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版本更新 人類世界 Ver.2.1》(24)

眼鏡猴 | 2024-03-04 20:49:02 | 巴幣 14 | 人氣 638


第二十四回 矛盾

  怪物大軍出征後的第七天,各方面的挑戰接種而來。

  MWJ的威脅尚未解除,由逃犯和災民組成的強盜集團日益增加,幸好神速網吧的周遭尚算安寧和平。

  每天都有自稱臨時政府的人上門,特區政府派、新界原住民派、各式各樣的民主派……偶然還會有兩三個政府在門外自顧自地吵起架來,但全部都被敷衍打發掉了。

  開箱大隊搜集到的物資日漸減少,糧食的壓力越來越大,但大家已開始掌握烹調怪物肉的技巧,亦陸續收到了其他團體成功狩獵怪物的消息。

  這場騷亂奪去了許多人的生命、導致世界滿目瘡痍,但龍劍玥深信,人類必定能夠跨越這道難關,重返和平盛世。

  黃昏時分,身穿鮮紅色外套的勇者拖著一具飛龍的屍體前往工場,卻在半途突然遇到蔣蓮。

  「阿蓮?你是特意來接我的嗎?」

  「龍小姐,這件事我考慮了很久,果然還是……」蔣蓮滿臉凝重地把記憶卡塞到龍劍玥的手裡:「這段錄音就交給你了。」

  「錄音?什麼錄音?」龍劍玥疑惑地低頭看了看記憶卡,抬頭想要提問卻已找不到蔣蓮的身影,即使回到了工場也找不到她。龍劍玥認為這張卡一定記載著非常重要的內容,但她的手機便無法直接讀取,為了使用讀卡器只好先回網吧一趟。

  當晚,在大部份人的工作都告一段落後,龍劍玥氣沖沖地帶著記憶卡來到唐平的包廂,向正在敲鍵盤的他怒吼:「讀卡器是不是被你偷走了!」

  「讀、讀卡器?」唐平被嚇了一跳,趕緊掃視電腦桌找出讀卡器:「對,在這裡,就在這裡。」

  「竟然把放在櫃檯的東西偷回房間自己用!害我找了大半天!」

  「我、我只是借回來用一下下啊,怎麼能算偷呢?」唐平一邊狡辯一邊拔掉裡面的記憶卡,然後把讀卡器遞給龍劍玥。

  「這樣還不算偷?」龍劍玥不忿地伸手接過讀卡器,視線卻一直停留在唐平的記憶卡上:「等等,你這張卡是不是上次偷拍回來的A片?」

  「甚麼A片!我們當時買的記憶卡全都是同一個牌子啊!」

  「我有記住記憶卡上的手寫編號,這張是四號卡,就是上次的A片。喔!原來你把讀卡器偷回房裡用就是為了看片!」

  「卡是舊的但內容是新的!我讓智熙的蝙蝠去拍攝了其他團體的動向!」

  「有這回事?怎麼我完全不知道?」

  「你不知道的事情可多了,我已經把資料傳進電腦,不相信的話可以一起看。」

  「就算真的有新錄像,也不代表你沒看片吧?」龍劍玥語帶調侃地坐到唐平左邊的小椅子上,並開始連接讀卡器和有線耳機。其實她根本不在意A不A片,只是想要趁機鬧一鬧唐平,看完對方驚慌失措的樣子便滿意了。

  「玥,這一群是你也有見過的山豬幫,他們早陣子佔領了九龍公園作為據點,最近又有新的行動。」

  在唐平替無聲的錄像配上旁白時,龍劍玥戴起單邊的耳機開始聆聽錄音。

  『歡迎你的加入,請多多指教。』「山豬幫最近開始往新界遷移,現在這個就是他們的新據點。九龍公園的動物都被他們帶到這裡,呃,綠色鸚鵡、灰色鸚鵡、紅色鸚鵡,基本上都是鸚鵡嘛——」『跪下。冷靜。小聲點。先來談談你的職業、等級、近期活動,還有犯罪記錄——』

  龍劍玥同時聽著兩道聲音。

  『為他人服務會為你帶來莫大的滿足感和成就感。在萌生犯罪意圖的時候,會突然想起至親之人的笑容——』唐平在她的背後悄悄地使用魔王的力量,無法無天地對抓回來俘虜進行精神改造。

  「首領身旁的是從圍村過來的使者,從那下賤的表情和肢體語言看來,他們可能達成了某種合作——」唐平以毫無顧忌的輕快語調與她閒談,並貼心地為她提供錄像裡欠缺的資訊。

  『你要把記憶封印起來,無法正確地回想起在這個房間裡發生過甚麼事——』「喂!你看!掛在首領腰間的那東西應該是手槍吧?他們該不會光靠山豬和鸚鵡就幹掉水怪了吧!」

  『回到一樓找阿里吧,他會給你安排工作。』「喂,我講得口水都快乾掉啦,你多少給點反應好嗎?要是眼睛沒睜開我還以為你睡著了。」

  龍劍玥的腦袋一片混亂,瞠目結舌地凝望著唐平,心中有千言萬語卻無法發出半點聲音。唐平察覺到龍劍玥的異常表現,便開始檢討自己犯了甚麼失誤、猶豫要道歉還是要狡辯,但在他得出結論前,外頭突然傳來了幾下響亮的拍門聲。

  房內尚未回應,那人卻自行開門:「阿伯,我有件事情要問……」擅自闖進來的洪勝傑發現龍劍玥也在場,隨即滿臉尷尬地閉上了嘴巴。

  龍劍玥神情呆滯地看了看洪勝傑,再看了看天花板和地板和牆壁和房間的角落,最後默然地離開座位。

  「啊!小姐姐你其實不用走!留下來也是可以的!」

  龍劍玥沒有回應也沒有停步,猶如行屍走肉般緩緩地回到了自己的包廂。她無力地躺在沙發上,又猛然地重新站立起來,因為她後悔了:剛才應該要當場質問那傢伙的!應該要阻止他繼續用魔王的力量為非作歹!應該要狠狠教訓他一頓!讓他跪下來認錯!

