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印度神話同人系列-淨身風波(144)

Cynthea | 2022-05-28 16:52:24 | 巴幣 6 | 人氣 46

連載中竺語梵說--摩訶篇
資料夾簡介
主軸是濕婆的成家故事

  大祭的當日清晨來臨前,凡胎女眷們會一起至山中的河水淨身,達剎生主一家人會再走遠些,到一條叫「穆瓦納河」的地方。

  那條河是山上的雪水融化而成,冰冷清徹,一般凡胎受不了用這水淨身,但達剎一族卻必須忍受,這是訂下的責任。

  女眷們除去所有裝飾,濃密的長髮垂披在後,全身裹上白布,裸露的足接觸到那冰冷時,還是不免在心中暗叫,仍只能死咬著發白的唇慢慢泡入冰水中,現在還沒有陽光,是信仰支撐了她們。

  普拉蘇提夫人領頭,先在水中跪下閉目禱告,她的女兒們才一一跟著照做,這樣要持續一個時辰以上,稱得上是苦行的一環。

  她們向主神毗濕奴修行,把一切身體受之苦的功德全心供奉給祂,請求主神能使大祭順利進行。

  河水沐浴持續至一半,照理說這期間是不許被中斷的,可是薩蒂卻偏偏分了心,她張開了雙眼,看著家人們依然虔誠禱告,不免有些愧疚,她想再度專心地閉眼背頌經文,卻總是一再分神,她當然可以裝作認真,一如即往地完成儀式,可是她的自尊不允許她行欺騙,尤其是這麼重要的日子。

  她先調順氣息,試著拋開腦中的雜念,她在心中先向主神祈求讓她能順利完成淨身,然後再試著唸出讚頌的詞……效果不大,她越發努力地閉緊眼,在心中努力地頌唱。

  沒多久時間,她還是睜開了眼,無助地看著四周,果然所有人都能專心地完成任務,只有她不行。

  這刺骨的冷水使她打顫,以往都能藉著一心一意的祈禱不受影響,現在她的身體沒有精神力支撐,一下就屈服於身體的苦難,然而她不能在河水中移動,這會使她的家人們分心的。

  她遙望天際,太陽光仍未吐露半分,意味著儀式還沒結束,她垂下眼,時間還很漫長,她知道自己只能不斷待在原地重覆嘗試,她之前從未有過這樣的經驗,以前她總是輕易入定,那時以為二至三個時辰根本不算什麼。

  越是想專心,越是專心不了的痛苦,如今她總算明白了。

  冰水繼續刺痛著她的肌膚,她只好閉目反省,自責為什麼總不能專心禱告?

  她回想起父親說過的話:若是全心虔誠地向著主神,那不論在何處與何時,那託付必能與祂連繫。

  難道她現在的誠心不夠嗎?所以無法與偉大的那羅延連繫了?

  她陷入巨大的自責漩渦之中,雙手合十不斷懺悔自己過去的傲慢……可惜還是不夠,她輕易地就被外物打斷思緒,一顆黑色的小石子從水中流來,碰著了她……

  「不是小石子。」她睜開雙眼,從河水中撈起它,心中滿是震撼,她望著前方,想知道它是從何而來,結果沒有任何線索。

  她看著這個東西,那是法拉妮從前與她談過的菩提子,但法拉妮不許她談論它的任何事,甚至從她那兒收走了它,現在她卻在這河水中再度拾獲之。

  忽然之間,腦中有個念頭一閃,她雙手合起了菩提子,不是向毗濕奴,而是向菩提子的擁有者禱告,明明她連擁有者是什麼身份都不清楚啊,為什麼會下意識做出虔誠的行為?她的理智無法給她答案,所以就順著心意走,她是達剎約尼,她必須要完成神聖的沐浴儀式,讓今天的祭祀不出半點差錯!

  陽光的溫暖露出,大家終於結束了淨身,所有人緩慢起身,一一離開河中。

  生火、擦乾自己的身體與長髮,這些全是儀式的一部分,她們要向滿足生理需求的眾天神(大自然)表示感謝。

  女眷們會邊擦身體邊唱歌,用美妙的歌聲及韻律動作酬神,眾神似乎也很滿意,讓晨風停了下來,靜靜地看著凡胎中最尊貴的女性歌唱。

  薩蒂整理的速度有些慢,她終將紗麗纏好時,她發現阿舍畢尼正在看著她。

  「妳這裡沒整好,妹妹,我來幫妳吧。」阿舍畢尼繞到了薩蒂身後,替她重新將裙布摺好。

  「盧西妮也才用好呢,妳們兩個最小,大概最不會綁這個了。」阿舍畢尼笑了笑,然後就去四處看看還有誰需要她協助。在薩蒂心中,阿舍畢尼一向都是這麼照顧人的大姊姊,帶給所有人溫暖。

  薩蒂偷偷將那菩提子藏了起來,她不會再跟任何人提它,同時間她也決定,要去找出這菩提子的主人,她內心清楚對方一定不是凡胎,而且那人可能還是父親的敵人。

  她對這樣的人卻毫無印象,她從不認為父親有敵人,連天神都敬畏父親,阿修羅也從不敢冒犯,究竟是誰能成為父親的敵人?

