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最強賢者,只想當配角】第八.五章 助人的心情

夜煌權 | 2023-02-06 19:43:24 | 巴幣 0 | 人氣 101


  在遊樂場裡待上將近兩個小時後,我跟達頓才肯從裡面走出來。

  「嗯~~啊啊~~實在是太好玩了!」

  「不能同意更多了。」

  不知道是不是第一次玩的這麼盡興了,一出遊戲大廳後身體就莫名的感受到緊繃,需要不斷地做伸展運動才能達到舒緩的效果。

  「話說回來最後到那個賽車遊戲,那個垂直彎道跑法是你自己想到的嗎?」

  畢竟靠著甩尾然後360度轉圈過那個彎道實在是非常不容易。

  「嗯...國中時曾經跟同學來跑過一次,在那之後就有這個想法了,不過第二次自己來的時候失敗了。」

  「所以你這是第二次嘗試這個跑法就成功了!?」

  「是啊!沒想到居然成功了呢!」

  達頓非常高興的用勝利V的手勢向我傳達他成功的心情。

  在那之後我們雙方因為沒有固定的行程,所以就開始在附近漫無目的的亂逛。

  「原來還有這樣的地方啊......」

  與剛剛的商店街不同的是,這邊只有零散的店家,但中間有個噴泉公園可以供大家休息遊玩。

  「不知道那裡的坡道可以上哪裡去呢?」

  在距離公園不遠處的地方有個坡道,而坡道上面有什麼我跟達頓其實都不是非常的清楚。

  但是礙於今天的時間有限,即使好奇坡道另一端是個什麼樣的地方,也沒有辦法立刻過去查看。

  「老大......你看那邊。」

  「嗯......怎麼了?」

  我朝著達頓的指引方向看去。

  坡道上出現了一個人,由於距離有些遙遠,因此無從得知坡道上的究竟是男人還是女人。

  坡道上的人小心翼翼的從坡上慢慢的往我們這邊走來。

  「是一位老奶奶呢!」

  「是啊!但她手上的東西有點多阿!」

  原來達頓在關心的是這個啊!

  老奶奶手上的確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說實話,連我看了都開始為那位老奶奶捏一把冷汗。

  然而沒多久我跟達頓擔心的事情發生了。

  老奶奶一個重心不穩整個人向後傾倒,手上的東西全部開始往山下開始滾動。

  看到這個景象我跟達頓身體已經先做出了反應。

  「土牆!老大剩下拜託你了!」

  率先反應的達頓用魔法從地上建造了一個高度不高的土牆,盡管土牆不高但還是成功將滾落下來的東西全部擋起來。

  「你們這些東西乖乖的回到主人身邊吧!」

  我同樣也使用了土魔法,同樣的也只是稍微改變了一下地形,讓滾落下來的物品一個個回到老奶奶身邊。

  「這感覺就跟輸送帶一樣呢。老大你真厲害。」

  確認全部都已經回到老奶奶的身邊,我們停止了魔法並迅速的來到老奶奶的身旁確認狀況。

  「老奶奶,妳沒事吧!」

  「哎呀...真的是謝謝你們啊。你們......」

  老奶奶似乎想要說什麼,但並沒有說出口。取而代之的是她不斷地在打量著我們。

  「我們是德魯特學院的學生。我的名字叫做艾尼賽斯•達頓。」

  「我叫維納•瞬。」

  「這樣啊!謝謝你們。」

  隨後我跟達頓幫忙把老奶奶身上的袋子送到坡道下後,我們就跟她揮手道別。

  內心的成就感不斷由內向外溢出。

  這種感覺還是第一次呢。跟之前的訓練不同,這次我感受到與以往不同的感覺。

  所謂的助人為樂就是這種感覺吧。

  「喂!那邊那兩個過來幫忙一下!」

  「好的!」

  大概是看到我們兩人出手幫忙的緣故吧!

