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版本更新 人類世界 Ver.2.1》(30)

眼鏡猴 | 2024-03-30 14:53:29 | 巴幣 24 | 人氣 500


第三十回 人魔決戰

  縱然網路尚未恢復,卻有一段影片透過藍芽在極短時間內流遍全港。

  美麗又帥氣的勇者身披一件鮮紅色的外套,孤身面對成千上萬的巨型怪物,驚險地斬殺了指揮這次登陸作戰的魔王軍幹部——邪惡召喚師。但純白的惡魔之王突然從天而降,渴望鬥爭的它賞識勇者的實力,與她進行了一場毀天滅地的史詩級大戰。

  最終,在黎明破曉之時,地之四天王強行介入這場決鬥,營救喪失右臂的純白魔王離開戰場。遍體鱗傷的勇者則是堅持到最後一刻,待敵方完全撤出九龍半島之後,才安然地倒卧在廢墟之中。

  尖沙咀和深水埗的居民都認得這個勇者,看完影片之後便立即奔往廢墟展開搜索,其他地區的民眾亦紛紛前來朝聖以及趁亂挖寶。

  極少數人認為這條影片有造假的嫌疑,例如誰是攝影師、為何有背景音樂、怎麼魔王也會說中文之類。但在失去網路社群的當下,這些粗暴的負面評論未有廣泛散播,因為事實勝於雄辯,九龍半島的沿海地帶確實被魔王軍蹂躪成一片廢墟,巨型怪獸的屍體堆積如山,還遺留著那個慘遭一刀兩斷的邪惡召喚師,以及純白魔王那條被斬碎並燒焦的右臂。

  後來,各方勢力都派人前來慰問正在養傷的龍劍玥,她便趁機提出統合各個臨時政府和自治團體的想法,希望團結港人的力量以對抗佔據著香港島的魔王軍。

  從務實角度看來,龍劍玥無疑是全港最強的人型兵器,亦是對抗魔王軍的唯一手段,任何勢力都希望與她合作。

  從政治層面看來,龍劍玥的人望和實績足以使民眾服從管治,而且她並沒有明確的政治傾向、不屬於任何一股勢力,對各個派系來說都是非常合適的妥協點。

  出乎意料的,原特區政府的臨時領導人當場回應了龍劍玥的號召,因為他是駐港解放軍海軍少校,亦是昂船洲一役的倖存者。民主派系及新界原住民勢力隨後也接受了邀請,各個地區的小團體亦順從情勢陸續歸順。

  隨著全新的臨時政府遂漸成型,龍劍玥正式成為人民的希望信標,並以議長兼虛位元首的身份掌握了幾種關鍵的權力。與此同時,佔據著香港島的魔王軍再度蠢蠢欲動,多次派出怪物渡海來犯。

  由於襲擊的規模一次比一次龐大,甚至重新佔據了尖沙咀一帶的廢墟。勇者被迫暫時放下組建臨時政府的重任,為擾亂魔王軍的攻勢而再度披上鮮紅色的超醜外套。

  龍劍玥以驚人的神速突破怪物的重重包圍來到海旁,再以輕功水上飄的離譜方式穿越滿佈水怪的維多莉亞港,不費吹灰之力便成功從中環碼頭登陸。她在碼頭遇上了幾隻魚頭犬身的小型怪物,卻沒有受到襲擊或威嚇,雙方對視了一段時間,她便半開玩笑地問:「你們知道魔王在哪裡嗎?」

  怪物並沒有任何回應,只是默默地繼續盯著她看,似乎聽不懂她的問題。

  龍劍玥尷尬地露出苦笑,然後走進被巨型怪物佔據著的水泥叢林,從北往南走,她發現了牛型怪物聚居的遼闊草原,又發現了飛龍與各種鳥型怪物和諧地集體孵卵的跨種族巢穴,還有一群幾十米高的巨型樹妖圍成一圈互相修剪枝葉。越是往南就越是光怪陸離,所以,她深信魔王一定在這個方向。

  終於,在夕陽西下之時,在群山匯聚之處,龍劍玥找到了一座猶如城堡的豪華大宅,大宅散發著一股濃烈而熟悉的邪氣。面對一扇高達三米的沉重大門,她停下步伐仔細思考破門以外的進入方式,沒料到這扇門會突然自行敞開。

