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Re: [閒聊] 不知道活著的意義 & 斯多葛

長信 | 2024-02-12 20:00:32 | 巴幣 2238 | 人氣 402



※ 引述《A816 (♥七瀬丸的灰太狼♥)》之銘言:
: 先說沒有想要自殺 請不要亂報警
: 總覺得自己的人生都是被別人定義的
: 小時候爸媽要我做乖小孩
: 長大後要我好好工作
: 都做到了 可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
: 喜歡的東西慢慢不喜歡了
: 過去超愛看動漫 現在卻連一集也不想打開
: 高中很愛去海濱公路開車
: 現在卻提不起興致
: 成績也不錯 薪資也還馬馬虎虎
: 雖然和一個好友鬧翻了
: 但最近交了一個對象
: 還算有伴聊天
: 可是就是不知道活著他媽要幹嘛
: 到底,人或者的意義是什麼?
: 找不到欸?

這個症頭叫存在危機

卡繆說,故事中的英雄在意識到自己的處境之前,悲劇不存在
像伊底帕斯,在神喻告訴他「你會弒父娶母」之前
他就是一個無憂無慮的青年而己
在知道神喻的那當下,他的悲劇開始

我們不是伊底帕斯,只是普通的人
每天上班回家上班回家,擠到不行的捷運,小小的辦公室隔間,
回到家追劇,配個啤酒鹽酥雞,
這樣的小確幸讓我們明天可以繼續兩點一線的生活
大多數人不會多想什麼
但就是有人會問,人活著的意義是什麼
像你就問了
一旦這個問題出口,代表你已經意識到自己的處境,
你不再是一個無憂無慮的社畜
你變成故事裡的英雄
這時候悲劇開始


希臘文化中的悲劇,跟中文的悲劇,意義上有點微妙的不同
中文的悲劇,可能讓人聯想到「完蛋啦」
不過,他們文學的頂點,就是悲劇
這是他們整個文化對人生的反思
所以悲劇,可以理解成「人生的況味」,也許更合適一點

在遇到存在危機時,人可能會從宗教,或哲學去找答案
但,尼采說上帝已死,
他不是真的在說,上帝死了,
他的意思是,宗教給的答案,已經沒辦法滿足現代人的需要
也許還是有人可以從宗教中找到答案,如果可以,那很好
那不行的話呢

很多人是不行的,很多宗教告訴你,善惡終將有報
但你活到現在,看過太多惡人最後並沒有得到報應
反而是好人不長命
這不是荒謬是什麼,
這世界不合理,不講武德啊

那哲學呢,尼采就是哲學家對吧
他寫了一本書,叫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書名就可以當繞口令
書的內容也沒有比較平易近人
反正他說,
「能夠死亡是最美好的事」
「自由而死,在死中而自由」
聽他說這些,你會覺得,死亡可以是一個選項
自殺可以是一個選項

尼采會說這些話也不意外,他自己就想過要自殺
他的妹夫,就是自殺死的
所以他對自殺一點都不陌生
他的晚年,其實年紀也不算大啦,他只活了五十歲出頭
但最後十幾年,他都是在精神失常的狀態下過的

所以很合理對吧,這個世界的荒謬,人生的無意義
用自殺來反擊
確實很多自殺的人心裡是這樣想


但是,卡繆不同意尼采


總之他寫了一本書,叫做西西弗斯的神話
書的一開始就說
最重要,最嚴肅的哲學問題只有一個,就是自殺
也就是說,人到底值不值得活著
其他的問題都是其次,都排在它後面

他說,會自殺的人,就是遇到存在危機
你也很清楚問這樣的問題,會讓人聯想到自殺對吧
卡繆80年前就看出這兩者的關連了
他說,斯斯有兩種,存在危機也有兩種
一種是,人生沒有意義
一種是,世界非常荒謬

你說,斯斯明明有三種
好吧,確實是三種,
但在卡繆的時代,只有兩種
後來的存在主義者,又提出了一種,或兩種
有興趣的自己去找

人生沒有意義,不是只有你發現
芙莉蓮也發現了
她說,「反正一下子就死了,why bother」
收徒弟,幹嘛呢,反正一下子就死了,有什麼意義
她遇到的,也是存在危機
只是這危機不是她的,是別人的


所以如果你說,人生毫無意義,卡繆同意你
但他同時也說,你有更好的反擊方式

人生沒有意義,反而更好
這個無意義,可以開啟一種最真實的生活方式
不用因為世界沒有照著某些哲學家的想像在運作,就放棄自己的生命

至於人生受苦的部份,當然要算在這荒謬的世界的頭上
當然要起來反抗,起來革命
那個革命,就是最真實的生活方式

法國人真的很喜歡革命哪...

