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把咩記》第二十三章|同病相憐(2)

Lany | 2022-02-26 09:00:01 | 巴幣 6 | 人氣 53

連載中《聖克萊治學院Ⅱ:把咩記》
資料夾簡介
初次離家的妖怪少女小咩碰上人類少年水城龍川,會擦出什麼火花!?

  「啊,我知道,好像叫做川代文美,人還挺正的,不過之前好像沒看過……是一年級新來的轉學生吧?」短髮女生思索了一下後說。

  「大概吧。唉……長相清純可愛、一副天真爛漫的傻妹模樣,原來那才是夏宮謙喜歡的類型。」長髮女生嘆了一口氣道,她抿了抿嘴唇後又繼續說:「我還聽說……他們已經同居好一陣子了。」

  「什麼!他們同居?夏宮謙家不是很有錢嗎?哇,好好喔。」短髮女生的臉上滿是羨慕,說話的語氣也夢幻起來「能跟夏宮謙那麼帥又有魅力的男人住在豪宅裡……也太叫人忌妒了吧,我們跟他同校那麼多年都沒發生這種好事!」

  「對嘛對嘛,老天真是太偏心了。」長髮女生附和道,她又在下唇多補了一些唇膏。

  「夏宮謙耶,不知道他們進度到哪了?你有看到他游泳課的模樣吧,超超超精壯的!肌肉又結實!被這樣的男人擁抱在懷裡——Oh my god、Oh my god!光想像我就受不了!」短髮女生尖叫起來,漲紅的雙頰就像顆粉嫩的水蜜桃,即使幻想內容跟自己沒什麼關聯。

  「拜託,想也知道,他們已經『同居』了耶!」長髮女生理直氣壯地哼了一聲,然後收起唇膏「反正那種呆女孩一懷孕,夏宮謙就會把她甩掉了吧?」

  「唉別亂講,夏宮謙可是白馬王子,怎麼可能不負責任呢。」短髮女生嘴上辯解,卻也吃吃笑了起來。

  二個女生離開了洗手臺,水城沒有目送她們,因為他的頭已經抬不起來。

  現在居然就不覺得腳痠了,他只感到一股說不出的暈眩感,以及一股莫名的沉重感,好像有一塊巨石壓在胸口似的,重到自己幾乎窒息了。

  他不想停留原地,也不想回休息室,更不想繼續尋找小咩,他不曉得自己該往哪個方向,也不記得自己奔過多少條走廊或者上下跑了幾層樓。

  他只知道——當他精疲力盡躺下來喘氣時,可以看見烏壓壓的天花板,還吊了一盞滿是灰塵的老日光燈,沒亮,狹窄的樓梯間僅依靠一扇小小的窗來透一些日光,那扇窗似乎許久沒擦了,灰塵與髒污使得透光度很差……

  水城靜靜閉上眼睛,希望能沉澱一下渾濁的思緒,也是在這時候他才察覺,就在不遠處傳來微弱的啜泣聲,應該來自於上方,那是個輕輕、細細又帶著柔軟的聲音,不難猜出是個女生,或許她也是和自己一樣走到了傷心絕境吧?

  嘻,還真不錯,連走到這種地方都還有個伴呢。

  「……是誰在那裡?」女孩的聲音從上方傳來。

  水城聽出那雖然帶點顫抖卻絕非畏懼的口吻,嗓音似曾相似……好像真有聽過,在海嘯般的歡呼聲中少數未被淹沒的聲音,不過也是因為她正在厲聲咆哮——那位神橋高中穿著火辣性感的大美女!

  「對……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打擾你的。」水城連忙道歉,他從大字躺的姿勢坐起來,卻仍不太想離去,所以只是靜靜聆聽對方有沒有再回應。

  樓梯間沉默了一會兒,水城才想起他還沒回答對方的問題,於是趕緊補上一句:「我是聖克萊治學院的學生。」

  「聖克萊治……?」

  水城聽到樓上發出疑惑的一聲,接著就傳來緩緩的腳步聲,越來越接近、越來越接近,聲音很慢但沒有停下來,一直到他們四目相交,他也倒抽一口氣。

  凰月憤怒的臉仍然美麗,但也極為可怕!

  二人對視一剎那,水城覺得自己要被吞噬了,這才後知後覺地意識到自己穿的球衣被對方看在眼裡意味什麼,再加上,剛剛自己還在倒數時刻投了其中一顆關鍵三分球導致神橋落敗……凰月不可能忘記數分鐘前的事吧?

  輕輕的腳步聲已驟變為重重的踏步聲,水城更加慌了,眼看她就要伸手指著他怒吼,趕緊搶在凰月開口前先叫道:「等、等一下啦!」

  凰月停下腳步,可能她被水城怪異又懦弱的反應嚇一跳,也或者她在看了水城因恐懼扭曲的臉而心生憐憫才順應請求,她站住腳步,兩手叉腰,頭稍稍上仰、微微斜著,美麗的臉上帶著既藐視又困惑的神情。

  水城看凰月停下來,輕輕呼了一口氣,也放下剛才一緊張就比出的暫停手勢。

  「我……我很抱歉,我不是故意打擾你的,我我我……我迷路了,我想我該走了,哈哈。」水城乾乾地笑幾聲搪塞,便趕忙從地上爬起來,轉身就要溜。

  「站住!」凰月厲聲命令道。

  水城聞聲不自覺發抖,他慢慢回頭,瞥見凰月憤怒的表情,又抖得更厲害,當她一手扯住自己球衣時,他更是像被雷劈到般驚恐。

  「一臉心虛、害怕的表情,你是做了什麼虧心事啊!」

  凰月叫著,她再用力一拉,水城便轉了半個圈,正面對著她,她怒蹙著眉叫。

  「神橋輸給聖克萊治我已經很生氣了!我一個不懂籃球的人花了這麼、這麼多時間、資源去幫他們,沒想到——我們神橋的菁英球員居然敗在像你這樣軟弱、膽小的人手上——噢!」

  凰月扭開頭,一屁股坐在樓梯上,長長的秀髮軟軟垂著,剛才凌人的氣勢一瞬間煙消雲散,坐在樓梯上的她像朵枯萎的花,雙手環抱大腿,也把臉埋了起來。

  水城只能模模糊糊聽到她一口像是憤世嫉俗的語氣囁嚅著:「今天是我黑棠凰月最失敗的一天……」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