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印度神話同人系列-菩提子(141)

Cynthea | 2022-05-14 12:58:56 | 巴幣 4 | 人氣 42

連載中竺語梵說--摩訶篇
資料夾簡介
主軸是濕婆的成家故事

  我一進門,看到妳倒地,驚嚇之餘,立刻喚人進來幫忙,偶然間,我注意到妳手抓著這個,一時情急就幫妳藏起來了,薩蒂。」法拉妮徐徐告訴薩蒂,眼裡充滿了疑惑。

  「這菩提子怎麼了嗎?姊姊。」薩蒂是在找它,可是這有值得姊姊特別幫她隱瞞嗎?

  「妳不知道嗎?菩提子代表著什麼?」法拉妮略微驚訝,雖然這在家裡是禁忌的話題。
薩蒂接過那菩提子,略做端詳,反問法拉妮它到底代表的意義?

  「妳真的不知道?菩提子……是那個人的象徵,父親從不讓那位的任何事出現在家裡,可是典籍上還是有提過的啊。」法拉妮吃驚道。

  「典籍上有?我半點沒頭緒,姊姊妳到底在說什麼?」薩蒂坐直了身子,想弄明白。

  「薩蒂。」法拉妮握住薩蒂的手,嚴肅地盯著她說:「妳先老實告訴我,妳對這菩提子,有什麼故事瞞著?」

  該從何說起好呢?薩蒂眼神飄渺一會兒,那些沒有連貫的夢一時之間很難開口,最後她的故事是從「紅蓮花」開始說起。

  「那個人住在開滿紅蓮花的地方,我從未真正到那兒,也不曾真正見到他……每次快接觸時,我們的位置便會神奇地錯開,我們總在錯過見到彼此的機會……一直以來,我都把他視為虛幻中的夢,因為太不真實了,直到今晚,我在昏迷期間,他又出現了,全身發出金色又溫暖的光芒,可是我卻很冷,所以我拚命地想靠近他取暖跟見他一面。然而……我好像與他發生爭執了,在吵些什麼我也不記得,我伸手去抓他,竟扯壞了他的飾物,一顆顆黑珠掉下,我蹲下去撿那些黑珠,仔細一看才發現它們都是菩提子……那時我總覺得,我很接近答案了,正想再說什麼時,那人又走了……當時我竟只剩下一個念頭,我要把菩提子親手還給他,我緊抓著手中僅有的這顆,從昏迷中醒來的第一個念想,也是『還給他』。」薩蒂說完了這顆「菩提子」的故事。

  法拉妮聽著簡直震驚到不行,她不斷喃喃自信:「為什麼是妳?怎麼可能會是妳?……妳是凡胎啊……」

  「什麼?為什麼我是凡胎就不行了呢?姊姊,妳到底知道什麼?」

  「我……我不能說,這根本不可能的事!薩蒂,妳必須把這菩提子丟掉!」法拉妮伸手要去搶薩蒂手上的小顆,卻被薩蒂緊抓不放。

  薩蒂此時全無方才的疲態,為了一顆菩提子與親姊姊發生爭執有失體統,但她亦提醒姊姊別不可理喻地搶奪別人珍視之物。

  「我是為妳好……天啊,我該怎麼辦……這……其中必有問題,為什麼偏偏是我發現了呢,要是阿舍畢尼姊姊,她會怎麼做……」法拉妮神情緊張,焦慮地握拳,身上披的披帛都被她抓出皺來。

  薩蒂無法理解法拉妮在害怕什麼,說道:「妳還是不肯告訴我?既然妳說典籍上有,那我現在就去翻查所有文獻,直到找出菩提子的真相!」她話畢後,作勢要下床,被法拉妮攔下。

  「妳現在去一定查不到的,我想明白了,父親一定是刻意不讓妳知道的,妳聽好,妳現在去查菩提子的事若被父親知曉,他會很生氣、很失望的,妳一定不願此事發生,對吧,薩蒂。」法拉妮說到薩蒂的軟肋,她從來不會讓父親失望的,她很驕傲這點,今生都會以此為目標活著。