他說但是,不要否認荒謬。接受那個荒謬,並且鄙視它


然後他說西西弗斯的故事

西西弗斯是一個狡猾的人
他的故事也有好幾個版本,不過差別有限
總之,他是現在科林斯這個地方的國王
科林斯就是現在伯羅奔尼撒半島,連接歐洲大陸的要衝
地理位置很重要
西西弗斯把國家治理的很興旺,但也很殘暴
把外國人從高塔上丟下去啦,娶自己的姪女啦
總之並不是什麼好人

那時候的河神,叫什麼名字我忘了,有一個女兒長得很可愛
宙斯看到了,就化身大老鷹來把可愛的女兒擄走
這種事宙斯常做,
希臘神話裡的眾神都不是什麼好人,所以才好看
河神看到女兒被綁架,就追上去
一直追到科林斯,追丟了
他就問西西弗斯,西西弗斯說,要我跟你講可以
但你要生一個天然湧泉在我的城裡
他是河神,這很容易
於是西西弗斯就跟他說,他們往那個方向去了
總之河神找到了女兒,把她帶回家
可喜可賀

但宙斯就不開心了,這個西西弗斯,看來要把他打入冥府,才不會來搗亂欸
於是黑帝斯就派了死神去接西西弗斯
死神準備把他用鎖鏈綁起來的時候
西西弗斯問,這鎖鏈要怎麼用啊
死神說,念你是一代宗師,啊不,是一國之王
我就大發慈悲告訴你
西西弗斯聽完講解後,就用鎖鏈把死神鎖起來
然後大搖大擺的回家

從這邊我們知道,死神是個智障

死神就這樣,被綁在那邊
於是人世間沒有人死掉,聽起來很不錯對吧
但戰神Ares不開心了,為什麼
因為他在打仗嘛,敵人怎麼砍都砍不死啊,很難玩欸
他才發現原來死神被鎖起來了
於是大劍一揮,把死神放出來

西西弗斯回到家之後,知道自己是躲不久的
就跟老婆說,欸,等我死了之後,你不要祭拜黑帝斯,
把我的屍首丟到冥河裡就好
他老婆就照做
他的屍首就這樣漂啊漂的,漂到冥府

西西弗斯就跟黑帝斯的老婆,波瑟芬說
你看我老婆沒有好好把我下葬,這是對死者不敬,也是對冥府不敬
你讓我回去教訓她,教訓完我就回來
波瑟芬就說好
看到這裡你一定也發現了,
波瑟芬也是個智障
總之西西弗斯回到人間,就再也沒有回來

到最後,是出動愛瑪仕,荷米斯,才把他帶到冥府


眾神覺得很沒面子,智障被大家發現
於是決定處罰西西弗斯
他得到的懲罰,是把一顆大石頭推到山頂
不過,
每當他就快要把石頭推到山頂時,石頭就會滾回山腳下
他就得再推一次
就這樣他日復一日做著毫無意義的勞動,
眾神認為,沒有比這更可怕的懲罰了
一直到今天,西西弗斯都還在那裡推石頭

希臘眾神施加的懲罰之中,這個是不是最殘酷的,還很難講
但卻是人類最熟悉的,熟悉到有點可怕
因為西西弗斯,就是兩點一線的極致啊
跟我們一模一樣
上班回家上班回家,每個人都是西西弗斯

