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咪沙莉圖》

黑化跌死 | 2022-06-28 02:29:15 | 巴幣 18 | 人氣 34

連載中自未知的狂想曲與失傳的詩樂
資料夾簡介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76546865 有一些從未有人知曉的故事,我可以告訴您知,但您會聽嗎?
最新進度 《撒卑依羅》

封面 :

黄金の秋 | あすてろid
https://www.pixiv.net/en/artworks/94011381


《咪沙莉圖》


愛的瑪麗特:

我還沒有放下那份怒氣,很遺憾地,然而在遠方的這裏,每天我仍想念你。自從那日麥茜倫的離去後,噩夢一直纏繞著不眠的夜晚,至今仍不能釋懷,不過時間來到了這幾個禮拜,我終於體悟到自己的如何了,好歹身負「答莉紗」之名,我更該承擔這份重任。為了我,為了英烈,為了天下苦民,我必須親手消滅炎龍之亂。正義所謂以眼還眼,仇一定要報,惡緣必有因果而己所擔。

她的死不是我的錯,我知道。那天,麥茜倫她和我說了,這是她的抉擇,這是她的計劃。某程度上,她的計劃成功了,教宗的死,令加入反抗軍的人數翻倍了。能在那個秋天守到帝國軍到來,全賴有她。只是,我在想,如果當初我刻意不讓她一意孤行,現在的我,會否還和她坐在一起呢?是逃離了戰場,還是在等待那些蠻夷的處分?我們的死會否像女皇一樣?被貧民生剁成食糧?還是如何?我不敢想像。

卻我唯一的後悔,便是沒有和麥茜倫並肩而走多一會。我沒有在她行刑的當下,出現在她眼前,然而她目睹了我,能否安心離去呢?我不知道,我知道自己不知道,自己永遠也無從得知。

聖城的大家還好嗎?還請你替我問好。老樣子,若然有空的話,記得和往常一樣,清理我房間的玻璃畫,好好保養那畫作,畢竟有盼戰後我便會回去了,父輩的遺物,至少我不忍心見之積滿灰塵。至於神父修女們,我才毫不在意那些沒大沒小的閒雜傢夥,區區的禁令算什麼?我說回去,便會回來。

待我回來後,希望我可以重回舊業,到時便不用再指意我替你主持禮拜了,沒有那個興趣,更沒有那個耐性,倒是勞動的工作可以不多少交給我負責。另外,或許我會在主教堂內做一張大畫,至於題材,則大概是戰爭紀念畫吧,不知為什麼,總是有這種衝動,想留下足跡的念頭。

說實在,可能因為我不常寫書信,當寫完上一段時,我已經想不到接下來的內容了,直至剛才小酌幾杯後,現在狀態下,我才能繼續寫下去。

從剛認識你和麥茜倫時,我只是一個毫無學識和勇氣的大孩子,村莊的孩子中,恐怕只有你們肯接納我。記得你倆當初教我寫字時,我多麼拘束繃緊,卻內心的鼓動至今仍記得一清二楚,與你們長大、生活,那些快樂的日子歷歷在目。

發現自己像在寫遺囑一樣,真的十分抱歉。在前線的日子對我的心靈而言不怎健康,那怕是首領的我也有過當逃兵的想法,好希望能輕鬆渡日,不用提心吊膽,在生死邊緣漫遊,試探日輪的終點。卻,我知道,若然放棄,你乃永遠無法回去以往的日子。瑪麗特,你是我僅餘的家人,我不想失去你,所以我會努力的,畢竟我記得你曾教導我如何不屈。

相信自己是一個方法,但相信自己是無敵乃一個愚信,重點的是堅持下去的決心,那怕多麼艱辛。

不屈不撓、耐心、禮貌、信念、決心、正義,是你們和父輩教會了我,造就了今天的我。謝謝你,一路以來的陪伴和支持。當別人指責我的邪道時,是妺輩的你們支持我,我當初才沒有屈服,「答莉紗」的名字沒有你們就不可能存在。

