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印度神話同人系列-嫉恨(150)

Cynthea | 2022-06-26 02:39:04 | 巴幣 4 | 人氣 60

連載中竺語梵說--摩訶篇
資料夾簡介
主軸是濕婆的成家故事

  那會兒在天界的後宮,天帝因陀羅摟著某個天女(神妓)的纖腰,用厚實的掌心上那許多練武的粗繭,滑過天女細嫩的肌膚時,他總會有些奇妙的觸感,那種感覺讓他興奮,聯想到用原始的野蠻征服比他軟弱的,他總能得到很大的滿足。

  所以那些被他寵幸的天女,往往過後身上充滿肆虐的印記,而當中有不少天女亦著迷於天帝的這種寵幸方式,帶給她們最大的激情。

  天女雖是「眾神的妻子」,但她們是不可能得到提婆天神的愛的,只求讓彼此的身體感官得到最大歡愉,天女的「天人五衰(神輝耗盡而消失)」比提婆天神還要快速,通常發生於不被任何提婆天神「需要」的天女身上,印證了她們生來只是給天神當玩物的命運,提婆天神也從不把天女當正經妻子看待,消失了一個,還有其他個。

  需要時,誰來都無妨。

  很久之前,天帝曾長期使用一個叫優里婆濕的天女,後來她犯了事,就此消失,後來天帝再也不獨寵一個天女,喜新厭舊的速度更快了。

  完事後,天帝因陀羅退開了身,令身下的天女退開,他沒有像以前一樣得到滿足的舒展,只是仰躺在榻上,長長吐了一口氣。

  「陛下玩得可開心?」天后因陀羅尼(阿修羅名:舍質)氣定神閒地冒出來,走到了天帝仰躺的榻椅後方,天帝看著她的出現,哂笑一聲,答道:「也就那樣了。」

  因陀羅伸手對她招了招,示意她坐到他的榻上,故意用有些煩惱的表情說與她聽:「妳總是在一旁偷看,這樣有意思嗎?」

  天后知道天帝欲戲弄她,她倒也淡定,直接回道:「是你不讓我走。我只好在後邊喝酒,看好戲。」

  「我以為妳會忍不住加入,因陀羅尼,但妳從來不上勾。」天帝刻意失望地嘆口氣,一手摟住了天后的肩。

  天后的心裡滿是輕蔑他的觸碰,但她藏得極好,眼神裡沒有露出一絲一毫,還特意輕輕呶呶嘴,讓這個小動作落入天帝的眼裡,天帝以為他有捉弄到她,以此為樂。

  「您不開心,就拿我來尋樂,我習以為常。」天后刻意說得冷淡,表情出生份的感覺,這反倒使得天帝想回過頭討好她,天帝以為,天后懂他、在乎他。

  他大手一摟抱緊了他美豔絕倫的妻子,輕啄了她額上幾次,說了一些哄話,告訴她他的煩心事:「我的因陀羅尼唷,裝作什麼都不在乎,傲嬌得很……我許妳在我面前傲嬌,只有妳能如此,因為我深知妳是站在我這邊的……我們榮辱共存……因陀羅尼,妳說凡胎會不會有天只認月神或太陽神,而忘了有我這個天帝了?」

  原來,能讓天帝因陀羅耿耿於懷的事,還是他的天帝之位,他擔心凡胎過度看重其他神,崇拜其他天神後給了其他神更大的力量,終有一日凌駕於他之上。

  「我會不會力量衰退,忽然『天人五衰』?連不死甘露也拯救不了我?」因陀羅滿臉愁容,這些煩惱時時刻刻都在折磨他,他卻只對天后一人訴說。

  天后默默聽完天帝的擔憂,黑眸黯了黯,清冷地朝天帝笑了笑,她說:「何不直接殺了他們?」

  此話一出,天帝停滯了一瞬間,然後嗬的一聲笑了出來,他一手摀面忍著笑意說:「好妳個阿修羅……哈哈哈,竟然想得出這法子,簡單粗暴……可惜,這不成啊,我的好因陀羅尼,他們是九曜星主,又是凡胎賴以為生的天神,我若殺了他們,怕是會適得其反啊。」聽得出來,這條路他曾細細想過,理智上深知不可行,所以他不會衝動去做這種事。