不過你有沒有發現,故事沒有寫到西西弗斯的內心世界
他是不情願的在推石頭嗎,故事沒交待,我們不知道
然後卡繆就說,好,我來填補這個空白


卡繆說呢,
西西弗斯是個聰明的人,
他不期待會有誰把他從這無止盡的勞動中解放出來,
他不期待他的世界突然變好,
他當然也沒有從山頂跳下來,結束自己的苦難
相反的,西西弗斯全心全意投入當下,擁抱那個無意義
他專心的邊推石頭,邊鄙視這個世界,
這就是他的反擊

什麼意思?
故事裡有一點很有趣,
希臘眾神並沒有派一個獄卒之類的人去看守他,
你不推石頭上山,我就用鞭子抽你之類的,沒有
所以你可以說,西西弗斯在偷懶擺爛和推石頭之間,
他選擇了推石頭。
而且他不是敷衍了事
也許他說,我這趟要推得比上一次快,或者姿勢更好看,或者什麼的
總之我要從這件無意義的事之中,榨取一點什麼東西出來。

所以你說他喜歡推石頭嗎,不是
他打從心底鄙視那塊石頭,鄙視這個山坡,鄙視這整件事
但同時,他用這荒謬,充實自己的心

西西弗斯在跟我們所有人說
我在參與這世界的荒謬,
你也是,
我在受苦,
你也是
與其說誰受了多少苦,不如說,沒有那痛苦,
就不可能產生同理心
正因為有痛苦,同理心才會存在

然後卡繆說
在這荒蕪的無意義的沙漠之中,我們會創造
我們推這塊石頭,不是因為真的可以將它推到山頂
而是因為,在這艱難的掙扎之中
可以創造出人類狀態中最充實,最真實,最美麗的生命


卡繆提出的,美麗從痛苦中誕生,這個概念
我覺得跟老子說的福禍相倚相呼應
也跟達文西畫的那對痛苦/愉悅連生雙胞胎,相呼應
有興趣可以去查那幅畫,在他的筆記裡
只能說,聰明的人果然想的都一樣啊


村上春樹說,他人生中喝過最好喝的啤酒,是在跑完馬拉松之後喝到的
跟牌子無關
沒有那個跑到快累死的過程,啤酒就不可能那麼好喝
我覺得這些東西,全部都指向同一個方向

如果你覺得不能接受,
欸,卡繆先生,美麗的東西從最痛苦的地方產生,這想法我還是覺得太荒謬了
他會說,沒錯,這世界就是這麼荒謬


說到馬拉松,人為什麼要跑馬拉松啊,
要強健體魄的話,跑三公里五公里就很健康了,
跑到40公里,已經不是單純追求健康可以解釋的
簡直虐待自己,出水泡,流血,跑到腿軟,跑到抽筋,
之後好幾天不能好好走路
你想,這些人一定有得到一些什麼
不然他不可能去跑

卡繆在書的最後說「西西弗斯是幸福的」

你看那些跑過馬拉松的終點線的人,他們的臉
我不會懷疑,他們是幸福的


One must imagine Sisyphus happy.
卡繆是這麼說的


很有力量的一本書對吧

我很喜歡卡繆這本書
這本書在台灣沒有受到更多注意,我覺得很可惜
也許是因為卡繆寫的有點艱澀,翻譯的又有點生硬
太可惜了
其實 The Myth of Sisyphus
我覺得翻成,西西弗斯的迷思,更好

因為,一開始讀到西西弗斯的故事,可能很多人會覺得
啊,好可憐啊,一直這樣推又推不上去
他心裡有多苦啊
卡繆說,你們都錯了,是迷思啊迷思,
西西弗斯是幸福的
他從這荒謬的世界,無意義的勞動中,創造出了一點什麼

我最喜歡的部份是
一個人意識到人世間的荒謬和無意義,恰好可以開啟一種最真實的生活方式
我是西西弗斯
我不期待誰來救我,我不期待事情自己突然變好
我全心全意的投入當下
一邊鄙視這個荒謬的世界
一邊在痛苦/荒謬中,創造出真實美麗的東西

痛苦中產生美麗
荒謬中產生真實
沒錯,這世界就是這麼荒謬

卡繆,厲害啊


看到你這幾句
: 總覺得自己的人生都是被別人定義的
: 小時候爸媽要我做乖小孩
: 長大後要我好好工作

我覺得你也許會對 Gabor Mate 的書有興趣

他說人在成年後,有機會再跟真實的自己重新連結
他用的詞是 authenticity
跟存在主義的 authenticity,本真,是同一個詞,同一個意義
(我覺得啦)