  其他人看到了也紛紛向我們請求幫忙,雖然有些看起來一個人就能解決的問題,但既然已經向我們請求協助了,而我們也答應下來了那也只好幫忙到底。

  ∆∆∆

  一天的時間就這麼簡單的渡過了,考完試後的日子正好是假日。

  因為段考的原因學校也沒有出什麼回家作業讓我們練習,想要出去玩是沒有問題,但現階段也完全想不到要去哪個地方玩。

  「好像只剩下在家的選項了......」

  但在家裡要做些什麼呢......

  ......

  ......

  ......

  我穿上了外出用的衣服,走出大門......會想出待在家裡發呆的我腦子可能已經開始不正常了。

  「但走來外面也完全不知道要去什麼地方...」

  說是這麼說,但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自己已經走到離家不遠處的公園了。

  與昨天的公園不同的是這個公園面積非常小,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位置的問題,這個公園每次都有非常多人來這裡運動。

  總之就是能活動的範圍其實沒有想像中的廣大,一個慢跑可能就需要繞過不少人才能跑完一圈。

  因此來到這個公園除了散步之外,就只剩下一些不會波及到其他人的運動了。

  不過,今天本來就沒什麼事,在公園散散步其實也不錯。

  說是這麼說但內心還是希望做一些事情讓自己不會無聊。

  「哎呀!這下該怎麼辦呢?」

  在散步的途中聽到了這樣的一個台詞。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昨天的影響,我下意識隨著聲音的方向尋找講這句話的主人。

  最後看見一個中年男子與一個年紀還很幼小的小孩站在一個大樹旁邊苦惱著。似乎是爸爸帶著小孩在公園玩耍的樣子......

  「請問怎麼了嗎?」

  我抱持著好奇的心態詢問了這對苦惱父子。

  「啊......其實...那個......」

  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的中年男子,他的眼睛不斷的向上看,似乎正在示意我試著自己去理解發生了什麼樣的狀況。

  我隨著中年男子的眼神看去,看到樹上正卡著一個紅色的圓盤。

  「其實...我跟我兒子在玩丟飛盤結果一不小心就把飛盤丟到樹上了......如果是卡在樹枝位置那還好我還可以撿,但飛盤是卡在這個尷尬點......」

  「嗚嗚嗚......我的飛盤......!」

  中年男子正在努力解釋自己拿不到飛盤原因,而他的兒子似乎非常的珍惜這個紅色飛盤。

  沒辦法了。

  「我來幫你們拿吧。」

  「欸!但是......」

  「沒有問題,我有辦法可以將飛盤拿下來還給你們。」

  「真、真的嗎?大哥哥!」

  「啊啊!包在我身上吧!」

  我對著小弟弟比出了一個大拇指。

  要把飛盤拿下來不是一件難事,但問題是該用什麼樣的方法(魔法)來拿下來呢?

  重力轉換魔法?還是漂浮魔法?

  如果使用重力轉換魔法的話怕是如果有一陣風突然吹過來,飛盤很有可能更難拿回來。

  如果使用漂浮魔法的話則是會擔心會不會有鳥類突然將飛盤給劫走......

  果然只能賭一把了。

  飛盤在我的魔法的影響下慢慢的飄了起來,確認四周沒有鳥類會來搶奪飛盤後,我將飛盤還給一旁還在感動的小弟弟。

  「謝、謝謝大哥哥!謝謝,真的是非常謝謝你!」

  「哪裡哪裡,你能拿到你的飛盤就好。」

  看著他人高興的表情,對我來說就是最大的鼓勵了。

  「真的是謝謝你,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才好。」

  「下次跟孩子遊玩時注意力度就好。」

  「啊啊!話說回來,剛剛那個就是魔法嗎?」

  「對啊對啊。大哥哥你是用魔法將飛盤拿下來的嗎?」

   小弟弟與中年男子似乎都第一次看到魔法,對於我使用魔法將飛盤拿下來這件事感到非常的感興趣。

  這世界雖然是有魔法世界,但還不是魔法的使用度那麼的普及,通常都是已經開啟魔力的人才能夠使用魔法。而沒有魔力開啟的人也就只是過著一般人的生活而已,但他們對於魔法的好氣心肯定是存在著。

