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無良系統迫我賣藝》 000001~前往東京~

日笠陽子 | 2023-05-11 11:31:11 | 巴幣 4 | 人氣 165


  公元2026年,12月24日,晚上九時。
  日本,東京GX電視台,一號攝影室。
  此處為該電視台最巨大的攝影室,提供大約600個座位,以及一個大型舞台。
  現在全場600個座位完全滿座,正是座無虛設,環境極其熱鬧。
  於擁擠的通道中,架設有五組攝影機,實時將大型舞台上的畫面,轉播至懸掛於會場內三臺高清螢幕,以及全東京家家戶戶的電視機。
  那個大型舞台彷彿是巨大的黑洞,引致無數觀眾正屏息以待,千萬對眼睛聚焦其中。
  舞台上的佈景非常華麗,在無數繽紛多彩的燈飾從不同角度照射下,散發着奪目的光芒。舞台下方是一排排專門調節燈光的控制台,工作人員在那邊忙碌調整各種燈光效果,伴隨一陣澎湃人心的音樂,突然切換為柔和的白熾光。
  一名穿着得體西裝的男子從後台急步竄出,燈光聚集於他身上,背景音樂突然靜默,整個攝影室戛然無聲。彷彿即將發生重要的大事件,無數觀眾的心高懸起來。
  那名男子走到舞台中央站立,接着一陣激昂的鼓聲響起,氛圍煥然一新。
  「晚安,我是《超越偶像存在(アイドルを超えた存在)》的節目主持人江口(えぐち),再次與大家見面啦!」
  一番掌聲後,他揚揚手中的信封:「相信大家都看見,我手上這個信封吧?沒錯!經過評審漫長的討論後,賽果已經呈遞至我手上!」
  江口尚未說完,霎時台下發出此起彼伏的呼叫聲。
  「相信持續追看本節目的朋友都知道,10,325名參選者中,在過去六個月以來,歷經各種各樣的挑戰,最終將會在今夜選出十二名優勝者。她們將會由知名製作人秋田泰(あきた やすし)領導,參與一個全新的企劃……」
  台下靠近舞台中央的座位中,有二十位年青貌美的少女。她們從六月報名、面試、甄選、考核、挑戰……持續到十二月,經歷無數試驗,排除萬難,最終從10,325名競爭者中脫穎而出,成為最後二十名強者。殘酷的是終點只有十二個席位,她們之中必定有八人會落選。
  此刻其中一名黑長直髮,秀外慧中的美少女,大腦一片空白,神思不知飛往何處,沒有認真聽江口的說話。腦中所思所想,盡是舞台以外的事。
  「……所以,今晚並不是結束,而是新的傳說的開始……」
  那名少女內心十分複雜,她既想被選上,成為十二名優勝者之一;同時她又非常抗拒,隱然希望自己落選。
  左右為女下,體香與餘熱讓「她」好生不習慣;左右為難下,思緒反覆煎熬。
  此時此刻,江口終於聽到眾人熱烈的訴求,如願拆開信封,逐個唸出信紙上的號碼。
  「15號!」
  「17號!」
  「20號!」
  「21號!」
  「4號!」
  「2號!」
  「7號!」
  「18號!」
  「22號!」
  「9號!」
  「11號!」
  江口簡直是斷句奇才,每一個號碼之間,都惡意停頓半分鐘。既讓鏡頭捕捉叫到號碼的參賽者上台,又掌控整個節目的氣氛。需知優勝者只有十二人,當數字越唸越多,代表名額越來越少。
  當唸出第十一人的號碼後,台下只餘九名參賽者。
  現實是殘酷的,九名參賽者中出一位幸運兒,能夠擠上舞台最後一席。
  「最後一人是……29號!」
  29號?
  不就是自己的號碼嗎?