小時候,同學介紹我看赫曼赫塞,徬徨少年時
扉頁就寫
「我只是想生活得與從自己內在而來的啟示相一致而己,為什麼竟會如此艱難啊」
覺得被擊中
比韋小寶看到阿珂被擊中還要更被擊中

我一直覺得,你我會遇到的問題,一定都有前人遇過的
這些人,剛好都有把他們的想法寫下來,寫成書
不是很奇妙嗎
也不是說一定要跟他們一樣想法,但參考一下我覺得還不壞

祝你也找到自己的答案



推 roamthecosmo:
希望可以常常在女版看到這樣的好文……或是有ig vocus可以追蹤

...我看IG,都是在看大奶正妹欸
沒想到有人滑IG是想看這種的
真的意外

推 Colitas     :
推認真文,大學畢業以後就很少聽到卡繆和赫塞赫曼的名字了  

好羨慕大學可以讀卡繆和赫塞赫曼
雖然這好像有點「不了解其他科系苦處」的嫌疑
但是至少,偶爾會有人羨慕你大學讀卡繆,對吧
什麼「好羨慕你大學可以讀工數」我是從來沒遇過任何人這樣跟我說

推 Hey2        :

推 blackdiz    :
思考過類似的問題,也看過卡謬這個概念,但內心總覺得這套想法隱隱然帶著自我催眠有點阿Q心態。
但或許這已經是人類在這無意義的荒蕪世界中憑藉自身能想出的最好想法了吧

對啊,西西弗斯是不是阿Q啊,
明明是痛苦,跟自己說我很快樂,就贏了嗎

我本來是想從「對事實的掌握」
也就是有沒有自欺,denial
還有村上以長跑創造出來的超好喝啤酒,實際上是否存在
這兩點來切入
但覺得...少了點什麼

因為這篇文,只是我自己的抒發而己
對於說服別人,我不是那麼有興趣
推文中有人說他被說服了,我覺得他其實早就在這條路上
我做的可能只是「車站嗎,前面右轉就是了」這種程度的東西
人要改變,要前進
只能是自己跟自己講,別人講都是沒用的
所以不管喜歡這篇文也好,討厭也好,都請自便
那都是只存在你內心的東西

剛說到哪,對,阿Q,
我覺得很多人沒仔細去看痛苦是什麼,快樂是什麼
西西弗斯的快樂,他的幸福
不是中樂透,不是把到正妹,也不是看PTT科科笑的那種快樂
而是比較像,serenity prayer裡說的寧靜
不管結果如何,我都能接受,我都OK,的那種坦然

那痛苦呢,一說到痛苦,很多人避之唯恐不及
我想很多人都幻想過,沒有痛苦的人生,一定很棒吧
有本書叫《疼痛》,Paul Brand寫的
他一開始就寫一個,天生沒有痛覺的小女孩
是很棒的人生嗎,不,那是一連串的惡夢

作者二戰時剛從醫學院畢業,他寫

「雖然在傷患工作站,我每天都看到戰爭帶來的可怕後果,但同時我也看到人類靈魂美好的一面。
 根據摩登日 (Modern-day) 投票表決的結果,大部分經歷過閃電大轟炸的倫敦人,
 都認為那是一段令人難忘的美好時光,我心有同感。」

蛤,戰爭欸,每天都有人死掉欸,
你自己就在傷患工作站
你老婆生產時,炸彈就掉在50公尺不到的地方
結果你跟我說,那是一段令人難忘的美好時光
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為什麼大轟炸,是一段令人難忘的美好時光
為什麼沒有痛的人生,是一連串的惡夢
我就不爆雷,各位有興趣自己去看
(其實只是懶,星期天,不想打那麼多字)

再說阿Q
痛苦就是痛苦,既然是痛苦就不會是別的快樂什麼的啊
這個就是邏輯啊,同一律,排中律,矛盾律
好懷念啊這些名詞,
我很清楚,因為我就是理工出身,
理性和邏輯也曾經是我人生最高指導原則

