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印度神話同人系列-婆娑世界的安排(152)

Cynthea | 2022-07-02 23:52:53 | 巴幣 4 | 人氣 58

連載中竺語梵說--摩訶篇
資料夾簡介
主軸是濕婆的成家故事

  食乳身仙人倏然出現,除了薩蒂之外,其他姊妹並不識得這位模樣怪異的人。

  「他的樣貌,分明是濕婆的信徒吧。」達剎約尼們紛紛私語起來,看著食乳身的髮髻、濃密卻未打理的鬍子、布衣上全沾染灰、早已看不出原來膚色的赤腳……

  盧西妮一臉胡疑地跑到薩蒂身旁,詢問食乳身的事。

  「姊姊,妳不用擔心,食乳身仙人亦是摩訶大天的信徒,他是聽到妳的誦唱才跑過來的。」薩蒂亦將同樣的話,說與其他姊姊們知道。

  兩方再度手合十以禮相拜,食乳身見到了躺在地上的月神,他面露同情,平和地淡笑,告訴所有人:「看來妳們是在為丈夫祈福,可是他身背負的惡業太重,再多的禱詞也消除不了他身負的惡業。」

  「不!」盧西妮大喊:「該負上這惡業的人,不能是他,是我害了他,所以我才是該扛下罪業的人。」

  食乳身嘆口氣說:「月神錢德拉瑪,一次次在男女之事上犯錯,這些過往沒有使他變得更有智慧,妳們的父親氣憤他越來越荒唐,所以投下最惡毒的咒語,從此他不能再從心而欲……妳們瞧那夜空上的月,光輝是一點點地被蝕盡了,約莫再消幾日,這三界的月,也就沒了。」他抬頭望月,只是不斷地搖頭,聽完他說的話,有的姊妹又哭得更傷心。

  「您可有解決的方法,仙人?我們的夫君是濕婆神的信徒,請望在此上,求仙人指引我們吧……若是我等苦修能解我們的難,那我們該怎麼苦修,又該苦修多久,那位摩訶大天才會應許我們的願望?」阿舍畢尼猜想食乳身是濕婆最虔誠的信徒,推測此人必能給她要的答案的。

  「達剎約尼本是那羅延世尊的信徒,如今為了救夫君而改向 我上主 苦修,能否成事,恐怕也只有三相神自己才知。摩訶大天接受信徒的一切,只要心中向祂,無須特定吉時、吉地,更無須特定的儀式,誠心越大,自然也就越容易成功。」食乳身突然從身後取出一個鼓器,並非是薩蒂之間所見的雙面立鼓,是一個模樣更奇特的立方小鼓,他用手輕輕拍著,一段節奏揚起,他開始唱起歌。

  在場除了盧西妮,無人能跟上食乳身的節奏,於是大伙兒只好繼續手合十,回到月神周邊坐下,安靜地繼續她們的修行。

  薩蒂與法拉妮站在一旁,顯得突兀,法拉妮說,她可以為那羅延而唱,但薩蒂卻說她這麼做會影響其他姊姊,萬萬不可。

  「可是我不想離開他,薩蒂……我做不到一個人待在月宮等大家,我一夜之間失去了我的丈夫,不想再失去我的姊妹了。」法拉妮抽噎了起來,其實她只要放下堅持,就能減輕痛苦,可是這對「達剎約尼」來說太難了,薩蒂亦能感受法拉妮的內心掙扎。

  「姊姊,我們去遠些的地方,把這些被脫下的首飾收好吧。」薩蒂哄著法拉妮,想拉她去別處走走,不要留在這兒為此情此景流淚。

  法拉妮被薩蒂拉走著,仍不斷一邊回望著姊妹們為月神修行奉獻的情景,她一路上自顧說著:「我不是一個好妻子,對嗎?薩蒂,我口口聲聲說愛他,卻不願為他,做到那種地步……」