  所以魔法並不是什麼嚴重的禁術,分享給他人知道也不會發生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

  「對啊,這就是魔法喔!首先你要像這樣......」

  我開始講解起魔法的知識,以及使用魔法時的基本動作。

  對於第一次認識魔法的小弟弟與中年男子,有模有樣的在模仿著我的動作。

  不過,就像我剛剛說的。只要沒開啟魔力就無法施展出魔法,所以不管他們學的有多像,只要魔力沒有開啟他們也就無法使出魔法。

  「話說回來,還沒詢問你的貴姓大名呢!」

  「對啊對啊,哥哥幫了我們這麼多忙,我們卻還不知道哥哥的名字呢!」

  這對父子不知道是不是出於好奇,還是說這就是幫人的基本動作,他們似乎都會很想知道對方本名。

  「我的名字叫做維納•瞬」

  不過,對我來說報姓名這件事情沒甚麼好隱瞞的就是了。

  「瞬哥哥,總有一天我會變成像你一樣嗎?」

  小孩用那一閃一閃發亮的眼睛看著我,我的內心突然出現了史無前例的動搖,要是我說真話很有可能會打碎這孩子的夢想。

  現在的我已經不知道要對這孩子說真話還是假話了。

  「嗯!總有一天,你一定可以的。」

  我只能違背自己的良心這麼說,內心就像是被刀割了一樣,非常的難受。

  現在想想我從小到大似乎沒有說謊過半次呢。

  ∆∆∆

  在公園閒晃的差不多後,我就回到了自己的住處,經過一番打發時間後,一天的時間就這樣被我消磨殆盡,同時也迎來了上學的日子。

  普通的上學日......不對,教室的氛圍呈現了一種還在放縱自己的狀態。

  「啊,瞬早安!」

  「嗯,早安,達頓......」

  我盯著已經在位置上表情一片祥和的達頓,時不時還能看到他在傻笑的樣子。

  看來奇怪的不只教室的氣氛,連他也跟著變奇怪,還是說其實沒有跟著變奇怪的只有我 而已?

  「阿勒,老大你怎麼了?」

  「啊...不,沒什麼...」

  或許也只是我的錯覺也說不定。

  達頓心情時常這樣也是有的事,或許怪的人只有達頓也說不定。

  「啊!早上好,多納格君。」

  一直都很早到的副班長--維美,在別人眼裡是個盡手職責的相當了不起的副班長,但是最近的她一看到多納格就像是普通的女生一樣會跑去他身旁聊天。

  「早安,萊卡羅恩。」

  「真是的,不是都說叫我維美同學了嗎?但是上禮拜的學習會...謝謝你教我...」

  維美帶著染紅的臉頰向多納格表達謝意。

  他們似乎在考試前還有舉辦一場讀書會,至於什麼是讀書會呢?

  老實說,我想當好奇。

  「不客氣,維美同學。」

  「---!!」

  維美的臉比剛才還要更紅了。

  「嗚哇!完全就是戀愛中的少女。」

  「這句話要是不小心被她本人聽到你小心被誅殺阿。」

  「欸~你就不想救救朋友嗎?」

  「看情況,但你放心假如真的發生了我會眼睜睜看著一切的,至少有個證人在。」

  「惡魔!」

  之前在學校附近不小心看到有同齡人的對話也是如此,因此就把這個聊天方式給學起來了。

  最近跟達頓的談話已經越來越有那種感覺了,能跟朋友之間這樣相互損害對方的談話也是一個相當不錯的體驗。

  「阿,米莉安老師妳來啦!」

  隨著上課鐘聲響起,米莉安老師慢慢的走進班上,或許是因為大家已經相處了將近半年的時間,對老師的態度也慢慢變成了像朋友一樣的相處模式。

  「關於你們這次的期中考部份,成績會在下禮拜才會公佈出來,所以現在別跟我確認期中考的事情。」

  大概是已經猜到班上這不尋常的氣氛,米莉安老師直接將同學們的疑惑全部說了出來,以防同學們事後在詢問類似的問題。

  「還有,這堂課結束後,維納•瞬同學以及艾尼賽斯•達頓同學,下課後直接到我的辦公室來。」

  突如其來的點名,同學們的目光全部集中在我跟達頓身上,要說我沒被嚇到那是不可能的。

  「老大,我做錯了什麼事情嗎?」

  我哪知道啊!

