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治療專精的我在恐怖遊戲裡依舊元氣滿滿da!#4

貓尋先生 | 2021-04-10 11:45:16 | 巴幣 1138 | 人氣 313

連載中原創奇幻
資料夾簡介
活在高手如雲的世界怎麼解? 沒事,靠嘴,靠嘴,靠嘴。 只要能溝通,萬事都輕鬆。 如果不溝通,逃命疾如風。

第四章、拯救世界太累,但我可以試著拯救妳......這句不錯,抄下來。




  「操。」一聲髒話劃破了靜謐的峽谷,從人跡罕至的裂谷中迴盪著:「逞什麼英雄。」

  犽白渾身上下透著痠痛和疲憊,彷彿自己在這寒冷又陰森的谷底躺了七天八小時又四十二分十六秒。

  妳問為什麼這麼精確?

  那我們把畫面跳轉回七天前。




  <美國‧迷霧鎮>

  深藏在礦洞內諾大的實驗室中,請各位為了觀看上的舒服與美觀,自動忽視掉滿地血跡和不明生物的內臟。

  此刻本該是令人恐懼,若是於遊戲中理應深埋在所有玩家心中的恐怖場景,閉上眼就讓人四肢發軟冷 汗直冒的地獄場景,卻有一名男子若無其事地叼著菸,閒庭信步在其中,還有心思注意避開地上紅紅黃黃不明生物的黃白之物不要弄髒了鞋子。

  「kkkyyyyyyyy......」發出類似電波聲又宛如訊號不良般斷斷續續的鬼護士,只剩下半截身子在乾淨的大理石地板上拖出一長條S型血跡,只剩上半身的她仍然極力展現出了一股何謂『身殘志堅』的精神具體,奮力朝著遠去的男子爬行著,試圖阻止對方目前想做的事情。

  輕鬆哼著動漫曲調,男子愉快的拎著由線路和高當量爆裂物組成的黑科技炸彈,輕描淡寫的將之安裝在眼前這一系列瓶瓶罐罐和一看就覺得好像很厲害但實際上就只是遊戲製作組懶惰就選擇複製貼上的高科技電腦背景中。

  「hm~hmmmm~我記得這條線是接在這邊,然後定時設定是在這裡......嗯?」左手正拿著產品使用說明書,右手努力搗鼓著定時炸彈的犽白忽然感覺褲管一緊,一股拉力輕輕拽著他的廉價西裝褲。

  低頭一看,凌亂的頭髮滿臉的血跡眼睛還少一顆,明晃晃的窟窿像一個小黑洞一樣還流出涓涓血液,半夜看到絕對會嚇到尿失禁的恐怖鬼臉躍然於眼前,七竅倘留著紅紅黑黑的不明液體,僅存的一隻眼睛布滿血絲,死死瞪著犽白。

  望著這一臉恐怖至極的血腥靈異綜合體,犽白輕輕一嘆。

  「妳又要幹嘛?我趕著下班,沒有那閒功夫理妳,而且妳這樣搞得我很像反派。」

  諾大的實驗室,滿地滿牆的血肉,四散的殘肢,唯一面容姣好衣著整齊乾淨的西裝男子叼著菸,哼著歌,口袋別著槍枝,手中提著炸彈。

  你本來就是大反派好嗎!!!!!

  鬼護士心中吐槽道,但她不敢說出口。

  「為...為什麼兄弟會要對付我們?」鬼護士不甘地問道,即使是她也很清楚,供給她源源不絕再生能力的實驗室要是被摧毀,那她就會真真正正意義上的死去,但即使她臨時徵用了權限,在麥可死掉後發動了身為實驗室第二把手的權利釋放出了所有實驗體進行阻擊,卻沒有半隻實驗體能在這個一臉陽光笑容的恐怖男人下起到半點拖延作用。

  犽白深深嘆了口氣,外加翻了翻好看的白眼。

  「我已經說了好幾遍,我不是兄弟會的刺客,我是女神的代行者,只是要解決你們這些給無辜民眾帶來恐懼的東西,散播快樂和幸福感而已。」

  「就、就算是如此,你知不知道這座實驗室存在的意義和目的?」

  「嗯?研發出新的人類和生命體作為軍用手段,避免未來發生更大災變時的緊急救難武力或是不懼怕危險和耗損的王牌力量?」

  「你...你怎麼知道!?」鬼護士驚恐不已,讓本就血腥的面龐更顯猙獰。

  「猜的。」犽白聳聳肩:「沒什麼創意的製作人通常都會塞一點這種通俗的劇情,逼著玩家在最後關頭做出選擇,到底要拯救世界還是拯救女主角之類的吧啦吧啦......」

  「那...那你還,我們只是奉政府之命......我甚至為此放棄了我的孩子和家庭......你...咳咳咳。」

  聽聞至此,犽白深深吸了一口氣,煩躁的掐住鬼護士的脖子,瞪視著對方。

  「聽好,你們這種行為就像高中時期,全班同學霸凌其中一個人,老師充耳不聞甚至默許這件事一樣,因為她知道唯有讓大家找到一個理由和宣洩口,犧牲少部分人的幸福和權益才有辦法維持一個班級的穩定和運作。」

  犽白狠狠地晃了晃手中的半截鬼護士。

  「如果一個國家,也就是那名老師,她自己無能,沒有那個本事鞏固好她的班級,這個政府沒有能耐用別的方式保護好全體,非要找個爛理由合理的侵犯他人權益,默許暴力和痛苦發生。」