  然後,龍劍玥又緩慢地坐回沙發上,因為她猶豫了:假如錄音是偽造的怎麼辦?假如那傢伙不願意認錯的話怎麼辦?假如教訓那傢伙的時候不小心把人打死了怎麼辦?

  然後,龍劍玥又猛然站立起來,因為她想通了:先讓那傢伙聽聽錄音再看他怎麼解釋!

  然後又坐下來:假如他堅持錄音是偽造的,我要不要相信?有辦法驗證錄音的真偽嗎?明天再找阿蓮詢問錄音的來源嗎?

  然後又站起來:只要抓個俘虜過來驗證一下不就可以了嗎!那些強盜改過自新得那麼快又那麼乖,其實我早就覺得不太對勁了!

  然後又坐下來:假如我逼迫他解除對俘虜的洗腦,接下來要怎麼處置那些人?要如何突然變出十幾間牢房?而且關在牢房裡就無法工作了,豈不是要給他們免費提供牢飯?要是這道消息傳出去了,會不會有一堆人搶著來吃牢飯?

  龍劍玥再度陷入混亂,不斷在小沙發上反覆彈跳,終於令坐在床鋪上的龍菁芸好奇心爆發,走過來向她問:「玥,是不是有煩惱啊?」

  「媽!你甚麼時候回來了!」

  「我一直坐在這裡喔。你竟然這樣也沒察覺到,看來情況很嚴重啊……要跟媽媽商量一下嗎?」

  「不、不行!」龍劍玥匆忙地猛力搖頭:「這件事……有點複雜,抱歉,真的不能告訴你。」

  「哦……」龍菁芸稍作思考,隨後露出一副母親守望女兒的溫柔笑容:「跟店長有關的?吵架了嗎?」

  「我知道媽媽你在想甚麼,但不是那樣。」龍劍玥隨即嚴正澄清:「雖然真的跟他有關係,但不是那樣。」

  「真的不是那樣喔?」龍菁芸親暱地勾搭著自己的女兒,在距離感大幅減縮的同時,嘴角亦隨之大幅上揚,溫柔的笑容變得越來越賊:「但果然跟他有關係嘛。」

  「他只是……只是瞞著我做了一些壞事,只是這樣而已。」龍劍玥在隱藏重點的前提下說明唐平的罪狀,希望能夠阻止母親的這種賊笑。

  「出軌了?」

  「就說了不是那樣!」

  「利用店長的身份強迫女生跟他交往?」

  「不是!」

  「性騷擾?」

  「不是!」

  「該不會,他已經結過婚而且有小孩?有離乾淨了嗎?」

  「不是!不是!不是!」

  「但店長可說是深水埗一帶的領袖,辦事能力優秀,長相也不算差,而且說話還挺風趣的,很難想像他沒對象耶?會不會只是你不知道啊?」

  「……這麼說來,媽媽你大部份時間都留在網吧裡,有沒有察覺到哪個女生跟他——喂!就說不是了!不要一直往那方面聯想!現在這個是很正經很嚴肅的煩惱啦!」

  「竟然真的不是喔。」龍菁芸終於收起了笑容,滿臉失望地躺倒在沙發上。

  成功解開誤會後,龍劍玥把心一橫,決定重新向母親請教:「媽,你已經大概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了,不如給我一點意見吧。」

  「你甚麼都沒說,媽媽怎麼知道。」龍菁芸繼續躺著,毫無幹勁。

  「就是店長欺騙了我,正在瞞著我做壞事啊。」

  「甚麼壞事?」

  「這……我不能告訴你,反正就是很壞,而且,幾乎是證據確鑿。」

  「那你還替他隱瞞喔?看來女兒心裡已經沒有我這個媽了。」

  龍菁芸對龍劍玥使用了情緒勒索,但效果並不顯著。因為龍劍玥藉由這句話獲得了一些靈感,頓時陷入了深思,無暇回應情勒。

  龍菁芸深深嘆了一口氣,語重深長地問:「就算證據確鑿,你還是想要相信他嗎?」

  龍劍玥驚訝得頓時語塞,明明連自己仍在理清思緒,卻被母親搶先一步說出了結論。

  「怎樣?媽媽猜錯了嗎?」

  「沒錯!謝謝!謝謝媽媽!愛你喔!」龍劍玥感激地撲上去擁抱母親,龍菁芸也溫柔地回抱女兒並輕撫她的腦勺。母女二人在沙發上享受了短暫的溫馨時光,隨後龍劍玥便離開包廂去找唐平了。

  此刻,龍菁芸終於體會到為人母親的辛酸,終於明白到二十年前家人們的感受。寶貝女兒被壞男人騙走了,確是揪心之痛。

================================
只要在合作平台Penana按讚書籤留言,製造出這個作者很紅的假象(?),就能夠增加我透過平台接觸到出版社或其他發展機會的可能性
智熙角色卡計數器:已達標,已發佈,請到這裡

順便,巴哈達人最近改版了,不知道會不會有更好的(小說)環境
只是現在這樣的成績還能不能連任啊,希望有人看完按GP或留言之類支持一下

場外已經開串囉(冷清……)

目前Penana是一三五日分段排程更新(付費訂閱領先三回)
巴哈看排程更新的段落到哪裡,手動補追進度(不分段)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