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吟遊之王-亡國騎士團 #1

墨尋師兄 | 2023-06-19 22:40:42 | 巴幣 2014 | 人氣 358

連載中原創奇幻
資料夾簡介
活在高手如雲的世界怎麼解? 沒事,靠嘴,靠嘴,靠嘴。 只要能溝通,萬事都輕鬆。 如果不溝通,逃命疾如風。

第一章、那位玩家,名曰弄臣

  就是今日了─“戰土”(War Land),一款以奇幻風格蒸汽朋克作為背景架構,且因疫情一拖再拖,不停延後發售時間的虛擬現實遊戲即將於6月13日正午時刻發售,想當然爾,無論是被精美的CG所吸引的玩家,亦或本就是該公司的頭號擁護者們,眾人無不翹首以待。

  當然,對於方畢業便投身於教職生涯為人師表,至今年齡已奔三的李墨來說,這種玩物喪志的典型代表,是絕對不可能讓他翹班熬夜排隊搶著第一時間購買的。
至少也得個請假。

  畢竟,遊戲發行商是他從小就很喜歡,標榜自由度極高、音樂、畫質無不為世界翹楚的頂級遊戲公司。

......

  回到家後,得意忘形的李墨以最快速度將頭盔和手套進行注冊與連線,接著按下空調,一個飛身躺臥在床,登入遊戲。

  ‘一陣波瀾壯闊的音樂後,你來到了角色創建界面,興致勃勃的正摩拳擦掌的想捏個絕世大帥哥縱橫遊戲世界,從此開啟巔峰人生,邂逅富婆,過著軟飯硬吃的快樂人生......’

  李墨表情一楞,盯著眼前充滿賽博感的女子“這位小姐姐,這樣幫玩家隨便配旁白合適嗎?”望著眼前端坐於櫃台前,頭戴詭異橢圓形高科技頭盔,左右手皆為機械手臂的女性吐槽道:“而且您這身打扮,就不怕蠢驢公司的版權警告嗎?”

  “誰說的!賽博朋克是一種文化元素好不好,又不是它們家專屬的。”眼前有些羞怒的小姐姐駁斥著。

  “啊對對對,能讓我捏角色了嗎?”鋼鐵‧李墨‧直男不語置評,只想著盡快進遊戲里享受,全然沒有表現出想和對方深入聊天的欲望,他只是個莫得感情的成年人玩家。

  小姐姐清了清嗓子,重新掛起營業用笑容:“歡迎進入戰土的世界,在這有著蒸汽科學、魔法能量、信仰之力的大陸上,您將扮演著具備不死特性的“天降龍裔”參與並影響世界的走向與劇情,但請玩家注意,遊戲中你的一舉一動如蝴蝶效應般影響著周遭,故請遵守大陸上的基本的禮儀和法規,要是因為不守規矩,侵害到了原生住民的人身財產安全,哪怕是不小心殺了一只家養雞而遭到通緝或者被大陸上的居民所厭惡,雖然有很低幾率得到稀有的稱號或際遇,但對新手而言,有極大的可能從此只能躲在居住區外,過著野人般的淒苦生活,被迫刪除角色重新開始,因此請玩家先好好體驗遊戲內容,再深入挖掘與探索。”

  “你們設計遊戲的工程師是不是也很癡迷上古卷軸系列啊。”李墨嘴角嵬嵬一顫:“老滾公司知道了會不會告你們侵權?”

  小姐姐小臉一紅,沒有回答,故作鎮定持續自顧自介紹著:“玩家可以自行挑選祝福,或是在劇情任務中由系統按照玩家的行為評分定奪,若是采用此選項可獲得一個新手小禮包作為獎勵。”

  “禮包有送一刀999的神裝嗎?”李墨提問。

  “......”

  “對不起,我錯了,請您放下武器。”李墨立刻使用法式求生法:“還有勞幫我介紹一下祝福種類。”

  “祝福的種類有七種,分別為‘智略、鋼心、源法、陰影、翠林、巧辯、靈光。”對方停頓了一會,接著解釋:“但是祝福具體可帶給你們的增益,還需要玩家到了遊戲中自行探索。”
  
  “擺明了要玩家將選擇權交給系統判定吶!”李墨無語:“那我能不能卡在這里等討論區總結出祝福的特性再選啊?”

  “玩家距離強制離線還有5、4、3、2......”

