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印度神話同人系列-月神的劫難(151)

Cynthea | 2022-06-30 15:04:12 | 巴幣 6 | 人氣 38

連載中竺語梵說--摩訶篇
資料夾簡介
主軸是濕婆的成家故事

  負傷未癒,這段奔跑使得薩蒂氣喘吁吁,她只得停下,扶牆喘氣,看著姊姊們先行離去,她看到不遠處有許多人聚集,有更多人漸漸也往那個方向去。

  薩蒂堅持住身子,再往前行時,她聽到了雷聲。

  不是雷聲,她緩了一下,仔細聽出那巨響與響雷的不同,雖是跟響雷一樣驚天動地的聲響,它沒有響雷在天空的迴盪,剛那響聲會使人誤以是-天將崩裂。

  接著又一個異象出現,神秘的巨大氣流將薩蒂衝往牆上,她身子孱弱無法抵擋,只能待壓制她身體的氣流消去。

  她看了四周,似乎沒有其他人同受到這般「攻擊」,有的天神只是朝她怪異的瞧了一眼,而她家裡的侍從則是在發現她情況後,趕緊過來扶起她。

  奇怪,為什麼只有她遇到這種事?

  「薩蒂公主(她家的人,會如此喚她),您千不該離開床到這兒來,主人現在正在動怒呢。」幸好來的是一個動作機靈的侍女,她不但扶住了薩蒂有些搖搖欲墜的身體,還能替薩蒂重新披好披風,紮綁了結,能將底下的睡裙裹個嚴實。

  「現在情況究竟如何,父親會怎麼懲罰他們?姊姊如何了?月神錢德拉呢?」薩蒂受到怪異氣流的襲擊後,臉色變得更加蒼白,腦海中有個聲音鳴鳴作響,一切種種恐怕都是不好的預示。

  那扶住她的侍女,眼神黯了些,先是輕輕嘆息一聲,然後告訴薩蒂先回去休息,今晚別滲和這個事比較好,語氣中甚是無奈。

  「到底怎麼了?姊姊她們果然被父親責罰了嗎?」薩蒂向侍女尋求不得答案,只得再度往那聚集處走去,任憑誰也攔不下她。

  她注意到,人群變得安靜,只剩小聲交談的私語,還有驚駭的抽氣聲……在場的天神多是驍勇擅戰的戰士,能讓他們感到驚駭的畫面是什麼?

  推開人群,薩蒂終於擠到前面些,她聽到了姊姊們的聲音,可是她們喊得聲嘶力竭,都在喊著:「夫君。」

  「錢德拉……」身為作戰伙伴的天神,亦對眼前的事實不勝唏噓。

  原本俊美絕倫的風流之神,月亮之神錢德拉瑪,毫無知覺地躺在地上,面容變形、半身毀壞,他的凡胎之妻們伏在他的身邊號淘大哭。

  「為什麼?」薩蒂終於看到了月神的慘狀,還有姊姊們的悲傷,她左盯右看,發現父親表情氣憤,母親則是滿面愁容,兩人都沒有要前去安慰悲痛的女兒們。

  此時,天帝因陀羅似乎小聲先與天神導師祭主仙先說了什麼,兩人再去問達剎生主。

  達剎生主冷靜地回答天帝一方的疑問:「他沒死,我不會讓我女兒成為寡婦,但他半死不活,從今以後,他再也不能挑選妻子的陪伴,只有被妻子挑選的份兒。天帝,我必須遺憾地結束今夜的迎賓宴,祭祀明日照常舉行,請各路天神盡早休息吧。」

  達剎生主轉身,那身披的紅黃披帛隨之擺動,宛如無情地畫出他與仍在嚎哭女兒間的界限,他無法原諒月神,無法原諒改變信仰的盧西妮,亦無法原諒與之一同暪騙他的其他女兒。

  都是背叛!