  「妳也敬愛父親,這無法相比,我不會評斷,諒其他人也不敢說妳不是……就把東西放至此處吧,我們挖個坑,把它們埋起來。」薩蒂想讓法拉妮轉移注意,很認真的想幫姊姊們的首飾及衣飾找個安放處。

  法拉妮兩眼無半分神氣,默默彎下身來跟著薩蒂一起挖好土,再將所有物品堆成一塊兒,全都放到坑裡,最後填土回去。

  「如此一來,也算是祭祀地母頗哩提毗,想必姊姊們的修行,必會被地母所照拂,法拉妮姊姊,我們去取些清涼的河水澆灌此處,再在泥地上畫上吉祥的圖案,告知地中眾神今晚『達剎約尼』們發願要做什麼吧。」薩蒂笑著拉著法拉妮的手,法拉妮勉強擠出笑容回應,便按薩蒂說的做了。

  來到河邊取清水時,情緒和緩許多的法拉妮,忍不住開口問了妹妹:「薩蒂,我本以為妳方才會留在那裡,妳原本對濕婆的事那般好奇。」

  薩蒂把水灌滿壺後起身,嘆了口氣:「現在不是時候啊。」

  法拉妮決定繼續說下去,如今已經沒有必要再有忌諱,能夠好好跟薩蒂談論此事了。

  「也就是說,妳還想再繼續了解祂下去,對嗎?當初盧西妮改信時,我如何也無法接受,一心覺得都是濕婆神在潛移默化中安排,祂故意要打擊父親,所以要一一奪走父親的驕傲……」法拉妮低頭苦笑,看似一臉平靜,眼神卻略轉為凌厲,說出她的想法。

  薩蒂聽著困惑,不明白姊姊何出此言。

  法拉妮繼續講下去:「多年前,天神與阿修羅大戰,擁有『起死回生咒』的阿修羅佔了上風,那咒便是濕婆神賜與阿修羅的。後來父親進行受祭主仙人之託,對三相神進行苦修後好不容易才平息風波,卻從此讓濕婆失去控制『死亡』的能力。可是父親他別無選擇,起死回生本就是天地不容的存在!當我們意識到,原來月神錢德拉竟是濕婆神的信徒時,已沒得選擇,我們必須尊重丈夫,可是他不該接受盧西妮,這樣破壞平衡,對父親的努力十分不公!……當我再看到妳,妳的那些奇遇已讓我相信,是有人在這大千婆娑世間苦心安排,為的就是要打擊父親。」

  薩蒂這時才恍然大悟,原來父親與濕婆有那樣的過往,她感覺心中有一處的火苗漸熄:「所以,父親才瞞著我關於祂的事嗎?怕我被有心人影響?」

  如今再回想,過去種種發生在她身上的事,實在太不可思議,她不過是一界凡胎,為何會做那些夢?為何要承受那些天神的折磨?

  原來,一切不過是為了將她一步步推向濕婆身邊而已嗎?就為了報復父親?

  法拉妮走近薩蒂,用複雜卻嚴肅的目光看著她說:「因為妳是父親最引以為傲的女兒,薩蒂,我們都看得出來!父親對妳的期望最大,妳想想看,若父親發現妳逐漸走向他的敵人,該有多傷心?」

  法拉妮說完,這次換她拉著薩蒂的手走,說著:「待會兒,妳就回到家裡,不要再跟我們待在一起了,現在父親身邊只有妳了。」她們這次走得很急,手裡的壺甚至漏了大半的水出來。

  薩蒂此時心中的落寞非常,她驚覺自己成了別人算計中的一顆棋子,可恨的是,她之前竟有些甘願,夢裡的那人曾是讓她那樣的期待……

  兩人在趕回程之時,不巧竟又遇上一個不速之客,這次不太走運,那人拿著刀指著她們。

  「是阿修羅的士兵!」兩人感到危機,立即緊湊在一起,如今這樣,想必也是跑不過對方的。

  「妳們誰是達剎約尼?」那阿修羅舉刀指向她們,大聲質問。

  真不妙!這下恐不是交出錢財就能完的……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