  「勇者,我等你很久了。」一道聲音從上方傳來。

    龍劍玥抬頭一望,看見一座高雅的螺旋樓梯,而那人就站在樓梯的頂端。他擲出一張細薄的紙片,高速旋轉的紙片在半空劃下一道漂亮弧線。

  龍劍玥淡然地伸出兩根手指接住紙片,然後滿臉嫌棄地向他質問:「派怪物偷偷送來一份超厚的指引,又散佈那種奇怪的影片,逼迫我組建臨時政府,自己則躲在港島住豪宅?好不容易終於見面了,卻連連半句正經的慰問都沒有,還在裝模作樣地丟暗器,也太過份了吧?」

  「那不是暗器,看清楚。」

  龍劍玥不屑地瞄了一眼,發現紙片上繪畫了許多不同類型的圖案,並寫著「飯票」兩個大字:「飯票?甚麼意思?」

  「飯票耶,還能有甚麼別的意思嗎?」唐平語帶調侃地反問。

  龍劍玥隨即聯想到「長期飯票」這個詞語,頓時有點緊張起來:「我、我不知道你要表達甚麼……假如你要講!就講得更直接一點啊!」

  「正反兩面共有四種肉眼可辨的防偽特徵,還有紫外光之下才能看見的隱藏編碼,假如你們找不到合適的印刷專家來生產,我可以把鳳凰老師的機器偷偷借給你,隨便想個藉口蒙混過去就行。」

  「呃……等等,所以這張飯票是……」

  「是送給你們的補償,同時也是慶祝臨時政府順利成立的賀禮啊。」唐平留意到龍劍玥那張錯愕呆滯的臉,便親切地補充說:「難道你還想用特區時期的貨幣?在無政府狀態下,誰會擁有最多現金呢?答案是趁亂搶劫了銀行金庫的強盜集團,不趁機發行新貨幣就會被他們屯貨成功囉,明白嗎?」

  「我當然明白!但飯票?為甚麼偏偏是飯票啊!」

  「因為黃金也一定被搶掉了不少,金本位的貨幣同樣會獎勵到強盜。而現在最稀缺最有價值的東西就是食物,用食物來當臨時貨幣的依據不是很合適嗎?只要拿著一張飯票就可以到政府換取一頓便飯,簡單易懂也有明確而穩定的幣值。」

  「不是不是不是!你不能隨隨便便就把這種東西塞給女生啊!很容易誤會的!」

  「誤會?甚麼誤會?給女生這種……飯票……哦!」唐平頓時恍然大悟:「給女人一張票!就是嫖嘛!」

  「我嫖你個頭!」

  「別生氣嘛,我不是故意的。拿著飯票上來吧,我請你吃頓飯。」

  龍劍玥不忿地踏上樓梯,跟隨在唐平的身後來到一個奢華靡麗的飯廳。這裡的西式長餐桌足足能坐二十人,龍劍玥依稀記得左右兩側是主人位,所以她故意坐在正中間要跟唐平保持距離。然而,唐平一臉理所當然地坐到了她的旁邊。

  其實兩人經常一起擠在網吧的櫃檯吃外賣、看動畫,也有過不少身體接觸,區區相鄰而座應該不成問題。但這個飯廳的空間實在是過於寬敞空曠,令龍劍玥的距離感變得混亂,由此產生了一股既浪漫又親密還十分尷尬的錯覺。

  「……魔王,你為甚麼要坐這裡?」

  「因為你坐在這裡,我就跟著你坐啊?」

  「你知道甚麼是餐桌禮儀嗎?主人家要坐在邊邊的位置才對。」

  「坐那麼遠,講話要很大聲才能聽清楚吧,很不方便耶?」

  在龍劍玥奮力掙扎之際,一個盛著肉扒的餐盤進入飯廳,徹底轉移了她的注意力。明明沒有人拿著,餐盤卻自行飄了過來,龍劍玥驚奇地探頭張望,隨即察覺到隱藏在神奇現象底下的秘密,就是餐盤下面有一台安裝了機械臂的掃地機器人。