  更可怕的是,喔,她無法原諒自己竟然會有這樣的念頭……她父親的敵人,她向著她父親的敵人禱告,那竟然會帶給她溫暖又懷念的感覺,她不敢置信!

  「盧西妮!妳做什麼呢!」法拉妮的叫喊,引起了薩蒂的注意,原來盧西妮才剛整裝好,卻又嚷嚷著要下水。

  普拉蘇提夫人以為女兒頑皮而制止了她,但盧西妮卻說是要下水找重要的東西。

  「那是夫君給的,我一定要找到!」盧西妮喊著,那一瞬間,其他同是月神的妻子動作僵住,盧西妮則是差一點就能下水,被普拉蘇提夫人攔住。

  「那是什麼,我晚點差人去河的下游找吧,盧西妮,今天很重要,妳不能耽誤行程,令妳父親還有丈夫丟臉。」盧西妮被說動了,於是只能同意離開,她依依不捨地一直望著那潺潺流水,想必她的東西早就被沖到遠處。

  薩蒂在回程時,忍不住問了憂心忡忡的盧西妮:「妳找什麼東西呢?」

  「我夫君給的禮物,我隨身攜帶,視之如命,妹妹。」盧西妮苦笑。

  「是很精美的飾物嗎?」薩蒂關心地問。

  「在我心中任何華貴的飾物都無法與之相比,恐怕是找不回來了。」盧西妮很沮喪,薩蒂趕緊安慰:「讓父親去向村人宣告,尋之重重有賞,想必很快就找回來的……妳別擔心。」

  盧西妮摸著薩蒂伸出的關懷之手,說:「謝謝妳,但我是不可能求父親幫我找它的……我與它是永遠無緣了。」

  「為什麼呢?妳連試都不試?」薩蒂不明白。

  盧西妮不說話,薩蒂也不好再問,只是當普拉蘇提夫人回頭向盧西妮詢問丟失之物時,她故作精神,說丟了就算了,不必幫她找了,這點加深了薩蒂的疑惑。

  回到家裡時,盧西妮心情大受影響,整個人愣愣的,當月神來尋她時,她都刻意躲避,看來她滿心愧疚無法親口告訴月神。

  大祭之日大家是忙得不可開交,薩蒂與法拉妮端著鮮花要去大廳,卻在小花園裡找到了盧西妮,本來法拉妮想拉住薩蒂別去打擾她,可是薩蒂還是跑過去。

  「我有阻止過她,可是盧西妮,薩蒂並不聽我的。」法拉妮自然也擔心妹妹,可是很奇怪,為何所有人都只說讓盧西妮靜靜便好,難道其他姊姊是生氣盧西妮霸佔月神的事嗎?薩蒂以為是如此。

  「薩蒂,妳真善良。可是,我現在無顏見夫君,但我卻很想他,所以才沮喪。」盧西妮低下頭。

  「妳就老實跟他說,他會理解,會原諒妳的。」薩蒂說。

  「他會的……但我無法輕易原諒自己,我竟然把這麼重要的東西搞丟……我真是天下最大的笨蛋!」盧西妮垂打自己的腦門,自責自己的錯,薩蒂只好不斷安慰。

  不久,有其他的姊姊看見她們聚在小花園,以為她們在忙裡偷閒就跟著湊了過來。

  「原來是月神的妻子們啊,呵呵。」後過來的姊姊,是達剎生主「之前」的女兒,她是七仙人的妻子,但薩蒂依然稱她們為姊姊。

  「姊姊在笑什麼?」法拉妮習慣了這些「姊姊」對她們的稱呼,大家相處起來亦是同輩,亦是長輩對晚輩的感覺。

  「我啊,剛好在想月神的事……以前月神是以風流聞名天界……我原先不明白為何有那麼多女子為他瘋狂,雖然他娶了我好多妹妹……不過,就在剛才,我正在房內坐著找耳環時,妳們的夫君,那個風流倜黨的月神,竟然從背後偷襲我,拿薑黃抹在我的臉上(古時印度的閨房之樂),這一幕要是給我夫君看到,恐怕會詛咒月神永生永世……幸好,沒人見到!而且月神也不是故意的,他一見到是我,嚇得臉都白了!」

  這話讓盧西妮與法拉妮,二位月神的正妻們也刷白了臉,震驚地追問這位姊姊究竟發生什麼事?

  月神從前偷拐過祭主仙人的妻子,這事她們多少也聽過些,可是月神待她們極好,而且月神也收斂很多了。

  「妳們不用緊張,聽我說完!月神錢德拉從前是很荒唐,可是方才他這樣做不是為了非禮我!他是把我的背影錯認成盧西妮了,他立刻向我致上歉意,退出房間,這樣一位提婆大神拿著薑黃在討他妻子歡心,難怪能照顧好這麼多妻子了。」姊姊笑得很開心,她說完始末後,法拉妮與盧西妮才放下心中大石。

  「我要去找夫君!」盧西妮說。

  「快去吧,否則他不知道還要拿薑黃塗多少姊妹的臉呢。」法拉妮笑著催促她,在她心中的酸楚只能自己承受,薩蒂在一旁握住了法拉妮的手,傳達她的慰藉之意。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