  我自己也被點名了欸!

  「好了,其他同學準備上課了。」

  老師的拍手聲重新將同學們的目光回到了黑板上,關於魔法的課程也隨即開始。

  「今天要講的是屬性魔法......」

  屬性魔法,顧名思義就是擁有屬性的魔法,而一般常見的屬性有水、火、土、風、冰、光、闇等,只要是大自然中能看到或感受到的都會變成一種屬性。

  至於一般的魔法師能夠使用多少的屬性魔法呢?

  答案是沒有限制。

  一個人身上可以有很多種類型不同的魔法,因此習慣使用火魔法的達頓會使用『土牆』這種土屬性才有的魔法也是合情合理的。

  但屬性魔法跟攻擊魔法還有防禦魔法一樣是需要大量的學習,因此很多人都只會去鑽研一種屬性的魔法,而第二種屬性魔法就只會學簡單類型的來進行輔助。

  而這堂屬性課程老師也講解了將近50分鐘的時間,雖然每堂課程表定上都是50分鐘,但不知道為什麼有些課程會覺得時間過得非常慢。

  要不是因為剛才的點名讓我在意的不得了,不然我很有可能跟之前一樣沒有心力去聽課。

  最後宣告課程結束的鐘聲隨之響起

  ∆∆∆

  「你們知道我找你們來的原因是什麼嗎?」

  「抱歉老師,我不知道。」

  「額......老實說,我也不知道......」

  我還真沒印象我有做過啥壞事,上禮拜考完試之後就陪達頓一起去遊樂中心,之後就回家了。

  我真想不到這之中有什麼是違反校規的事情。

  如果去遊樂中心是違反的事情,那被叫到辦公室的就不會只有我跟達頓了。因為當時還有其他同學在那間遊樂中心裡,所以不可能只有我跟達頓而已。

  「上禮拜學校收到了很多來自民眾的感謝信。而信中有提到你們,所以身為班導的我需要了解一下情況。」

  信...?民眾...?

  「啊...!」

  我想到了我跟達頓可能被叫來的可能性。

  「上禮拜我跟達頓確實幫了一些民眾的忙,畢竟只是舉手之勞而已,所以我們當時覺得沒什麼。」

  達頓附和般的點點頭。

  不過幫忙那些有困難的人真的只是舉手之勞而已,對我們來說並沒有要求他們要給予什麼回報。

  「呼,那就好。雖然說是感謝信,但我還是有點擔心你們是不是有威脅他們什麼的,既然什麼都沒做那我就放心了。」

  米莉安老師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她很慶幸自己所預想的事情沒有發生。

  不過,老師是有多不信任我們...居然把我跟達頓想成這個樣子。

  「啊啊,我這麼說不是因為不相信你們,只是曾經有發生過類似的事情,因此我們這邊都會進行求證的動作,還希望你們不要誤解。」

  察覺到自己的發言剛才有些失言,米莉安老師趕緊補充她會這麼做的原因。

  確認好事情後,大概是已經想不到要詢問我們什麼了吧。

  一陣沉默讓我跟達頓很是尷尬。

  「啊啊,等等 別急著走嘛。」

  在我跟達頓決定離開辦公室時,米莉安老師像是想到了什麼事情,又將我們兩人攔了下來。

  「你們兩人應該都沒有加入甚麼社團活動吧?」

  「社團嗎?我沒有。」

  「我也是,暫時沒有出現有興趣的社團。」

  社團的話,雖然我有想要加入的打算,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出現讓我有興趣的社團出現。

  「那這樣的話我這裡有個方案你們要不要聽一聽。」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