  「這位是輪子,家務事幾乎都交給她處理了。」

  「雖然智熙有跟我提過掃地機成精的事,但竟然長出了一條手臂?好厲害喔。」

  輪子以機械臂放下兩盤肉扒和餐具,隨後默默地帶著餐盤離開飯廳,與此同時也帶走了尷尬的氛圍以及地板上的一些灰塵和垃圾,留下一條特別乾淨的波浪線。

  「玥,快趁熱嚐嚐看吧。」

  龍劍玥聽見了唐平的催促,便回頭過來望向肉扒。她發現擺盤確實有模有樣,還聞到了陣陣惹人垂涎的濃郁香氣,隨即滿懷期待地切下一塊放入嘴中。

  「這、這是——」結果徹底出乎意料,這塊肉扒又老又柴,不單堅韌得難以咬開,嚼久了還會散發出一陣可疑的騷味,假如是在餐廳裡吃到的話必須找店員投訴的超絕劣質牛扒。

  「如何?能吃吧?」唐平充滿自信地詢問評價。

  「難吃,很難吃……但確實能吃,而且有點類似劣質牛扒的感覺。」

  「對啊!不需要靠辣味來麻醉就能做到這種程度,很了不起對吧?我們暫時命名為牛怪扒,你可以把食譜帶回去再取個更好聽的名字!」唐平猛力吹噓這項成果,同時使勁地拉動餐刀切割自己的那份牛怪扒。

  「牛怪就是獨佔了一整片草原的那些吧?我們那邊又沒有,就算帶食譜回去也沒用啊。」

  「怎麼會沒有?我幾天之前才送了一批去尖沙咀啊,難道空降失敗掉進海裡了?」

  「尖沙咀?那些怪物原來是給我們吃的?」

  「不然咧?」

  「……嗯,改天就抓回去吃。」龍劍玥本想要向唐平道謝,但看不爽他這張嘴臉所以臨時煞住。

  飯後,輪子前來收拾並送來了兩根海綿棒,龍劍玥與唐平默然相望,隨後各自拿起一根擺出相同的光劍架勢。

  唐平率先空揮了幾下,展現出驚人的劍速及流暢的身法,意氣風發地說:「我在這段期間又提升了不少等級,雖然魔王的數值分佈不是前衛型,但力量跟敏捷都已經突破三百大關了!假如你不認真一點,可能會輸給我喔!」

  接下來他就被龍劍玥單方面毒打,最後像一具斷線木偶般癱倒在地上。

  「你到底哪來的自信啊?三百這個數值一看就知道打不過我了吧。」龍劍玥又用海綿棒輕輕多敲唐平兩下,把對他的不滿全部發洩出來了,然後深深地嘆了口氣,語調平板地說:「好了,換邊吧。」

  「喂喂,甚麼換邊?也太侮辱人了吧?我剛才可不是故意讓你打木樁,只是找不到還手的機會而已。」唐平繼續趴在地上,渾身癱軟只剩嘴硬。

  「你這個說法才更侮辱吧?」龍劍玥再度嘆氣並搖搖頭,然後耐著羞恥向他解釋:「就當作是回禮,大發慈悲地讓你升點級啦……隨便給我一點命令吧。」

  唐平察覺到氣氛的轉變,本來躺得像條死魚,卻猛然一彈翻身過來,迫不及待地向龍劍玥問:「甚麼命令都可以嗎?」

  「下流。」

  「誒!我只是問問而已耶!根本還沒有半點下流的跡象吧!」

  「再磨磨蹭蹭,我就回去囉。」

  「那……那就……先跟我過來一下。」唐平緩慢地爬起來,帶領龍劍玥離開飯廳,再度踏上螺旋樓梯。

  兩人一言不發地來到了三樓,這份沉默令氣氛越發尷尬。就算這棟豪宅再寬敞,也只是區區幾分鐘的路程,卻使龍劍玥承受了意料之外漫長的折磨。她憑著一時衝動投出直球,現在開始後悔了,便惱羞成怒地問:「喂!到底要走到甚麼時候啊!」

  「快到了!就在前面而已!」唐平慌慌張張地加快步伐,手忙腳亂地推開房門並啟動電燈。

  龍劍玥感覺到自己佔盡了優勢,稍微冷靜下來,深深呼吸了幾口氣再慢條斯理地走進房間。出乎意料地,在豪華大床上坐著一個異常巨大的白兔玩偶,使她頓時心花怒放:「這是甚麼啊!要送我的嗎?哪來這麼大個的玩偶啊?」