  哪怕是他再嫉恨也不行。

  這時,天后又輕輕地哼了一聲,收起冷淡的態度,半用俏皮的眼神朝天帝看了一眼,天帝才意會過來:「你捉弄我是吧?」

  夫妻間的嘻鬧,讓天帝的警戒放下不少,天后看得出來,此時的因陀羅最容易被說動,所以她的時機來了,她細聲細語在天帝耳邊,透露了一個情報,乍聽之下,天帝不覺得這是什麼了不得的事,過了一刻鐘後,他有了能好好利用這消息的計畫。

  「能先打擊一個,是一個……誰讓他娶了那麼多凡胎貴女。他信奉摩訶大天(濕婆神)啊……之前好像是祂救了錢德拉幾次,本來月神都快死了……怎麼他那麼幸運呢?犯了錯就重生,還可以享有凡胎那麼多的祭祀之力?該消消他的威風了……」」因陀羅想好了,他定會派人去執行這個計畫。

  話鋒一轉,他再問起他的髮妻:「話說,妳又是怎麼留意這件事的?難道妳花很多心思在錢德拉身上?」他狐疑地盯著她。

  「他的妻子們很多,總有顧不上的那幾個,平時找人訴說些事也是有的,與她們交好的幾個貴族女子,總會有來我這兒嘮叨的時候,我不想聽,也聽到了。這本也不是什麼刻意隱瞞的事兒,只是也不會被特別注意,安排得當的話,這不失為一顆好棋子。」天后毫不避諱露出了她算計的一面,她與因陀羅相識時,他就知道她不是單純沒心機的女子,她一直是個有腦有膽識的阿修羅女,剛好還長得很美,所以因陀羅就要了她。

  因陀羅的計畫便是,讓月神的信仰影響他的凡胎妻子,惹怒達剎生主,因為達剎生主排斥濕婆的事早有跡象,原因不明,無妨。

  他找機會讓人去暗示月神的凡胎妻子們,去遵從自己的丈夫,支持他的信仰,才能成為稱職的妻子,那時盧西妮才剛承寵不久,她最天真,受暗示的影響最深,她下了決心親自告訴月神她要改信,月神果然深受感動,他從未要求過任何一個妻子這樣做,更換信仰是大事,堪比是斬別過去的自我,重生新的自我。

  其他的姊姊拒絕那些誘惑與暗示,雖然不得丈夫歡心,卻也不敢丟棄「達剎約尼」的自尊,讓父親失望。

  是的,事情發展還算在天帝的計算當中,他本就打算在大祭時,私下暗示達剎生主,有「達剎約尼」背叛他的事實,後來濕婆親自降臨在祭祀上,月神感動得出頭敬拜,他的大動作已引起達剎生主的猜疑,根本不用他再費工夫暗示。

  在達剎生主為眾神舉辦的夜間宴會上,他這個天帝隨口提了一下三大神同時顯靈的吉兆,話題自然而然繞到了,最難得見的大神-濕婆神身上。

  月神是在場少數信仰濕婆的天神,他說了,自翻攪乳海後,他便視濕婆神為唯一上主,但他不行苦行僧那套生活方式。

  「當然不能當苦行僧了,你那麼多凡胎的妻子,難道要她們陪你一同行苦修的清苦生活嗎?」因陀羅藉著酒意,把這玩笑說得清楚又大聲。

  這時人們竊竊私語著,「達剎約尼」怎可能苦行渡日,或是嫁給苦行僧這樣的話,現場沸沸揚揚地談論,達剎生主身為主人,漸漸地也收起臉上的笑容,他本來是為了破除這些流言,信心滿滿地叫出阿舍畢尼,是他嫁給月神中最大的女兒作為代表。