但也許因為這樣,卡繆,老子,達文西,他們想表達的東西
我反而是花了一點時間,一點一點慢慢在體會
老子說,道可道,非常道,
你看白話本翻譯,完全不曉得在講什麼
其實很簡單,道,不是以邏輯來理解的
跟卡繆說的荒謬,是同一件事
一定要說有什麼不同的話
卡繆/荒謬,這是文青
老子/道可道非常道,不是文青

(我這樣是在臭老子還是在臭卡繆,我自己都無法分辦)

至於IG,臉書,vocus,脆
這些我一概沒有
除非你是正妹,不然不要問

總覺得這篇文已經把我一年份的認真都用完了
現在的我,只想說幹話

推 a73229      :
挑戰完項目會產生腦內啡。
告知自己有多麼爽完全都不會累
還有我覺得你是不是小說看太多了

小說怎麼讀都不嫌多的
對人性的掌握,
哲學家和心理學家加起來,也看不到小說家的車尾燈
卡繆拿的,可是是諾貝爾「文學」獎哦

每次看到PTT在臭文組,我心裡都想你們懂個屁
這句話從我這理工人嘴裡說出來,有沒有多一點說服力

推 ununbag     :
我很喜歡卡繆,也很一直認同這樣的人生觀,沒有想了斷人生的意思
但最近對生活感到好多疑問,以前看the good place 笑笑看過,
但最近不知道 為什麼能覺得人生好像真的就是在一個人所虛設美好世界。
為什麼人對於要孕育下一代有這麼的執著,不過就是一個循環?  

就算不喜歡卡繆也OK的,
了斷人生的念頭,即使有,只要還沒做,就都好說
人有思想的自由
公堂之上,總可以假設一下吧

我這麼講,不是認為你有這念頭,你不像
我只是覺得我們太忌諱這東西了
搞得真正這麼想的人,也傾向於不說
第一,想法不代表一個人
第二,不說出來別人怎麼幫
在可能的範圍裡,儘量authentic,說真心話
對自己還是有好處的

卡繆也臭過那些人
「這些推崇自殺的哲學家,有誰真正自殺嗎」
別誤會,他不是要他們要去自殺
孔子說,不要聽一個人說什麼,要看他做什麼
他們的體正直,表示自殺其實也沒那麼好...
扯遠了

你提出的疑問,我希望我能解答
但我不行,
我自己就有很多疑惑,很多不懂
而且我有個感覺,不管誰來給你答案,可能都沒用
那答案,可能要自己花力氣去找到,才會有用
「自己」不是說一定要孤獨的一個人尋求哦
結伴同行可能還是好一點,我的感覺

是說,為什麼這麼多天了,還有人推這篇文,
從網頁版來...
分享我很OK,只是有點好奇從哪看到的
因為台灣社會對死亡這個議題,向來膽小
不要說自殺,壽終正寢就一堆忌諱
自殺更不用說,能跑多遠就跑多遠
像現在過年,要是被你爸看到,你在看不曉得什麼東西裡面竟然有自殺兩個字
他還不從你後腦勺巴下去
別說沒警告你唷






初來人間不知苦,潦草半生一身無,
轉身回望來時路,才知生時為何哭




斯多葛主義者:


斯多葛理想與體育有很有趣的關係,在體育訓練時這個哲學立場常被採用,
但在作為粉絲或實際上場時它在體育文化中就變得相當奇怪。

舉例來說,許多相當成功的教練(像是Nick Saban)
相當執著於「我們應該專注在通往成功之路,而不是成功本身」的這個想法。

也就是,以斯多葛術語來說,我們應該專注於培養我們成為優秀運動員的德性上,
適當地練習、適當地做出抉擇,並總是為隊伍著想。

我們不應該在乎輸贏。這是因為你有可能做得很好但還是輸了,
或許是因為你的對手就是比你好,或許是機運使然。

意思是為了成為最佳的運動員或隊伍,你必須故意無視結果,
且專注在你可以控制的事物,也就是過程上。

一個絕佳的例子是當Bill Belichick在2009年輸給小馬隊時被問到他是否後悔做出
(譯註:一個足球例子,我看不是很懂)的抉擇。

他的回答是當然不會,因為他還是相信他的選擇最有可能使他成功。

但是這造就了一個詭異的兩難。

如果唯一重要的是你朝向最有可能勝利的目標的德性,
而結果並不重要,那為甚麼要比賽?
為甚麼不練習就好?不只如此,在一個相當實際的意義下,從存在主義的觀點來看,
接受你的對手可能更好且你已經盡你所能了與想要獲勝的慾望衝突。