  「撿回來的。」唐平站在電燈開關的旁邊,吞吞吐吐地回答:「在四處搜索的時候發現了這東西,把它留在廢墟不是很可憐嗎?所以……就不小心撿回來了……你們女生應該不討厭這種東西吧?」

  龍劍玥沒有直接回應,只是走到床邊抱了抱巨型玩偶,隨後滿臉賊笑地環顧四周的各種擺設與飾物:「也撿太多『女生應該不討厭的東西』回來了吧?你就睡在這樣的房間裡?每晚都跟這隻大兔子一起睡?」

  「我才不睡在這裡啦,這間是女主人房。」唐平推開了房內的一扇門,遠遠地向龍劍玥招手:「來,過來。」

  龍劍玥心情大好,輕快地跟隨唐平走進小房間,然後再度被嚇得目瞪口呆:「這、這些是……」因為房內放滿了各式各樣的時裝、禮裙、寶石首飾、名牌手袋,即使她對這方面毫無研究,但光靠數量就已經充滿震撼力。

  「這是女主人的衣帽間。有些是前任屋主遺留的,也有些是……是我覺得你穿起來會很好看,就不小心撿回來了……」

  龍劍玥隨即留意到衣帽間的最深處有一個玻璃櫃,櫃裡珍而重之地設置了一尊身披純白婚紗的假人模特。與此同時,她終於察覺到女主人房是怎麼一回事,便慌亂羞澀地向唐平提出控訴:「你這樣未免太卑鄙無恥了吧!我只是要給你一點回禮而已啊!沒準備要做到這個程度耶!」

  「嗯。我也明白你可能不會答應,只是……只是想要稍微試探一下……沒關係的,不用勉強。」唐平黯然地別過頭去,雖然他並沒有以退為進的打算,卻意外地產生了類似的效果。

  龍劍玥霎時意亂心慌地想要挽回,卻又突然察覺到唐平的轉頭並非出於尷尬或逃避,那飽含著婉惜與愛欲的視線其實有著一個明確的落點,不偏不倚地落在左上方的一個角落。

  龍劍玥沿著他的視線抬頭望去,找到了一套白色的兔女郎cosplay。

  「……下流。」龍劍玥立即嚴厲地斥責唐平:「並不是我言而無信!是你這人真的太離譜了!你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啊!」

  「好啦。我下流,我卑鄙,我無恥,我知道。」唐平閉上了眼睛,自暴自棄地代替對方把要罵的全部罵完,毫不抵抗、全盤接受。

  「哪有情侶第一次就穿這種怪東西的啊!值得紀念的第一次耶!」

  唐平因龍劍玥的訓斥而深感震撼,愕然地把眼睛重新撐開。他其實只是想要拍攝一些實用的施法素材,沒有期待過今晚就能直達終點。

  然而,一場世紀大戰的背後必定隱藏著錯綜複雜的原因,而點火的契機往往只是一個荒誕離奇的巧合,唐平成功發現了這個巧合,並決定把握這個千載難縫的開戰機會:「那……假如不用這種怪東西的話……」

  唐平伸手,輕輕地勾住龍劍玥的尾指,再逐步往前爬行,把她的手指一根一根地納入掌中。龍劍玥以鄙視的目光狠狠瞪著唐平,然後轉身離開衣帽間,沒有任何回應也沒有甩開唐平的手,只是以極其緩慢的步伐默默前行,回到了屬於她的女主人房。

  驚天動地的決戰最終持續了三日四夜。魔王提升了九級,勇者提升了三十八級,情趣cosplay則是穿了六套。

================================
至此,曾經用來參賽的第一部結束了,第二部無縫接軌繼續連載中

為慶祝第一部完,女主角龍劍玥的角色卡已經發佈囉!
================================
只要在合作平台Penana按讚書籤留言,製造出這個作者很紅的假象(?),就能夠增加我透過平台接觸到出版社或其他發展機會的可能性
智熙角色卡計數器:已達標,已發佈,請到這裡

順便,巴哈達人最近改版了,不知道會不會有更好的(小說)環境
自從改版後點擊數好像提升了不少,但還是希望有人看完按GP或留言之類支持一下,免得成績太差無法連任

場外已經開串囉(冷清……)

目前Penana是一三五日分段排程更新(付費訂閱領先三回)
巴哈看排程更新的段落到哪裡,手動補追進度(不分段)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