  普拉蘇提夫人做不到丈夫的狠心,她面如死灰地站在原地,看著悲痛的女兒們不能自己,盧西妮跪爬來她的腳邊,緊抓母親的裙角,哀求母親的原諒,並請求母親幫幫她的丈夫。

  「盧西妮……妳真是太讓我們失望了。」普拉蘇提夫人本想彎腰抱抱女兒,可是她不想再傷害達剎生主,今天她必須與自己的丈夫同一陣線,她最終狠下心,撥開了盧西妮緊抓的手,轉身向她丈夫的方向行去。

  「姊姊們。」薩蒂冒出來,她低身與伏在月神身上的姊姊們相擁,從此之後,她的姊姊們大約每夜都會這般哀痛。

  有的人開始責怪盧西妮,但無人能真正推卸責任,因為她們向父親隱暪盧西妮的事亦是同罪。

  周圍不相干的人逐漸退場,無人敢上前去,現在去關心月神一家,無疑是要與達剎生主作對,達剎生主的仙人之力,在場的都算是見識到厲害了。

  法拉妮哭到不能自己,聲淚俱下,她告訴薩蒂:「父親詛咒了我們的夫君!讓他成了活死人!」

  盧西妮在一旁痛哭流涕,她跪伏在月神腳邊,吶喊:「是我害死了你,吾愛……我萬死也難以贖罪呀……要何時,何時我的罪業才能贖清?吾愛,我從此再也不配得到你的愛……我願去向父親說,讓我替代你,我去說,我去說……」盧西妮竟然說出要替代月神受罪的蠢話,其他姊姊馬上攔住她,要她別幹蠢事,說她此舉只會惹得父親更生氣,對月神無益。

  「詛咒一但發出,就連父親也收回不了,我們只能用餘生在陪伴夫君……永生懺悔……」阿舍畢尼失了魂般坐著,瞪大著眼看著五官扭曲的月神,她淚流不止,還說:「我的罪業太重,是我忌妒與修為不足,才害得姊妹們,還有我此生的至愛遭逢不測,我才是那個該替夫君受過的人……可是,沒有任何人能幫我……不死甘露也救不了我們。」

  原來靈藥甘露,號稱能消除萬惡業的不死甘露,竟無法消除仙人所投之的惡業?

  這個事實,敲響了狂妄的提婆天神的警鐘,他們不可一世太久,沒有想到飲下甘露竟還會有這麼大的弱點?

  從此,任何一方為想制衡天神,只需熬過仙人修行,便有機會積攢傷害天神的力量……

  可想而知,天帝因陀羅接下來要與祭主仙人討論什麼了。

  法拉妮伏近月神的臉,親吻了月神潰爛、不再光潔的額頭,雙手環抱月神的頭在懷中,月神此刻若有知覺,他會不會明白每個達剎約尼妻子,原來都有深愛自己丈夫的方式?

  「我們該去求那羅延世尊?請祂指引我們消除業障的方法?」其中的一個姊姊說了,現在她們可以選擇環抱在一起哭泣,或是一起振作面對。

  除了她們彼此以外,其他的家人已經無情拋棄了她們……「姊夫」七仙人也不會出手幫她們,更別提哪位天神了。
  「薩蒂,妳不應該待在這兒,回去吧。」阿舍畢尼稍整了情緒,她是長姊有該擔的責任,她推開了薩蒂,要與其他妹妹們共商後續之事。

  「不,姊姊,讓我陪著妳們吧……」薩蒂堅持留下,已無太大心力去說服妹妹的阿舍畢尼,只好由著她,讓她跟著。

  月神的妻子們小心把動彈不得的月神,搬離了達剎生主的宮殿,撞見的人有的以為她們要去燒掉丈夫的身軀,以解脫他的痛苦。只是這樣她們就成了寡婦,餘下的一生再無色彩、無歡笑。

  薩蒂走在後面遠遠跟著,她猜想姊姊們是想回月宮,所以現在要去召出月神的坐騎神獸,憑她們的力量穿過天界大門。

  薩蒂看到盧西妮姊姊落了單,看來她是有些被冷落了,於是薩蒂走近了她,內心猶豫了一陣,還是將懷中之物還給了盧西妮。

  「是我的信物!怎會在妳手上呢?」盧西妮的哭臉上,短暫出現了笑容,她感激薩蒂還她丟失的菩提子。

  「我在淨身時,從河中撿到……我並不識得此物,是法拉妮告訴我後,我才知這可能是妳的。如果這麼重要,妳就別再用丟了,姊姊。」薩蒂心裡很複雜,可是她不會跟盧西妮說更多,現在不是時候。

