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版本更新 人類世界 Ver.2.1》(23)

眼鏡猴 | 2024-03-01 22:00:56 | 巴幣 14 | 人氣 533


第二十三回 善用資源

  押送俘虜的分隊很快便回到了神速網吧,先把負傷的隊員送到由廚房改建而成的急救站,隨後才繼續押送俘虜。女忍者留意到一個負責包紮的女生長得跟龍劍玥非常相似,判斷她很可能是妹妹,說不定可以從她的口中可以打聽到龍劍玥不知人知的情報,必要時也可以把她劫持來當人質,一石多鳥。

  但目前最優先的任務仍是調查俘虜為何能夠迅速改過自新,所以女忍者並沒有急著籠絡妹妹,而是默默跟隨在押送隊伍的最後方。

  隊伍在樓梯口停下,隊員們命令雙手被束縛的俘虜面對牆壁蹲下,阿里則獨自前往二樓。他僅在二樓逗留了約兩三分鐘,回來親自把第一個俘虜押送上去,隨後又重新回到一樓待機。

  由於距離關鍵的審訊場所實在太遠,女忍者根本直接無法調查,便計劃把竊聽器藏到俘虜的身上。「你們為甚麼要當強盜呢?」她為了尋找放置竊聽器的機會而嘗試展開交流,但俘虜們完全沒有理會,甚至根本沒有留意到她的聲音。

  俘虜們正聚精會神地盯著牆上的大螢幕,觀看從遠處的電腦轉接過來的遊戲實況畫面。女忍者為此深感詫異,但她隨即發現了就連看守俘虜的隊員們也正在一起看,便直接出手,毫不費勁地把竊偷器放好。

  因為計劃進行得過於順利,女忍者暫時閒了下來,便乾脆融入群體跟其他人一起抬頭看遊戲。看著看著,就連大外行的她也覺得這個機器人遊戲實在很有觀賞價值,不單對戰過程緊張刺激,還經常出現神乎其技的精彩鏡頭。

  女忍者不禁地開始揣測,難道收買人心的秘密就是遊戲嗎?只要有電子遊戲可以玩就願意不當強盜了?然後,她又意識到兩名玩家的技術都非常精湛,開始好奇他們是怎樣的人,便不再盯著轉播螢幕,低頭下來尋找玩家本人的座位。

  因為大部份人都已經在臨時工場或開箱大隊就業,這個時間還留在網吧使用電腦的人並不多,所以女忍者很快便找到了目標,出乎意料地是兩個滿頭白髮又滿臉皺紋的老人。

  「蔣姑娘,怎麽了嗎?」阿里留意到了女忍者的視線,便親切地向她問。

  「呃,不,我只是有點好奇……他們好厲害喔,天職是電玩選手嗎?」

  「駕駛白色機器人的那位是大夫,專施外科手術。」

  「外科手術……集中力、臨場反應、靈活的雙手……」

  「正是如此。雖然大夫已經退休了,但仍然寶刀未老,有需要動手術的時候便會請他出山。駕駛紅色機器人的老太太則是忍者。」

  「忍、忍者?為甚麼這裡會有忍者?」

  此時,老太太突然暫停了遊戲,站立起來向女忍者招手。在她深感震驚之際,阿里又親切地解釋道:「老太太的體力比較差,應該是累了。蔣姑娘,你要去接她的位置嗎?」

  「不!我不是忍者啊!」

  「我當然知道。蔣姑娘是個小偷啊,同樣也擁有靈活的手指和優秀的反應速度,應該也會擅長玩遊戲吧?」

  「……不,我從來沒玩過這種遊戲,也沒甚麼興趣。」女忍者冷靜下來,慎重地拒絕了這項邀請。因為對方也有忍者,而且是個老忍者,她一旦輕舉妄動便會被殺。雖然沒有任何根據,但她本能地對老忍者感到畏懼,認為年紀老邁的忍者一定比較厲害。

  「蔣姑娘不玩啊,那你們有誰要玩?猜拳?」阿里向押送分隊的成員問,眾人便開始以猜拳來爭奪玩遊戲的機會。

  在這個毫無緊張感的時刻,女忍者留意到有一道腳步聲正在接近,轉頭一望,原來是剛才的那個俘虜正在自行下樓梯。因為他的身邊並沒有同行人員,肢體亦沒有受到任何束縛,女忍者認為是二樓發生了某種意外導致俘虜逃脫,便慌忙拉扯阿里的手臂以作提醒。

  阿里立即轉頭過去,看見了俘虜正在下樓梯,便趕緊向正在猜拳的隊員們大喊:「贏的人可以打遊戲!輸的人負責帶他去工場找工作!」

  「幹!怎麼是我輸了!」被迅速淘汰的隊員悲憤地哀號,然後滿臉不情願地接下工作,扶著俘虜離開網吧並友善地向他搭話:「你是甚麼職業啊?需要從事哪個類型的工作才能賺取經驗值?」
  
  「我的天職是漁民,現在這種狀況……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沒關係!在不同的崗位一個一個慢慢嘗試,總有一個會適合你的!就先去煮水怪肉的廚房試試看吧!」