  「那麼這種老師,這個國家,就是無能和廢物的代名詞。」

  犽白將手中的鬼護士甩到一旁:「妳口口聲聲說著放棄了家庭和孩子,OK,妳自願的,那憑什麼這些被妳們殺害改造的人,他們必須遭逢此劫,他們願意了?妳讓他們簽過切結書了?」

  鬼護士宛如遭受重擊般呆愣不語。

  「所以說,我很討厭這種追求恐怖但是不講劇情邏輯的糞GAME。」犽白喃喃自語道,繼續安裝手中的炸藥。

  瞥了一眼眼神空洞(各種實質意義上)低頭不語的鬼護士,犽白設定好引爆的倒數十分鐘,按下啟動鍵。

  走到雙目無神,喔不,單目無神的鬼護士旁邊,犽白煩躁的吐出口中菸蒂,伸手將之拎起。

  在對方詫異的目光下,犽白宛如神棍般神神叨叨的舉起右手,輕輕按在鬼護士頭上──「聖療」。

  璀璨的金光蓬勃炸出,一圈又一圈神聖而充滿希望絢爛的光線充斥著整座地下實驗室。

  目瞪口呆的鬼護士望著自己殘缺的區塊宛如魔法般充盈而回復,不只是像以往那樣吸收實驗室供給的能量長回肉身而已,而是實實在在的回復成正常人的顏色和體態,而原本漆黑衰敗的長髮也逐漸蛻變為柔和的銀白色。

  這是她參與改造前原本心心念念最喜愛也最自豪的秀髮!

  原本蒼白且滿是青筋和隆起血管紋路的怪物軀體也逐漸修復為她自己原本的樣子。

  「聖光灌注。」犽白持續加大聖光的輸出,原本鬼護士因為蛻變回普通人嬴弱的軀體逐漸被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力量給灌填,重新換發出閃耀且強大的光澤和力量。

  好...好溫柔。

  「拯救世界的方法非常多,拜託不要再用一看就知道有問題的方式再搭配一個爛到妳小孩都不會相信的理由說服自己去傷害別人了,好嗎?」

  已恢復成翠綠色的美麗眼眸倘流下兩行止不住的熱淚,鬼護士,不,現在可以稱她為聖光護士了。

  「您...您真的是......」

  犽白俏皮地眨眨眼:「有感覺到幸福了嗎?」

  聖光護士激動不已,掩面輕輕點點頭。

  「將溫暖和幸福散布下去,我給予妳的判決是,運用這股力量去幫助別人,去散布信仰,用愛和聖光拯救世界。」犽白溫柔道:「拯救世界太累,但我可以試著拯救妳。」

  『系統:世界線修復─完成此世界主要任務,即將發動傳送。』

  嗯?這樣就完成了?這世界真小,犽白暗暗吐槽著,本來還留了時間給自己逃出實驗室的說。

  「快離開這座礦區吧,這裡還有七分鐘就要爆炸了,我要去拯救別的世界了。」犽白笑道。

  激動不已的聖光護士用力點著頭,臨走前看了犽白一眼,彷彿下定決心般走了過來,用力抱緊了犽白,還狠狠親了他一口:「謝謝你。」

  最後一臉羞紅的放手,略帶俏皮地看著他。

  莫名不已的犽白摸著自己的嘴唇:「妳不是還有家庭和孩子嗎?」

  美國人就是奔放,這淡淡的NTR感真的是......讓人興奮。

  聖光護士點點頭:「啊,那是八十年前的事情了,我的孩子早就有她們自己的孩子甚至孫子和家庭了。」

  所以我剛剛被一個一百多歲的歐巴桑親了!???!?!!??!

  「總覺得您在想一些很失禮的事情......」

  「咳,怎麼會。」

  揮揮手與聖光護士道別後,望著僅剩三十秒的炸彈,犽白笑著又點了一根菸,輕輕吸了一口氣,心道這種幫助別人的感覺......委實不錯。

  「開啟跨界傳送。」

  『跨界傳送開啟中,請注意傳送過程中強制固定使用者以策傳送安全。』

  『系統貼心提醒您,跨界門有十秒鐘的構築時間,因此切勿作為緊急危難時刻之逃命使用,避免固定身體時遭逢不測。』

  .......

  .......

  .......

  蛤?

  它剛剛說啥?

  犽白驚恐地看了炸彈一眼:「00:00:05」

  「遊戲之神不要在這種智障的地方有著莫名的堅持,然後遊戲一堆BUG都不修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沖天的火光掩蓋了犽白憤怒的咆嘯聲。

  『術者死亡。』

  『復甦中』

  『復甦耗時:七天半(地球24小時制)。』

 

貓尋碎碎念

法術使用有風險,詳細情況請參照使用說明書。

創作回應

春眠小虎
裝逼裝過頭會遲早出事的,更別說系統不太靠普的情況下www
雖然正確說好像沒個靠普的(?)
2021-04-10 11:53:44
貓尋先生
換女神!!
2021-04-10 12:05:43
雪芽
應該說某設計者偷懶忘記優化系統?
2021-04-10 11:59:55
貓尋先生
新手嘛~
2021-04-10 12:05:58
寒石焰
感覺每過一個世界庸醫就會死一次
2021-04-10 18:13:0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