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印度神話同人系列-牽絆(114)

Cynthea | 2021-10-24 18:18:17 | 巴幣 2 | 人氣 62


  達剎生主的那場苦修,圓滿得莫名奇妙,沒人猜透究竟發生何事,除了全知全能的三大神。

  三界中沒有人再去對他的苦修評論,該是最急的濕婆大神都未出聲表示意見過,其他人又有何立場去質問達剎生主的行為?

  毗濕奴曾現身在達剎生主回來後辦的第一場祭禮上,賜福於他全家。

  「你的兒子都走上僧侶一途,俗世的賜福是用不上,但我許你的女兒,都有最好的歸宿,她們必被眾生永世記住。」毗濕奴許的莫大恩賜,是嘉許達剎生主的功勞嗎?對達剎生主一家來說,是主神親賜的恩典,銘感五內。

  凡胎的統治趨於強盛,凡胎物資富足,所辦的祭典越來越多,儀式要求越來越複雜,也越來越長。達剎生主的理念,凡胎沒有特殊靈力,惟透過費力的行為與心靈的制約,才能將虔誠傳達給眾神。

  「說到底,凡胎的信仰,還是建立於他們的無能與愚蠢之上。」天帝因陀羅一邊接受著凡胎的供奉,一邊瞧不起比他弱小的物種。

  在旁的眾神聽見,無人表示意見,天帝以為是沒人敢反駁,還主動搭話,或著該說是挑釁,他轉向祭主仙人。

  「凡胎變得這樣重視祭祀,不管是敬俸誰,老師都會得利到,真是令人羨慕。」因陀羅暗指祭主仙人是在偷取他人該得的力量。

  祭主仙人不改顏色,多年相處下來,他不會和從前一樣採取強硬的言辭面對天帝,只是淡淡回一句:「禮贊主神的恩典。」作為回應。

  「哼。」天帝見祭主仙人乖順,便停下挑畔的態度,繼續接受凡胎的祭祀。

  當凡胎的祭司將黃色的鮮花瓣,灑上象徵眾神的信物或是神像上後,祭祀便到了尾聲,這時一排眾神會降臨凡胎的世界,稍稍現身(顯靈)。

  此時眾神仍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看著身形比他們嬌小且不美麗的凡胎,說出幾句祝福,整場祭祀才告一段落。

  「達剎生主怎會選擇凡胎作為正妻?他們壽命太短,力量太弱,不是差距太大了嗎?有些凡胎女美貌,上次有個野神抓走一個凡胎女,一下子就玩死了!」每次接受凡胎的祭祀完,這類的話題總是被一再提起。

  達剎生主的現任正妻,是普拉蘇提,她是摩奴與凡胎結合所生。

  摩奴,地位類似生主的存在,傳說中繁衍出凡胎物種的神。凡胎指的是沒有任何神通的種族,靈性比動物高,壽命卻遠不及仙人、提婆天神、阿修羅等迦葉波仙人後代。摩奴不是神名,是被梵天賦與的稱號,本意為「劫」,最早的摩奴是從梵天的腦袋所生,當梵天在觀看不同時間與不同宇宙時,便會誕生不同的摩奴,後來不一定得從梵天所出,但從摩奴身上一定可以看出當代要經歷的「劫」。

  而普拉蘇提的父親是上代摩奴-斯婆閻菩婆(Svayambhuva),他帶著妻子常年住在苦修林過修行的生活,故預示著要渡上他這一代的劫,必須經由各種修行,綜觀來看,進行苦修向三大神許願得到力量,引發各種事端,也許就是他所預示的。