  “等一下,真的非常抱歉,我只是習慣性提出一些可能性,還請務必饒過在下。”第一次遇到這麽有個性的系統管理員,望著額頭明顯浮現出青筋的小姐姐,李墨緊張的吞了一口口水:“那我還是...進入捏臉環節,藉由系統判定祝福吧。”他尷尬一笑。

  隨著畫面轉進,他選取按照自己的面貌作為參考,隨便調整了下眼型刻意弄成有點刻薄的小嘍嘍壞人臉,以黑發作為基底,劉海正中抓了一撮白發後,李墨輸入經常使用的遊戲昵稱:“達格奈特”──這個伴隨了他至今歷經無數追殺、崇拜、怒斥、歡呼的名字。
主要是追殺和怒斥約99.99%,身為一個看熱鬧不閒事大,搞事不分早晚的的樂子人,崇拜跟歡呼基本是與他沒什麽太大的關聯。

  “開始吧。”李墨咧嘴一笑:“雖然是遊戲,但可不是鬧著玩的!”

  “咳咳,您知道我還在現場,對吧?。”小姐姐尷尬提醒道。

  “......”空氣中充滿快活的尷尬氣息。

  總而言之,秉持著只要我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的態度,李墨,哦不,現在應該稱之為達格奈特,仍舊維持著動漫男主般的熱血表情,按下了完成角色並登陸遊戲。

  確認李墨的完全消失後,小姐姐大大松了口氣:“總算進去了,我感覺再多跟他聊幾句,表情和拳頭都要維持不住了。”

  “他懷疑你不是AI,畢竟客服類型的AI為了服務玩家是不可能導入情緒模組的。”身旁一道聲音幽幽傳來。

  “大小姐!”小姐姐驚訝的轉頭,望向一名面容皎好的女子:“您是指,他在試探我?”

  “叫我主任。”女子柳眉一蹙:“李墨,從中學接觸到網遊開始,便是一名致力於鉆研遊戲漏洞的破壞型玩家,但與一般玩家不同,他是個以破壞遊戲生態為樂的人,並不以BUG作為主要牟利手段,而是在發現和觸發漏洞後,將之公布於討論區,引起海量玩家的爭相效仿,最終法不責眾的情況下,遊戲公司只能默認賠償。”

  “呃...但理論上來說,他也算為遊戲公司找漏洞了。”小姐姐尷尬一笑:“況且能利用遊戲機制來破解關卡內容,本身也是一種天賦吧?”

  “呵,在我們公司上一款‘活到黎明’主打沙盒生存兼吃雞類型的遊戲里,他發現了駕駛艙是無敵區域,死活不跳傘,想盡辦法卡進駕駛艙和AI駕駛員聊天等待對手被毒圈弄死,硬生生連贏了七十多把,一路從新手階打上頂尖生存者,刷新了全球排位速升的排名,引起國內外的討論,他還不避諱的拍影片上傳,弄得那個賽季的排位比賽大亂。”

  “啊,就是‘黎明負責小組’那陣子忙的焦頭爛額的‘駕駛艙之亂’嗎?”

  “還不止,在我們修正了BUG後,他還陸續的卡進了地圖生物的體內、提前在飛機上引爆手雷、騷擾駕駛員使飛機墜毀、劫持駕駛員等一系列非公平對戰的操作,弄得當時的玩家一個個都不打算好好求生對抗,開始想盡辦法挖掘遊戲漏洞以求獲勝。”

  “這也太......”

  “還沒完,事後他消失了好一陣子,接著又對我們的‘星際獵人’下手,原本主打與同伴熱血合作討伐怪物的遊戲,他楞是使用了地圖機制,使怪物包括但不限於淹死、摔死、引怪回基地讓NPC把怪物打的半死後再出手補刀、把炸藥偽裝成怪物卵、仗著玩家的不死特性硬是開太空船把怪物撞死等各種非常規操作,讓我們的運算系統很常一段時間為了計算它的各種恐怖行為導致問題層出不窮。”

  “就某方面來說,他也是天才了...”小姐姐汗顏不已。

  “所以他在公司討論版上是個非常有名的破壞型嘩眾取寵玩家,內部的工程師都給他取了個代號叫‘弄臣(Jester)’,以此警惕所有新進人員注意此人。”大小姐雙手插腰:“所以他剛剛一定也是在測試你的反應,藉此來看有沒有漏洞好利用。”

  “主任,您說,有沒有一種可能他也不是這種人,就只是單純的想找樂子,或是我們公司的鐵粉?”