對不起,對於我那天,無禮地在眾人前,在麥茜倫面前下你面子,我誠心道歉,對一切,我深感抱歉。惡人的自愧,在被憤怒沖昏的頭腦中,毫無安撫的價值,即使那炎龍厚禮回送她的身體,但是下殺手的也是同一個人,這個事實不會改變。是希兆殺了麥茜倫,是希炎焚燒曼約拉,是希炎不願停息戰火。

我不會替帝國説好話,在戰前幾年開始的皇族在走下波,坐在朝庭的皇族還真以為自己是皇帝,令帝國回到封建制度,人民反抗是理應,我被教堂驅逐的原因同是。唯獨是任由濫殺、致不安的野民傷害和平,我是不能夠接受,絕對不能。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正義,這是我絕不退讓的守則。

麥茜倫所躺在白花床,那些月亮瓣的花語,你知道為什麼是「永恆的希望」嗎?月亮瓣像天上白月,月亮時缺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某天總會圓。麥茜倫的智慧,我不相信希兆沒有見識過,如此一個才人,居然弒之。那怕事後後悔又如何?我甚至可以斷言,她在做抉擇前曾猶豫,三千月亮瓣不可能一天找到,至少要三天。但又如何,知情犯,罪加一等,事發後,做什麼也改變不了過去,今圓月非昔月圓,這個仇是會、需要、必須報,這個結局,我也相信是為什麼她不肯停戰的考慮。笨拙的軍狗,炎將已經和天下百姓結下太多仇恨了。

順道一提,請吩咐皇族公主謹守自己一國之君的崗位,恢復分權制。我尚未知道其本人為人如何,親身會面的你大概比我清楚,對方是否人才,是否人民的希望這點,我相信你的目光,我也相信,如果是人才的話,麥茜倫的智慧,和她傳下來的㰖氏結晶,作為治國方針,一定可以徹底實行的。

說回一些當下的事情,未來的幾天,我所在的東北防線偵測到了雷軍的先驅陪隊,似乎不久的將來,便是決戰日了。

勝算不是拿穩,再者面對全軍的南下,這樣子下去遊擊戰不是一個方法,有地理優勢,但兵力一定不夠對方精銳。戰勝故然好,但要是我們這次戰敗,整個反抗軍防線便會瓦解,到時候,炎龍前往聖城就會暢通無阻,僅存的和平很可能便會完全失守。對於這個最壞的可能性,我已做了最壞打算,以下是我的祕密計劃。

放棄聖城,和公主逃到南方的海邊吧。雖然那處仍未開掘,但地理環境尚算良好,請你和僅存的民眾再起東山。而戰敗且幸存的我軍將緊守士兵的崗位。我打算喚醒聖城的火山,然後和炎龍同歸於盡,畢竟赤岩山一醒,聖城乃平的傳聞,並不是沒有根據。

我已派人在聖城地下礦洞,埋下了所有黃藥粉,放手一搏。即使麥茜倫也告訴過我,玄武不能被人手蘇醒,但在那局勢下,什麼也沒所謂了。我知道,以聖城為條件,是一個自誅死地的做法,卻到時的我們已經沒有反抗的餘地了,別無他法,逃不掉的。

不行也好,至少可以讓那些看見亞彌漫的惡人粉身碎骨,我也死得安樂了。不過,我終究不希望需要用到這個計劃。

瑪麗特,我還不想死。抱歉,讓你收到這麼沉重的心情,不過我比較怕在沙場上的自己,沒有誰人聽到自己的遺言。

在這裏決戰的前夕,從前線哨站寄出,懇請你和聖城的大家繼續堅持下去,等待我們帶回勝利的消息。若然日輪有道,我一定會回來的。

祈願
平安常駐

大聖女答莉紗、你的姐輩敬上
署名 ⋯⋯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