  普拉蘇提嫁與達剎生主後,專心相夫教子,所願所求,都是家人的幸福;無奈她的兒子全都棄絕家人,成為「沙門」,故她的指望全在女兒們身上了。

  「聽說,那個摩奴之女,想把女兒配上提婆天神,但達剎生主沒有答應。」這個風聲早在提婆族間傳開,一樣成為祭祀後,眾神間的常議論話題。

  「身分尊貴的凡胎女,就是燙手山芋!達剎生主一旦開口,哪位神族拒絕得了?你們聽說過嗎?只要是達剎生主的苦修,沒有三相神會拒絕!」

  「那天帝自個兒聯姻去吧,反正現在有一個阿修羅天后,再來幾個凡胎天妃,整個天宮後宮就能綜觀三界了!」
 
  「依天帝的習性,他大概不會拒絕,反正娶來了,好生好住的供在宮裡,大概達剎生主也滿意了……」

  這些謠言,那些雜神大概還會再吵一陣子,月神錢德拉聽得都煩了,凡胎祭祀完後,眾天神還要聽天帝的開示(訓話),天神這邊的流程尚未結束,他就先溜之大吉。

  月神還是與其他神格格不入,除了喝酒時。

  錢德拉經常會在無趣的日子裡找事做,所以會在三界間到處遊盪,今天亦是如此。

  他心血來潮,突發奇想地竄到地心裡(地界),一路上有些長相醜陋的精怪追逐他,身為天神身手首屆一指的戰士,這點程度他只當作暖身,一下就解決。

  地心沒有植物也無明確的光源,遍地看去是沙沙、暗暗又紅紅的,幸好,月神還是很容易地成功看到他想看的人:千首龍王舍沙。

  舍沙是那迦族(蛇族)的最長者,除了強大的力量外,他有近千個巨大蛇頭,並用它們頂著整個世界,也用他的蛇身為床,護著他主神毗濕奴。

  「月神。」舍沙馬上發現這個不速之客。

  月神當然不怕,他自然地應對:「龍王舍沙,你天天頭頂著世界,不覺得無趣嗎?」

  「大千世界的重擔在我身上,我為那羅延主神犧牲的每分每秒都很有意義。」舍沙說。

  月神走下坐騎靈獸,想再靠近一些看舍沙,見到舍沙身上巨大的鱗片黑得發亮,仔細一看他腹下的皮與鱗片都被磨得十分厚實,長年在粗糙的地上生活,也磨亮了他的身體嗎?

  「我原以為三界中沒有人比你更了解,該怎麼打發苦悶的時光了……看來我是找錯對象了。」月神說出來意,舍沙聽完後不但沒生氣,反而瞬間所有的蛇頭轉向月神,蛇眼一雙雙盯著月神全身上下看著好一會兒。

  「你不是過去的錢德拉。」舍沙看出月神身上有重生的痕跡。

  「大家都這麼提過,我已經習慣了。」月神對失去的過去不以為意,也不曾想找回。

  舍沙見月神如此坦然,只是意味深長地嘆口氣,然後蛇首齊朝天,自言自語:「這世道是怎麼了,一個個看來都跟過去相似,卻不相同。」

  舍沙意味深長的嘆息,月神沒聽明白,他再度回到自己的坐騎上,他膩了,準備離開地底。

  「在我走之前,你對上面的事,還有想知道的嗎?龍王大人。」月神大約以為舍沙被困在地心,天外的世界如何變化是不能立刻知道的。

  舍沙輕輕地笑了,告訴月神:「我撐著整個世界,世界之主毗濕奴尊在我身歇息,你覺得我有什麼不曉得的?」舍沙的意思是,整個世界就在他身上。

  月神才剛拉起韁繩,疑惑地抬頭問他:「你方才說的話,是你什麼都不知道,龍王大人。」

  「我說的是『人心』,就算物質世界什麼都看到,我也看不見每個人的心……比方說,我見到你重生,但我不會曉得你何時已找回『過去』,也許明天、或許下一刻你突然想起來了,但表面上沒有任何改變,那些我便不知曉。」舍沙答他。

  「你的意思是,你觀察整個世界的運行後,推測我有拾回過去的可能?」月神說。

  「為什麼不可能?」

  「但我不想。」月神告訴舍沙,他只想繼續隨心所欲過生活,不想有太沉重的牽絆。

  舍沙卻突然跟月神說起另一個故事:「前陣子,也有個稀奇的貴客來到地心,是濕婆大天,看起來如失了魂魄般在地心處狂奔,震得地底界動盪,鬼精逃竄,我如何喚祂,祂都沒反應,眼看祂就要踏上我的身體,我卻不能卸下職責逃跑,忽然間出現一隻白色公牛,擋在我與濕婆間,公牛受了重傷,濕婆還是沒反應,只是換了一個方向,接著就離開地底界;我問那隻公牛為何願意跟著濕婆,他說:『牽絆太深,不可切斷。』顧不上自身傷勢,公牛又去追大天。連最不願入世的三相神濕婆都有了牽絆,可見牽絆並不是自己能決定的。」

  這故事給月神似乎沒多大的啟發,他輕輕搖搖頭,對著舍沙擠出一個制式的笑容說:「看那隻白牛多可憐,誰要是跟我有牽絆,下場大約跟濕婆的白牛一樣吧,好了,龍王舍沙,既然我已看過你,下次,一千年的天界年後我再來吧,保重。」

  在月神離開地底界的瞬間,毗濕奴立刻現身在舍沙面前,全部的蛇首整齊低下頭禮敬大神,然後毗濕奴再度進到舍沙的意識裡,原來在龍王的身體上休息只是一種看法,他們早已身心合一。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