  女忍者和餘下來的幾個俘虜被嚇得目瞪口呆,押送分隊的成員卻若無其事地繼續猜拳。待那個俘虜離開網吧後,女忍者才終於回神過來向阿里問:「你們要直接把那人帶去工場做事?不怕他會逃跑或傷害其他人嗎?」

  「你沒有感受到那份誠懇嗎?他接受過大掌櫃的勸導,已經洗心革面了啊。」

  「洗心革面?他才上去十幾分鐘耶!怎麼可能嘛!就算是邪……就算是得道高僧也不可能這麼快就讓人改過自新吧!你們這個大掌櫃到底是甚麼來頭啊!」

  「蔣姑娘,也許你霎時間還未能接受。但請仔細思慮,武功如此高強的龍姑娘和陽姑娘都願意在大掌櫃的手下辦事,可見大掌櫃絕非池中之物,區區感化幾個強盜,實在是不足為奇啊。」

  「這樣說的話,好像……好像有點道理……」女忍者迅速地理解了這個可疑現象。假如親眼見證過徒手捏出鑽石的神技,當然也會接受操縱人心的仙術,因為那兩個女生實在厲害得太離譜,耳濡目染地大幅拉高了這些人的接受能力。

  阿里的答覆同時還提醒了女忍者,相較於身處前線的兩名女生,躲在背後的店長才是最為危險的人物。所以她默默地改變了心中的順序,開始制訂計劃並靜待時機。

  半個小時後,所有俘虜都已經被洗心革面,女忍者便向阿里問:「已經沒俘虜了,接下來還有甚麼工作嗎?」

  正在看遊戲實況的阿里低頭一望,開始喃喃自語:「對啊,已經沒有了……今天明明就只抓了四個人……」

  「隊長?出問題了嗎?」

  「沒問題。我先上去通傳一聲,告訴大掌櫃已經沒有俘虜了,然後帶蔣姑娘你到處看看,說不定會有比開箱大隊更適合你的工作!」

  「不如讓我上去通知店長吧?順便跟他打一聲招呼。」

  「對喔!蔣姑娘你還沒有見過大掌櫃呢!」

  「嗯。隊長你就再看一會遊戲吧,我很快回來。」

  女忍者按照阿里的指示前往走廊最深處的六號包廂,在門把周邊上發現了一些可疑的修補痕跡,故此沒有貿然觸碰,而是禮貌地敲了敲門。

  「進來吧。」房內的人回應說。

  女忍者先服下一顆具有抗毒效果的藥丸,然後取出一條手帕包裹著門把再扭開,並且在進入房間的瞬間迅速掃視,順利在牆壁及櫃子上找到了同樣可疑的痕跡,默默地記住了它們的位置。

  「店長您好。初次見面,我是昨晚接受龍小姐邀請而加入的蔣蓮。」女忍者因為可疑的痕跡進一步提高警覺,恭敬地進行自我介紹。雖然那些痕跡其實沒有任何危險性,單純是被勇者的蠻力破壞之後再被魔王親手修復回來,所以才散發著一股惹人誤會的強烈存在感。

  「蔣蓮……哦!我記得你這個陰陽頭,就是之前被阿玥砸破頭、在又昨晚被她抓到的那舍小偷對吧?但怎麼是你自己上來啊?阿里呢?」

  「阿里隊長正在樓下。其實他本打算親自上來匯報,說今天的俘虜已經處理完畢,但我想要趁機跟店長打個照面,所以主動提出要代隊長跑這一趟。」

  「哦……好吧,也行,這樣也行。」唐平若有所思地點點頭,隨後主動走近,並伸出了友誼之手:「總而言之,感謝你加入我們的團隊,多多指教!」

  「多多指教!但我才該說感謝啊,感謝您們給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女忍者以靦腆的笑容回應,自然而然地把雙手藏到背後,扭動戒指的機關彈出毒針。

  因為女忍者判斷唐平是能夠蠱惑人心的職業,例如教主、催眠師、心理學家之類,所以她決定先下手為強。最理想的狀況是只要殺死唐平便能直接瓦解這個組織,假如他曾對那兩個異常強悍的女生進行洗腦,還可以趁機以恩人的身份吸納她們。

  然而,在女忍者伸手出去的瞬間,唐平卻把右手縮了回去,讓她握了個空。

  「好,我們來進入下一個步驟吧。」

  雖然唐平僥倖地躲過毒針,但女忍者已經動了殺心,並不打算錯過這個良機。她發力一蹬,在不足半米的距離以高達一百五十三點的敏捷值全速衝刺,猛力擊出帶有毒針右掌。

  可謂萬無一失的完美突襲,卻被唐平若無其事地架開了。失去平衡的女忍者嬌喘一聲,順勢倒在他的懷裡,「抱歉!我好像踢到了甚麼!」,她以美色掩飾失敗的突襲,迅速拉回右掌擊向唐平的背部,並以左手抽出了藏在腰間的鋼針準備追擊。