  「我親愛又懂事的阿舍畢尼,妳告訴大家,達剎約尼代表的信仰是什麼,妳們都是讓我驕傲的女兒,來,去告訴大家。」達剎生主說得頗嚴肅,然而他最後還是對女兒投以一笑。

  阿舍畢尼沒有如達剎生主預期的,馬上信心滿滿回答,她露出了怯色,還朝著月神夫君不斷相望,月神與她相望時,沒有給予回應,保持著沉默,看來是不在乎她如何應對。

  「阿舍畢尼?」達剎生主催促了她,她卻還是吱吱唔唔。

  普拉蘇提夫人不明白女兒的處境,於是溫柔地開導阿舍畢尼別緊張,可惜這舉動太令達剎生主不安,於是達剎生主不再逼問女兒,他質問月神,為何阿舍畢尼在他面前會一臉有苦難言,是否是丈夫沒盡好照拂的責任?

  「我給予她們,我所有的。」月神理直氣壯地答覆,他沒說謊,他一直給予妻子們最好的生活。

  「那你可有在精神上也給她們滿足?」普拉蘇提夫人想說的是,月神偏愛盧西妮的事,作母親的當然還是關心著所有孩子的。

  月神正色答道:「話不投機,難不成要逼我與她們每個都舉案齊眉?我自認已盡了最大的責任。」此話深深刺傷了除了盧西妮以外的達剎約尼妻子們,有人甚至偷偷掉淚,心裡的委屈憋到極點。

  「月神錢德拉!」達剎生主大聲喊道:「難道你想說,你大部份的妻子都只是擺設而已嗎?」他指向盧西妮,向月神最寵愛的妻子說:「盧西妮,妳就沒想過姊姊們的感受嗎?妳獨佔了夫君所有的愛,妳要姊姊們大部份的時間守活寡嗎?」

  達剎生主責問盧西妮時,月神出面擋在了她面前,護著妻子:「與盧西妮無關,是我最想與她待在一起,若要我說實話,我心裡的妻子,只有盧西妮一個。」

  聽見此話後的阿舍畢尼,一時失了分寸竟然掩面哭了出來,達剎生主氣得再對月神大罵,後又對盧西妮喊說:「盧西妮,妳曾是家裡最惹人疼的,我知道妳已習慣大家讓妳跟寵妳,可是月神的事,妳必須學習與姊姊們分享,妳聽懂沒有?」

  盧西妮聽著訓話時,心裡一時糾結,後來她鼓起勇氣,此生第一次反駁父親:「不可以,父親,我做不到分享夫君,他選擇了我,我們都無法勉強彼此的心去做不情願的事。」

  被女兒的反抗一時驚住的達剎生主,他看了看在場所有賓客,顯然今天家醜是摭不住了,當他看向那一團各個互相擁抱倚靠,面露難過、嗚咽的,被月神無情晾在一旁的女兒們時,他知道他今天是顧不上臉面了,他必須為女兒們討一個公道。

  「相處與相愛,是需要犧牲的,盧西妮。妳看看妳把姊姊們惹得多傷心。」普拉蘇提夫人勸誡著盧西妮,要她放下執念,聽從父親的話。

  盧西妮心急一時嘴快,回了母親說:「我當然有犧牲,我做了姊姊們做不到的,我……」話到嘴邊時,盧西妮才清醒過來,她不能說這個,不能說與父親聽見!

  「妳做了什麼?」普拉蘇提夫人追問女兒,可是盧西妮不肯再說。

  達剎生主命令月神要公平對待所有妻子,月神還在執拗,緊緊抓著盧西妮的肩,求岳父成全,一聲聲一句句都是他多愛盧西妮,終於惹得傷心人怒火中燒,說了不該說的話。

  「她做了我們做不到的事,父親,盧西妮為了討好夫君,改信了濕婆神!她理所當然與夫君最契合、最有話聊!」這一串話的後果是什麼,當阿舍畢尼回過神來時,已經來不及改口,所有人還在消化這顆震撼彈時,她才意識她多麼失態,犯了大錯,卻只能無助地跪地、捂嘴痛哭,嘴裡喊著:「喔,那羅延,我說了什麼……」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