  “呵,不可能,他就是一個恐怖份子型玩家,你見過有人試圖鉆進女BOSS的蓬蓬裙規避攻擊,不按照劇情跑任務提升實力,硬生生拿著新手小刀用系統最低的傷害1滴血1滴血的不眠不休砍了十六萬刀把最終魔王砍死直接導致伺服器運算錯誤停擺的樂子玩家嗎?”

  “??”小姐姐一臉問號:“一秒一刀也得砍快兩天呀!”

  “所以,他就是一個各種找我們公司麻煩的恐怖份子,絕對不是什麽樂子人,更不可能喜歡我們了。”

  “那麽主任,就按照原定計劃,剝奪他所有直接變強的機會嗎?”小姐姐詢問道:“這樣會不會違反遊戲規章?”

  “怎麽可能違反規章,他只是運氣不好,觸發了難度最大的‘新手劇情’,況且任務收益也是極高的,若是他能無傷完成,系統甚至會給予‘規則’等級的回報,我們可從頭到尾都沒有違反任何規定。”大小姐抿抿嘴,輕松為自己的行為進行了開脫。

  直接剝奪他獲得身體能力變強的途徑,逼迫他動腦存活嗎?

  小姐姐搖搖頭,總覺得這個看起來還有點小帥的大叔是真的把公司得罪慘了,直接被大小姐設計斷絕了獲得排行前幾名強大祝福的可能性。

  “呵呵呵,智略、鋼心、源法、陰影這幾個對玩家有著直接性增強的祝福他一個都別想拿到了,開局我就要他人頭落地!噢呵呵呵呵~”大小姐發出了遜砲反派的專屬笑聲。
.
  .....

  隨著讀取完畢,畫面逐漸清晰,達格奈特睜開了眼,發現自己正坐在一輛緩緩前進的馬車上,當然,是露天的托板車,多是用來載運貨物和...犯人的。

  “嘿,你!你總算醒啦!”對面一臉胡子拉喳的金發壯漢爽朗笑道。

  “......”

  我說你們公司真的就完全不怕被老滾告嗎?

  一臉無言的看著對方,眼前的壯漢絲毫沒有在意達格奈特了無生氣的死魚眼:“我叫艾卡‧強,是聯邦步兵旅的一名陸軍上尉,你呢?”

  “我叫達格奈特。”

  艾卡‧強饒富興致打量著他:“你不是聯邦人吧,怎麽被抓來的?”

  “呵,我說我也不知道你信嗎?”由於雙手被禁錮著,達格奈特沒辦法做出攤手的動作,只能聳聳肩。

  “信,當然信。”艾卡‧強大笑道:“基本上只要你不當帝國的走狗,連出門先踏出的腳是左腳都能被抓啰。”

  “帝國怎麽能這樣?我是無辜的!”達格奈特尚未回話,一旁的年輕人尖聲叫道:“我只是撿起了一路邊的一塊能源礦回家取暖而已,為什麽會被抓來?獄卒先生,我是無辜的!”

  “砰砰砰!”馬夫座位旁穿著皮甲的兇悍男人轉過頭,用力拍了拍托板,強勁的力道甚至使後座的人都為之震了幾下。

  “給我閉嘴,你們這群聯邦的渣滓和小偷,打仗中的戰犯我就不想管了,那位口口聲聲說自己無辜的,你‘撿’到能源礦的地方距離最近有人居住的城鎮足足有32公里遠,你為了取暖跑了32公里撿了‘一塊’能源礦?”兇悍獄卒不屑的撇撇嘴:“況且你口中的‘一塊’能源礦可是足足832公斤的‘能源巖’,你這拿回家別說取暖了,天堂和地獄都能被你炸對穿你信不信?怎麽?您是涅法雷姆,試圖放出惡魔還是拉下天使啊?”

  “喂喂喂,給暴雪的法務團隊一點尊重好不好?”達格奈特眼神死。

  “至於那個一臉娘娘腔死魚眼的小夥子。”獄卒一指達格奈特:“帝國從不誣賴好的人類,你們聯邦的人少往我們潑臟水,這個人可是被指控與多名已婚貴族的妻女有染,甚至盜竊了其中一名公爵家的錢財和傳家寶,說到底你們頂多被關押俘虜派去做苦力,這人可是被公爵指名不交出傳家寶就五馬分屍的重刑犯吶!”

  咦?

  我嗎?

  五等份的商鞅?