一個存在主義者會說事實上你想要在輸的時候受苦。

我們在體育中欲求的不是避免痛苦,或甚至快樂,而是獲勝本身就是目標。

許多運動員在輸掉大比賽後僅會接受自己是痛苦的,
但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甚至意欲受苦。

不只如此,許多人甚至會為了勝利而願意受苦,所以從這個觀點來看,
透過安慰自己是有德性的來避免受苦的想法是荒謬的。
這是因為他們想要的就是獲勝,
或是就像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存在主義教練Al Davis所說:「獲勝不是一切,它就是那唯一之物。」



斯多葛哲學,
將重心放在讓我們只考慮我們能掌握的事情-也就是我們的德性。
這是許多運動員有意識或無意識採取的哲學。
舉例來說,參考這段Apolo Phno的話:

我贏或輸並不在我的掌握之中。
或許到頭來今天不是我的日子。而這是我所真誠地信奉的運動哲學。
我有情緒。我想贏。我餓了。我是個競爭者。
我心中有把火。
但在最深處,比起結果我更加真誠地享受競爭的藝術。

所有運動員都知道勝利不是你能直接控制的事,
你只能控制你的訓練、你的準備和你競爭的方式。

斯多葛哲學家會說你不該讓輸煩擾你,你只要知道你自己一路上來都做得很好就好了。

有人做得更好、或你受傷了、或滑落在地、或任何在你控制之外的事都不該使你受苦或煩擾。
你只要考慮你能影響的事情就好。



斯多葛哲學家有一個叫做「平靜apatheia」的概念,
它字面上的翻譯為「冷漠apathy」,但常為了避免混淆而保留原文。

不像在英文中的「冷漠」一詞,它的意思不是沒有動力或目標的「不在乎一切」,
而是一種阻隔外界而在「你不能決定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的意義下的「不在乎」。

換句話說,我們有能力抽離出環境而不受它們影響。

你可以想像它不是像大學裡那個因為他「不在乎」而不寫功課的酷小孩,
而是像一位在沉船時依然保持鎮定的船長,在疏散乘客後平靜地與船一同葬身海底。

他不是在對於沉船與否沒有偏好的意義下「不在乎」
船沉了—他當然會盡其所能地不讓船沉,但一旦這件事無可避免了,
他就不會讓沉船一事為他的心靈帶來負擔,或是影響他的角色,也就是光榮且有德性地行事。

創作回應

神隱
好文一篇
2024-02-13 12:59:04
長信
所以,奧狄柏斯(Oedipus)毫無所覺地服從命運。
2024-02-16 21:36:14
tta
這篇文章,真的很不錯,推薦
2024-02-13 13:40:36
長信
但是當他自覺的剎那,他的悲劇就開始了。
他眼睛瞎了,心意恢懶,
這時他發現唯一使他和這世界還有所聯繫的是一雙少女冰冷的手。
2024-02-16 21:36:39
煙嵐
讚爛
2024-02-16 14:19:02
長信

「不管這麼多的磨難,我的晚年和我崇高的靈魂,使我得到一個結論:一切都很好。」
2024-02-16 21:36:29
時中邁太(生無可戀模4
「專心的邊推石頭,邊鄙視這個世界。」用這句話活著感覺尚為輕鬆,不過不知道會不會自大,竟然鄙視世界XD
「痛苦中產生美麗,荒謬中產生真實。」再怎麼荒謬,發生的真實確實就是實有的,真是太貼切了。
「有目的地的人才會迷路,而我來這世上只為了閒逛。」超適合當座右銘的吧?
總地來說,文對我還是偏長,但我依然看完了,這表示這篇是非常之可能的好文,推推!
2024-03-10 08:48:4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