  盧西妮一臉懷念地握著這菩提子,她告訴薩蒂自己的信仰之路:「我本來是為多了解丈夫一點,才做出選擇,可是後來……我照著丈夫說的,去了解摩訶大天(濕婆)的事,我發現祂與父親同我們說的,完全不同,濕婆是宇宙的奧秘,是智慧……每顆靈魂都有自己傾向的一面,三相神反映著所有面相,而我的靈魂,正好是朝向大天的,所以我才會與夫君最契合……我們的靈魂是相似的,薩蒂……所以我自私的以為,只有我們一塊兒,才是天造地設……我顧不上姊姊們了!我錯了,我錯了……」說至此,她又開始抽噎,回想過去自以為的美好,她感到痛苦。

  「妳後悔了嗎?姊姊。」薩蒂挽住盧西妮的手,眼看著隊伍已進林子中,看起來目的地快到了。

  「選擇自己的主神一事,我絕不後悔,我與夫君之間從無虛偽之事,只是我不該妄想暪著父母,若是我不回來,一切都不會發生。」盧西妮邊說邊卸下身上的首飾,她想好了。

  「妳做什麼呢?」薩蒂從地上撿起剛被丟下的耳飾,盧西妮又將額飾丟下。

  「我是苦修僧的信徒,就該過著清苦的生活,薩蒂,我要向我的主神進行苦修,求慈悲的主救救我可憐的丈夫!」盧西妮拔下了鑲著藍寶石的手環,腳上的黃金鍊也被她丟下,髮飾上的東西一一被除去,薩蒂阻止不了她。

  「盧西妮,妳不要再任性了!」阿舍畢尼發現妹妹脫隊,回頭來找,又見盧西妮全身的模樣,不禁動怒,以為她在任性搞亂,後來她聽見她要對濕婆神苦修時,大為震驚。

  「我本是苦修之神的信徒,一生必是充滿苦修的。姊姊,妳們好好護送夫君回月宮,我要待在這裡贖罪業,夫君一天不醒,我一天不停止苦修,總有一天,夫君會像從前一樣,前來找我,然後邀我去夜空散步……這個信念會支持著我,我不會辜負它,快走吧,姊姊們。」盧西妮推開了所有人,續行卸除飾物的動作。

  「她最天真……也最固執。」法拉妮搖搖頭,對此無可奈何,她要阿舍畢尼放棄嘗試。

  阿舍畢尼待在原地,對其他人的話毫無反應,她再將目光放在了形同活死人的丈夫上,剎那間,眼眸中一絲閃過,她此生都不曾有過的想法,卻有可能是唯一的解藥,她做出決定了。

  「一家人,就該團結……我們的罪,就是沒有一體同心。」阿舍畢尼突然冒出這話,其他妹妹們不明所以。

  阿舍畢尼站到了盧西妮身後,也開始卸下身上的首飾,所有人大吃一驚。

  「我也要向摩訶濕婆苦修,不論祂是不是父親的敵人……我現在做不了『達剎約尼』,我是月神錢德拉瑪的妻子,我要救我的丈夫,我要與我的男人站在同一條船上!我要為夫君苦修,直到夫君醒來,邀我在夜空散步……」 阿舍畢尼與盧西妮相望一笑,她們是親姊妹,亦該是同甘共苦的戰友。

  「瘋了,妳們都瘋了……」法拉妮震驚地大喊,不自覺往後退了幾步,不料,又有其他姊妹竟也加入阿舍畢尼的行列,說她們也要向濕婆苦修……一個接一個,最後,只剩法拉妮了。

  薩蒂湊近了法拉妮,扶住她的肩,一時無語。

  「妳們每個都要背叛父親嗎?」法拉妮質問她們。

  「我們只想救我們的丈夫,法拉妮,我們不會勉強妳……月神的妻子與『達剎約尼』的擔子都太重,若只能擇一,我們只能遵從自己的心。」現在願意苦修的姊妹們眾多,阿舍畢尼領著姊妹們繞著月神環坐,盧西妮率先吟唱了一段關於摩訶大天的禱文,其他人只能在心中禱告,因為在此之前她們大多都未曾學習過關於濕婆的祭祀。

  薩蒂雖然站在法拉妮身邊,一邊安慰著失望傷心的法拉妮,可是她一邊留神聽著盧西妮的吟唱,她從中聽到了些許濕婆的事蹟,這竟也能使她心怦怦直跳,她聽得入迷了。

  不速之客出現,中斷了這個儀式,深夜的林中有潛藏的危險,所有人拉高了警覺面對那個陌生人。

  除了薩蒂,她認得那個人。

  「食乳身仙人。」薩蒂出面,恭敬地合十拜了她的救命恩人,他是曾從火神毒手中救出她的濕婆信徒。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