  達格奈特如遭雷擊,這麽多豐功偉業聽起來好像有那麽點嚴重啊。

  “這位獄卒大哥,我們帝國都是重榮譽講求誠信的好漢子”達格奈特舉起雙手打斷了一旁帶著羨慕與崇拜眼光的兩人,打算為自己稍稍辯駁一下。

  “我們凡事都要講求個證據對吧,您說按照我的能力和身份,與其說與貴族妻女有染,不如說被那群如狼似虎又手握權力的姐姐阿姨們強迫發生點什麽還比較有可能吧?”達格奈特頓了頓:“況且,貴族們本身一個個都玩的很開,這我相信你也有所耳聞對吧?我怎麽就成為了重刑犯呢?”

  也許是達格奈特一直都保持著沈穩的氣質連帶讓他的話語都充滿了說服力,獄卒大哥點點頭:“我聽他們說妻女的部份基本沒有幾個貴族放心上,甚至還有一些人想花錢請你去現場交流同台競技一番的,主要是你偷走了傳家寶這個行為有點過份了,你要知道,很多貴族安身立命靠的就是祖輩留給他們的神性遺器,你這一偷,不亞於動了他們的命根。”

  強迫自己忽略掉腦中閃過的同台競技畫面,達格奈特連忙告饒:“這就更誇張了,我這一沒有力量,二沒有身份的小人物,何德何能盜竊公爵家的傳家寶呢。”

  “這我就不清楚了。”獄卒大格撓撓臉:“我就是負責押送囚犯跟砍人的大老粗,他們說你可能藏在次元袋之類的,我也不是很清楚,總之公爵特地交代要你死的幹幹凈凈,甚至連死後的屍體和兩米內的範圍都要找法師進行空間湮滅,如果找不到傳家寶至少也不能讓你外流出去。”
什麽深仇大恨,連屍體都不給留的嗎?

  “系統提示-接獲任務:污蔑。”

  “身為一名把全身天賦點在魅力的弱雞,顯然被作為某個勢力的替死鬼了,你很清楚才剛踏入這個世界的你是絕對不可能盜竊什麽傳家寶的,除非有人偷偷嫁禍於你,想利用你的死亡將傳家寶給偷偷轉移走......”

  “任務目標-活下去:然而,隨著前往刑場的路程逐漸縮短,你必須利用所有一切可利用的線索和能力活下去,隨著你存活時間的長短和身體健康狀態作為評分指標,越是健全,評分越高。”

  嘖,還真是地獄難度的開局嗎?

  假裝在沈思的達格奈特偷偷點開背包,一枚古老卻又不失精美的戒指明晃晃出現在任務道具欄。

  “果然嗎...”達格奈特劍眉輕蹙。

  ‘愚者的詭辯(神話):席邁安家族作為外交特權貴族的傳家神器,裝備者魅力增加40%、意志增加10%、智慧增加10%,可輕易說服意志、魅力、智慧三項任一素值不足裝備者的智慧生物聽從其建議’
努力控制著表情的達格奈特見到裝備詞條瞳孔不住一顫,呼吸都微微急促了幾分。
難怪會被追殺,難怪會被陷害,這種等級的裝備......可以說是席邁安祖先用來安身立命的裝備也不為過,真不愧是特權外交家族。

  真該死,這局......怎麽解。

  達格奈特苦思了一會,決定尋求場外支援。


作者的話:

爺爺,您關注的太監作者竟然又有新坑啦(X)

是的,在經歷種種人生跌宕後,我總算又能拿起筆繼續寫文。
這次打算把之前的故事進行修補,改寫,將較毒的文字部分進行修飾,希望能帶給各位不一樣的閱讀感受,同時這部小說我也打算投稿到文創平台,巴哈的部分將會持續更新到上架為止(假設有幸上架啦)

總之,在邁向三字頭的同時,希望能以更洗鍊和成熟的文筆,帶給大家更刺激的幻想世界,還請各位新讀者老讀者不吝指教,感恩~

順帶一提,各位猜得出七種祝福各自的能力嗎?



創作回應

睦月 雪芽
終於有新作品...
2023-06-19 23:32:21
墨尋師兄
[e29]久等了久等了
2023-06-20 10:09:06
A2560350-3
哇靠 爺青回
2023-06-20 03:39:34
墨尋師兄
爺爺!
2023-06-20 10:09:16
狐狸
問個 之前的作品是都上架到文創平台而停止更新嗎?
2023-06-20 10:05:17
墨尋師兄
不是…單純忙著處理現實問題還有卡文斷梗 [e3]
2023-06-20 10:08:43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