  心中忐忑不安的少女,聽到江口唸出自己的號碼時,還懵懂地眨眨雙眼,誤以為自己幻聽。非得要等工作人員提點,才慌張離座。於萬眾矚目下,三魂不見七魄的步上舞台。
  明明是步上階梯,卻像踏下海洋,一步比一步艱難沉重。
  致尚未在天國的雙親:孩子不孝,出道成為偶像,開始從事藝能活動了。
  藝能活動並非甚麼見不得光的工作,問題是……
  「等等……我……當選了?真的沒有搞錯嗎?主持和評審都瞎了嗎?我怎麼可能真的會當選啊……」
  少女會連番發出直敲心靈的問題,皆因「她」是見不得光的存在。
  「她」是一個男人,染色體是XY,在興奮時瞳孔會放大的正常人。
  那麼容我們把時間往前撥動,先倒流回去數個月前。
  公元2026年,3月17日,早上十時廿七分。
  當「少女」尚是「少男」時,其姓名叫皇甫謐。
  他是一位思想健康、心理正常、積極向上、樂觀進取、充滿朝氣的年青男生。
  年齡16歲,身高為172cm,有一點肌肉。他的臉容深邃,黑頭髮黑眼睛,算是長得有點帥氣。
  當天他背着行囊,拉着行李箱,走在東京都文京區的街頭上。外貌不會過於顯眼,同時又散發出一股特殊的氣質,吸引一些少女的目光。
  皇甫謐心情十分輕快,因為從今天起,終於能夠住在東京了。
  身為宋日混血兒,父親在日本經商,母親是日本人。過去長居京都,從小到大都在那邊生活升學。
  京都是好地方,充滿歷史及人文的氣息,可是皇甫謐並不喜歡。他最喜歡看動漫畫,玩電子遊戲,聽偶像音樂。奈何這些東西,都主要集中在東京。
  過去為出席同人祭典、搶奪某間店舖的限定特典,以及偶像的演唱會等等,特別乘搭列車前往東京。來回車費及租住酒店的費用以外,還得犧牲時間,費時失事。
  在日本,幾乎一切好康都高度集中在東京,搞得京都好像是鄉下地方,與一切熱門活動無緣。故此從很早以前起,他便夢想搬去東京居住。
  雙親當然不可能因為孩子這白爛的理由,就舉家移居東京。那麼退而求其次,爭取遠赴東京升學,自然可以合情合理合法地搬去那邊居住。
  母親第一時間反對,不過父親卻點頭同意。中年男子遙想當年,自云年青時也是很早就離鄉背井,出外闖蕩一番事業。
  「男兒應該志在四方,一個人學會獨立生活也是好事。」
  不,父親誤會了。皇甫謐只是志在東京,方便搜購動漫畫與追蹤偶像罷了。這個想法絕對不會宣之於口,永遠鎖在心中。
  由於有父親支持,「志在東京」的計劃非常順利。父親為孩子安排東京的住宿,更承諾每月撥出一定金額的零用錢。
  如願往東京出發,而且一個人在公寓生活,讓皇甫謐開心得好幾天睡不着覺。他感覺到自己自由了,開始幻想搬進公寓後,第一時間在牆壁掛滿偶像的海報,日夜播放偶像的歌曲,不斷在房間練習打Call。胡天胡帝,都不會有人阻撓說嘴。
  「文京區目白台1丁目1-23……」
  離開列車站後,沿着河流一直走。依賴手機的地圖軟件導航,向事前租住的公寓出發。
  皇甫謐記得中介給他看過介紹文件,即將入住的公寓名為白金莊(しらかねそう)。鄰近自己就學的高中,附近環境優美,設施完備,是一流的好公寓。
  從地圖可見,白金莊位處文京區的繁華地帶,前面一依帶水,左有傳統造景花園,北望有一個小公園,再往上還有一個運動公園。鄰近有不少食肆及便利店,距離早稻田列車站更只有四分鐘的路程。
  遵照導航指示,皇甫謐在三分鐘後,便抵達白金莊正門外。
  皇甫謐用心觀賞自己的「新居」:圍牆內的公寓,只有三層之高。公寓外觀看起來普普通通,但仔細一看卻是精美設計,簡約而不失華麗。外牆採用白色的磚石,顯得非常乾淨明亮。它的建築風格和周圍的環境完美融合,獨立而不突兀,充分沉澱着美的和諧。
  透過正門的欄柵,看見入面有一個小花園,種植各種色彩繽紛的花朵,彷彿一個小小的天堂,讓人感到舒適和自在。
  花香拂臉,送來一陣鶯燕之語,縈迴在皇甫謐耳邊。公寓內似乎有年青少女,嘻嘻哈哈地打鬧,傳出陣陣快樂的聲音。
  「一定是和我一樣,在附近唸書的女學生!唉呀,搬進去之後,就可以像漫畫般,一不小心下與她們發展各種關係……」
  哪位男孩不懷春,皇甫謐亦一樣。步入青春期後,便幻想有一位女朋友。
  可惜幻想終歸是幻想,沒有女朋友的日子等於實際年齡。正是聞者心酸,聽者流淚。
  「哼,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皇甫謐隨便唸些詩句,壯大膽子,修理一下髮型,以最帥的身姿,按下白金莊的門鈴。
  「是!你好!請問有何貴幹?」
  一名美女走過來,皇甫謐努力克制自己的衝動,休得在對方面前暴露出禽獸的一面。他從懷內取出一份信封,故意讓信封遮蔽視線,避免與對方那副傲人的身材對峙:「妳好!我叫皇甫,是租住貴莊的新租客,這是簽約的合同副本……」
  在京都那邊,相關中介已經幫忙辦理一切有關程序。他只要拿着文件上門,自然就能夠入住。
  那名美女認真翻看文件,露出疑惑的神色。望望文件,又望望皇甫謐。
  「呃?那個……」
  「是?」
  「那個……皇甫同學租住的不是敝莊。」
  「……甚麼?」
  那名美女似乎在憋着笑意,卻努力地擺出專業的笑容,以客觀的態度說明道:「合同上寫着的是白川莊(しらかわそう),而不是白金莊。」
  在那一瞬間,皇甫謐差點腿一軟,仆倒在地上。
  「わ」「ね」不分啊!搞屁啊!差之一字,謬以千里!可惡的日本人!怎何要設計如此容易令人混淆的假名?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