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小葵》 第貳章:暴風 - 3 : 起風

黑化跌死 | 2022-06-28 02:08:12 | 巴幣 20 | 人氣 49

連載中《小葵》
資料夾簡介
小孩子的她,是一頭食用人,也是他們之中的最後一員... 而她,將會被別人吃掉


下一EP按我


《小葵》



第貳章:暴風


EP 3 起風




農場的光燈,在偵測到太陽沒有準時出席天空後,自動運行起來,在還有數分鐘的車程外,從綠洲發出的光芒引領著途徑,帶我們回去

「真像座監獄呢」

「唔⋯?」

「沒什麼」

終於到達目的地,女性見此便整理好衣裝,準備下車

把車泊在田地前,我先下車跑到另一面,為玫瑰紅打開車門

「到著了」

「好」

她緩緩地板直上身

板直不了

「要鬆安全帶」

「咳⋯我知道,我知道,不用你提⋯我說!」

我踏在車門框,伸手,直接按下紅色的方制,讓扣子鬆出,抓住扣子,回收安全帶,放回原處

「嘖⋯你這樣的賤民叫有禮?」

「對,別阻我時間,連安全帶也不會鬆的大小姐」

女性卑視相對,卻毫無傷害可言,特別是身體展現的不憤氣,如何地明顯的前提

「算了,本小姐的器量沒那麼小,不和你算」

「還真是感謝」

「是了,請小心腳步 —— 」

只見這邊才説完,那邊沒有留神的對方,就一腳踏在鋤頭上,因槓桿原理而立起的手把直接拍在她的額頭上

「⋯沒事嗎?」

女子什麼也沒説,慢慢地放下鋤頭,於原位,然後細聲說

「吶,我們⋯直接走吧?」

「哦⋯⋯」

趁女性走在前頭,我把那鋤頭丟進旁邊的田地裏,試著忘記掉那響亮的一記

步進小麥田的脇道,我們往「那個」農場前進

「那麼,事不宜遲,先來巡視一下四周吧」

「請貴君介紹」

雖然除了某個設施外,農場其他部分的打理,也是自識事後開始負責,做的方面,是熟能生巧,唯要用言語描述,有一定程度的困難

我想了想,説

「小麥田就種小麥的田啊」

「⋯⋯」

「⋯」

「⋯可以認真點嗎?」

「⋯好啦」

「這區的田是種高筋黃金小麥,品種是西洋楓葉紅春,現在我們左右的小麥是上年冬天開始種,的確,季節會影響到收獲,不過有現在的『氣泡』系統,季節不再影響收成⋯或是説,根本沒有季節可言,外面」

「靠農場的調節系統,一切農作物才得以在最優良的條件下生存,使我們擁有最快和最豐盛的收成」

「至少我父親這樣交待,我們的農場不單是這區域內最大,更是少有的全自動化,農場的日常運作基本上是自動化的,灑水、施肥也機械化了」

「收成和加工也是自動化系統」

我指向屋子後的藍倉庫

「那邊裏頭有架機械四驅車,有收割播種二合功能,平時就靠那東西了」

「那麼這樣說起來,平時的你不是沒有東西要做嗎?」

「只是少了些勞力工作,機械維修、農藥調理、檢查各農田狀態良好是否,才是我主要工作,始終我現在既是這裏的主人,也是唯一的工人,不可能沒東西做」

我對她解釋道

邊談邊走的我們穿過了小麥田,經過一條鵝卵石路,踏進了種花的地方,離紅廒的距離拉近了,離小個子的距離近了

「⋯那個,你想聽的說話就是純粹這些?會不會有點無聊?」

我走著回問,然而幾步仍未得回覆時,引起了自己注意,轉頭查看狀況,裙腳伴隨微風輕輕揚起,擺動的方向,是女子正面所對的方向,側身的她目不轉睛地凝視黃色的一片

「真可恨」

「玫瑰紅小姐⋯?」

聽到自己的呼喚,眼珠子眨眼後轉了過來,轉身,她的目光從向日葵花田上拿開了

「沒什麼⋯」

若無其事的感覺,她走過來

「是⋯怎麼了?」

「沒有,我是說,只是想令你麻煩,本小姐就是如此惡趣味」

「切」

她以指尖捂住面紗,腔調中有狡猾,似狐狸,如此聲調笑了笑

「話說回來」

「您怎看人類?以一個總體來說」

突然之間的語調降低和敬語,和剛見面一樣,配上條件,聲音和腳步,但見不到樣子,女性現在的神秘感是營造出來,卻彷彿是天生技能,或是她的代名詞,因為認知中只有她,能把握威脅和撫平的平衡點,好讓她的存在難以針對卻特出,也難以忘記卻模糊