  「冷靜。」

  突然,女忍者感受到一道刺骨的惡寒涼意,促使她往後一躍拉開距離,同時收回所有武器。

  「跪下。」

  唐平接連地說出沒有上文下理的片言隻語,令女忍者頗為疑惑,但她暫時無法理會這些旁枝末節,當務之急是洗脫嫌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沒注意到腳下!」

  「小聲點,外面會聽到的。」

  「啊……嗯,對不起。」

  「不用對不起,我們一步一步慢慢來吧。」唐平坐回電腦椅上,像個面試官般一本正經地問:「先來談談你的職業、等級、近期活動,當然還有犯罪記錄,請從最嚴重的說起。」

  「嗯。我是一名十五級的忍者,最近接受了主公的任務潛入你們這裡調查,犯罪方面主要是在版本更新後為了賺取經驗值而去偷東西和反覆越獄……等等,我只是在開玩笑喔,店長你應該沒有當真吧?這些明顯就是玩笑對吧?」

  「忍者?你的名字是蔣蓮……蓮蔣……喔,Ninja嗎?確實是挺有趣的假名。」

  「哈!對啊!其實我並不是故意要用假名的,可能是忍者的職業病吧?」女忍者也搞不懂自己為何會說漏了這麼多重要情報,但已經說出口的總不可能全部撤回,只能盡量減少損失。

  「那你的主公是誰?所屬的組織和勢力是?」

  「我的主公是陳文禮,他……他是臨時政府的召……召、召集人……」她拼命地嘗試閉上嘴巴,但每次都堅持不到半秒便再度開口,始終無法阻止情報洩漏:「我們的核心成員……來自前人民黨及其他泛民主派組織……」

  女忍者的心中萌生了放棄任務、逃離現場的念頭,卻發現身體也無法按照自己的意思行動,更在不知不覺間擺出了一副卑微的跪姿。她終於意識到自己已被唐平透過某種手段控制,就像那些突然改過自新的俘虜那樣。

  「考慮到你是忍者,保險起建先說一下吧,沒有我的命令你不許亂動,禁止自殘或襲擊我或破壞任何東西。」唐平徹底封鎖女忍者的行動,然後淡然地繼續問:「那麼,在警署襲擊阿玥的人也是你嗎?還有剛才兩度對我出手,可說是殺人未遂了吧,為甚麼沒有向我坦白這些罪狀?難道這些不算犯罪嗎?回答。」

  「我……我只是在執行任務啊,不能算犯罪吧。」

  「哦?就像在戰場上殺敵不算殺人罪那樣嗎?很好,感謝你替我抓出一個bug,但犯罪就犯罪喔。作為懲罰就讓你當龍劍玥的專屬忍者吧,從今天開始你就以蔣蓮‧忍者的身份獲得重生,我是你的直屬上司,龍劍玥則是你真正發誓效忠的主公,為她服務就能獲得莫大榮譽及成就感,情況就像是……你被阿玥抓住之後,發現了她才是值得捨命侍奉的真龍天子,以前那個的所謂主公其實只是收錢辦事的僱傭關係。明白了嗎?回答。」

  「……我明白了。」腦袋被強行灌入了一連串的命令,女忍者的目光變得黯淡呆滯,回應的語調亦毫無起伏:「從今以後,蔣蓮‧忍者便是我榮譽的忍名,我將會為龍小姐獻上忠誠。」

  「很好。蔣蓮桑,我現在開始說明你的任務,你要以雙重間諜的身份潛伏在那個臨時政府裡,適時支援我們,待時機成熟再背叛。考慮到你的工作性質,我給予你一個特別的權限,假如是為了執行任務、為了保護阿玥及她身邊的人,你可以作出一些違反道德及法律的行為,但情節較為嚴重的需要先徵求我或阿玥的同意,在十萬火急的狀況也可以事後匯報,但禁止殺人。」

  唐平的說話速度漸漸地加快,像唸經般迅速又毫無感情地唸出既定的命令內容:

  「最後,你要把記憶封印起來,無法正確地回想起在這個房間裡發生過甚麼事,也無法察覺到狀態介面上有第二個職業,但一切的命令仍然有效。就這樣,你現在可以動了,你在跟店長聊完天之後感覺到自己已經脫胎換骨,回一樓找阿里吧,他會給你安排工作。」

  「遵命!我聊完天之後已經脫胎換骨,我先回一樓找阿里隊長,他會給我安排工作!」蔣蓮禮貌地微微一笑,隨後步伐輕快地離開了魔王的包廂。

================================
只要在合作平台Penana按讚書籤留言,製造出這個作者很紅的假象(?),就能夠增加我透過平台接觸到出版社或其他發展機會的可能性
智熙角色卡計數器:129/100 已達標,已發佈,請到這裡

順便,巴哈達人最近改版了,不知道會不會有更好的(小說)環境
只是現在這樣的成績還能不能連任啊,希望有人看完按GP或留言之類支持一下

場外已經開串囉(冷清……)

目前Penana是一三五日分段排程更新(付費訂閱領先三回)
巴哈看排程更新的段落到哪裡,手動補追進度(不分段)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