沒感覺到惡意,否則魔力鐵定不受控殺過去,米迦勒的超能力便會反擊,他們可能真正意義上以命相搏,後果難以預料。
 
魔女的猶疑不定被尼莫看在眼裡。「意思是,對妳而言的好人或無法分類的奇怪存在,妳就很難判斷?」
 
「唔,嗯,差不多。我被關著時幾乎沒遇到不受控又不壞的人。」魔女恍惚明白尼莫要她學習社交不是為了跟陌生人搞好關係,而是先和不會被魔力隨便弄死的對象互動,打個預防針,感受普通人一天到晚都會遇到的人際關係困擾,做出適當判斷然後反應行動,當然也會遭逢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的難處,包括身為女性的更多麻煩,就問問米迦勒有親過男人嗎?哼!
 
沙拉曼達和霧鐘無法擔任伴護,她們不是頂級超英,也因為女性更容易被魔女喚醒憐惜弱小的母性本能。
 
假設吻她的是沙拉曼達或霧鐘其中一個,魔女反應還會跟被米迦勒吻一樣嗎?當然不會!甚至根本懶得還手,頂多嚴肅地問清楚對方性向或視其表現出的態度,如果自己不是特例就一笑置之。這算不算性別歧視?
 
聽尼莫提到判斷兩個字,她忽然有些明白,不是換了國家就能自由,只不過目前生活和魔女之前的悲慘人生相比已是雲泥之別。
 
「米迦勒在專門伴護妳之前,是不吃飯、不睡覺、不休息的超英,我這麼說妳應該明白他腦袋早就出問題了吧?再者妳也聽過他的身世,變成那樣不意外。」尼莫索性掀開天使超英老底。
 
「當然!這超有病的!得治!」魔女用力點頭。
 
「所以在治療了,馬修認為妳就是那帖喚回他人性的靈丹妙藥!米迦勒距離變成滅世武器只差一點,拿來保護隨時可能引發世界大戰的新疆魔女剛好。」
 
「……幹!」魔女從接觸超英的第一天就從沙拉曼達那邊學會台灣國罵。
 
「我認為凡事該有個度,也因為馬修的恣意妄為揍過他很多次,這才認妳當乾妹妹,盡量盯著妳和米迦勒兩個別走偏。」尼莫捏著眉心解釋。
 
尼莫的用心良苦令魔女十分感動。
 
「你們兩個都不是講道理有用的超能力者,石玉,米迦勒早就不吃聖經和傳統美德那套,儒家思想能幫妳控制魔力嗎?我最多就是當第三方公證,記錄你們之間的過節,看是要恩仇互抵、記帳或之後拿來當籌碼利益交換都是你們的自由。」尼莫變魔術般從睡衣口袋摸出一本小冊子和鉛筆。
 
「妳當時是否用魔力攻擊米迦勒?」捲髮青年一板一眼開始作筆錄。
 
「我不確定,還抓不到控制魔力的感覺,以前都是直觀目擊結果,或根本不清楚哪裡有人被影響發瘋死掉。」魔女心虛告解完立刻補充:「但我還手了!全力揍他肚子!」
 
「不錯,至少攻擊勇氣上進步很多。」尼莫口頭表揚。
 
「所以米迦勒是為了鍛鍊我防身術?」魔女直到現在才想到這個方向,扯歸扯還真不是不可能。該說變態還是太有犧牲精神?啵啵殺傷力為零,衝擊性超強。
 
「妳向本人求證比較準,我不是米迦勒。」捲髮青年毫不客氣道。
 
魔女立刻露出踩到屎的嫌惡表情。
 
「無論如何這都是非常不禮貌的冒犯行為,妳有權拒絕及索賠,還有警告他不得再犯。」尼莫總算來到魔女預期的常識教育環節。
 
魔女忽然懂了,捲髮青年在觀察她的反應,才沒一開始就說些他們都知道的性騷擾應對措施,知道不代表做得到,現在魔女就很寫實地體驗到普通女生的憋屈。
 
「可、可是……如果是我的魔力害的,他之前也說有點影響。」魔女聲音變小了。
 
「那還是米迦勒的錯,這點影響都忍不住當什麼超英,呵。」尼莫輕蔑地笑了一聲。
 
真不愧是尼莫哥!完全銅牆鐵壁。
 
「他為何親我?尼莫哥你怎麼想?我覺得你的分析比較客觀,當面問本人也不見得說實話不是嗎?」魔女愈想愈覺得只有尼莫靠得住。
 
「米迦勒會說實話,但他的實話可能不具參考價值,跟妳對魔力的理解一樣,他無法也不想了解自己。」這段時間和米迦勒的密集互動,尼莫認為自己還算有資格這樣評論。
 
「……哈哈,看起來情況就是這樣。」魔女乾笑兩聲。
 
尼莫沉沉地望著魔女,直到她不安地轉開視線。「要我猜一個合理答案,就是米迦勒一直受到魔力影響,如他所言影響不大,還是構成騷擾,他已經很不爽了,妳當時又一直挑釁,他決定那樣發脾氣,事實證明很有效。」
 
「發脾氣?他到底幾歲?」魔女沒想到是如此無厘頭的答案,震驚不已。
 
「跟妳半斤八兩。」
 
尼莫這句真話太扎心了,魔女趴在長沙發上癱了很久。
 
 
※※※
 
作者的話:宛若野莓般酸酸甜甜,像山中湖的天氣一樣溼溼黏黏,直到暴風雨到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