「這麼突然?忽然談些要思考的問題,你叫我如何調整」

「魔鬼在細節,是說你剛才沒思考嗎?」

「對」

「呵呵,如此率直會令人討厭喔」

「對你這種討厭的人,我不想放太多精神在些沒有關係的事情上」

「不過我剛提問的問題卻會思考?」

此刻嘲諷的感覺少了一絲煩擾,多了一絲說教,在特別地反問,女性同樣在測試自己的意圖

「那並不是沒關係,一些平時沒怎深究的事情,不間中考究的話,腦子容易生銹,再者,你以這個身份提問,我有那個興趣,想了解一下你那種思維」

「隨便探究他人想法,難免太狂妄和無禮吧?」

「對,很自以為是,這是我腦海中第一個浮現的形容詞」

「無論什麼方面,身體又好心靈也好,十分脆弱不堪,卻不肯承認無能,因為一些小事情,什麼也能吵一番」

語畢,女性接了下去

「明明就很愚蠢,但凡事固執,導致了很多不必要的痛苦,所以就有了戰爭、末日、現在」

「但也造就了很多可能性,不是嗎?多得有這些不甘如此的心態,我和你才能站在這裏」

「對」

她答覆

「但比起創造幸福的可能性,人類更擅長製造不幸的苗芽,多得這些不甘心,我和你才站在這裏」

「很想反駁,但事實如此」

對說話內容中的消極,感到的反感歸反感,但覆蓋在上的感受,無奈,是出自於是事實證明的真相

現在之所以是現在的原因

我和她的身份,造成的背景

「人類總是為了自己而忘記失人,這是一切的為什麼,自私」

女性繼續著

「不過,大自然是這樣的,人類逃不過適者生存、弱肉強食,正所謂『快樂建基於他人痛苦上』,沒有苦那來樂,沒有血汗的東西何來貴重,全是有賴刻在基因中的自私,才允許人類比其他物種更強大,原因出自於人類比其他物種更自私,更貪婪,才更懂得快活自己,作苦他人」

「或許,但我不那麼認為」

我望著紅色的屋頂,説著

「我不認為人類完全和野獸一樣,至少我認為自己和野獸有所分別,我不會否認自己是人類的身份」

「我不會」

「呵呵⋯自以為是,真是可愛」

比起冷嘲,更是像憐憫

「人類不自以為是的話,不算人類吧?」

「的確」

「我說」

「玫瑰紅小姐,你知道⋯『狐狸』,這種生物嗎?」

「雖然很久了,但我有幸見到真物,在之前某個叫『稲荷』的地方,雪白的生物,牠們的皮毛很美,怪不得會因為被人捕獵而絕種」

「這樣嗎?我可有點羨慕,我就沒那個機會了,只能透過記載知道」

「有這麼的記載,說狐狸或許是種有智慧,而天性陰險狡詐的獵食動物,被人說狡猾,甚至在某些文化中,是神明使者、妖精鬼怪,只因其智慧和神出鬼沒、難以預測的行蹤」

「有民間故事說狐狸只要修行得夠,便能從野獸變成人」

「只要經過磨煉,再凶殘的野獸也可以變得善良」

女性嘆了口氣,開始説

「但可惜的是,更多時候人類與其克己,選擇連神明,一個該尊敬的角色也不放過」

「不過沒關係的」

她談到這,停了停,又再開始說下去

「我反而對於一邊在野獸身上尋找人性,一邊討厭人身上的獸性,這種沒有自知之明的想法,是自以為是的人類才會擁有的這種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雙重標準,感到可笑,更多是可悲」

「人要接受現實」

強調的語氣,她的話句暫告一段落,便代表我該接下去

「然而接受了狀況之後的抉擇,也是一個值得研究的問題」

「人的能力有多大取決於態度和角度」

「顧及未來和過去的同時,更該著眼當下」

「不是嗎?」

我打開農莊的木門,邀請女士進去

「⋯的確」

輕輕點頭的小姐她臉上有個笑容

「但願如此吧」

唯獨是,那個笑容,不知道為什麼,有點蒼傷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