  「到底是什麼樣的事兒,不過是顆菩提子,怎會讓父親失望呢……」

  「重點不是菩提子本身,而是它所代表的人,那個人是父親的敵人,所以也是妳的敵人,薩蒂。」法拉妮鄭重解釋。

  「所以我不能問?連名字都不許我知道?」薩蒂雙眼發直,一霎間,她內心湧起很濃的難過的情緒。

  「這是為妳好,千萬別陷入兩難的境地。」法拉妮內心祈盼著,薩蒂別跟她們一樣兩難,但她沒跟薩蒂說。

  薩蒂失望地倒回床上,兩眼睜大著,沉重地看向那顆菩提子,法拉妮輕聲告訴她,不會丟掉它,會替她好好保管的,請求薩蒂把它交給她。

  薩蒂默默地給了,只是再也不發一言。

  法拉妮接過後,收在懷中,轉過身去吹熄了油燈,兩姊妹再也不說話,各自睡去。

  翌日,兩人只能裝作沒事般,回應所有人的關懷,薩蒂的氣色好很多,讓侍女妝扮了自己,先去祠堂向主神毗濕奴晨禱,做了早課後,跟著普拉蘇提夫人忙起大祭的事。

  薩蒂不再費太多心思去找娑闍(闍訶耶)了,如娑尼所說,她大約是真的被抓回太陽神那兒了,如此一來,她除了向主神禱告她的安危,其他什麼也做不了。

  她的姊姊們今天似乎很興奮,不斷交頭接耳地在談些什麼,好長一會兒了,終於引起薩蒂的好奇心。

  一問之下,原來是月神要帶盧西妮回來了。

  可以見到盧西妮姊姊,確實讓薩蒂很高興,但一提到月神,就想起之前母親有意也要她一去嫁到月宮,她就不那麼高興了。

  與親姊妹共侍一夫是什麼感覺?她從未問過任何一位姊姊。婚姻即使有苦有樂,她的姊姊們長生不老又衣食無缺,這是何等榮耀的婚事!

  「我們還是再去做件衣服吧,見夫君還是要打扮一下。」

  「做新衣服可以,無論如何打扮,也比不上盧西妮吧,勸妳別太認真。」

  「那我們還做嗎?大祭上穿載都是有規矩的,家宴的禮服倒是可以再添幾件。」

  「好啊!」

  一下子,姊姊們的話題全繞到打扮上,薩蒂聽著覺得有些好笑,想著與姊妹共侍一夫大概就是這副樣子,丈夫挑誰相伴後,剩下的就聚在一起。

  雖然她笑著看這樣的相處,但她心底其實一點也不想要變成這樣。

  這時,薩蒂隱約聽到阿舍畢尼嘆息,姊姊望向天空抿了一下唇,又馬上把注意力放回手上的事。

  「姊姊,妳要做新衣服嗎?」薩蒂開了話題。

  阿舍畢尼點點頭,說:「這樣大的盛事,我們不能讓夫君丟臉。嫁人後,就該以夫為天。」

  「嫁人後,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嗎?」薩蒂好奇一問。

  「可以的,夫君給了我們很大的自由……我們想唱歌就唱歌,跳舞就跳舞……想喝酒就喝酒,不會有人管。」反正不會有人想理她們,阿舍畢尼把這句心裡話藏著,不可能說出口。

  「那月神就是個好夫君,他讓妳們做自己。」薩蒂笑著稱讚月神姊夫,這話讓阿舍畢尼跟著笑出聲。

  下一秒,阿舍畢尼卻直接了當地問薩蒂:「妳想嫁給我的夫君嗎?只要妳有意願,我可以幫妳與母親提。」

  「我不要。」薩蒂脫口而出,那一瞬間她覺得自己有些失禮,才稍微改口:「我覺得月宮已經很擠了。」

  「月宮跟家裡一樣寬敞。」阿舍畢尼還是微笑著,這時的笑容似乎成了她的偽裝。

  「跟姊姊們一塊兒自然好,可是……月神已經有妳們了,我不願再插足於你們之間……」薩蒂心虛地編造理由,但她也不確定為何要排斥嫁給月神。

  「插足於我們之間?怎麼會呢?我們是姊妹……我們不分彼此……」阿舍畢尼這話明顯心虛,薩蒂猜測這與盧西妮姊姊有關。

  「月神,真的那樣偏愛盧西妮姊姊嗎?」薩蒂還是忍不住問了。

  阿舍畢尼臉上的笑容更深,回答:「她點子多,總是眾人的開心果,上次她把裙子沾滿銀粉,赤足就在殿內跳舞,銀粉灑在地,又黏在她腳上,當她走動時,地上又到處都是銀粉末,明明是很出格的事,可是每回夫君見了都能哈哈大笑……夫君真的是一個,很有包容力的丈夫,我們很幸運的,薩蒂。」

  盧西妮的天真爛漫,融化了月神的冰冷,本來妻子們在與月神的相處上是有些距離,多虧了盧西妮化解了婚前初期的隔閡,但其他妻子卻從未受到像盧西妮一樣多的關注。

  「我想念他們兩個,我的丈夫,還有我的妹妹。」阿舍畢尼始終笑著,薩蒂聽完卻陷入惆悵,她記得法拉妮說過的:只要盧西妮在,月神根本當其他人不存在。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